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道有云:士别三日,如不消声基,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田螺子虽是杀马特,却仰慕基老界的文化与人情,很想改投基净土,成为其中的一员。他对海螺尊者产生了情愫,也在情理之中。然两人终究还是要撕比的,结局已定。

    莎湝湝河,那日的撕比大战,水族、杀马特一族,无有赢家,只有输家。皆输!

    田螺子的大缸虽然了得,却不能护全他的水族子民。很多水比、大水比、帅气的水比,全都死在杀马特贵族的刀下,做了冤魂,在莎湝湝河面上飘荡,至今无有归宿。

    再见面时,他们都参加了腐女的盛会,不同的是,海螺尊者不请自来,田螺子却是腐女们的贵客。

    田螺子早已洞悉宇宙的哲理,他和比利同在。身兼基老、杀马特两界身份,田螺子既是田螺子,又非田螺子。

    海螺尊者的同伴,金小草已死,环王也被腐女“赤枣”擒下,和死无异。

    田螺子挑选这个时间出现,除了有痛打落水狗之意,还有杀Ren夺宝的想法。海螺尊者的“螺纳尔多·迪奥迪奥”,攻守两端兼备,田螺子觊觎已久。

    无有叙旧,也无虚假,更没假意。田螺子双臂一抬,水幕倒悬,朝天涌去,他出身水族,擅驭水。

    海螺尊者无奈道:“遗憾啊,反目成仇非我所愿,田螺子,你苦苦纠缠,何苦来哉。”

    道一声何苦,尊者抛出“螺纳尔多·迪奥迪奥”,彩螺冉冉升起,刷刷刷,一道道彩光弥散开来,形如光带,飘散飙舞。

    田螺子,既不能再续前情,那我唯有斩缘!海螺尊者默诵咒诀,那只彩螺遽地膨扩,彩雾飙涌,自螺口喷洒,好似云霞沸腾,光怪陆离。

    听海螺尊者再道:“我有一螺,开天辟地时已存在,上有九孔,一孔喷风,一孔洒雾,一孔发火,一孔飞沙……”

    当是时,飞沙走石,雾岚蒸腾,天地之间弥漫着一股肃杀之意。刷!海螺尊者纵云而起,衣袍猎猎舞动,他目绽虚电,站在彩螺之下。

    嗤嗤嗤,嗤嗤嗤!一道道贵族的元气自海螺尊者的颅顶透出,喷向彩螺。螺纳尔多·迪奥迪奥轰然一震,闭着的两孔也打开了,它生有九孔,全开时,罕有人能躲过它的攻击。

    比起腐凤娘、郭腐蓉之间的撕比,赤枣妹子更关注两只大杀马特贵族的厮杀。

    赤枣右手托着腐女灯,杏眸一寒,“阿拉·达迪奥。”

    “主人,何事。你是不是相中了田螺子、海螺尊者,放心,我去把他们抓来,献于你。相信在你的调教下,他们都会成为优秀的基老。”腐女灯的器灵笑道。

    呼!他长尾一甩,即要遁出。赤枣左手向前抓去,将阿拉·达迪奥摄了过来,“哪里去,我说完了吗,你就离开!”

    “难道主人相中的不是他们,另有俊彦?无所谓啦,天上飞的,水里游的,棺材里躺的,我都会你擒来。谁让咱是你最忠实的器灵。”

    “因为你是基老器灵!”赤枣认真吐槽道。

    “不不,和我的属Xing无关。”腐女灯的器灵辩驳道。“我方甫诞生在这个世界,就知自己是基灵,不Gao基则会死,所以我心安理得的做那基老,每天都在拜读基作,或者登上背断山,观摩基老们的姿势。”

    “够了。”赤枣松开阿拉·达迪奥。“我虽然是半路出家的腐女,可颇具腐根,无师自通。你看着吧,这次的腐女盛会,我才是主角,我注定要做腐女王。必然之局谁也阻止不了。”

    “嗯嗯,我相信你,赤枣。”腐女灯的器灵点头道。“所以,我才主动寻到你,同你缔结契约,奉你为主。这个时代的基老、腐女,罕有人能打动我,你除外!”

    “不胜荣幸。”赤枣道。

    “神灯,神灯,告诉我,谁是世界上最腐的姑娘?”赤枣又道。

    “”

    阿拉·达迪奥沉默了。也许他的主人以后会是那样的存在,可她现在不是。

    “赤枣,你真想知道?”腐女灯的器灵严肃道。

    “啊,你终于肯告诉我了吗!”赤枣喜道。

    “知道后你会做什么。”阿拉·达迪奥好奇道。

    “是去求学吧,向她请教如何成为腐女大家!冠绝一个时代。”腐女灯的器灵再道。至少,他是这样认为的。

    却听赤枣妹子认真道:“你在开什么玩笑,知道她在哪里,我当然是杀了她!敢挡住我的腐女大道,她太不幸了,注定成为我的垫脚石。”

    阿拉·达迪奥也是无语了,暗道一声发克,姑娘们难道就不能友好以及友爱相处吗,非要撕比个你死我活,真是见鬼了。

    念及如此,腐女灯的器灵自然不会把当世思想最腐的姑娘告诉赤枣妹子。

    两眼一闭,阿拉·达迪奥养神去了,不再理会赤枣妹子。

    赤枣没好气道:“你还算是我的器灵?腐女灯都在我手里,你偏偏不听我的话。”

    阿拉·达迪奥道:“我是有原则的器灵,同时也是基老,可我也很尊敬腐女。你呢,赤枣,你要去杀掉当今最厉害的腐女,我岂容你出手。”

    赤枣道:“她技不如人,被我杀掉,怨不得谁。”

    阿拉·达迪奥道:“你时间也不多了,多想想后事才是正理。”

    赤枣道:“我如果不在了,你又当何去何从。”

    阿拉·达迪奥笑道:“海阔凭鱼跃,天大任基老飞,我重拾自由,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你也奈何不得我。只有这一世,我与你缔结契约,下一世,不可能。”

    赤枣道:“是吗,真遗憾。”

    阿拉·达迪奥道:“你也不要太难过,我虽然是好男人,好基老,可比我优秀的器灵大有人在,你再去寻找就是。”

    赤枣点头道:“有道理。那我现在就弄死你,让这腐女灯也成为死灯,再无它用,你道如何。”

    阿拉·大迪奥道:“在你之前,我也有很多任主人,他们和你有同样的想法,你猜他们的下场如何?”

    赤枣道:“我只是在开玩笑,你不必当真。”

    阿拉·达迪奥道:“我也是。大家都不要往心里去,还能愉快玩耍。”

    赤枣道:“你说的是。”

    阿拉·达迪奥道:“不要怀疑我,我一开口就是心灵鸡汤啊。”

    赤枣道:“你喜欢就好。附耳来。”

    腐女灯的器灵笑道:“那么神秘,直接说不就好了吗。”可他还是飘了过去,静听赤枣有什么指示。

    如此如此,这般这般,赤枣传音于阿拉·达迪奥。后者不住点头,赞道:“赤枣,我没看错你,你当真有趣。可惜,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不多了,你将先我而去。没有你的日子里,我又要踏上征程,寻找下一任主人,他若无趣,我将吃了他!”

    赤枣道:“还好,我人很有趣。”

    阿拉·大迪奥道:“对了,问你一个问题,你死后,如何处理这双眼睛。”腐女灯的器灵伸出手指,点向赤枣的那双招子。

    赤枣道:“劳你多心了,我当然是剜出它们,埋在没人知道的地方。”

    当啷!阿拉·达迪奥的手指被一杆石棍扫开了。

    “迪奥兄,你想做什么。”一尊石像怒道。

    腾腾腾,余下的八尊石像也围了过来,只要赤枣下令,他们就会去砸腐女灯,能否轰碎则不在他们考虑的范畴内。

    嗤的一声裂响,赤枣扬指划向腐女灯,并在灯面上留下一道印痕。即在同一时间,阿拉·达迪奥的身体也裂开一缝,烟气向外翻涌。

    “在你死之前,我们还是朋友。”腐女灯的器灵道。

    “嗯,互相伤害的朋友。”赤枣道。

    “”

    阿拉·达迪奥看了一眼赤枣,沉默半晌,这才道:“你真的有朋友吗……”

    那种事情对你来说很遥远!

    赤枣一笑哂之,不予回答。就是答了,也是答非所问。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遵循别人订下的规矩,始终只能做游戏的参与者,而非制造者。

    “阿拉·达迪奥,照我吩咐的去做就是了。你不用怀疑我们那短暂的友情,诚如你所说,在我死之前,还可做朋友。”

    腐女灯的器灵笑了,意味不明。

    拖着尾巴,他向螺纳尔多·迪奥迪奥飞去。海螺尊者的法宝才是赤枣的目标之一。凭她的本事,撷取那只彩螺易如反掌,只是她怕麻烦而已。

    海螺尊者、田螺子都已祭出最强法宝。

    可从气势上来说,田螺子的大缸视觉冲击力更强,难以想象,像他那般清丽的杀马特能扛起上千斤重的大缸。

    彩螺九孔同开,九种凶猛的攻击方式连番轰向田螺子。

    可田螺子肩扛的那尊大缸像是无底洞一般,彩螺喷出什么,缸口一并收纳,只进不出。

    海螺尊者的脸色愈发难看,他没想到田螺子的杀马特气息又那么深邃了。尊者几乎看Tou田螺子的底蕴。

    “他的那口大缸,号曰狰面缸,缸的外壳蒙了一层褐色的兽皮,那皮取自上古恶兽狰狞,狰狞是同一种凶兽,雄的曰狰,雌的唤作狞。狰与狞只在交配的季节才会走到一起。可惜了,田螺子的狰面缸只有雄狰的皮,而无雌狞的皮!”

    如果狰皮与狞皮同在,蒙在缸的外层,它的威力势必加倍!

    田螺子强取海螺尊者的“螺纳尔多·迪奥迪奥”,海螺尊者又何尝不想入手“狰面缸”。两只大杀马特都没安好心。可他们又太熟悉彼此了。

    杀马特们竞相撕比,基老也未闲着。

    雪照狮子楼,怒松草马坡。

    雪照书生、怒松真人一言不合立马撕比。茨木桐子有心让两只大基老能续基情,可他们的感情线几乎是平行的。

    怒松真人对雪照书生有意思,然而雪照书生会错意了。

    锵!

    怒松真人的法剑出鞘,剑光照耀百尺方圆,将雪照书生映衬的俊朗飘逸,好像下一瞬间就会飞升而去,他不属于此间。

    别无法子,怒松真人只得拔剑,他要贯彻自己的意志,以道法与爱感化他心仪的基老。如果对方不从,不让他补道证基,真人只能施法,惑其心志,趁他萌萌哒,同赴背断山。

    失去了爱,那也无妨,以后再培养就是。

    眼瞥到敌人拔剑了,雪照书生轻蔑道:“来啊,怒松真人,今日必取你基命,让你永远见不到我。”

    以雪照书生为中心,方圆百丈雪花飙舞,寒气骤生。冷,冷得怒松真人的小伙伴都变得很迷你,寒,真人甫一张口,哈气成冰。

    “剑之基!”

    遽听怒松真人平淡道。起手一剑,陡地劈出,剑芒携卷三道基气一同飙出。真人这招,剑中有基,基中有剑,两者完美地融合,故曰剑之基。

    雪照书生左臂挥动,蓬!一团雪花倏地荡开,寒风扑面而去,如同针扎。

    轰的一声撞响,怒松真人劈出的“剑之基”与那团雪花碰撞,两相荡炸,寒流涌舞,嗤嗤嗤,四下电射。

    围观的基老纷纷退后,不愿被伤到。毕竟,他们只是打酱油的,不想因此丢了小命。

    酒吞瞳子拽步而来,基气滚爆。来至茨木桐子身前,他道:“主公,可怜你一番美意,人家不领情。何苦呢,何必呢,来,与我Gao基哉!”

    茨木桐子白了一眼属下,笑骂道:“你这厮什时候学会贫嘴了。去去去。”

    酒吞瞳子不以为意,道:“主公,连我都能看出怒松真人对雪照书生有意,可那个迂腐的书生为何视而不见,他的基老之眼蒙了布吗?也没。那为何他们不能Gao基?”

    茨木桐子道:“那种事情是要讲缘分的,随缘就好。强扭的基友不甜,即便得到他的身体也得不到他的心。只会为双方带来无尽的痛苦。这点,我相信你深有体会,是也不是,酒吞瞳子。”

    酒吞瞳子道:“主公啊,你一再拒绝我,难道因为我配不上你?”

    茨木桐子道:“非也。你的相貌那是极好的。”

    酒吞瞳子道:“那是为何!”

    茨木桐子道:“我不是讲了吗,缘分。”

    酒吞瞳子道:“可我更相信‘日’久生情。”

    茨木桐子:“”

    你吖去死吧。

    腐凤娘、郭腐蓉,她们的撕比大战还未落下帷幕,观战的腐女们表情不一,有吃瓜子的群众,有坐在小板凳上的路人甲乙丙丁。好事者甚众,那些讨厌郭腐蓉的腐女,大都是没有背景的一般腐女,她们的心思与腐凤娘一般无二。

    很多时候,努力了并无回报,人难免会伤心,甚至怀疑自己一直以来的坚持。

    凤姐道:“芙蓉姐,你很能‘干’嘛,我倒是小瞧你了。”

    芙蓉姐道:“你什么时候高看过我,继续自怜自艾吧,不幸的消声丝之女!”

    凤姐怒道:“弄死你啊!”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