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甲宝鱼、林妹妹、雪宝钗之间的事,说个几天几夜也讲不完。

    有件事情是可以肯定的,她们都有子女,而且都是女儿。甲宝鱼的女儿唤作甲黛林,林妹妹的女儿是林小妹,而雪宝钗的女儿叫做雪花高。

    甲黛林、雪花高她们比较低调,不像林小妹、郭腐蓉那般张扬。

    可低调不代表她们无能。

    甲黛林、雪花高的母亲,她们的关系比较复杂,可甲同学、雪同学就单纯多了,她们是好朋友。此刻,她们手牵手,来到腐女盛会的所在地。

    甲黛林道:“小雪,你看,腐女灯出现了。”

    雪花高道:“是,是腐女灯。”

    甲黛林道:“我们的老朋友小辣椒、芙蓉姐也在。”

    雪花高道:“她们还是那么搞笑。”

    甲黛林道:“怎样,要调消声她们吗?”

    雪花高道:“因为母亲的缘故,我有些瞧不起林小妹。林妹妹何德何能,她真的不如我母亲。”

    妹子为自己的母亲感到不平,雪宝钗,出生于大腐女之家,一门二十七腐女,最后还进化出一位超级腐女。这等豪门,足以傲视腐女界了。

    雪花高以自己的母亲为榜样,“我将来也要做超级腐女,凌驾于大腐女,引领一个时代。”虽有大志,空泛而谈永远不会实现。好在雪花高孜孜不倦,从不放松对自己的超高要求。

    对自己不够狠,谈什么成功。做不到无愧于心,和懦夫无异。

    甲黛林的名字中带有一个“林”字,和她母亲有关,也和林妹妹有关。甲宝鱼先和雪宝钗建立了牢不可破的妹子之间的情谊,然后舍了雪宝钗,转投林妹妹,就连女儿的名字中也有林。

    甲宝鱼喜欢林妹妹,可她女儿却讨厌对方。“真想舍弃这个名字。”甲黛林不止一次的向母亲抗议。甲宝鱼笑而不睬,无视女儿。她喜欢就好,哪管别人的想法。

    “林小妹,看你如何收场。”甲黛林冷笑。

    “小辣椒今天要吃亏了。”雪花高也道。

    两人皆不喜欢小辣椒。

    忽地,凤姐抖开霉女剑,蓬,剑华崩散,晦气遽生。“赤枣,我有心与你交换手帕,你为何无视我,难道因为我出身贫寒!”

    赤枣啊了一声,回过头来,凝视腐凤娘,她右手一抛,唿!腐女灯旋了出去,将那团晦气撞爆。“抱歉,我和朋友们在讨论如何画出一幅基作,冷落了你,非我所愿。腐凤娘是吧,你年长我几岁,我以凤姐唿你,可好?”

    腐凤娘这才道:“好。”

    如是,她才加入到赤枣的队伍之中。

    因为凤姐右手拎着霉女剑,茨木桐子、酒吞瞳子躲得远远的,生怕晦气加身。他们的这一动作惹得凤姐大为光火,“躲什么躲,我收了霉女剑就是。”

    剑光倏敛,霉女剑一闪而逝,没入腐凤娘的生命之海。

    茨木桐子大骇,道:“姑娘,你怎将霉女剑放在生命之海中,不怕它成了死海吗!”

    凤姐道:“你看我像是大富大贵的样子吗?”

    茨木桐子摇手道:“不像。”

    凤姐道:“这不就得了。我身无长物,清风作伴,晦气算什么。”

    茨木桐子道:“你说的好有道理,我无法反驳。”

    凤姐道:“茨木桐子,你也算是基老界的新晋大咖,多长长见识,像我这样的腐女,能结识就认了吧。”

    听她一说,酒吞瞳子极是不悦,还想开口,茨木桐子摆手,制止了他。“凤姐,你知道的,腐女一般不和基老交朋友。你真要与我做友?”

    腐凤娘道:“哪来那么多废话,一句话,你愿意吗!”

    酒吞瞳子在旁开口道:“交朋友就交朋友,你这语气让人不快。我家主公基气豪迈,在基老界小有名气,你,还不是真正的大腐女,注意自己说话的方式。”

    腐凤娘道:“你这酒缸汉子,嗦什么。我又没和交朋友,多事。”

    酒吞瞳子道:“你!”

    如果对方是基老,酒吞瞳子的大消声早就不耐烦了,他会把对方放在地上,按住,然后此处略过五百字。

    腐凤娘瞧不起酒吞瞳子,不想和他说话。同样的,酒吞瞳子也看凤姐不顺眼。很碍事啊,这两位都是高傲之辈,要让他们放下成见,难矣。

    另外一边,郭腐蓉左瞄右瞅,不见赤枣、凤姐撕比。芙蓉姐心道,怪事,她们还能交换手帕不成?

    在腐女界有条不成文的规定,两只腐女看对眼了,可结为姐妹,互换信物,通常是手帕、不可描述的基老画像、内容丰富的基作。

    腐凤娘的藏品丰富,可能拿出手的不多。她深信赤枣有来,有背景。为了不让自己显得寒碜,凤姐一狠心,拿出一漆木方盒。方盒高一尺,盒盖上站着两只小人,他们手掌相抵,以脚后跟着地。

    漆木方盒被两把锁锁住,一金锁,一铜锁。

    咔嚓、咔嚓两声,腐凤娘打开方盒,登时,基老的芳香涌散开来。之前远离凤姐的茨木桐子、酒吞瞳子迅速靠来。

    “那是什么!那是什么!”酒吞瞳子急声道。他想一睹盒中藏着什么稀罕物,居然能引起他体内基气的共鸣。

    叮叮咚咚,酒吞瞳子生命之海的上空有几十颗基油相击。

    酒吞瞳子早将基油炼成晶体,形如珍珠,颜色多以蓝色为主,另有斑驳的杂色基油数颗。

    “难道盒子里放的是基油,高品质的基油!”酒吞瞳子喜道。

    雪照书生、怒松真人也聚了过来,瞅向凤姐手中端着的方盒,也不躲避她了,不再惧怕霉女剑。晦气什么的不再重要,高品质的基油才是王道!

    “赤枣姑娘,你看。”腐凤娘向赤枣展示盒中的宝物。

    晶莹的基油,一丸丸排开,一排三丸,共有九丸。“这些基油异常珍贵,呈珠状,不再是液化的,已成晶状。”

    漆木方盒中设有多重防护手段,想要拿出它们也非易事。

    “作为信物,这些是你的了。”腐凤娘道。

    她大大方方的将方盒推给赤枣,虽然心疼,可她并不留恋。“你为何不收下?”凤姐诧异道。

    腐凤娘把漆木方盒推了过去,赤枣并不接。“这些基油太珍贵了。”赤枣道。

    “我知道啊,所以才送给你。”腐凤娘道。

    “可它们的数量太少。”赤枣道。

    “”

    腐凤娘无语了。草!知不知道我得到它们有多不容易,你居然说数量少。有能耐,你也拿出几百颗耍耍?凤姐有些生气,认为赤枣在瞧不起她。

    雪照书生挥动羽扇,笑道:“赤枣仙子,小生观这九颗固态基油,色泽明亮,纵是被封存在盒中,也难掩盖它们散发的基老的芳香。那真是极好的,仙子可收下。”

    说罢,雪照书生左手摊开,掌心多了三颗基油,也是固化的,糖豆大小,三颗颜色不一,分别呈白、灰、紫色。

    雪照书生道:“小生最喜欢的颜色是白与紫。”

    人说基老紫,自有其道理。

    怒松真人看到雪照书生的基油,差点出手去夺。“贫道忍。”真人暗道。“不可吓到小雪。他万一不理贫道,那就惨了。贫道付出诸多,只为与他证道合基。”怒松真人笑了笑,收起法剑。右手虚握,登时,基光滚荡,向天炸舞。骤地,真人掌中也多了三颗基油。

    “赤枣仙子,你看贫道的基油如何。”怒松真人道。他将手摊开,三颗基油大放光芒,它们不管是体积还是颜色都胜于雪照书生的。

    “贫道的基油大如蚕豆,绿油油的,煞是好看。不像某人的基油,颜色斑驳。可那颗基老紫基油,贫道还是很喜欢的,不知雪道友可否赠予贫道,或者说,我们交换?”

    怒松真人基气一动,咻,一颗基油飞向雪照书生,落入他掌心,和书生的三颗基油混在一起。

    见状,茨木桐子赞道:“美哉。两基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酒吞瞳子也开窍了,拊掌道:“何不gao基乎。你们的容貌都是极好的,很般配。”

    怒松真人佯装生气,道:“住口,你们看贫道像是那么厚颜之人吗。贫道可不是随便的人。”

    雪照书生一脸冷漠,完全无视怒松真人,不知这厮为何激动。“他的基油……”雪照书生不打算归还怒松真人的基油,而且也不会和他等价交换。

    对基老来讲,到手的基油怎有可能送回去,吃定了!

    怒松真人呵呵一笑,早明白雪照书生的意图。送出去后,他就没打算收回。“如果小雪也回送贫道一颗他的基油就好了。算了,小雪那小家气质,碧玉一般,哪有贫道大气。凤姐他得到的九颗基油,质量也不错,可是也有瑕疵。基油离开了基老,谈何蕴养,还是放到基老的身体中才可。她一介腐女,哪知其中的关键。贫道也不点醒她,看她如何处置九颗基油。赤枣仙子不收,贫道可愿收下,甚至买下,或者强取。”

    真人有意,腐女有心。

    赤枣倒提腐女灯,灯口朝下,“不就是基油嘛,小女也收集了好多。”赤枣笑道。

    哗啦啦,哗啦啦,腐女灯内道出几百颗晶体状的基油。着实惊到了几位基老大咖还有腐凤娘。他们真想大叫,雾草,你怎回事,哪里寻来那么多基油!太可怕了,太让人羡慕了。

    几百颗基油浮在空中,密密麻麻,看得几位大基老眼睛都绿了,换了别人,他们早就上前去夺基油了。

    腐凤娘瞄了瞄方盒中的九丸基油,再瞅瞅赤枣妹子倒出来的几百颗,心中好似有千头草霓马奔过。这不是小气不小气的问题了,而是无语凝噎。草,还能愉快地玩耍吗。凤姐忖道。

    “这个朋友,我预定了,谁也不能抢。”腐凤娘道。

    “贫道一眼就看出赤枣仙子是基壕,随身携带那么多基油。来啊,再来伤害贫道!”怒松真人伸手去抓那几百颗基油,他倒不是真的去取,只想碰一下。

    “哎呀,怎倒不出来了?”赤枣奇道。

    “难道还有!”怒松真人惊道。“赤枣仙子,你真的吓到贫道啦。”

    怒松真人把眼一瞄,雾草!腐女灯的灯口被一颗大如鹅蛋的基油堵住了。那颗基油的质量也是极好的!给跪了,怒松真人不知道说什么好。

    雪照书生再怎么淡定,也不能忽视几百颗基油,其中虽然有瑕疵货,可五分之一的基油还可用。“我还是先收了自己的四颗基油再说吧。”书生把怒松真人的那颗基油也当成是自己的了。毫不客气地收下。

    “够了够了。赤枣仙子,你还是收起腐女灯吧!”怒松真人道。

    “我先吃几颗。”酒吞瞳子摄来几颗基油,运转玄功,将它们逐一炼化,纳为己用。

    茨木桐子也未责备自己的属下,因为他也动了同样的心思,只是拉不下脸皮,不好去取。“厚脸皮也有这等好处!”茨木桐子暗道。“我以后也要学会不要脸。”

    “基友们,还有姬友,它们都是你们的了。取走就是。”赤枣道。

    “真的!”怒松真人喜道。

    雪照书生大方多了,能拿多少拿多少。先收了再说。

    茨木桐子还想矜持些,可觑到雪照书生、怒松真人还有酒吞瞳子你争我夺,你拿我也拿,他也不再要脸,“前辈们,且看我的手段。”

    话声落,茨木桐子拎出一个袋子,别说是几百颗基油了,就是几百个人也能装下!

    疾念口诀,茨木桐子用大袋子收了绝大部分基油。反正脸都不要了,还谈什么风度,那是啥玩意,能吃吗,可看吗?

    腐凤娘一颗也未取,她是腐坏的美女,要基油也没用,因为不是基老。

    于是凤姐讪讪道:“赤枣,我能拿出手的也就这方盒子中的基油了,与你交换信物真难。我们怕是做不成姬友了。”

    赤枣道:“凤姐多想了。我取走一丸就是。”

    说罢,赤枣一弹指,咻,一道红色的气带旋入腐凤娘捧着的漆木方盒中,摧枯拉朽一般,破了盒中的封制,卷起一颗基油,重新飞回。

    “就这颗了。”赤枣道。

    “”

    腐凤娘默默无语。

    原来你自己可以取啊。不管怎样,她与赤枣成了姬友,这点很让凤姐欣慰。

    取走一颗基油,赤枣也需回赠。她一拂袖,一长匣飞出,送到腐凤娘手上。“收下吧,信物已经交换,我们是姬友了。”赤枣笑道。

    “啊。”腐凤娘道了一声,不知是否打开长匣,一观其中之物。相信不会差,而且还让人吃惊。

    雪照书生、怒松真人联手,齐齐冲至茨木桐子跟前,“小子,你太不地道了,拿袋子收取基油,亏你想得出来!交出来,把多余的基油交出来。”

    酒吞瞳子也道:“主公啊,做人不可太贪心,太无耻也不好。分一些基油与我,我会更衷心。”

    茨木桐子收了袋子,开始得瑟,“前辈们,大家都不要lian,为何撕比我!”

    怒松真人的法剑出鞘,锵的一声,剑光拂照百尺方圆,“不给贫道基油,贫道自己取啊。”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