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财基子、破财吉子,两人一死,他们带来的基老随从们顿作鸟兽散状,四下飞奔,如同离巢的晨鸟。

    小圆一手抓着一杆长矛,兴致冲冲,“别逃,基友们别逃,我们谈谈人生啊!”都到这个时候了,小圆还不忘打劫。

    他要劫的不是色,而是基老们随身携带的宝物以及他们的身体。“我这人很大度的,脖颈之上的不要,你们懂的……”

    闻言,岳静布条山的本土基老们逃得更快了,他们可不想被抓住,成了萝莉的牺牲品,再不能做基老。

    “世间有千般大道,吾只问基道可得长生否?”

    一人降下。他脚踏金贝,身披大氅,翩然而至。“基友们淡定,淡定啊!”新来之人高声道。

    小圆眼观来人,基情顿起,“好一头英俊的基老,他的身体,我要了!”

    然而,周围的基老们并未因为新人的到来而停滞不前,能逃多远就逃多远,只因来人也不是啥好东西,他和小自在佛称基道友,两人喜欢为人开光。此君道号“优良天尊”,自诩人格高尚,实则卑鄙狡狯,在岳静布条山也没几个像样的朋友,因为实力不够者,皆被“优良天尊”开光了,实力深厚者,不屑和他为友。

    是以,听到“优良天尊”高呼基友请留步,一群基老逃之夭夭,生怕落单,被优良天尊擒下,局部地区将有小雨还是好的,雨夹雪也可承受,若是大雪天气,那就惨了!

    优良天尊诧异道:“基友们,贫道让你们停下来,为何不听人话!”

    “太阳!”

    “谁踏马的敢停下来,绝比脑子进水了。”

    “还优良天尊呢,优良你妹啊!分明是无良天尊!”

    “风紧,跑乎,优良天尊等着为我等开光呢,大家能跑多远就跑多远!”

    半盏茶的余隙,散财基子、破财吉子的随从一个也不见了,只有“优良天尊”长叹短嘘,直道“人心不古,贫道免费为你等开光,劳苦费心,身心俱累,你们不知感恩,却视贫道为异葩,也是醉了!”

    腾!腾!腾!

    随侍在上官小红周围的八尊果男石像遽地飞出,不让“优良天尊”靠近。“你这基老,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的小白脸。”

    “你来此作甚。”

    “此路不通,天尊请绕行。”

    八尊石像异口同声道。

    优良天尊笑了笑,“汝等石像不凡也,贫道也可为你们开光!”

    闻言,八尊石像如果有蛋,一定碎了!可惜他们没有。“这厮太可怕了!我们可是石像哎,他也想用自己的擀面杖捅我们!”

    “消声的,绝无可能。因为我无有消声花。”

    “三哥,你傻了吗,就算你没有,人家也能用阿姆斯特朗回旋炮给你打出一个洞来!”

    “纳尼!”

    第三尊石像大吃一斤石头。他双手挥舞间,攫来下方的碎石,喀拉拉,护住自己的局部地区,一层又一层,共有三十几层。做完这一切,他才安心。

    优良天尊目瞪口呆,“贫道吃了一鲸。那石像,你真当贫道的擀面杖无物不摧吗,没可能的,它很脆弱,不可能在石头上捣出一朵消声花!”

    “道友,交出你的基油,我们还能做朋友。”小圆一脸冷漠,她打定主意,要收了优良天尊。

    “贫道的基油有七百之数,每一滴都是贫道用心凝结出来的。你让贫道交出来,贫道就交出去吗!”优良天尊笑呵呵道。

    刷刷,优良天尊两目放光,扫向小圆。已知她脑袋之下的身体都是死的,基油也是用了一滴就少了一滴,不能自己生出。

    “难怪她向贫道索取基油。”优良天尊心道。

    小圆还想说些什么,上官小红打断了她的话,“天尊,你还没死。”上官小红道。

    “你都活着,贫道有什么理由死?”优良天尊也不生气。

    就像是他和上官小红认识。

    “天尊,你也知我的目的。”上官小红再道,邪蝗剑也指向优良天尊。

    “贫道自不会碍事。听说你又活了一世,特意赶来,一瞻你之新容。哈哈哈。”优良天尊忽地大笑。

    “你想死吗!”上官小红道。

    “非也。”优良天尊道。“比之上一世,你的Xiong缩水了啊!而且大幅度缩水。”

    说完,优良天尊转身疾走,身后清光荡舞,与邪蝗剑发出的剑芒对撞,相互消弭。“是时候离开岳静布条山了。”优良天尊道。

    “此地的基老目光短浅,消声花也不再新鲜。外面的世界那么精彩,贫道的擀面杖不可荒废了才是。”

    飕,遁光骤起,优良天尊向南风投去,转瞬即逝。

    “啊,我的基友没了,基油也没了!”小圆遗憾道。她转过身来,目光灼灼,“女禽兽姐姐,你认识我的基友?”

    上官小红答也不答,在八尊石像的簇拥下,也离开了。

    小圆自讨没趣,提起两杆长矛,随后而至。“缩水就缩水了吧,反正不能吃。”小圆安慰上官小红道。

    “”

    上官小红装作没听懂的样子。

    四非女注意到紫钗玥手腕上的乙眸兽镯没了,笑道:“你可真大条,手镯也丢了?”

    紫钗玥道:“不是丢了,而是给它们自由。”

    四非女道:“好啊,我也给你自由,你可愿听命于我?”

    紫钗玥道:“可以。只要你不怕我。”

    四非女道:“算了,我不想有人趁我睡觉时,用手掐断我的脖子。”

    紫钗玥向四非女幌了幌手,“你不觉我的手很白吗?”

    四非女掩鼻,道:“血Xing太重。”

    紫钗玥怔然。随后收起自己的手,不再同四非女搭话,并将她列入黑名单之中,不可与之消声豆腐。

    “冥凰呢,姑苏冥凰为何不在?”紫钗玥走向毒岛冴子,发问道。

    “不知。有翅膀的擅飞。”毒岛冴子简明扼要回道。言外之意,姑娘喜欢消声鸟。

    紫钗玥接连在四非女、毒岛冴子这边讨了没趣,也觉尴尬。她好歹是一派之主,也是楼主般的存在。“这里的姑娘好冷淡。”晓风楼的楼主念道。

    小圆凑了过来,“我热情啊!”

    “额,你还是算了吧。”紫钗玥不愿和小圆有过多交流,毕竟对方一看就不正常。明明是萝莉,却想做基老,鬼才会喜欢她!

    “切。”小圆不屑道。“女人,你咋不去雨桐女王那边,她挺无聊的。”

    “她有春秋镜。”紫钗玥道,“还有金屋。”晓风楼的楼主补充道。她亲眼看到雨桐以金屋锁了高城沙耶,还未放出。

    “女人,你似乎变了。”小圆道。

    “不,没变啊。”紫钗玥道。“我被属下架空掌门大位,成天装疯卖萌,可无人搭理我。现在,我自由了,那些叛徒也死的一干二净……”

    “所以你在找寻新的手下?抱歉,小圆是基老,做不得你的属下,再者,我担心你有一天把我也宰了,而且是顺手。”

    “你想多了,基老入不得我晓风楼。”紫钗玥冷漠道。

    只有姑娘才可加入。萝莉嘛,似乎也可以。可长着萝莉脑袋、基老躯壳的家伙不行。

    八尊石像带着上官小红走走停停,其间过了数百里之远,倏地,一尊石像停了下来,他道:“主人,守护你四颗眼睛的威神巾兽,它,它疯了!”

    “什么,威神巾兽在此!”

    紫钗玥喜道。

    威神巾兽,发克鱿,碧池兽,都是同等的存在。紫钗玥的五禽伞中封印着许多珍禽异兽,可她还不满意,一心想着收服几只像样的凶兽,像是大翼马兽、骥霸獣什么的……

    “威神巾兽也行啊!”紫钗玥小声道。

    别人不喜欢,她喜欢。

    “让我来吧。”

    紫钗玥打开五禽伞,向前方飘去。

    “等等,她好像很开心的样子,我夸她什么了吗?”石像不明嚼栗。

    “你只是说前方有威神巾兽,她就冲过去了。”上官小红道。

    “哦。”石像点头道。

    上官小红也想看看晓风楼的楼主有何能为,可否拿下“威神巾兽”。过程顺利的话,她取回自己的四颗眼睛更容易,也不需自己动手。

    “威神巾兽,威神巾兽!”

    紫钗玥人在半空,轻声呼唤。

    声音太小了,别说上官小红等人听不到,就算是威神巾兽也听不到啊!

    “女人啊,有四张口。”小圆脚踏基气,冉冉升空,“这位大姐,我来帮你。”小圆笑道。

    “威神巾兽,出来,快出来!你再不出来,我用两杆长矛刺进你的消声眼中!”小圆声如雷霆,蓦地炸开。

    四非女对身边的毒岛冴子道:“听到了没,这才是正确的召唤神兽的方式!”

    毒岛冴子也觉有道理,似乎很厉害的样子,可她不怎么理解就是了。

    甲腾鹰兽、沧井兽,它们待在上官小红身边,有些烦躁。尤其是甲腾鹰兽,它心仪的雾腾蓝兽不怎么搭理它,导致它心灰意冷,竟生出Gao基的可怕念头。

    “威神巾兽也是姑娘,我要与之交流。”甲腾鹰兽心道。旧的不去,新的怎会来。“是时候放弃雾腾蓝兽姐姐,吾要邂逅一段新的爱情!”

    念头既起,飕的一声,甲腾鹰兽也窜了出去,带着它的两半蛋壳。

    沧井兽赞道:“好个甲腾鹰兽哥哥,说放弃就放弃,汉子果然都是用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思考问题的生物啊。”

    于是,沧井兽还有八尊果男雕塑目送晓风楼的楼主以及甲腾鹰兽离开,并在精神上为他们加油。

    倏然间,诗号响起,“落霞与孤鸟齐飞,停车坐消声枫林晚,青城太守知不知……”

    传说中的“威神巾兽”现身了!

    她高高瘦瘦的,很扁很平,而且两侧很宽。加长加宽版的“威神巾兽”啊!

    她一出现,紫钗玥、甲腾鹰兽大喜,“是她!”

    “就是她!”

    晓风楼的楼主,上官小红的契约兽很热情,与之截然不同的是“威神巾兽”,她态度冷淡,把眼斜觑向紫钗玥、甲腾鹰兽,不知他们为何这般兴奋。

    “威神巾兽”头上包着一块花布,颜色很土,再配合她那扁平的身段,有种说不上来的美感?反正紫钗玥、甲腾鹰兽喜的不要不要的。两人差点大打出手,只为争夺威神巾兽。

    嗤嗤嗤,彩光迷离,自五禽伞荡出,倏地斩向甲腾鹰兽。紫钗玥不愿甲腾鹰兽成为她的拦路之兽,可她又不能杀掉它。

    甲腾鹰兽也不客气,“姑娘,在爱情面前,理智总是那么多余。吾刚刚失去一段有始无终的感情,为了疗伤,为了忘记过去,只能开始一段新的历程。而威神巾兽就是我的单恋姑娘啊!”

    争辩之际,甲腾鹰兽不忘撕比紫钗玥。小命还是比较重要的,否则那什么和威神巾兽谈恋爱。

    “完全不懂他们在做什么。”

    作为当事人,威神巾兽稍显郁闷。她并未关注紫钗玥、甲腾鹰兽,在她眼里只有一人,上官小红。

    “你来了!”威神巾兽道。

    她的声音和她的身材一样单调。

    “本兽来了。”

    上官小红道。

    “你来取眼睛吗。”威神巾兽问曰。

    蓦地,她拍了拍自己的左脸。肤肉下像是有什么在涌动,威神巾兽低吼了一声,很痛苦的样子。

    眼睛,四颗眼睛浮了出来。

    威神巾兽的左脸浮出四颗人眼,它们并不安于现状,向外冲撞,似要奔离威神巾兽的脸肉。

    “想取回它们,难啊。”威神巾兽冷冷道。“你当初如何将它们移植到我脸上的,难道忘了?这么多年来,我承受的痛苦,你可曾知道?”

    啪!

    威神巾兽一掌拍了下去,左脸浮出的四颗人眼被她按了下去。

    “怎么移植进去的,就以同样的法子剜出来。”上官小红道。提剑而去,女禽有兽童鞋注定威神巾兽,誓取她的眼睛。

    甲腾鹰兽、紫钗玥还在撕比,为了争夺威神巾兽。

    “主人,我们来助你。”

    八尊果男雕塑同声道。

    “算了,你们要是能取回我的眼睛,早来邀功了。”上官小红道。

    八尊石像踯躅不安,你看我我看你,都觉脸上无光。之前,他们前来撕比威神巾兽,却被人家揍跑了,这可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事。

    “开心吧,你马上就有新眼睛了。”雨桐转动春秋镜,笑着对毒岛冴子说。

    毒岛冴子的一只眼睛废了,另外一只眼睛尚好,虽然看东西有些模糊就是了。闻言,她回道:“小红要从威神巾兽脸上摘下她的眼睛,并放在我的眼窝里?”

    “是啊。你可以和她共用眼睛,有什么不好的。”雨桐道。

    “共用?”毒岛冴子问。

    “威神巾兽左脸上的眼睛也是小红的,她摘除之后,再赠予你。在那之后,你看到的东西她也能看到,而她看到的世界,你却不能共享。单方面的,不公平吧。”雨桐道。

    “不知。”毒岛冴子如实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