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楼的书生相中了基老界的新晋大咖,要与之合道证基,茨木桐子也是灵慧之人,一双基老之眼看穿了书生的意图。

    “呵呵。”茨木桐子冷笑。“前辈,你太老了,想吃我这枚鲜肉基老,难啊!”

    一声“难”。茨木桐子拖刀而行,锵嗤,刀光纵起,扶摇而上三千尺,“愿用凤影刀向前辈求招。”茨木桐子道。

    他哪里是求招,分明是为斩他而来。

    雪照书生,肤如凝脂,面如冠玉,可他被人说苍老,这可是头一回!“小子,你继续猖狂,我的擀面杖,你准备好捧起它了吗!”

    基老如剑,剑如长虹。雪照书生倏地纵出,那方冰雪世界随他而动,他飞到哪里,哪里雪花飞舞。“我的心寒了,只能用你的身体来温暖它!”

    铿锵!

    雪照书生斩出一剑,剑风起于青萍之末,崛起于瓦砾之间,卷挟百丈高的寒流,陡地斩向茨木桐子。

    “刺激!”

    茨木桐子笑道。

    他拎起凤影刀,左手屈指一弹,叩响刀身,当!吟声清冽,恍似龙吟,直贯九霄。“王霸三秋!”遽闻茨木桐子喝道,右臂疾挥,刷!刀光飙舞,倏地凝为一只大王八,凶眼绽放绿光,照亮十丈方圆。

    轰!大王八向前冲去,难以想象,它那样庞大的身躯,速度却快逾闪电,气浪吞爆,向前堆叠,有千层之高。

    两只大基老的撕比,其盛况引得诸多基老侧目以视。

    “好久没见到这么有水准的撕比了!”

    “是啊,我等基老,没事时,可以撕比撕比,既能增进感情,又能锻炼身体,何乐而不为。”

    “哈哈哈。这种说法真有趣,我的笑得腿都合不拢。”

    “让基友们见笑了。”

    众基喜笑颜开,谁不喜欢高品质高比格的撕比呢!

    Duang!

    一团基气炸开,邪光电舞,又来了一头大基老,他是雪照书生一生的对手。

    时人言:雪照狮子楼,怒松草马坡。

    来人正是怒松真人,真人住在草马坡,洞府也以“草马坡”命名。

    “雪照书生,贫道一生的劲敌啊!”

    怒松真人仰天长啸,不世根基让人惊叹不已。

    “发克!”雪照书生开口道。

    他和怒松真人实力相当,两人撕比已久,互有胜负,彼此都很熟悉,对方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的外观与直径也烂熟于心。

    不由分说,雪照书生弃了茨木桐子,转身应对怒松真人。“草马坡的贼道!”雪照书生冷笑,“你这厮不讲究,看我撕比小鲜肉,自己坐不住了,出来蹦跶蹦跶,刷存在感,这样做有意思吗。”

    怒松真人拈须长笑,“有意思啊,相当有意思。贫道就是喜欢看你气得大跳的囧样,真个是百看不厌,看了还想看。雪照书生,你比小鲜肉美多了!”

    雪照书生知道对方在“恭维”他,“怒松真人,你这个变态!不管我走到哪里,你跟到哪里。存心和我过不去,难道我不能Gao基,你就会开心?”

    怒松真人颔首道:“然也。你吃瘪的样子贫道也很稀罕。”

    茨木桐子站在一旁,听他们寥寥数句,已知怒松真人的本意,真人诚心激怒雪照书生,是为了吸引他的注意啊!“这对前辈也是苦命的鸳鸯。”茨木桐子动了恻隐之心。忽地升起一个想法,何不成全他们。

    “算了,我且做一回月老。”茨木桐子心道。

    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稀罕你的基老就在旁边,你眼里装的却是别人。茨木桐子从怒松真人的眼里看到了那种忧愁,千般滋味,唯己心知。“怒松真人,我听过他的大名,他的成名之路颇为艰辛,曾是懵懂青年,误入基老界,被人抓去,做了那捧消声巴小厮。因为他与生俱来的基气,让他的主子基心大悦,收其为外门弟子。”

    “故天降大任与基老也,必先苦其心志,饿其体肤,磨其筋骨。怒松真人做那外门弟子三年,并无优秀表现。可他的主人知道其不是池塘中的泥鳅,而是龙!长风起时,他将化龙而去。”

    “三年无名,一鸣惊人!”

    “那年岁考,怒松真人仗着一柄普通长剑,连斩二十七外门弟子,三十一内门弟子,三名真传弟子。一战成名,他的主人亲自为他正名,收其为真传弟子,赐基号,怒松子。”

    “又过七年,一派的基老,包括掌门在内,再无有人是怒松子的对手。他不再等待,持剑枭去掌门的头颅,取而代之,自号曰怒松真人!”

    像怒松真人这样的大基老,茨木桐子还是很钦佩的。忍Ru负重,只为有朝一日登临绝巅。

    “可怜的雪照前辈,他被仇恨蒙蔽了基老之眼,不知怒松真人的心意。”茨木桐子收起凤影刀,一双星眸遽地瞥向雪照书生、怒松真人。

    “两位前辈,请住手!”茨木桐子高声道。

    撕比中的雪照书生、怒松真人对了几掌,都觉无趣,有人劝阻,他们也有台阶下,乐得收手。

    茨木桐子驾驭基光,翩然而起,来到雪照书生、怒松真人中间,“前辈风华绝代,小子有幸瞻仰你们的基颜,三生有幸也。”

    怒松真人对这个知书达理的小辈颇是喜欢,“你就是基老界的超新人吗,见了真人,贫道才知传言多有不实,你可比传闻中的更俊俏。贫道久未采取鲜肉的消声花,茨木桐子,可愿拜入贫道的门下。”

    真人当然是在开玩笑,因为他的眼里只有雪照书生。

    当着雪照书生的面,怒松真人故意这样讲,还是为了激怒道友啊。

    遗憾的是雪照书生没往那里想,只道怒松真人要和他抢小鲜肉,这可是大仇啊!

    基老有基老的烦恼,腐女亦然。

    名为“赤枣”的腐女妹妹,她虽然拥有腐女灯,可留给她的时间不多了,遑论制霸腐女界。

    腐凤娘、郭腐蓉,两人的撕比战况相当惨烈。郭腐蓉左手拈出一张珍贵的那年的基老原画,向腐凤娘扬了扬,“凤姐,看,这就是你苦求多年未果的绝版基老图。求我啊,你肯开口,我将它送你。”

    “啊!那年的基老,怎会在你手里!这幅名画是腐女界圣手‘窦腐’大人的最后作品,还未完成。虽说是半成品,可画中的景物意境辽阔,里面的基老也有种说不出的神秘之美。”凤姐如数家珍,详细道来。

    窦腐,腐女界、画界的神话一般的大腐女,被两界之人冠以“圣手”的贤名。

    窦腐还有一好友,自号谪仙女,也是大腐女一枚,人称太黑居士,皆因此女太腹黑了!被人称为太黑居士之前,她还有其它的名号,像是梨太白,梨小白,小白姑娘,小白仙子……

    窦腐、梨小白,她们才是那个时代的最强腐女,一曰圣,一曰仙。

    窦腐是腐圣,梨小白则是腐仙。

    凤姐素来敬重腐圣大人,那年的基老,她志在必得。“郭腐蓉!”凤姐笑道,“你自己找死,怪不得我。”

    腐凤娘本有杀郭腐蓉的念头,芙蓉姐又取出那年的基老来刺激凤姐,这不是作死吗!火上添油。

    “罢了。”凤姐暗道。“我让郭腐蓉见识一下我的霉女剑最强式,苍天有狗翔!”

    呼,凤姐右袖一振,霉女剑祭出,三道晦气绕剑旋舞,一道黑,一道灰,一道绿。这三道晦气正是“苍天有狗翔”的关键所在。

    “我她喵的有不好的预感!”郭腐蓉心惊道,她甚至忘了自己手中还攥着一幅名贵的画卷。

    讲真,芙蓉姐并不了解凤姐。

    “嗯?”

    赤枣妹子也望向凤姐,“这位姐姐要发大招了吗!”

    腾,腾,腾!九尊石像飞了过来,将赤枣妹子围起来,成了她的最强石盾。

    腐凤娘骈起两指,朝空中的霉女剑点去,咻,一道腐气荡驰而出,打入霉女剑之内。登时,三道晦气冲天飙舞,各化一片云海,菜叶绿的云海居中,黑云在左,灰云在右,三片云海覆盖五百丈方圆,处在郭腐蓉的正上空。

    芙蓉姐的不安渐盛,还未来得及反应,却听凤姐喝道:“苍天之下,狗翔飞舞吧!”

    听她一言,芙蓉姐的心脏遽地加快跳动,草!她只能道出这个字,何等的言简意赅。脸色哗变,芙蓉姐双臂齐挥,一方锦帕旋了出去,像是车盖,挡在芙蓉姐的上方。此外,郭腐蓉右手中还多了一杆桃花幡,上面绣着五十四朵桃花。

    “姥爷送与我的桃花幡不知好不好使!”郭腐蓉不确定道。

    “马币的!天上有狗翔掉下来了!”也不知道是谁喊出来的。

    “草,还真是这样。那些狗翔由晦气凝化而成,可恶!腐凤娘,你太狠了!”

    即便是腐女界之人,也见翔而逃,特么的能不逃吗,太可怕了,尤其是那菜叶绿般的狗翔!

    不得不说,腐凤娘这招一出,众腐女的奇经八脉也堵了,人也懵比了,再顾不得其它,能逃多远就逃多远。

    脸色最难看的还是郭腐蓉。“我消声你!”芙蓉姐赶紧摇动桃花幡,此幡是她的岛主姥爷送给她的,应该能抵挡凤姐的“苍天有狗翔”。

    呼呼!芙蓉姐方甫摇动桃花幡,幡旗上绣着的五十四朵桃花扑跃而出,几和真花一般无二。

    五十四朵桃花分出三十朵,浮浮沉沉,聚在那方扩大了的锦帕之下,充当第二层防护。多出的二十几朵桃花分散开来,打向从天而降的狗翔。

    草!

    狗翔的数量与质量太可怕了。

    下方,除了郭腐蓉外,再无一人。“我,我……”芙蓉姐想说些什么,脑袋却是蒙蒙哒。

    砰砰炸开,二十几朵桃花忽地迸炸,将大片大片的狗翔涤荡向高空,不至于甩在芙蓉姐放出的锦帕上面。

    不管结果如何,郭腐蓉都不会再收回那方锦帕,算是弃掉了。

    虽说狗翔只是晦气凝化而出的,芙蓉姐还是觉得恶心。

    叭嗒,叭嗒,叭嗒。一堆堆灰的、黑的、菜叶绿的狗翔砸在郭腐蓉上方的锦帕表面上,听那撞击之声,芙蓉姐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她总算见识到了腐凤娘的可怕之处,绝非她这样的公主所能臆测。

    杀马特界的海螺尊者也是见翔而逃,他收起了自己的法宝,那支被他命名为“螺纳尔多·迪奥迪奥”的彩螺。

    “晦气,晦气啊!”

    海螺尊者右手一劈,刷,一道基气纵出,斩裂几十团狗翔,可不知为何,海螺尊者殊无悦色,反倒是一脸苦比之相。

    金小草死了,环王和死无异。来时,他们三只大贵族好不得意,现在只剩下海螺尊者苦苦躲避狗翔,个中滋味,海螺尊者无法用语言描述。

    茨木桐子、雪照书生、怒松真人,三只大基老面对一Tuo坨狗翔,尚能谈笑有基老,往来不可无鲜肉,也没得治了。

    赤枣妹子在九尊石像的守护下绝尘而去,再不想待在此地。那些个远道而来的各大书Fang的娱记们,目瞪口呆,也不知道该不该如实记述腐女聚会的盛况,不,是翔况!

    “腐凤娘真是大出风头,此届的盛会,谁比得上她!”

    “郭腐蓉也不差,她们俩人算是笑话了。”

    “一人满天抛撒狗翔,一人气得讲不出话来,她们也是绝配。”

    “两人本来就有罅隙,这下好了,矛盾更大,难以圆转。”

    “等待吧,看郭腐蓉如何应对腐凤娘的苍天有狗翔。”

    腐女们、基老们、大妖们、杀马特等人躲在远处,静观而已,不去打扰撕比中的腐凤娘、郭腐蓉。

    谁愿与狗翔一起飞舞啊,脑子肯定秀逗了。

    嘭!海螺尊者的脑袋被人拍了一掌,登时,血水迸溅,颅骨也裂了。“谁……”海螺尊者痛嚎道。

    他话语未落,又是一掌击来,还是拍在之前的位置,毫厘不差。咔嚓!海螺尊者颅骨的裂缝更甚,他想叫却不敢,生怕一张口,脑袋就会迸开。

    “交出螺纳尔多·迪奥迪奥,你不配拥有它。”

    一人倏地显现,他也是基老界之人。

    “啊,是你!”海螺尊者怒道。咔咔咔,颅骨的迸裂声接连响起,尊者吓得不敢再开口。

    “再说一次,交出螺纳尔多·迪奥迪奥。”

    “哼!”海螺尊者心中哼了一下。

    照着尊者的脑袋拍了两下的基老,不是别人,正是田螺子。他和海螺尊者有隙,在基老界也不是什么秘密。

    “海螺尊者,你也有今天。”

    田螺子讥笑道。

    “落在我手上,还想活?”

    “”

    海螺尊者怒目相望。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