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的,世间不喜欢姑娘的汉子多了,所以他们理所当然的成了基老。

    田螺子也是其中的翘楚,他的经历异常丰富,前二十年生涯献给了杀马特界,后面的日子里,醉心于基老界。

    做了基老,田螺子仍不忘本分,记得自己还是大贵族,骄傲的杀马特中的一员。

    “腐女,又见腐女。”田螺子道。

    “我是要做腐女之王的姑娘。”赤枣道。

    “在那之前,你先杀了七位超级腐女再说。”田螺子嘲笑道。

    “会的。”赤枣道。

    “在那之前。”她又道。

    “你是障碍。你不是说我没法对付你?”赤枣将手中拎着的阿拉神灯祭起,登时,神华爆涌,千莲顿开。“交出彩螺。我寻它很久了,为此付出颇多。”

    “煤西吗!你找来煤西,就是为了应付螺纳尔多·迪奥迪奥?”田螺子回应道。

    “是。”赤枣也未反驳。

    螺纳尔多·迪奥迪奥,海螺尊者曾经持有过的法宝,本体是一只彩螺,生有九孔。

    煤西,混沌初开时诞生的一块黑炭,球技了得,可引动王者气象。方甫现世,有圣人乘黑牛而来,赞曰:“噫吁戏,好煤。吾有黑牛,又见黑煤,此物与吾有缘。”

    黑煤也因圣人的出现而光芒大作,圣人曰:“你这顽物,吾因为西方寻到你,就以煤西为你命名吧。”

    于是那块黑煤就成了煤西。

    海螺尊者的法宝“螺纳尔多·迪奥迪奥”也非凡物,杀马特大贵族名义上拥有彩螺,此螺却非他炼制而成。与煤西一样,螺纳尔多·迪奥迪奥也是混沌初成时的造化之宝。

    有道是重宝有能者居之。可螺纳尔多·迪奥迪奥的历任持有者都不能发挥它的最大威能。久而久之,大家也不怎么看重彩螺了。

    得到了如同虚设,要之何用。

    腐女灯的器灵一看到主人来了,故将煤西抛给赤枣。反正不是他的,他也不心疼。阿拉神灯的器灵倒是希望赤枣多创作一些基老的美图,以供他欣赏,那样他就心满意足了。

    “煤西煤西,谁是世界上最腐的腐女。”赤枣问道。

    煤山早已回归块状,赤枣一个巴掌就可拿住。可惜,它没回答赤枣的问题。

    腐女灯也不会回答。

    田螺子道:“赤枣,来啊,有能耐抢走螺纳尔多·迪奥迪奥。”

    即便你拥有煤西,也不能让我退让。“基老与杀马特的荣耀与我同在。”田螺子高喝一声,右掌托着彩螺,徐徐抬起。

    刹那间,彩螺上的九孔再次开启,异象再生。

    手里捧着东溪基老垂钓图的基老因为赤枣不允他撕比田螺子,只得退到一边,从旁暗觑杀马特大贵族。

    看着看着,捧画基老忽觉田螺子长得很有特点,可以与之同登断贝山。“怪也,我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捧画基老忖道。“难道这就是动心的感觉?萌萌的,而又有些甜。”捧画基老多看了几眼田螺子后,更加坚定了心中的想法。

    感觉来了,挡也挡不住。“我要与之做基友。”捧画基老心道。

    有想法是好的,可怎么开口?捧画基老犹豫着,不知如何告诉他的主子赤枣。

    “不妙,主人已经和田螺子撕比了!”捧画基老失声道。

    当是时,田螺子站在“狰面缸”之中,右手托起彩螺,向赤枣冲来。

    赤枣斜睨了一眼腐女灯的器灵阿拉·达迪奥,“阿拉神灯,我这一世若走向终结,你也是葬品。跑不了的。”赤枣可不相信腐女灯的器灵尽力了,他分明在划水。

    “去吧,煤西。”赤枣掷出左掌中的黑煤。

    轰隆隆,煤西再次成长,倏化煤山,向前轧了过去。

    在赤枣之前,煤西的主人是一位皇帝,可怜他一生兢兢业业,却没能保住自己的河山,拱手让予外人。

    因为前任主人在煤山的一株歪树上结束了自己的一生,所以自那之后,煤西就会习惯Xing呕吐。

    大敌当前,螺纳尔多·迪奥迪奥无比嚣张,煤西又开始吐了。

    飕飕飕!飕飕飕!

    煤西的呕吐之物变作煤球,打向彩螺、狰面缸、田螺子。

    “这个球踢得好啊!”

    雪照书生赞道。在狮子楼的无聊岁月中,雪照书生闲来无事,也会踢球。

    “不对不对,球不是这么踢的!”怒松真人接话道。“如果让贫道拿球,绝不会从偏路开球,直接从中路狂飙。”

    “你知道个蛋!”雪照书生怒道。“让你拿球?球的毛你也拿不到。只会在一旁瞎比比。安静地看煤西踢球不就好了嘛。”

    “呵呵。”怒松真人冷笑。“阿雪,你这话讲得贫道不爱听。吾的洞府距离狮子楼也不远。你是雪球达人,贫道也是草马坡的球霸。”

    雪照书生来气道:“就你?也敢与我争锋?来啊,我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球王。”

    怒松真人道:“来来来,正面Gang。贫道不怕你!”

    两只大基老都来劲了,他们本来就谁也不服谁。怒松真人虽然稀罕雪照书生,可想得到的是他的基老躯体与灵魂,在技术方面,还需大家切磋才是。

    有撕比才有进步。怒松真人道袍一振,人已掠出。兀自来到一处空旷处,他法决一捏,凭空攫来一皮球,扬声道:“阿雪,来吧,同场竞技,败者要答应胜者一个要求,不管过分与否!”

    眼瞥到雪照书生在犹豫,怒松真人笑道:“阿雪,怎么,你怕了,贫道让你一球如何。”

    雪照书生不吃真人的激将法,他挽起裤腿,豪气陡生,“怕你?笑话。来啊,踢球踢球。我赢了你,你就要永远消失在我面前!”

    茨木桐子暗道不好,“雪照前辈、怒松前辈,他们这是要分离的节奏。真人赢了倒还好,他可要求雪照前辈与其Gao基。成也得成,不成也成。可真人输了,依照书生的脾气,怒松真人以后再难见到他啦。”

    一心想做月老,刷!茨木桐子怒飚而出,也来到空旷的场地,他一个人来不算,又招呼酒吞瞳子、捧画基老、腐凤娘、九尊石像,“诸君,都来啊,大家一起踢球。”

    腾腾腾!九尊石像一道而来,且道:“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踢球。人越多越好,我等有个请求,如果我们赢了,你们一定要说服主人,让她为我们安装好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我们虽是石像,可也需要擀面杖。汉子失了小伙伴,那该多痛苦。”

    凤姐道:“此言差矣。君不知写手界就有很多割了自己的叽叽,那些有良心的,偶尔还会接上擀面杖,不定时的更新。至于那些脸皮厚了的公公,时时去宫里签到打卡,决计不出来。即便出出来,他们也会换个笔名,几天、几周、几月后又是一只总管!”

    雪照书生道:“凤姐讲得不错。小生也很痛恨那些挖坑不填的写手,如果可能,我会将他们抓来,看着他们写下去。他们不服,我就让他们知道什么是比利!”

    凤姐道:“雪照先生,如果那些写手本来就是比利的同好者呢?”

    雪照书生笑了,“那敢情好,大家可以同参宇宙与人生的哲理,岂不美哉。”

    凤姐:“”

    草,你果然是基老!不该询问你的。

    腐凤娘、九尊石像、捧画基老、酒吞瞳子、茨木桐子也加入到雪照书生、怒松真人的队伍当中。

    人一多,事情就好办了。

    雪照书生右手劈出,呼呼,两团冰雪涌舞,向南、北两处飞去。南边升起一座球门,北边同样升起一座球门。球门高十丈,宽二十丈,寒气袭人。

    “也没什么比赛规则,只要将球踢到球门里就算得分。”雪照书生朗朗道。

    “赞同。”

    “简单就好。”

    “就喜欢直接!”

    “雪照先生原来那么直白。”

    “贫道也无异议。”

    怒松真人、九尊石像、茨木桐子、酒吞瞳子等人表示赞同。

    最简单的规则,最直接的撕比。

    接下来就要分队伍了,九尊石像、两只年轻的大基老,一位腐女,再加上两个相杀也许会相爱的大基老,共有十四人参加踢球比赛,捧画基老做裁判。

    雪照书生、怒松真人他们不可能待在一个队伍,他们开始点将。“凤姐,茨木桐子,还有四尊石像,你们和我是一个队伍的。”雪照书生道。

    怒松真人道:“可以。剩下的人归贫道,放心吧,贫道会带着你们走向胜利,摘走球王的美名,不负贫道草马坡球霸的嘉誉。”

    还真拿自己当球王!你又不是煤西!雪照书生不住冷笑,当即带着他的队伍选择北处的球门作为阵地。

    刷!刷!刷!刷!

    人影翩飞,怒松真人带着五尊石像与酒吞瞳子遁向南边。

    两支队伍盛气凌人,皆不愿败于对方之手。

    手里捧着东溪基老垂钓图的基老陡觉压力很大,“唔,他们恨不得灭了对方,这才竞技的真谛!”

    “ready,狗!”

    捧画基老早已收起东溪基老垂钓图,并将手中的皮球抛了出去。

    刷!

    雪照书生首当其中,掌中发出一道寒气,劈向那只皮球。

    “嗨!”

    怒松真人法剑一抖,人已掠出。“阿雪,贫道来了!”

    “主公,你迟迟不愿与我登断贝山,今日我赢了你,你要满足我这小小的请求。”酒吞瞳子大笑,仰天而去。

    嗡!

    酒吞瞳子上方升起一片基气,聚而成云,数亩方圆,向前隆隆涌去。内中有雷电轰鸣,为其造势。“主公啊,来吧,相杀,然后”

    相爱。

    “人不消声基枉来世上走一遭。”茨木桐子笑道。属下向自己挑战,他接下了。啪的一声,茨木桐子将桐木面具罩在脸上,他不打算用凤影刀撕比酒吞瞳子。

    除了凤影刀,茨木桐子还有其它的宝具。

    由基气凝成的云团滚滚而来,茨木桐子凝神一瞬,刷,他人已旋出,宛如出鞘的长刀,锋芒毕现。“酒吞瞳子,你只能做我的朋友与属下,要与我Gao基,绝无可能。”

    蓬!

    茨木桐子撞在那团基云上,登时,云团迸爆,基气飙舞,两只年轻的大基老的绝代风采引起众人的欢呼。他们甚至忘了自己在比赛踢球,当真是球之毛也不去碰。

    怒松真人因为心有所想、所属,与雪照书生撕比起来分外卖力,毫无保留。

    “松海听涛。”怒松真人喝道。

    锵!

    法剑遽地长吟,墨绿色的剑气蓬然散开,连亘百十里,仿佛是松涛,扶摇然而舞。骤然间,松海向雪照书生拍去,恶浪滔天,剑气迸滚,雷霆万丈!

    刷!

    雪照书生向后退出十数丈,方止住身形。他双袖齐舞,白色的基气源源不绝地冲出袖口,凝成球状。“基蛋之怒!”雪照书生厉声道。

    砰砰,雪照书生的双袖抽中那团白色的基气,将它送向高空,和墨绿色的剑气相撞。当此之时,虚空幌荡,能量长流飙窜,扫向四方。

    雪照书生、怒松真人也忘了他们在踢球,先撕比再说。

    就是这么不讲道理。

    腐凤娘在一旁看的火大,“草,他们这么玩,还踢什么球!”

    凤姐不再理会两只大基老,她要单机游戏了,不,凤姐身边还带着四尊石像。“你们都听我的,别管那四头基老了。”凤姐开口道。

    “好的。”

    “凤姐说什么就是什么。”

    “讲真,我们又不是职业球员,也不像煤西那么厉害,为何还踢球?”

    也有石像表示他要撂挑子了,不玩了。

    “好麻烦,你们看捧画基老,他都不当裁判了,眼睛不住向田螺子那边瞄去。哦,我知道了,他一定是看上了田螺子!”

    腾!

    一尊石像离开队伍,飞向捧画基老。“小哥,我看你很困惑的样子,我来帮你解忧。”

    “别瞎说。小哥,何以解忧,唯有Gao基!”第二尊石像大步迈开,也跑了过去。

    腾!腾!腾!腾!

    剩下的石像不甘落后,齐齐冲去,“捧画小哥,你也是基老,我们也是,大家交流交流。另外,田螺子虽然是杀马特界之人,可他同样是基老。你相中他了,不要隐瞒,讲出来就是。又不丢人,基老敢爱就爱,说恨则恨,唯有这般才是真基老。”

    “说得好啊。我们一定要让赤枣主人帮我们装上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成为真正的基老石像!”

    “是呀。赤枣主人说不完美才是真完美,简直鬼扯嘛。”

    “我就要擀面杖,谁也不能说服我!”

    九尊石像嚷嚷开来,还不忘瞄几眼赤枣,观察她的脸色。

    赤枣才是正主,九尊石像的擀面杖能否接上,全靠她了,只消主子一句话,甚至是一个念头,他们的终身大事就定下来了。

    煤西、螺纳尔多的对决还在继续,赤枣的心思不在九尊石像上,对他们的话题也不感兴趣。

    九尊石像失望之余,颇感无奈。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