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异人李火巴就在眼前,隆阳宫的宫主茨木桐子也有些心不在焉,他更在意分桃宫、基乐宫被拿下了吗。

    “妲己芭、弥紫霞,你们想不到吧,是本座将基老界之人引来,只为取代你们。”茨木桐子道。

    单凭他一人之力,还不足以打下分桃宫、基乐宫。可茨木桐子在入驻岳静布条山前,有很多朋友,都是过命交情的那种。其中有腐女,有伪娘,有大妖,消声妖,更有基老。

    因为是基老嘛,茨木桐子和很多大腐女有共同的语言,聊起消声基之事,更是有说不完的话题。其年,腐女界出了一桩神秘之事,三年一度的腐女盛会,各路腐女卯足了力气,争做腐女界第一人,独占鳌首。

    可一位名不见经传的腐女声名鹊起,将前辈与后辈甩在身后,赫然是那冉冉升起的超级腐女。茨木桐子也应邀到场,见识了那人的风采,惊叹不已,以之为天人!

    盛会期间,大大小小的书坊、报坊纷纷派出娱记,他们笔若生花,写下长篇大幅的文章,记述其间的种种趣事。

    那日,腐女们齐聚一堂,其中也有基老、伪娘等界的人点缀其中,写手界、画界、时尚界也有大咖应邀而来。

    “哈哈哈,简直荒谬。此次集会,为何不邀请我杀马特界之人!”

    “是啊,难道你们瞧不上我等贵族!”

    “不要怪他们,是我们的贵族气息让他们嫉妒了。”

    “你讲得好有道理,我深以为然。”

    一群杀马特不请自来,为首的是三只大贵族,左边的,发型独特,好似海螺,高有四尺。他名曰“海螺尊者”。

    右边的杀马特贵族,一脸倨傲,耳朵、眉、鼻子、嘴,挂满了银环,人称“环王”是也。

    中间的大杀马特,他身份最为高贵,留着四六分发型,而且左右发色不一致,左边的是金色的,右边的是草绿色的。这位哥哥又称作“金小草”。

    海螺尊者、环王、金小草,三位大杀马特不怒自威,不用他们开口,属下自会为他们解忧,以责问的语气让腐女们给出说法,否则他们将会撕比在场的腐女。

    “次奥!”

    一只伪娘站了起来,怒视杀马特们,“你等贵族,敢不敢消停些。难道你们没有自知之明吗,腐女界的盛会没有邀请你们,还不是为了照顾你们的脸面,生怕你们来了,自觉丢人!”

    “是啊,看看你们,我时尚界达人始终看不上你等!”

    “海螺尊者,环王,金小草!离开吧,此地不欢迎你们!”

    各界之人,全都起身,斥责前来捣乱的杀马特们。可大大小小的贵族们一脸冷酷,不屑与诸人争辩。他们环视全场,目光冷峻。

    这时,环王开口了,叮叮当当,他佩戴的银环相撞,发出悦耳之声。“哈哈哈,可笑。我等杀马特大咖,来去自由,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你们又不是腐女界之人,管得着吗。再说,腐女们都未开口,你们反客为主,实在是让人气愤。本尊代表腐女们问你们一问,谁是此地之主!”

    环王盛气凌人,目放冷电,在他的注视下,一些人萌生退意,不敢接口。

    彼时,茨木桐子也是应邀之人,他冷声道:“环王,我数了数,你身上的银环又多了三十四个!”

    大杀马特环王惊道:“你,你是如何知道的!我在自己的擀面杖上也加了七个环!你连这个也清楚?”

    大贵族如何不惊!

    茨木桐子旁边站着一人,正是酒吞瞳子!是他,是酒吞瞳子看穿了环王,并将他佩戴的银环的具体数目告诉了茨木桐子。

    酒吞瞳子,他的眼睛不但数量多,质量也很高,能看穿汉子的衣服,说来也怪,他的Tou视能力只对汉子有效,对姑娘无效。反正酒吞瞳子对姑娘也无兴趣,所以他不怎么在意就是了。

    海螺尊者伸手,扶正自己的海螺发型,他道:“我道是谁,原来是你,茨木桐子。你在基老界的名头不小,怎么,你也是应邀之人,前来参加腐女的盛会!”

    尊者的语气有些酸,因为他本人没收到邀请函,他眼里的小辈却收到了!

    茨木桐子道:“海螺尊者,你的发型实在是太奇葩了!我很早就想枭去它们,苦于无理由。今日正好,你主动寻我晦气,我不做些什么,基老界之人会瞧不起我的。”

    语落,茨木桐子霍地一声,站了起来,他那张俊美的脸藏在桐木面具之下,唯有一双招子布满杀机,觑定海螺尊者。

    “哈哈哈,小子,来啊。”

    海螺尊者挥退左右之人,直视茨木桐子。

    茨木桐子看不上海螺尊者,尊者又何尝不是呢。看不对眼,那就撕比见真章吧!

    大杀马特贵族、大基老,两人之间迸出撕比的火花,剑拔弩张的气氛让人喘不过气来。酒吞瞳子早已做好准备,只待茨木桐子一声令下,他即会冲上前去,撕裂海螺尊者的身体,而且摘掉他的脑袋。

    就在茨木桐子、海螺尊者行将动手之际,呼喇喇,一股腐坏的气息传来,轰然拍散杀马特、基老,让双方各自退后十丈,闪出一片空地来。

    腾腾腾,腾腾腾!几十道俊秀的身影遽然显现,一头头漂亮的小鲜肉簇拥一人而来,嗯,那人是妹子,也是腐女!她站在飞毯之上,目光凝实,在基老、杀马特身上划过,“我如果没记错的话,此间腐女说了算,诸君,你们说是也不是。”腐坏的美女冷漠道。

    有两只小鲜肉基老摊开画卷,让那妹子在上面作画,只见她莲步轻移,素手翻舞,须臾间,一幅优美而又高雅的“东溪基老垂钓图”就完成了。

    “嗯?她是谁!”

    “画界什么时候迎来了这样一位姑娘,她身兼两界的灵气,不但腐女,更是画家!”

    “好个东溪基老垂钓图,图中,三只基老坐在溪边,手持钓竿,志不在鱼,而在Gao基!姑娘,你通过此图,含蓄地向我们展示了三只清秀的基老,名为垂钓,实则传情。姑娘,请受小生一拜。”

    基老界走出一人来,他身高七尺,头戴逍遥冠,身披鹤氅,手里摇着一杆羽扇,观其模样,也是雅客。

    这人在基老界名气很大,众基亲切地称呼他是“雪照狮子楼”。他的居所曰:狮子楼,终年白雪皑皑,千里冰封之地。雪照狮子楼,自诩书生,却不是那百无一用之人。

    吼!一只雪狮站了起来,向主人踱去。它正是雪照书生的契约兽。

    既然雪照书生都那样讲了,群基也不怀疑腐坏的美女画出来“东溪基老垂钓图”,更有甚者,高声报价,求购那幅高雅的画作。相信,长观此图,必回感受比利深邃的爱,感悟宇宙的哲理。

    “雪照先生,好眼力。”飞毯上的腐坏妹子笑道。“小女只是新人,初来乍到,还望先生多提挈一二。”

    雪照书生将身一纵,站在雪狮背上。呼!雪狮一跃而起,向飞毯上的腐女妹子跳去。

    “雪照先生,欢迎。”腐女妹子也未排斥雪照书生。

    单是雪狮,它的重量已让人咂舌,再加上十几只鲜肉、腐女妹子、雪照书生,飞毯依旧平稳,未有坠下的迹象。

    雪照狮子楼,腐坏的美女,靓丽的鲜肉,威武的雪狮,他们的组合让人眼前一亮。

    茨木桐子道:“一直以来,我始终坚信腐女和基老之间存在真正的友谊。今日一见,印证并了却了我一桩心病。哈哈哈,我应该放弃成见,和腐女做朋友啊!”

    开心之余,茨木桐子也纵身而上,当是时,基气澎湃,宛如海浪,托着茨木桐子飘向飞毯。他笑道:“可否欢迎我?”

    “哦,是茨木桐子。能得到前辈的青睐,小女受到惊吓了。”她笑道,分明在得意,茨木桐子可不信吓到她了。

    美丽的人或美好的事物总能让人心情愉悦。茨木桐子站在腐女妹子的左边,而雪照书生站在她的右边。基老界的两位大咖同时追捧不起眼的腐女新人,众多腐女惊异之余,陡觉紧张。

    腐女界也非一团和气,妹子们之间能撕比时绝不闲着,纵是闲着,也在编排Yin谋,算计其她腐女。

    不是你腐我腐大家腐就是好的,要想成为腐女界第一人,无有大气魄、大能力,还是哪凉快去哪吧,有野心的妹子分分钟弄死你啊。

    海螺尊者成了笑话,因为雪照书生舍了他,向飞毯纵去,对他并不怎么重视,大杀马特恼羞异常,贵族的气息遽地飘散出去。只听他叱道:“雪照小儿,下来!下来与本座撕比啊,我们正面Gang,你逃到腐女身边,这算是咋回事?难道你忘了基老的荣耀!”

    雪照先生挥动羽扇,淡然道:“浮名,都是浮名啊。基老的荣誉于我来说,不过是浮云。做人嘛,要学会看淡名与利,受捧时,众星拱月,被弃时,茕茕孑立,两种截然不同的光景,我都体验过,所以小生看开了。他强任他强,小生Gao基强,他帅任他帅,小生比他帅!我有大消声巴,等待有缘人!”

    很明显,大杀马特海螺尊者不是雪照书生的菜,他不稀罕他。否则,依雪照书生的脾气,早就摘了海螺尊者的局部地区之花。

    刷刷,环王、金小草来到海螺尊者身边,环王道:“雪照书生,下来,与我们做过一场,一较高下。我与海螺尊者、金小草,情比金坚,结为基友,相互交换了基油。你蔑视海螺尊者,就是打我的脸,打金小草的脸,打众多杀马特贵族的脸。不将你除去,我等贵族的脸面何在!”

    环王的声音掷地铿锵,他偏偏不卑不亢,将自己与海螺尊者、金小草摆上台面,不拿出说法,谁也别想下台。

    金小草作为三只杀马特大贵族中的大哥欧巴欧尼酱,虽有些埋怨环王,却认同他的说法,不错,雪照狮子楼若没有实质Xing的道歉,他等杀马特贵族,决不罢休!

    “什么雪照狮子楼,我看是红烧狮子头吧!”

    “雪照先生的脸都气得青了,难为他啦。”

    “道歉吧,向我等贵族道歉,就算拿出最低的诚意,我等也接受。”

    “最低诚意,怕是要下跪吧!”

    “不错!否则难熄贵族的怒火。雪照先生,你还在等什么!”

    金小草、环王、海螺尊者带来的杀马特们也不是没眼神之辈,他们暗中得到三位大咖的授意,大声喧哗,为三位尊者造势。

    看他们的意思,好像雪照书生是那大Jian大恶之獠,不杀之不足以平息贵族们的怒火。

    吼!雪照书生的契约兽狂吼连天,要不是主人拽着它的鬃毛,雪狮早已冲下去,撕碎那些叫嚣的杀马特小贵族。

    “啊啦啊啦!”一位腐女姐姐走了出来,她思想腐坏的程度让人惊叹,因为在她看来,只有是公的,都可Gao基,汉子与汉子之间的爱已经不能封锢她的思想。

    “你等贵族,真当此地是杀马特界吗!”腐女姐姐以袖掩面,小声笑道。声如驼铃,传遍千尺方圆,叩响众人的灵台。

    有小贵族倒地不起,难以忍受灵台传出的轰鸣声,面庞扭曲,双耳迸出两道血箭,极是惨烈。

    “别再笑了!”

    “妖女,你住口!!”

    “环王、尊者、金大人,救救我等!”

    “我的眼睛,我的眼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很多杀马特小贵族的惨呼迭起,在空中交织成声的海洋。金小草的四六分发型遽地打乱了,他眸子一寒,双袖齐振,呼噌,呼噌,两道金色的气旋遽地飙出,拍向腐女姐姐,她纵然是礁石,也会被拍碎。

    “金小草。”腐女姐姐右手食指竖起,其上搭着一方绣帕,珠光宝气,不似凡宝。

    呼呼,珠光荡起,灿若皓月之光。宝气外宣,源源不绝地涌出。蓬!蓬!两团金浪炸开,而腐女姐姐旋出去的那方绣帕安然无损,可金小草释出的两道气旋业已溃散。

    “叫声姐姐,兴许会饶过你。”腐女姐姐笑道。她向金小草眨了眨眼睛。

    金小草陡觉恶心,“腐女,你散发的腐烂气味让我厌恶了!”

    蹬蹬蹬,金小草蹑空而行,留下一排虚影,“不将你埋在地下百尺处,我都要吐了!”金小草并掌如刀,倏地斩下。刷,刀气延展开来,长及七丈,宽有丈馀,其薄如纸,陡地斫砍向腐女姐姐。

    “姐姐小心!”

    “杀马特,也敢在腐女的福地放肆!”

    “姐妹们,还等什么,灭了他们!”

    “小瞧腐女,你们死定了。”

    “嘻嘻嘻,我的灵感来了,我要将金小草、环王、海螺尊者作为故事的原型,写出一本唯美的小说,名字都想好了,就叫三个贵族的难言之痛。”

    腐女妹子们也很给力,不但声援那只腐女姐姐,也亲自加入到撕比战场中去了。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