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腐女的盛会上,基老与杀马特反成了主角,在场的腐女们有些不悦。讲道理,她们才是主人啊。

    刷!

    一腐女妹子迎风而起,她的头发上扎着一只大大的蝴蝶结,人长得也甜美,她妹子一张口,群基避让三舍。“擀面杖二十七公分以下的全都退下!”

    这枚妹子也不顾基老们异样的眼神以及伪娘惊喜的目光。大部分伪娘都未退下,毕竟他们都是大消声美女。

    “腐女灯!”怎会出现在这里,蝴蝶结妹子忖道。她不是蠢人,也不觉赤枣是愚人。

    赤枣在众腐女面前亮出神灯,根本不担心她们出手抢夺,谁来撕比她,她就弄死谁。腐女之王的道路注定不平凡。

    赤枣挥退九尊石像,望向空中的蝴蝶结妹子,“怎样,你想取走腐女灯?”

    “是啊。”蝴蝶结妹子笑道。

    她在腐女界的地位很高,不是因为能力有多强,而是因为她有一个好母亲。她母亲可是腐女界的七大超级腐女之一。顺便一说,郭腐蓉的母亲也是七大超级腐女中的一位。

    “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脸上写有自己的名字?”

    “当然没写!”

    “那我怎知你是哪根葱,又不是水仙花。”

    赤枣说话也不客气,有意拉仇恨。出名要趁早,撕比就找大人物。

    “你,你竟敢这样说我!你知道我妈是谁吗!”

    “你妈是你妈,你是你。”赤枣提醒蝴蝶结妹子道。不可混淆,狐假虎威的下场往往很悲惨。

    腐女灯的器灵阿拉·达迪奥离开了,可神灯依旧闪烁着璨芒,夺人心魄。

    “这位叫做赤枣的小姑娘,她好狂呐。代步工具是飞毯,那毯出自名家之手,一毯难求。”

    “赤枣带来的鲜肉基老,气质与颜值都是极好的。每一头可值千金。”

    “她若出售,我第一个买。”

    “我也是。”

    “哼,我们很快就能分摊赤枣带来的鲜肉基老,因为她惹到了大人物的女儿,那位骄纵的小公主,她可是我们当中的小辣椒。”

    “小辣椒,你行不行啊,连个新人都瞧不起你。”

    和蝴蝶结妹子关系好的腐女开玩笑道。

    “别叫我小辣椒,我有名字的!”

    “可大家都这样称呼你。”

    头发上扎着蝴蝶结的妹子,其名“辣么霜”,她是超级腐女“辣么美”的女儿。

    “辣么美”极具传奇色彩,据说,她出生时,有十五个大腐女结伴而来,为她祈福、送愿。其母惊骇,当即抛弃了还是婴儿的“辣么美”。十五个大腐女扬长而去,不闻不问。

    其时,有一群西瓜太狼路经此地,群狼的首领因为失去了小狼,爱心比较多,也就收留了被母亲遗弃的未来的超级腐女。

    故天降大任于腐女也,必先苦其心志,饿其体肤。渐渐长大的狼女,既会人语,又会狼语。十九年后,她觉醒了,有三道腐女的意志降下,打开她的腐女眼界,顷刻大成,她超越了腐女、大腐女,成了超级腐女。遂舍弃狼女的身份,因在林间长大,故以林为姓,以妹妹为名。

    那年,林妹妹从天而降,技惊四座,诸腐女震撼莫名。她记得自己因何被抛弃,将十五个大腐女枭去其颅,一证她的腐女之道。于是更名“辣么美”,辣曰狠辣,美曰极美。

    辣么霜,真名林小妹,可腐女界的人更喜欢叫她小辣椒或者辣么霜。只因她母亲林妹妹的存在,敢直呼她母亲真名的人少之又少。

    林妹妹还有六个好姐妹,七人超越诸腐女、大腐女,傲视那个腐女时代,所以她们又被称作超级腐女。林妹妹,甲宝鱼,雪宝钗……七个超级腐女,声名显赫,腐女界谁人不识。

    甲宝鱼、雪宝钗,她们的关系本来很好,可因林妹妹从天而降,甲宝鱼就像丢了腐女魂似的,好钟意林妹妹,于是疏远了雪宝钗,走向林妹妹。

    雪宝钗也不是善主,她和林妹妹明里撕比,暗里撕比,甲宝鱼在她们之间很辛苦,宝宝苦,可她又无可奈何。

    “林小妹!”

    赤枣忽地冷声道。

    众腐女大惊。

    竟有人直呼小辣椒的真名,要知她母亲可是林妹妹,腐女界的“辣么美”。

    小辣椒本人也呆了呆,好像没回过神来。表情呆滞。良久,她才道:“你,你叫我什么?!”

    赤枣拎着腐女灯,再道:“林小妹。”

    小辣椒怒道:“你该死!”

    赤枣道:“是啊,我本是将死之人,也许几年,也许十几年,也许几十年,谁知道还能活多久。你奈我何。”

    和郭腐蓉撕比的凤姐突然觉得赤枣看起来顺眼多了,因为她也讨厌小辣椒、芙蓉姐,“仗着自己的母亲,她们算什么东西,一个个傲的不像样。”凤姐心道。

    霉女剑一抖,刷,一片晦气洒开,灰蒙蒙的,涌向郭腐蓉。

    郭腐蓉哼道:“你急着离开,想去哪里?难道是去帮小辣椒?”

    她和小辣椒之间的关系不怎么友善,俩人的母亲都是超级腐女,互相掣肘,她们的女儿也看彼此不顺眼。

    腐凤娘自然不是去帮助小辣椒,她很钟意赤枣,要和她交朋友,互换手帕。“赤枣。”凤姐高呼。她御剑而来,迳自纵向赤枣。

    “嗯?”赤枣瞥向来人,不知她有何深意。

    “凤姐,你还没死啊!”小辣椒嘲笑道。“你成天在腐女界蹦跶来蹦跶去,像个小丑似的。芙蓉姐,我亲爱的芙蓉姐,你好大的本事,拿凤姐没法子麽,任她跳到你头上,踩来踩去。你们倒是很配。”

    郭腐蓉回敬道:“小辣椒,你得意什么啊。连一个新人都拿不下,你母亲知道了,她会如何看你?母亲是凤,女儿分明是麻雀!”

    小辣椒哼道:“麻雀,你在讲我?我是麻雀?可笑!我是腐女小公主,不是我说,在场的腐女除了我之外,都是垃圾!”

    诸腐女斜视小辣椒,有不悦者,有嘲笑者,有看好戏者,那些自认和小辣椒关系很好的人也寒了心。什么嘛,原来人家当你是垃圾,哪是什么好姐妹。

    小辣椒也觉得方才讲得有些过分,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难收啊。何况,她不觉自己说错了,那些姐妹们,她们不过是有求于她,哪有什么真心。

    刷!刷!刷!

    三道人影遽地纵来,一人是雪照书生,一者是茨木桐子,还有一人是怒松真人。

    三位基老界超级大咖站在赤枣身旁,摆明了和她是一伙的。

    “什么小辣椒,她是什么东西。”

    “敢在我们主人面前大呼小叫,我该说她很勇敢吗?”

    “非也非也。她是不知者无畏啊。”

    九尊木有叽叽的石像大步流星而来,他们高声喧哗,在言语上数落林小妹。

    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的主人要做腐女界第一人,什么超级腐女,不过是绊脚石,都要除去的!

    “有趣。”

    郭腐蓉暗道。

    她也不知赤枣的来历,遑说她的能为。

    飞毯上,那群鲜肉基老战战兢兢,多数人心生逃意,他们只是撑门面用的,上不了台面。腾腾腾!一只只鲜肉飞遁,向四面八方驰去。

    而捧着东溪基老垂钓图的鲜肉冷笑道:“一群不长眼的汉子,不但擀面杖短,见识也低下,难成大事。走了更好,留下也是废物!”

    可都走了也不是事,显得自己无能。刷!捧画基老的生命之海中飞出一物,巴掌大小,形如圆轮。“去!”捧画基老喝道。

    当是时,基光荡舞,碧莹莹的,彻照千尺方圆,钉住四头鲜肉基老,动弹不得。

    嗤嗤嗤嗤,四片苍绿色的圆弧旋了过去,枭去四位鲜肉基老的头颅,同时将碧芒打入他们的生命之海,彻底毁去。

    不过是瞬息之间,捧画基老斩了四基老,他们也没多开心,轻跃而起,站在圆轮之上,向前飞遁。刷刷刷,刷刷刷!千百道基光撒开,翠芒飙舞,电射而去。

    噗!一只鲜肉基老的身体炸开,哀呼一声,自空中跌下,摔成烂泥。

    砰砰连响,又有几头鲜肉基老作古,葬身于此地。他们被翠芒劈中,生命之海冻成一块,像是冰石。

    雪照书生讶道:“赤枣,你带来的这位捧画基老,好俊的身手,可否将他送与我,当然,连那幅东溪基老垂钓图一起交给我。”

    赤枣道:“小女志在腐女界,那位侍者也是买来的,先生如果有意,可征询他的意见。他同意,我也没意见,可他不愿,还望先生只取东溪基老垂钓图,人,我还是要留下的。”

    听雪照书生说要与鲜肉同证基道,怒松真人早已怒极,法剑一扬,登时,剑芒飙舞,罩向雪照书生。“贫道在此,你他喵的还敢移情鲜肉!”怒松真人心道。

    雪照书生大袖拂扫,挥退那蓬剑芒。“怒松真人,你也相中了那位鲜肉吗,难道又要做我的情敌?可恶!”

    茨木桐子的内心是崩溃的,握草,两位前辈,敢不敢安静些,不再撕比,你们直接消声基就是了。年轻的大基老有些看不下去了,他不知雪照书生的真实意图,“难道雪照前辈真不知怒松真人的心意?看他那充满爱与嫉妒的眼神,前辈身在福中不知福,瞎了基眼吗!”

    “纳尼!”雪照书生惊道。“怒、怒松真人,你难道稀罕小生?”

    “这,这让贫道如何说起。”怒松真人喜忧参半。喜的是雪照书生终于知道他的心意了,忧的是幸福来得太突然,他还准备好开场词。

    “两位如果不介意,小女愿以你们为原型,画一幅执子之手,与汝踏青图,你们可愿意?”赤枣兴奋道。“噢噢噢,灵感来了,我还要进创作一本基作,名字就叫基之霸。”赤枣自顾自地说道。

    怒松真人道:“赤枣仙子,不可啊!贫道的基名不能毁在你的画中。”

    茨木桐子道:“真人,你心里其实很高兴吧。”

    怒松真人道:“茨木道友,休得胡说。贫道倦懒惯了,能在草马坡修真已经很开心了。”

    雪照书生怔然,也不知在想什么。

    刷!

    酒吞瞳子也飞了过来,他道:“主公,你又多事了!不过啊,赤枣妹子,你能把我和主公作为麻豆,画进你的执子之手,与汝消声基吗?”

    期待期待,酒吞瞳子很期待。

    茨木桐子怒道:“滚!”

    酒吞瞳子道:“玩笑,开玩笑而已,主动不必当真。”

    几只大基老和赤枣相谈甚欢,除了雪照书生。这可惹恼了小辣椒、郭腐蓉,就连腐凤娘也有些不悦,因为赤枣将她们晾在一边,不闻不问。

    那边。

    杀马特界的两位大贵族,田螺子、海螺尊者,他们的撕比终于接近尾声,只因腐女灯的器灵的加入。

    阿拉·达迪奥笑道:“海螺尊者,你的宝具我很钟意,交出彩螺,你还有生机可言。否则”

    海螺尊者怒道:“否则怎样,你想对我做什么!”

    田螺子瞥了一眼阿拉·达迪奥,心道,他也是来抢螺纳尔多的吗。此物,我绝不放手于人。念头方起,田螺子一掌拍在“狰面缸”上,Duang的一声巨响,大缸向前撞去,气浪荡炸,轰然飙卷。

    “我要在腐女灯的器灵之前取走螺纳尔多。”田螺子心意已定,骤然出手。

    “狰面缸”嗡然颤响,一道道黑芒迸飙,如同墨流在空中泼洒。

    海螺尊者早已心寒,因为他带来的杀马特贵族们,无人出手相助,他们都在观望,好似他的生死与他们无关。“那等冷漠的杀马特,我若不死,他们必死!”海螺尊者耿耿于怀。

    可他还得撕比田螺子与腐女灯的器灵。两指一并,海螺尊者朝他的彩螺点去,叮的一声金鸣,彩螺向前冲去,迎向“狰面缸”。

    此时,海螺尊者早没了斗志,取走田螺子的“狰面缸”,何其难也。

    刷!

    海螺尊者拧身,向后遁去。他舍了自己的“螺纳尔多”,只求自保。生命更重要,其它的都是外物,不可并论。

    尊者明白田螺子、腐女灯的器灵都想得到彩螺,故而出此之策,让那两位去撕比。

    当!

    狰面缸、彩螺撞在一处,彩岚爆飙,狂风遽起。

    可田螺子、腐女灯的器灵,他们并未出手,只是看向对方。

    这时,阿拉·达迪奥说道:“田螺子,如果我成为你的器灵,你可愿意。”是秘音。别人听不到的。

    “哦?”

    田螺子笑了。

    腐女灯的器灵找到了自己,难道他要改投他门?有趣。

    “为何选中了我?”田螺子同样传音道。

    他分出一道念识,飘在空中,扫视远处的赤枣,腐女灯的持有者,会在腐女界大放异彩的妹子。

    与她为敌麽。

    田螺子还未想那么多。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