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上官小红同学,威神巾兽一脸悲愤,“你给予我的痛苦,我将数倍奉还。你看啊。”说完,威神巾兽从身后拎起一袋子,她将袋中的东西倒在地上。

    眼睛,全是眼睛,鲜活的眼睛,有圆的,方的,长的,扁的……各种各样的眼睛。

    威神巾兽丢下袋子,随手一抄,抓起一把新鲜的眼睛,也不知取自何人何兽。“你不是在我脸上移植了四颗眼睛吗,我要把地上一千二百七十三只眼睛全都安置到你身上。”

    “可我有十九只眼睛了。”上官小红道。她的面庞开始扭曲,除了耳朵外,再无一物,随后现出十九颗眼睛。

    “……你不少嫌少吗,还要取回我左脸上的四颗人眼。我帮你啊!”

    说完,她将手中的那把眼珠子撒向上官小红。

    沧井兽喜出望外,久未进食,有人送上美味,为何不吃。啊的一声,沧井兽上下颌撑开,把那些撒过来的眼珠子全都吃了,也未嚼,直接吃了。

    虽然食不知味,可沧井兽不在意。她瞄向威神巾兽身前堆起的眼珠子,暗道,乱丢东西不好,我帮她吃了吧。

    念头一转,沧井兽遽地窜出,水光荡涌,雾岚迭起,烟波缥缈之间,沧井兽瞬息而至,长长的身躯绕旋了过去,圈住那堆眼珠子。

    威神巾兽震怒,“小家伙,当着我的面,你也敢光明正大的抢东西!”

    戾气骤生,威神巾兽一掌拍下,砰!击中沧井兽的身躯,后者吃痛,放开那堆眼珠子,退了回去。“为什么不能吃。”沧井兽问道。

    “当然能吃。”上官小红道。她脸上除了眼睛外,再无它物,可仍能讲话。

    锵!

    邪蝗剑遽地长吟。上官小红携剑而出,向前纵去。

    威神巾兽大笑不已,之前被她丢掉的袋子飞了起来,袋口自行打开,登时,一股涡旋吸力扯着地上的那堆眼珠子,拖回袋内。做完这一切,威神巾兽抬手迎挡上官小红刺来的一剑。

    当的一声厉响,邪蝗剑、威神巾兽的右掌相击。

    别看威神巾兽瘦弱不堪,可她的手掌很坚实,邪蝗剑并未刺透。

    威神巾兽五指相扣,抓住邪蝗剑的剑身,并不担心手指被削去,铿锵,她的右手顺着剑身向剑柄处冲去。“梨子姬,你这可恶的大腐女!”威神巾兽怒道。

    上官小红握住剑柄的手陡地放开,随即,她食指、中指并起,击向剑柄。当啷,邪蝗剑遽地颤鸣,剑身旋转,嗤嗤嗤,剑气激迸,红芒绽放。

    “啊!”威神巾兽痛呼。她的五指还扣在邪蝗剑的剑身之上,可剑身怒旋,削刮她的手指。她的皮再厚实,也经不住邪蝗剑的一通绞旋,血水喷洒,手指也在颤抖,威神巾兽不得不放手。

    “血染威神巾!”只听那兽喝道。

    她将身一避,错开上官小红的邪蝗剑,几在同时,她右掌遽地向上掀起,血浪蓬然荡起,一只只加长版的威神巾在血浪中浮沉不定,好不壮观。

    “去吧!”威神巾兽冷酷道。

    血浪轰然拍下,只听一声山崩地裂之响,一条条威神巾耀武扬威,飕飕飕,飕飕飕!齐齐窜向上官小红,要糊在她脸上。

    威神巾兽对上官小红的恨意滔天,唯有用这种方法才可稍稍解气。

    “用你的姨妈砸我啊!”

    晓风楼的楼主斜里杀来,挡在上官小红身前,她双臂舒卷,神情愉悦,欣然接纳一只只加长版威神巾的拍击。

    啪!啪!啪!

    “”

    上官小红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毒岛冴子目光闪动,她的姨妈刀不住长吟,“嗯?姨妈刀,你想让我做什么。”毒岛冴子好奇道。

    “威神巾兽的攻击让吾来承受!”

    甲腾鹰兽驭使两半蛋壳,兴匆匆杀来。“撤!”他大喝道,两半蛋壳同时飞出,上天的上天,下地的下地,唯有甲腾鹰兽蹑空蹈虚,四肢再加上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摆成“太”字形。

    “哈哈哈哈。”甲腾鹰兽大笑。“威神巾兽啊,你看吾帅气不,有男子气概不!吾知道你动心了,被我的无上风采吸引了!”

    “”

    威神巾兽也无语了。心里道了一声“尼玛币!”

    紫钗玥、甲腾鹰兽争相示好威神巾兽,只为和她交流感情,当然交流其它的也不是不可。

    上官小红哪管那么多,她凭指击剑柄,叮的一声轻响,邪蝗剑荡幌,一物旋了出去,皓光顿放,赫然是酱油瓶,酱油界的至宝。

    当是时,撼动寰宇的酱油气息传遍岳静布条山,叩击每个生灵的识海,聆听酱油的妙谛。

    “大风起兮,打酱油兮!”

    “威加海内兮,打酱油!”

    “力拔山兮,气盖世,我要打酱油!”

    “酱油无处不在兮,就是only酱油啊!”

    酱油瓶一出,仙音普降,在山间、林间、天地间回荡。让人忍不住想打酱油。

    威神巾兽大凛,“纳尼,是酱油瓶!”

    呼!威神巾兽霍然飞起,躲开酱油瓶,同时闭了耳识,不去听酱油瓶内发出的声音。于她来说是噪音,可扰乱她的心智。

    紫钗玥、甲腾鹰兽一看到威神巾兽跑了,他们当即追去。“站住,威神巾兽,你是我的!”紫钗玥素手掀动,一条气带劈了出去,宛若在她和威神巾兽之间架设了一条路。

    “你的?滑稽!”甲腾鹰兽嘲笑道。“威神巾兽是吾的恋人,未来的老婆。”

    天上掉下一半蛋壳,地上冲来另外一半蛋壳。甲腾鹰兽收整好蛋壳,遽地飚射而出,好似一阵黑风。

    上官小红一挥邪蝗剑,刷,剑气扫去,推着酱油瓶,陡地砸向威神巾兽。按照她的想法,先摘威神巾兽的脑袋,再取眼。既能减轻威神巾兽的痛苦,也可完整地剜出那四颗眼珠子。

    “很好,你们都来吧!”高空中,威神巾兽不住冷笑。她那招“血染的威神巾”还有后续,之前不过小试牛刀,再来就要动真格的了。

    骤然间,威神巾兽右臂扬动,左臂放下,口诵咒言,“叽叽如绿了,当是裤叉掉色!”

    咒言方出,蓬!一团碧光炸开,照彻千尺方圆。威神巾兽右手从虚空中抓出一杆小旗,旗上绣了古篆,赫然是“迪奥”。

    威神巾兽的气势都变了,她挥舞那杆小旗,刷刷刷,碧波荡涌,旋即,水由绿到红,好不吓人!

    听那威神巾兽淡淡道:“这可是加强版的‘血染的威神巾’,你可要注意了,梨子姬。”

    “我喜欢!”紫钗玥叫道。

    “吾也是!”

    两人又来捣乱。

    “有什么冲我来,放过那只贫乃娘!”紫钗玥再道。

    “是啊是啊,让吾代替主人承担痛苦吧!”甲腾鹰兽接着道。

    他们一唱一和,不是在开玩笑。

    上官小红也不搭理他们,她踏上契约青石,倏地升空,邪蝗剑横劈而出,剑流迸滚,如同霞光喷舞。而酱油瓶也开始发挥它的作用,吸纳威神巾兽放出的红水,管它和姨妈有什么关系。

    加强版的“血染的威神巾”也无妨,照例收下。

    眼瞅着上官小红动手了,晓风楼的楼主激动啊,忖道,不可让小红同学杀了威神巾兽,我还想让它作为的契约兽呢。不再犹疑,紫钗玥祭起五禽伞,此伞旋出,五道彩光甩出,打向酱油瓶。

    上官小红斜睨向紫钗玥,也未说什么。那边,毒岛冴子捉刀而立,遽地,斩基刀飞起,毒岛学姐跳到斩基刀上,御刀而行。

    刷!刀芒迸舞,斩基刀向紫钗玥飞遁,而毒岛冴子攥着姨妈刀的刀柄,用她仅有的那颗眼睛觑定晓风楼之主,“你那么喜欢姨妈,我送你。”

    毒岛冴子轻声一叱,姨妈刀劈开,刀芒如血,遽化姨妈之巾,有七七四十九之数,连成一片。“真姨妈之舞。”毒岛冴子冷道。

    呼呼呼,四十九片姨妈之巾旋出,宛如刀锋过境,无物不切。饶是紫钗玥见惯了风浪,也是一惊。“独眼女,也想欺妾身?”

    话声甫落,紫钗玥翻手就是一掌,紫烟弥漫,寒星点点。晓风楼之主的这招又名“怨女忘情掌”,如何忘情,斩情丝而已。

    咻咻咻,破空之音不绝,紫烟倏化针芒,朝四十九片姨妈之巾攒射。

    毒岛冴子横刀身前,陡地向前推去,嗡的一声闷响,刀气如同一座小山,隆隆而去,是辗轧啊!毒岛学姐要压碎晓风楼的楼主。

    紫钗玥当即舍了威神巾兽,不再和她多做纠缠。五禽伞在空中旋了一圈,飞至紫钗玥手中。伞已打开,“不拿下你,你不会甘休的。”紫钗玥了然于心。

    虚空踱步,一步数丈,紫影幢幢。“五禽戏。”又听紫钗玥叱道。

    扑簌簌,五只神禽先后飞出五禽伞,引颈而鸣,叫声亢厉,刺耳已极。

    五只神禽得到紫钗玥的授意,振翅而去,前来戏耍毒岛冴子。中间的那只禽鸟,蓝色的冠子,颈长七尺且无羽绒覆盖,唤作蓝猫鹰,它有一兄弟,唤作淘气雕。

    蓝猫鹰、淘气雕,生死不离,它们有一术曰“三千问杀”。然而,此术非要蓝猫鹰、淘气雕同时施展才可发出。

    除了蓝猫鹰、淘气雕外,还有三只神禽,分别是红嘴铁鹤,寒鸦子,墨泥煤雀。

    五只神禽团团围住毒岛冴子,好不得意。只听蓝猫鹰吼道:“超威蓝猫!”

    蓬!蓬!蓬!数团蓝光坠下,砸向毒岛冴子。

    淘气雕也不示弱,亦道:“淘气飞爪!”登时铁钩似的虚影降下,近乎凝实,狠狠地抓向毒岛学姐的肩膀。

    红嘴铁鹤、寒鸦子、墨泥煤雀咋咋呼呼,齐齐冲下,当是时,鸟语花香,无!有的只是吵闹之声。

    毒岛冴子好生郁闷,脑袋都快炸了,被那五只怪鸟吵得不得肃静。心一横,学姐决定糊它们一脸姨妈。“好烦!”伴着一声怒斥,毒岛冴子连挥姨妈刀,刷刷刷,刀光遽起,宛若血河迸卷,浊沫荡爆,五只神禽全被轰了出去,再不能叫唤。

    “世界安静多了。”毒岛冴子喜道。

    可她还没开心多久,蓝猫鹰、淘气雕、墨泥煤雀等再度飞来,声势更甚。

    毒岛冴子纠结了数秒钟,终于吐出一个字:草!

    此字一经说出,学姐顿觉神清气爽,再挥动姨妈刀,力气似乎也恢复了。也不管是不是错觉,毒岛冴子一蹬斩基刀,腾,夭矫而起,直取最前方的蓝猫鹰。

    “超威蓝猫!”

    蓝猫鹰马上道。它有些不悦,喂喂,姑娘,不带这样玩的,你不能总是撕比我,还有淘气雕、红嘴铁鹤呢,去撕比它们啊!

    嘭隆。

    毒岛冴子一刀斩爆蓝色的光球,笑道:“你这家伙为何长了一颗猫头?还是鸟?”

    蓝猫鹰大怒,哼道:“姑娘,不可以貌取人,谁说长了猫头就不能做鸟了!”

    毒岛冴子也觉有道理,因为上官小红的第一只契约兽,灰机·鸟布斯,明明是一只肥狗,却偏说自己是鸟。

    “煤球!”

    墨泥煤雀欢呼道。

    它双翅展扬,簌簌簌,天降煤球,悉数砸向毒岛冴子。

    毒岛冴子左臂幌动,攫来斩基刀,迎着墨泥煤雀就是一刀,刷,一道数丈长半尺宽的刀气遽地涌起,掠过墨泥煤雀的头顶,后者乖乖闭上尖嘴,再不敢乱叫,那什么煤球雨也不敢降下来了。

    紫钗玥从旁督战,指挥五只神禽撕比毒岛冴子,她自己却不动手,可着急啊,因为上官小红抛出的酱油瓶很不寻常,将威神巾兽杀得举步维艰,节节败退。“不能再这样下去了。”紫钗玥心道。

    顾不得毒岛冴子,紫钗玥折身就走,遁向上官小红那边。“酱油瓶下留人!”紫钗玥呼道。

    “主人,不可杀了威神巾兽!”

    甲腾鹰兽也在求情。

    沧井兽态度冷漠,威神巾兽的死活和她无关,她只想着如何吃掉那袋子鲜活的眼珠子,再不济,吃掉威神巾兽也行啊,虽然她的骨头更多些,没几两肉。

    威神巾兽心中一恼,丢了手中的那杆小旗,留着也没用了,已是废宝。“梨子姬,收起酱油瓶,否则我毁了你的眼睛!”威神巾兽脸上的四颗人眼再次浮出,急着回到上官小红这边。

    “你毁了它们试试看。”上官小红不温不火道。她右臂一挥,邪蝗剑遽地散开,三百红色的邪蝗,三百白色的邪蝗,嗡嗡振翅,向前涌去,聚在酱油瓶上方。

    威神巾兽真不敢毁了那四颗眼睛,若那样做了,她的半张脸也甭要了。姑娘谁不想拥要有一张漂亮的脸蛋。

    紫钗玥、甲腾鹰兽同时而至,站在上官小红两旁,“主人,让吾劝劝她。”甲腾鹰兽试着说道。

    “你想要眼睛,而我需要其作为我的契约兽。”紫钗玥也道。

    “你的契约兽?”

    一道声音传来,带着冰冷之意。

    姑苏冥凰来了,她站在龙蛙的背上,以人形之姿现身。

    “威神巾兽可不是你的契约兽。”姑苏冥凰又道。她抬手,指了指上官小红,“而是她的契约兽!”

    紫钗玥望向上官小红,“你的……”

    上官小红道:“你又没问我,我如何告知你。”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