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太二真人、黄蛇真人、云粽子真人、渔夫真人,玉胥宮十二伪娘中的四位,一筹莫展,他们是来伐树的。可鲧旦巨木早和岳静布条山相连,一损俱损,一荣俱荣。

    单是岳静布条山的本土基老就不会同意伪娘伐树,何况盘踞在岳静布条山中的可怕意志。滑稽大帝来过岳静布条山,狗带大帝更是了得,挥手间,掀去鲧旦木的树皮,并在树上留下真迹,狗带大帝到此一游。

    可随时间的推移,鲧旦木的树皮再次长出,狗带大帝的真迹也被掩过,罕有人知。却有狗知道,灰机·鸟布斯、狗霸斯基就知道了。因为它们也是被选中之人,狗带大帝的罚氏狗带真经的部分篇章就在上官小红手中,经由她传授给灰机、狗霸斯基。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灰机抬起狗头,仰望苍穹,窥得稍许天机,“被吾选中的法骑啊,去吧,鲧旦木中有吾的武学感悟,那年,吾破界而来,观岳静布条山山清水秀,适合Gao基,不,是适合感悟武学真谛。于是,吾炼化了三十七万只叮叮鸟,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那声音接着道:“灰机,狗霸斯基,你们骨骼清奇,一看就是练武的奇狗!不用怀疑吾,吾是狗带大帝啊,修真路上谁为峰,一遇狗带皆成空。哈哈哈哈,吾就是那么拉风啊。”

    灰机·鸟布斯,狗霸斯基相互看了对方一眼,只道一个字,忍。

    狗带大帝留下的残音续道:“吾的法骑哟,守护狗带的荣耀,吾与你们同在,就酱紫。你们自己看着办。吾的时间不多了,有缘再见!”

    这下真的没有后续了。

    狗带大帝留在岳静布条山的意志烟消云散,再不存矣。

    不管是岳静布条山的本土基老,还是伪娘界之人,其他隐藏之人,全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推向鲧旦木四周。

    众人齐聚一堂,面面相觑。

    撕比中的小自在佛、煤油灯娘也收手了,各自回到自己的队伍之中。

    善鹿尊者、金不换道人、小自在佛,他们代表岳静布条山基老们的利益。以煤油灯娘为首,赤米青子真人、渔夫真人、黄蛇真人、太二真人、云粽子真人等大伪娘代表的是玉胥宮。

    北方肌、东方不败、古云鹤等伪娘,他们也来自伪娘界,却非玉胥宮之人。

    花容想、妙蛙上人、黑王子、清谷等人则是外来基老,吃不吃香,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在岳静布条山,外来的僧人不一定好念经,小自在佛除外。

    荒古道之上,上官金,青府的六大杀马特贵族,贫乃王阿瑟·潘多拉贡,李小仙等人严阵以待,也觉事情不寻常。可上官小红不在此间,她去取回自己的眼睛。

    善鹿尊者乘七色鹿,绕着鲧旦木外侧的无形气墙飞了数圈,“怪哉。”善鹿尊者暗道。

    金不换道人瞥到自己的道友眉头紧蹙,“吾辈Gao基之山,为何来了那么多基老以外的人,都怪他们,坏了岳静布条山的名声,贫道瞅准机会……”金不换道人的目光在伪娘以及外来基老身上划过,该死之人,不除之,岳静布条山怎能恢复过去的平静!

    妙蛙上人脸色陡地一沉,睨了一眼金不换道人,“这牛鼻子老道,貌似仙风道骨……”

    “几把!”

    花容想的契约兽大叫。“主人,还等什么,让我去撕碎气墙,毁了岳静布条山的鲧旦木。”骥霸獣被封印在岳静布条山多年,心中的怨气有多重自不必说。

    不臣之兽冷笑,“不要瞎叫唤。那么多基老,他们尚未动手。你着急什么,想去死,容易。我宰了你啊!”

    铿锵,不臣之兽的脑袋倏化一截长剑,遽地削向骥霸獣的脖颈。

    “小臣臣,不要生气。我们之间还需动剑吗。”骥霸獣跳了出去,并放出妙蛙种子,“蛤蟆,去吃了小臣臣!”骥霸獣笑道。

    “妙哇!”

    只听妙蛙种子嗤笑,它才不去招惹不臣之兽。

    白鹤兽、妙蛙种子冷眼相望,不理会撕比中的不臣之兽、骥霸獣。花容想不耐烦道:“够了,你们俩个。”

    嗡的一声颤鸣,花容想单手提起长枪黑龙,陡地劈向骥霸獣、不臣之兽,让它们分开,不再小打小闹。“骥霸獣,你是怎回事?”花容想问道。

    为何主动寻衅,虽然平常你也很欠揍。

    “主人。”骥霸獣的身体倏地变小,像是一团灰球,滚到花容想这边。它悄声道:“我得到狗带大帝的示意,他说鲧旦木的树皮下有他的手抄,记载着他的武学感悟!他还说我相貌不凡,一看就是练武的奇马!成就肯定会超过我的远亲,像是什么草霓马,大草霓马,通通不在话下。”

    “狗带大帝?”花容想讶道。“那位为老不尊的前辈也来过岳静布条山,听说他曾经是基老,看来传言是真的。据说,悲风大帝正是狗带大帝的基友……”

    可花容想没法印证。

    毕竟事情的真想太过骇人,还是不知道为好。

    “他还说了什么吗。”花容想再问。

    “狗带大帝讲,有缘者不会轻易狗带,还能成为他的法骑!”骥霸獣回道。

    “好,待会我会帮你,助你取得狗带大帝的武学感悟。你可不要让我失望。”花容想道。“对了,狗带大帝告诉你他有几个法骑备胎了吗?”

    “这个,他倒没说。”骥霸獣为难道。“狗带大帝的那道意志,行将消散,我也只获得只言片语。”

    “很好,你做的不错!”花容想赞道。“不愧是我的契约兽,竟能得到狗带大帝的赏识,将来前途不可限量。记得,要学会谦卑与Gao基!”花容想吩咐道。

    “主人啊,最后一个选项明显是你加上去的吧,谦卑,我对你一直都很谦卑,不敢忤逆你。至于Gao基,那要随缘。再说,我还不确定自己是骥霸獣一族中的基老!”

    “不要怀疑我的判断,骥霸獣。”花容想严厉道。

    “是,主人!”骥霸獣下意识地点头道。

    主人要让我Gao基啊,骥霸獣心中升起莫名的想法,“难道主人在暗示我,拿下不臣之兽,和他同登背断山!”骥霸獣想道。

    太可怕了!若真是那样,小臣臣会杀了我的。骥霸獣也很识趣,知道不臣之兽喜欢的是雌契约兽。

    听完骥霸獣的传音,花容想忽忖道,在场的诸基、伪娘、契约兽、隐藏之人,还有多少人得到了狗带大帝的青睐……

    还是说,这本身就是Yin谋!

    念头遽起,花容想面色稍变,他凝视好基友妙蛙上人,“我要保护小蛙蛙,不让人伤害他。”花容想紧张道。

    “在我还用太基居士这个名字时,就和妙蛙上人牵手,我们之间的缘分,谁也剪不断。”花容想有些失望,因为妙蛙上人正在试玩雪姨刀。

    啊,难道在他心里,我比不上雪姨刀!花容想无奈道。

    大基老清谷的紫色蛇狐斧蓦地散开,有狐,有蛇,它们在清谷耳边道:“主人,此间有大机缘。我们当取之,狗带大帝已将我们指定为他的法骑。”

    “随缘吧。”清谷淡然道,他看得很开。

    “要是基老大帝在这留下传承,我才会动容呐。”清谷转瞬又道。

    至于那狗带大帝,修为虽高,清谷还看不上眼。

    同一时间,黑王子吉尔·潘多拉贡的契约兽也向他传递信息,也是关于狗带大帝的传承方面的。发克鱿很兴奋,“主人,我一定要成为狗带大帝第二!”

    “有出息点,行不!你为何不做发克狗带大帝的汉子!”年轻的基老王子笑道。

    “噤声!”发克鱿紧张道。狗带大帝可是它的偶像之一,没有唯一。

    骤地,玉胥宮的副掌教煤油灯娘动手了,他轻喝一声,“贫道来破了这气墙,任何人也不能阻挡玉胥宮入驻岳静布条山!”

    来此之前,玉胥宮的掌教老爷对他的徒弟有过一番殷切叮嘱,“徒儿,拿下岳静布条山。你知道的,为师很看重你。另外绿油油宫,八经宫,他们也派人去岳静布条山了,你懂的……”

    绿油油宫、八经宫、玉胥宮,三宫的掌教师出同门,可也不齐心。手掌尚有手背、手心之说,何况人心。

    煤油灯娘揣摩掌教老爷的意思,如果他那取走岳静布条山,他煤油灯娘将能在这里开辟洞府,执掌岳静布条山!

    就是将山中大大小小的基老们变成伪娘,也非难事。事成,煤油灯娘在玉胥宮的地位再无可撼动,掌教老爷之下第一人,谁敢说什么!

    煤油灯娘的修为端的不凡,他右手挑着的煤油灯,可是玉胥宮掌教老爷亲自炼制的。刷刷刷,无数光剑、光刀、光刃自煤油灯中旋出,不分先后,斫砍气墙。

    气墙遽地变形,向内塌陷,表层则波光粼粼,像是涌动的彩河。

    “赤米青子。”

    煤油灯娘大声道!

    像是在呵斥下人,又像是在指挥小厮做事。要知赤米青子真人才是名义上的玉胥宮十二伪娘之首,煤油灯娘这般呵斥,一点脸面也不给他。

    渔夫真人、太二真人、黄蛇真人、云粽子等同门师兄,纷纷向赤米青子真人那边望去,既有幸灾乐祸之意,也有同情的意思。

    由青到绿,由绿到红,再由红到铁黑,赤米青子真人的脸色很精彩。除了玉胥宮的掌教老爷,他煤油灯娘竟敢这样对待自己!赤米青子真人恨极,怒极!“早晚有一天,贫道要杀了你!”赤米青子按下怒火,大袖一舞,袖中的吞米青虫飞将出去。

    和吞米青虫一起飞出去的还有狩宫之虎,两只契约兽咆哮连连,震天价响。

    吞米青虫也是傲慢的主,可在狩宫之虎面前,它不得不收敛气焰,夹着尾巴做契约兽。因为狩宫之虎更嚣张啊!

    玉胥宮的两大契约兽同时出击,嘭!嘭!它们一先一后,撞中气墙,本已脆弱的气墙经此一撞,再难完好,咔嚓!一声迸响,气墙倏地荡炸开来,数万碎片抛撒出去,好似断刃、碎瓷,碰到谁谁倒霉。

    围观的基老们、伪娘们、打酱油之人等,很快就传出哀嚎之声,以及诅咒煤油灯娘木有叽叽的可怕议论。

    煤油灯娘不屑一顾,他当然有阿姆斯特朗回旋炮,而且功能齐全,变化随心。而且还会分辨场合,或长,或短……

    在煤油灯娘的摧折下,鲧旦巨木像是被消声去衣服的姑娘,展现在众人眼前。

    有心者,蠢蠢似动;有意者,眼观八方,伺机而动。

    只有蠢物,闷头向前,冲动。

    鲧旦木就在眼前,几位岳静布条山的本土基老飞了过去,他们要守护鲧旦木。然而,事与愿违,鲧旦木反过来攻击那些基老。

    飕!飕!飕!

    数十道枝条横劈而下,碧光荡涌,危险之极。

    砰砰数声过后,血雾弥散,碎骨乱洒。先前冲上去的几只基老,无一幸存,皆成了枝条下的基魂。

    他们还未分清事实,鲧旦木不需要他们保护,而守护他们的却是鲧旦木!

    狗带大帝“用心良苦”,他选中的法骑们,有脑袋不好使的家伙,为了得到大帝的武学感悟,连命也不要了。

    刷刷刷,一道道人影、兽影凌空虚度,他们的目的一致,鲧旦木树皮之下的大帝的手抄!

    “嗯?”

    花容想疑道。事情有诈,他当即制止了骥霸獣,不让它冲上前去。年轻的基老王子吉尔·潘多拉贡也没让发克鱿去争夺所谓的“先机”,那分明是杀机!

    不管来多少人,多少兽,鲧旦木一视同仁,无情地收割他们的生命。枝条横窜,好似绿藤挥舞,一击之下,即会有人葬送生机,再离不开岳静布条山。可狗带大帝的传承,谁不想得到!哪怕为之付出小命。

    一位叫做小明的修仙者,恨恨道:“我一直修仙,可还是连九宫算术都不会,可恶,狗带大帝的传承不但能开启我的智商,也能让我的小伙伴来不及干燥!”

    巨利在前,小明格外用心。他放下背包,从包中取出几张A4纸,叠成纸飞机,“哈哈哈,不要以为这是普通的A4纸,他们可是我重金购来的珍贵符箓,经由我的巧手变成纸飞机,威能更盛!真个是人挡人傻,遇鬼杀鬼!”

    小明虽然在笑,可脸上一点笑意也无,他的嘴角有邪魅的弧度扯开,“去吧,纸飞机!”

    小明道长法决掐换,三只纸飞机遽地飞出,登时,银光皓璨,刺得人睁不开眼睛。

    有道是,小明不出,谁与争锋!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