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姐,你为何站着不说话?”

    有人推了一下小辣椒。

    林妹妹的女儿完全傻眼了,因为赤枣没搭理她,即使她告诉对方自己是超级腐女的女儿。一点回应也无,放在任何人身上都会生气的。

    “哪来的小丫头,滚啊!”小辣椒不耐烦道。

    “小丫头?你在说人家吗?”那人笑道。

    “太好了,我果然不是大妈,而是萝莉!”那人开心道。

    “”

    小辣椒吃了一惊,拧身,望向来人。怎么说呢,腐女公主很迷茫,因为对方很迷你,身高不足三尺。

    听到小辣椒称呼自己为小丫头,甜山铜姥喜不自胜。

    腐女界,有一处僻静之地,方圆百里,人烟凋敝,只因那是甜山铜姥的势力范围,她不喜外人闯入自己的甜山。

    甜山又曰“糖山”,此地盛产一种糖料,极其难得。

    可自从腐女界的铜姥入驻“糖山”之后,拉了横幅,写道:糖分极是正义。铜姥以山主自诩,并将糖山改弦易辙,命名为甜山。

    “是你,甜山铜姥,老太婆,你咋还活着?”小辣椒惊讶道。“我记得上次见你时,你没那么年轻?啊不对,你怎会变得更年轻了!”

    “心态好,人自然越活越年轻。”甜山铜姥笑道。

    小辣椒没大没小,甜山铜姥也不介意,谁让她有个好妈,名动腐女界,无人敢撄其锋。

    甜山铜姥和林妹妹并无交集,也谈不上怕她,只是和超级腐女撕比起来,铜姥也无胜算,甚至会付出生命代价。七大超级腐女中的任何一位,只要她们愿意,均可拿下甜山。

    “鬼信你。”小辣椒道。“说,你是如何做到永葆青春的。”

    “这个嘛,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甜山铜姥神秘道。

    “那就简单点说。”小辣椒喜道。

    姑娘谁不希望自己年轻。

    再者,小辣椒知道甜山铜姥保持年轻的秘密,还可将其告知自己的母亲,赢得她的好感,获取更多的利益。

    小辣椒虽然是林妹妹的女儿,可在林家,她也不是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规矩还是要遵守的。

    甜山铜姥拿出几块方糖,开始吃。怎么形容呢,嘎嘣脆吧。

    小辣椒道:“喂喂,老不死的腐女!你该不会告诉我保持年轻就要多吃糖?”

    甜山铜姥道:“哎呀,好聪明的小姑娘。正是此理,你知道的,甜山盛产糖制品,铜姥我居住在那里,每日以糖制品为主食。越活越年轻,再活个几百年也不是问题。”

    顿了顿,甜山铜姥接着道:“当然,我始终是萝莉,你可不要想太多。”

    小辣椒气道:“你还萝莉呢,据我母亲说,她是萝莉时,你就这副尊荣。我是萝莉时,你仍未有任何变化,相信我女儿出生时,你还是这副样子。我知你外表年轻,里面却腐朽了,好似千年老木,树心都是空的。”

    甜山铜姥道:“林小妹。”

    小辣椒道:“你叫我什么!林小妹是你叫的吗!”

    甜山铜姥像看白痴似的盯着小辣椒,“如何叫不得,平淡无奇的名字。如果你不是林妹妹的女儿,敢在铜姥面前放迪奥,我早将你灭了。甜山的甘蔗地里不知埋了多少年前的姑娘,她们才让甘蔗长得更喜人。”

    小辣椒不屑道:“甜山老太婆,回去我就告诉我母亲,让她派人收了甜山。我要把甜山变成辣椒山!你知不知道田地会?他们的会长是种庄稼的好手,那个门派虽然隐蔽,掌门却和我母亲是熟人。”

    甜山铜姥道:“田地会!”

    小辣椒道:“观你神情,应该知道田地会的存在,难道你也邀请过田地会的会长?”

    甜山铜姥道:“不知,我不知腐女界有田地会,他们如何,关铜姥何事。”

    此田地会非彼田地会,后来的田地会会长雄八还没出生呢。

    甜山铜姥当然知道田地会的存在,甜山的唐作物需要种庄稼的好手来打理,要说腐女界谁最擅长种庄稼,非田地会的会长莫属。然,此人高傲,明明是伪娘,却待在腐女界,愿意无它,只因此人是很腐的伪娘,甚至考虑折了自己的擀面杖,成为真正的姑娘、腐女。

    以铜姥的身份,亲自去拜访田地会的会长,可连他的影子都未见到。甜山之主如何不生气,不许手下提起那人的名字。

    小辣椒道:“田地会的会长也不算什么。我母亲让他来,他敢不来吗。他一介伪娘,想在腐女界立足,难上加难。失了超级腐女的提挈,他什么都不是。”

    林小妹的话讲的也不错。腐女们眼里不容沙子,何况是一只伪娘。

    瞥到甜山铜姥一脸Yin沉,小辣椒很得意。“就知道你请不来田地会的会长,甜山如何比得上林府。”

    啪!

    甜山铜姥一掌击在小辣椒左脸上,她虽然迷你,可跳起来还能打小辣椒的脸。

    小辣椒懵比了,被人打脸?还是跳起来打脸!还是她活到现在第一次。林妹妹的女儿,谁敢和她作对,更别说打她的脸。

    要知打小辣椒的脸就是不给林妹妹面子,腐女界的超级腐女“辣么美”,她什么时候变得好说话了?

    甜山铜姥是个人物,可还没到可撼动林妹妹地位的高度。

    清脆的巴掌声传遍腐女盛会的每一个角落,在场的腐女、基老、消声妖、大妖、伪娘等人都听到了。

    赤枣一行人也听到了,凤姐哑然,她当然也想打小辣椒的脸,却不敢。甜山铜姥做了凤姐想做的事,腐凤娘惊叹之余,也为铜姥感到遗憾,她那一巴掌打过去,分明是打超级腐女的脸,仇恨拉大了!

    “我没看错吧,甜山老太婆打小辣椒的脸?”郭腐蓉大声道。

    她是故意的。

    郭腐蓉也是超级腐女的女儿,而且和小辣椒的关系不好。

    甲宝鱼的女儿甲黛林,雪宝钗的女儿雪花高,她们怔怔不语,以她们在腐女界的地位,也不敢说打林小妹的脸就打,终要顾忌林妹妹在腐女界的地位。

    雪花高对甲黛林道:“这下有好戏看了,甜山铜姥活了一把年纪,断然不会作死,她敢打脸小辣椒,身后应有人支持她。你说会是何人,反正不是你母亲宝鱼阿姨。”

    超级腐女甲宝鱼,她素来仰慕小辣椒的母亲林妹妹,当然不会指使人打林妹妹的脸。“我母亲呢,她大概会那样做。”雪花高又道。

    要说腐女界谁最恨林妹妹,雪宝钗绝对位列前三。

    在林妹妹成为超级腐女之前,雪宝钗、甲宝鱼感情很好,可自腐女界的天上掉下个林妹妹后,一切都不同了。

    甜山铜姥打了小辣椒的脸,雪花高很诧异,也有些开心。“腐女界要起风了。”雪花高道。

    甲黛林赞同雪花高的说法,是啊,还是暴风!

    “甜山铜姥还有她身后之人,以及和她有牵连的人,一个也跑不了。林妹妹不会放过她们的,也许还会牵扯到无关紧要之人,林妹妹顺手除去。她最擅长此事。”雪花高道。

    “应时而动,绝不留情。那才是超级腐女。”甲黛林道。可她也知道自己的母亲甲宝鱼不会和林妹妹作对。“唉。”甲黛林叹了口气。“你看,这些热闹多了。”

    “更热闹的还在后面。”雪花高道。

    此届腐女界的盛会,异数频生。

    是变数,也是劫数。

    “是有人应劫?”甲黛林道。

    “还是应运?”雪花高道。

    她们忧心忡忡,不像郭腐蓉那么没心没肺。

    周围的议论之时此起彼伏,小辣椒的灵台黑雾翻腾,双眼也是黑的,她还没想通,为何甜山铜姥就一巴掌打了过来。她可是林妹妹的女儿呀!

    还好,小辣椒知道疼,及时回到现实当中。别人打自己,当然要打回去。小辣椒可不是会吃亏的主,她带来的侍从们呼喇喇聚了过来,将甜山铜姥围在中间。

    “甜山铜姥!”为首的侍从喝道。她最喜欢仗着“辣么美”的威名欺负其她腐女,如果她们稍有反抗,就是和林妹妹为敌,不得好死。

    “叫我小甜甜,或者萝莉都可。直呼我的名讳,你……”

    甜山铜姥右手一拂,一团花粉劈头盖脸打了过去,将侍者的头目吞噬了,眨眼间,大好腐女成了白骨。“保留你的一对招子,是为了让你看清现实。”铜姥道。

    剩下的侍从们还未反应过来,从来都是她们找人麻烦,被找茬还是头一回。因为此届的腐女盛会在“云之间”举行,云之间又是腐女的名胜之所,外人不敢在此地寻事。所以小辣椒也没带多少人。

    放在以前,只要小辣椒出现,腐女们躲还躲不及呢,谁敢和她撕比。

    “小辣椒撞什么大运了,先是不知名的新人腐女不睬她,接着又是老一辈的腐女给她一巴掌。”郭腐蓉呵呵笑道。

    林小妹吃瘪,芙蓉姐没理由不开心。

    此外,赤枣放出腐女灯的器灵,前去争抢“螺纳尔多”,海螺尊者的法器。

    田螺子脚踩“狰面缸”,右手握着彩螺。让他交出“螺纳尔多”,难啊。“腐女灯的器灵又如何,螺纳尔多是我的了。除非你凭本事来取。”田螺子直言道。

    阿拉·达迪奥笑道:“田螺子,你的气量还真小,难怪没朋友。海螺尊者曾牵过你的手,可结果呢,你们反目,再无修好的可能。奉劝你一句,拿得起,也要学会放下。否则”

    田螺子不悦,“否则怎样。你要与我撕比吗!我有狰面缸,又有螺纳尔多·迪奥迪奥。你一个器灵,离开腐女灯,又有什么本事。”

    阿拉·达迪奥冷笑,“你有螺纳尔多?真当自己无敌了麽,LOOK,这是什么!”

    腐女灯的器灵忽然摄来一块煤炭,并在田螺子面前炫耀。“我的主人赤枣,她对螺纳尔多心仪已久,并下过一番苦工,知道彩螺的弱点。”

    田螺子瞅了一眼器灵手中抓着的黑煤,稀疏平常,就凭它也能击败螺纳尔多·迪奥迪奥,荒谬。田螺子不信。

    阿拉·达迪奥气道:“田螺子,你目光真的那么短浅,连它也识不得?此煤炭唤作‘煤西’,和你手中的彩螺齐名!”

    田螺子大惊,“煤西!它就是煤西!”

    腐女灯的器灵得意道:“是啊,它就是煤西,怎样,吓到你了吧。交出螺纳尔多,饶你不死!”

    站在“狰面缸”上的田螺子可是杀马特界的一股清流,同样是基老界的好汉。“怎有可能交出彩螺。螺子在我手上,谁来也休想取走。”

    话音方落,田螺子合缸而起,轰!黑色的气浪荡炸开来,涌向腐女灯的器灵。

    “不进棺材不知悔改。”阿拉·达迪奥叹道。“田螺子,我好钟意你的,想要成为你的器灵,可你气量太小,不容人,不容事。相信你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也一般般啦。如是,你可以去死了。”

    呼呼旋转,腐女灯器灵手中的黑煤旋了出去,煤西,传说中的煤西,和螺纳尔多·迪奥迪奥齐名的存在。

    田螺子不敢大意,藏好彩螺,不愿被阿拉神灯抢走。“喝!”田螺子断然喝道。脚下的狰面缸冲了出去,犹如一头大黑牛,铅云翻滚,随狰面缸电射而出。

    阿拉·达迪奥念念有词,“梅老板的荣耀!”

    登时,那块黑煤现出原形,原是一座二百多丈高的煤山。飕飕飕!飕飕飕!一只只煤球滚将出去,砸向田螺子祭出的“狰面缸”。

    当!当!当!当!

    几十只煤球砸中“狰面缸”,将其撞离原本的轨道。

    “呵呵呵,你不知梅老板的厉害。”阿拉·达迪奥笑道。他打出一串光印,按在煤山之上。轰的一声爆响,煤山移动了!气流荡爆,虚空幌舞,唯有那座巍然的煤山势不可挡。

    田螺子的狰面缸足够大气了,可在煤山面前还是不够看。煤山还未冲至,几百只煤球滚落下来,瞬间将狰面缸埋了,远远望去,像是堆了一座小型煤山。

    “阿拉·达迪奥,你以为这样就能伤害我以及破坏狰面缸,天真。”

    田螺子笑了几声,随即引动狰面缸的封制,轰隆隆!堆在缸外的煤球同时炸开,兽吼如浪,掀天而起。

    那口大缸蒙着的皮可是狰狞兽中的狰的完整之皮。

    蓬嗤,一团黑雾翻起,一颗庞大的兽首浮现了,那是狰之颅。

    田螺子道:“腐女灯的器灵,束手就擒吧。你的主人也保不住你。”

    “是吗”

    一个淡漠的声音响起。

    腐女灯的正主来了。赤枣拎着神灯,驭毯而来。“主人啊。”一只基老飞了过来,是捧画基老。

    “哦。”赤枣道。

    这只捧着东溪基老垂钓图的基老成功的引起赤枣的注意。“是个人才,好苗子。我要加以培养,将来他会成长到哪一步,还需看他的造化。”赤枣暗道。

    授人以鱼,也要授人以渔。

    捧画基老悬立在半空,并未踏上飞毯。“主人,让我去收拾田螺子。”

    “你?”赤枣笑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