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身草根,凤姐却凭自己的努力与手段,在腐女界打出一片天地。“人如果不自救,谁也救不了你。郭腐蓉,只因她爹是郭巨侠,她娘是大腐女,她姥爷是岛主,即便她什么都不用做,家人也会为她铺好路,她只需走个过场即可。”

    腐凤娘瞧不起郭腐蓉,同样瞧不起出现在她面前的腐女新人,“我不相信你无有背景。平常腐女,怎有可能随身携带几十头小鲜肉基老!而且你的飞毯也很名贵,造价不菲。哼,你和郭腐蓉是一路人,不需努力,什么都能拥有的人。你们哪知我的辛苦。”凤姐妒恨之余,还添杀意。

    “霉女之舞。”遽听凤姐叱道。

    蓬!蓬!

    她手中的长剑倏地抖开,两团晦气滚爆,灰蒙蒙的,撞向腐女妹妹,那位从飞毯上跳下来的新人。

    “你要做我敌人?”

    腐女妹妹右臂挥舞,电芒迸荡,赫然间,她拎出一盏灯,且道:“神灯,神灯,谁是腐女界最腐的美女?”

    “草,又让我说假话。”神灯内传出一声怒喝。是器灵!

    器灵从灯口中钻了出来,他并无腿,腰以下的部位是尾巴。方甫离开神灯,器灵双臂抱在身前,对着涌来的两团晦气喷出一道火焰。

    Duang!

    Duang!

    两团晦气先后迸炸,作云烟散去。器灵哼道:“霉女剑?还有人敢持有它,真是缺心眼。别人捡了它尚觉不幸,姑娘,你为何持剑与我的主人撕比。”

    “器灵!”

    凤姐盯着神灯飘出来的那只汉子,惊愕道。

    “瞧瞧你,瞧瞧你。少见多怪,其实,霉女剑也有器灵,而且还是美女,可她在沉睡,你唤不醒她的。相传,只有王子的吻才可。”

    “还有,我叫阿拉·达迪奥,姑娘,你叫我阿拉也行,达迪奥先生也可以。我很随和的,一般不与人撕比,不像我的主人,天天像吃错了药似的,逮到谁咬谁。顺便为你介绍一下她,赤枣,特点嘛,除了Xiong很贫,思想比较腐,好像没什么出众的了。”

    “腐女灯!”

    凤姐惊道。

    “你是腐女灯的器灵!”

    腐凤娘终于想起这灯的来历,难怪觉得亲切。

    腐女灯,正如其名,腐女喜欢的灯,器灵也是基老的说……

    相传,得灯者可制霸腐女界!

    凤姐强抑冲动,不去抢腐女灯。她右手拎着的“霉女剑”锵然颤鸣,沉睡的器灵似要醒来。

    “赤枣?从未听过的名字。恐怕是假名。”腐凤娘暗道。连真名也不敢告人,“你的身份究竟是……”凤姐不蠢。

    “小女赤枣。”腐女妹子笑道。

    “我这名字大有深意,取自‘吃枣药丸’,你可以叫我腐妹,也可叫我赤枣。”

    “别和我套近乎。”凤姐哼道。

    我们之间不存在友情,从见你的第一面起我就明白了。腐凤娘和赤枣保持距离,“她很危险,比郭腐蓉还要危险!”

    明哲保身也是一门学问,凤姐深谙其中的真谛。

    “赤枣?”

    “赤枣?”

    茨木桐子、雪照书生同时道,他们也不知她的底细,想法和凤姐的差不多。

    “腐女灯,那就是腐女灯!”茨木桐子瞥向那盏明灯以及基老器灵。“不愧是腐女专用,连器灵都受到影响了,摇身一变,成了基老!”茨木桐子还是很佩服腐女灯的第一任持有者。

    腐女灯的器灵,也就是那叫做阿拉·达迪奥的基老,他道:“姑娘,你多关注我啊。不要总是盯着我的主人。还有,奉劝你不要招惹她,因为她的敌人都没好下场。不是基老的汉子也会被她消声脑,心甘情愿的Gao基;至于姑娘,取向不是问题,都会被我的主人变成思想觉悟很高的腐女。”

    阿拉·达迪奥道出可怕的事实。

    原来“赤枣”的敌人如果是汉子,他肯定会变成基老;若是姑娘,将会达成腐女终身成就奖。

    “这妞恐怖如斯!”

    凤姐倒退。有些难以直视赤枣妹子。

    “哎呀,凤姐。吓到你了吗,小妹向你陪个不是。”赤枣笑道。“我这一世看不到明天,还是要完的,所以才给自己取名为赤枣,早晚要完,时间问题而已。”

    赤枣表情有些落寞,也不知是对凤姐说的,还是讲给她自己听。

    “这一世,我半途加入到腐女界,希望……”

    下一世直接成为腐女!

    赤枣就连下一世的名字都想好了,梅子已无,枣也没了,那就选梨。

    九尊无有阿姆斯特朗回旋炮的石像,他们不负使命,擒下了杀马特界的大贵族环王。

    环王的龙凤金环也被石像收走了,放在他手上,石像们不放心。“如果我有叽叽,一定会把龙凤金环用在它上面。”一尊果男雕塑幽咽道。

    “净说那些不可能的事。赤枣大人不会给我们安装擀面杖的。”另外一尊石像咆哮道。他是故意说给主人听的,希望她能改变心意。

    可赤枣无所表示,装作没听到的样子。

    杀马特界来了三只大贵族,可一只就这样被擒下了,众多贵族难以接受。

    “放了环王。”

    “你们凭什么抓他!”

    “环王可是大贵族,不要用你们的手碰他。”

    “算了,你们都是石像,不该对你们有太多要求的。”

    “放了环王!”

    一群杀马特汉子围住九尊石像,不让他们离开,除非放了杀马特大贵族,并将龙凤金环双手奉上。

    海螺尊者低呼不妙,他与金小草、环王结伴而来,本想着逞威风,可以的话,风轻云淡地转装比,奈何快成傻比了。

    见势不妙,海螺尊者早有退意。他不是金小草,更不是环王,很爱惜自己的小命。

    “晚了。”

    只听雪照书生轻声道。

    他脚踩雪狮,翩然而至。刷,雪照书生挥动了一下羽扇,顷时,一道白芒劈出,其快逾电。噗的一声,海螺尊者的后背窜起一蓬血雨。

    依雪照书生的本意,是要切掉海螺尊者的发型的。可他忽然改变主意了。

    雪照书生知道在杀马特界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头可断,发型不可乱。“我虽不怕海螺尊者的反扑,可要防的人却是茨木桐子!”

    和雪照书生一样,茨木桐子也是大基老。

    可茨木桐子更年轻,更俊美,擀面杖也更有活力,雪照书生怎能不防备他!

    另外一边,茨木桐子终于和凤影刀里封印着的“莺稻兽”讲和了,莺稻兽也愿帮助茨木桐子,可那也是有条件的。

    莺稻兽可不愿做无用功,付出不见回报,“不如回家睡大觉!”莺稻兽长啸一声,骤然跃出,登时,寒芒飚射,刷刷刷,扫向海螺尊者。

    雪照书生忌惮茨木桐子,茨木桐子同样不信任雪照书生。“雪照狮子楼,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多清高呢。”

    知人知面不知心。

    “不可打乱我的发型!”

    面对莺稻兽的攻击,海螺尊者最先做的事情居然是护住自己的脑袋,准确的说是发型!

    莺稻兽无语。杀马特真是奇怪的生物,“完全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果然,我和他们之间无有共同语言。”莺稻兽忖道。

    “开屏!”

    但听莺稻兽吼道。

    呼!它的尾巴撑开,像是孔雀开屏一般,那一支支稻草也似的羽翎极其朴素而又霸气。“死吧,杀马特大贵族!”莺稻兽的声音也很好听。

    莺稻兽话音落,咻咻咻,咻咻咻,它那稻草似的羽翎飙舞而出,密密麻麻,怒撒向海螺尊者。

    海螺尊者已被雪照书生劈了一下,背部受创。如今,莺稻兽正面攻击,尊者恼道:“欺我同袍环王、金小草后,又来欺我!吾右拳代表杀马特!”

    尊者左臂护住他的海螺似的发型,右拳陡地砸出,登时,拳浪迸滚,仿佛是涌爆的洋流,浩浩荡荡,连天而起,拍向莺稻兽射来的那一支支羽翎。

    崩!崩!崩!

    莺稻兽的十几支羽翎炸开,难以承受拳浪的冲击。然而剩下的羽翎如同泼盆大雨中的新苗,不屈不挠,任尔东西南北风,齐齐飙向海螺尊者。

    这也在海螺尊者的意料之中,他不过为自己挣得残喘之机。时间虽短,可那足够了!海螺尊者已经扶正发型,他心情顿好。“发型不可乱,杀马特之心不容有失。”陡听尊者一声爆喝,刷,他斜掠而起,双臂舒卷,迎风招展,像是扑食的饿熊。

    嗡的一声,海螺尊者体内旋出一物,绚光迸舞,托着那物向前掷去。

    光芒飙窜,眩目已极。莺稻兽被刺得睁不开眼睛,只得闭眼。

    崩崩崩!崩崩崩!

    莺稻兽甩出去的羽翎,支支荡爆,难以承受那团绚光的冲扫。听下方的杀马特汉子们惊呼,“噢噢噢噢,海螺尊者终于肯放出他的宝具了吗!”

    “是螺纳尔多!”

    “然也,尊者祭炼的法宝,螺纳尔多,虽然像是彩螺。”

    “尊者的宝具,全名是螺纳尔多·迪奥迪奥。”

    “多么有品位的名字啊,太迪奥了!”

    在大大小小杀马特们的欢呼声中,海螺尊者洋洋得意,畅怀笑道:“不错,本座放出螺纳尔多,谁敢不服!”

    海螺尊者右手一扬,打出三道光线,涌入螺纳尔多之中,当此之时,彩螺放光,照彻诸天。光雨纷洒,回归大地,万千生灵接受尊者的杀马特之爱。

    “哼!”一只人妖怒道。“何其狂也!”他大袖一振,斗气荡出,将洒向他的光雨涤荡一空。

    “杀马特啊杀马特,他们还是那么讨厌。”一张相比姑娘还姑娘的伪娘冷笑道。他一弹指,哗哗,一道水墙涌起,高逾百丈,挡下那些冲来的光雨。“眼不见心不烦也。”伪娘心道。

    更多的人出手,阻挡海螺尊者的法宝发散出去的光雨,他们嗤之以鼻。

    九尊石像联手,打出一片光幕,罩住他们的主人“赤枣”。那是他们表达忠诚的一种方式,虽无必要,可他们还是照做。

    刷!凤姐挥动“霉女剑”,剑气如虹,扫开漫天光雨。

    “嚣张的杀马特!”凤姐不悦。她正要飞出,前去撕比海螺尊者,忽见一颗人头飞了过来,是金小草的脑袋。

    另外一只大腐女,郭腐蓉,郭巨侠的女儿,她已经枭去杀马特大贵族金小草的脑袋。

    凤姐频频向芙蓉姐示威,她如何不怒,自然回敬凤姐。

    “腐凤娘,不管你如何努力,只能待在泥尘中仰望云端上的我。”郭腐蓉心道。

    一个是天之腐女,一个是无有背景的小角色,岂能一视同仁?

    腐凤娘大怒,也不同情被杀的大贵族,她将剑祭起,扬指打入数道光印,“不杀郭腐蓉,我就不是腐凤娘!”

    锵!霉女剑发出一声尖亢的长鸣。这代表两只大腐女的撕比号角奏响了。

    郭腐蓉怎会惧怕腐凤娘,来啊,那就撕比吧!

    刷!郭腐蓉运起家传玄功,人已冲出。她父亲是郭巨侠,母亲是腐女的集大成者,身为他们的女儿,芙蓉姐又怎会是饭桶之辈。

    虽然骄纵,郭腐蓉还是有真才实学的。

    大腐女撕比,大基老也起了冲突。雪照书生霍的飞起,羽扇倏化一柄长剑,“茨木桐子,本着友好友爱的精神,我们撕比吧!”

    “纳尼哟!”茨木桐子心道。他还想着如何找借口开衅雪照书生,对方就杀过来了。

    幸福来得有些突然,茨木桐子喜忧参半。可有一点很确定,茨木桐子不会退缩,“雪照前辈,请教了!”

    呼。茨木桐子摄来凤影刀,凌虚而立。蓦地,他迎着雪照书生劈出一刀,刀芒滚爆,好似沸水奔涌。

    “很好。这才是我想要的撕比对手。”雪照书生笑道。

    “千秋雪,百丈冰!”遽闻雪照书生一声长喝,手中之剑倏地旋起,千尺方圆,尽成冰雪世界。琼楼玉宇,好似冰铸,雪如鹅毛,纷纷扬扬。

    蓬!

    茨木桐子劈出的那道刀芒被一团冰撞爆了,冰屑迸扬,漫天撒抛。

    而雪照书生身在雪的世界之中,像是一柄无锋剑,蓄势,藏拙,只待惊天一击,给予敌人重创!

    茨木桐子心凛,暗道,他成名更在我之前,确有其过人之处。吾辈基老,俊彦齐出,谁与争锋,还看今朝!“前辈,小子向你请招了。”茨木桐子道。

    “来啊,正面Gang!”雪照书生笑道。

    有挑战才有趣味,才有消声基的可能。“很好,你成功引起我的注意了,茨木桐子。”雪照书生心道。

    像他这样的基老,有多寂寞,又有谁知道呢。唯有实力相近的基老,才可吸引雪照书生的关注!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