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尊石像簇拥着上官小红前行,一女坐在钱羊的背上,循迹而来。来人正是四非女。

    “你要去取眼睛,我兴许能帮上忙。”四非女道。

    上官小红不置可否。

    任随四非女的加入。钱羊道:“主人,难道是我的错觉,总觉得你最近变重了!”

    闻言,坐在钱羊背上的四非女脸色哗变。“你这不开眼的畜生,怎能坑自己的主人。我哪里胖了,分明是丰满!”

    咩咩?钱羊低声叫唤了两下,不明所以。胖就是胖,女人都喜欢给自己找理由吗。

    “女禽兽姐姐,女禽兽姐姐!”

    萝莉的呼唤声遽地传来。

    是小圆啊!

    长着萝莉脑袋、基老身体的混合物。小圆抱着苍井兽的长颈,电掣而来。“嗯?”上官小红抬头,目光如水,扫向小圆。

    “仇恨拉得好,才是作死小能手啊!”小圆大叫。

    在她身后,一群基老挥动五花八门的武器,紧追不舍。“站住,前面的小怪物,你给我么站住!”

    “哪里去!撒泼后就想逃,做梦吧!”

    “此地可是岳静布条山,基老的天下。你一个不入流的萝莉基,抢了我们的宝物,扭身就逃。当我们是什么!”

    “真是的,我不过是借用一下。百年之后,再还给你们。有利息哦!你们可以得到我的签名。另附我的素描图一张!”小圆躲在上官小红身后,顿觉安心。只是她的基老躯壳太高了,要比上官小红高出太多!怎样躲也藏不住。

    “谁要你的签名!看看你那萝莉样!除了身体符合我等的审美观,脖颈之上的纯属多余!太讨厌了!”

    “是啊,我们可是基老。基老喜欢什么,自然是鲜肉!”

    岳静布条山的本土基老们蜂拥而来,怒气滔天。为首的是善财基子、破财吉子。

    散财基子,身高过丈,浓眉大眼,颌下美髯飘舞,他左手持青铜方盾,右手抓着丈二长矛,威风凛凛,一看就是好基老!

    破财吉子,同样威武霸凛,身高略逊于散财基子,面白无须,豹头环眼,一对招子冷冷放光,觑定前方的女禽之兽还有她的同伴们。

    四非女奇道:“两位大哥,你们神武非凡,面生异象,我正缺两位苦役,你们何不归入我门下!”她有一桩宝物,唤作“财亡”,观其外形,和金元宝无异。

    散财基子、破财吉子,他们适合捧着金元宝啊!四非女方甫见到他们,就对他们有了想法。钱羊也喜道:“主人收了两只基老,我就不能驮着她跑来跑去!让基老抬着软轿即可。”一时间,钱羊、四非女都觉满意。越看越觉得散财基子、破财吉子很讨喜。

    “丑女!你在看什么!”散财基子怒道!

    “女人,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我和散财基子师出名门,基情满天下,你一句话就想收了我们,难于上青天!”破财吉子哼道。

    两位大基老身后的基老们也开始喧哗。“交出我们的宝物,Xiong大的女人必须死,Xiong小的留下!”

    “不错,米米大的必须死!”

    “在我等基老面前,你们咋能如此嚣张。我的奶大肌居然没有你们的大!”

    “可恶,经你这么一说,我也有同感。”

    “这些外来者,时不时的在岳静布条山晃悠,他们心怀叵测,不是好人,杀了她们,祭山!”

    “岳静布条山不容外人踏入,擅闯者死!”

    本土基老们气焰大盛,将上官小红一行人围了起来。“等一下!”忽地响起姑娘的殷切喊声。

    是紫钗玥,晓风楼的楼主。紫钗玥右手执伞,娉婷而来,手腕蓦地旋动,五禽伞幽然晃舞,刷刷刷,五道神虹劈甩而出,光彩迷离,将基老们堆砌的人墙砸出一个洞来,她倏地穿墙而过,来到上官小红这边,这才收起“五禽伞”。

    “我的消声子比在场的姑娘都要大,所以我能留下吗。”紫钗玥道。

    特么的这才是拉仇恨。晓风楼的楼主也是奇才。不但激怒了岳静布条山的本土基老们,四非女、雨桐、小圆等人也冷然相视,毒岛冴子倒是很淡定,不过姨妈刀拎了起来,学姐在犹豫要不要劈过去。

    敢和毒岛学姐比谁的Xiong比较壮观,不是找死吗。即便是四非女、雨桐,也比不过毒岛冴子,女禽有兽童鞋就算了,贫乃联盟的盟主,你还能指望她什么。

    所以上官小红分开人群,径直离开。“你们撕比,不关我事。谁让我消声子小,不敢说话。”

    这应该是气话。

    “哪里去!”

    散财基子挥动丈二长矛,狠狠地砸向上官小红的面门,呼呼,厉风骤至,扑面而来,铜光大作,照亮了上官小红的眼睛,十九只眼睛逐一亮了起来。

    刷刷刷,十九道寒光遽地劈向散财基子。

    “你,你怎会……”

    散财基子心神皆荡,灵台不稳。

    当!

    一口红色的长剑撩开,和散财基子的长矛撞在一处,并将其挥开。红色的剑芒飞舞,像是淅淅沥沥的秋雨,带着萧索之意。

    “还不闭上眼睛!”破财吉子喝道。

    “啊!”散财基子应道。急忙闭眼,同时向后飞退。

    可上官小红遽然而至,右手抄起邪蝗剑,倏地向前刺出,红光一闪,旋即荡爆。

    乱红似雨,飞扑涌荡。

    散财基子抬起青铜方盾,向前撞去。当当当,连串的击打声响起,青铜方盾的表层塌陷,一个个小坑遽现,原是被剑气腐蚀的。

    “不过是贫乃娘!”散财基子喝道。

    他话语将歇,上官小红的邪蝗剑瞬息而至,当的一声激响,剑尖穿过青铜方盾,进势不减,再度刺去。

    散财基子双眼微开,暴喝一声,“敢耳!”

    轰隆。他周身基气滚动,透体而发,聚成圆球,挡在身前。而邪蝗剑则刺向那颗圆球。

    破财吉子和散财基子情同手足,虽不是亲兄弟,胜似。

    眼看散财基子有难,破财吉子厉声道:“狂妄!”他右手一翻,三枚钱币遽地抛起,每枚钱币相隔半尺,连成一线。

    “去。”破财吉子即道。

    三枚钱币骤地旋出,剑风鼓荡,刮擦而行。哪还有什么钱币,赫然是三柄长剑,一剑通体乌黑,一剑古朴无华,一剑并未开锋。

    三剑同出,刷,刷,刷!剑华爆涌,好似彩浪荡爆,交叠涌抛,声势骇人。

    破财吉子要解散财基子的困境。

    上官小红不闻不问,并未扭身。她的十九只眼睛只盯着散财基子。

    乍然间,金芒炽盛,向天抛卷。一指飞出,确是甲腾鹰兽的黄金手指!也是它和上官小红缔结契约的凭证。

    甲腾鹰兽自断一指,方与上官小红结下契约,供她役使。

    黄金手指一出,遽化金色的高柱,凌虚而立,像是通天之柱,挡在上官小红身后。蓬蓬蓬,三团剑华轰在金柱子上,激起数丈高的光华,旋即湮灭。

    叭嗒!

    散财基子身前的圆球遽地炸裂,再难撼挡上官小红的邪蝗剑。

    他毫不犹豫,弃盾就逃,也不顾身后的破财吉子。基友虽可贵,爱情价也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散财基子也是豁达之人,当舍则舍。

    “女禽兽姐姐,不能让他离开,他的身体是我的!”小圆念念不忘道。

    萝莉的脑袋正在收集基老的驱壳,以供已用,也不知她是咋想的,总认为自己是基老……

    不去做很有前途的职业,偏向基老行,也没谁了。

    散财基子还未遁出多远,忽觉背后杀气弥天,暗忖不好!头也未回,散财基子抛出丈二长矛。长矛在空中滚了几滚,就化龙而去,张牙舞爪,昂!青龙长吟,龙尾遽地劈折扫下,青芒大作,气浪掀天而舞。

    “我的了!”小圆忽地冲天而起,她颅顶掀开,升起一株桂树,桂香氤氲不散。呼哧,呼哧,数百道光绳劈出,缠了青龙,将其拖下,任凭它苦苦挣扎,也是无用之功。如是在三,龙形散去,丈二长矛被小圆抓在手中。

    “这下好了。”小圆喜道。她有骨矛,又有丈二长矛。骨矛的前端一晃,化为一颗人头,上古基老界尊者激动道:“太好了,你终于有趁手的兵器,无须使唤我!”

    当!

    小圆以丈二长矛击打基老尊者的脑袋。“不要讲话,小心我打你。”

    上古基老界尊者心道,你不是在打我吗,可怜我一世基名,全毁在一个小萝莉手上啦!

    而且对方还不是完全的萝莉,只要一颗脑袋。

    “不幸啊。”基老尊者哀叹一声,脑袋掩去,化为矛头。

    即便舍弃了丈二长矛,散财基子也未逃遁多远,一颗黑蛋陡地砸向他的后背。砰!散财基子一个趔蹶,几乎向前栽倒。

    咔嚓,大黑蛋裂开,一兽头顶蛋壳,脚踩蛋壳,“基老,别逃了。让吾来会一会你。”讲话的正是甲腾鹰兽,上官小红的第二只契约兽。

    因为被基友抛弃了,破财吉子面色铁青,“我万万想不到,散财基子竟自顾自地逃去。”破财吉子大手一挥,三柄长剑倒旋而归,又化钱币,落在他手中。

    破财吉子掂量了一下三枚钱币,又瞄了瞄矗立在他前方的金色柱子,“罢了罢了,天涯何处无基友,再者,我已厌倦散财基子的消声花。”想到这里,破财吉子顿觉轻松。

    可他的好心情马上没了!

    因为四非女杀了过来。

    “主人,让我来。”钱羊兴奋道。它是四非女的契约兽,也兼坐骑一职,劳碌异常,也该找寻替代品了。在钱羊看来,破财吉子就是他替罪的羊。“咩嘿嘿,我怎能放走那只基老。”钱羊头顶着一锭金元宝,风卷云残也似,呼呼冲出。

    “这年头,连一只羊也敢欺负基老?”破财吉子怒道。他一旋身,基气如风,倏地纵出。三枚钱币再次化为长剑,刷!刷!刷!剑光旋起,砍斫钱羊。

    钱羊冷笑,“你的三枚钱币和我的金元宝比起来,直与皓月较之萤火虫之辉,不堪啊。”

    在钱羊的咩咩叫声中,金元宝升了起来,沉浮不定。

    锵当!

    破财吉子放出的三柄长剑,无锋剑遽地劈中金元宝,却听一声金铁交鸣之音锵然响起,无锋剑颤了颤,剑形难以维系,归于钱币形状,被金元宝拘了过来。

    “怎会!”破财吉子惊呼。他的三枚钱币方甫出手,已经少了一枚。不是他爱财如命,而是三枚钱币太过珍贵。

    “回!”破财吉子正要回收剩下的两枚钱币,可晚了。金元宝轻轻一晃,立有两道金光离心甩出,缠实两柄长剑,倒拖了过来。

    拖回的过程中,两柄长剑也失去剑形,回归本相,仍是钱币。只是抵不过金元宝的威能,被它钳制,逃出不得。

    不过是眨眼的功夫,破财吉子的三枚钱币全都失了,他有些惝恍,郁闷道:“那女人,你让自己的坐骑收了我的钱币,何意?”

    四非女道:“我本打算让你做的捧元宝童子,可你不识趣,算了,机会已给,你自己不知珍惜,怪不得我。”

    她话音轻慢,却掷地有声。破财吉子听了,心寒胆裂,扭头即遁。

    砰!

    破财吉子一头撞到了金色的柱子上,登时,他的眉骨裂开,血水向外喷将出去。

    人在慌不择路时容易出错。破财吉子也不列外,被甲腾鹰兽的金手指所化的高柱撞上了,脑袋还是不够结实。

    钱羊早已得到四非女的授意,羊角晃动,引着金元宝向前砸去。金光弥散,杀机骤临,蓬!一团血雾散开,破财吉子成了肉饼,糊在金色的柱子上。

    “完了,我还是苦力,而且免费的。”钱羊叹气道。它的脑袋向前一拱,金元宝飞了起来,落在它头上。

    而糊在金柱子上的肉饼,慢慢焦黑,最后真的糊了,也就掉了下来。

    先前逃出去的散财基子也好不到哪里去,甲腾鹰兽用它的金手指在散财基子身上戳了几个血窟窿,前后通风。

    “可恶!”散财基子一掌拍出,浩风呼荡。

    甲腾鹰兽和他对了一掌,砰!金色的气浪荡炸,宛如海水沸滚,烹尽鱼虾。那些个靠上来的基老,熊熊燃烧,惨呼迭起,已是火人。

    哗哗,剑流涌起,盖过金色的气浪,飞悬而下三千尺,瞬间吞噬了散财基子。

    铿锵之音陡地响起,一盏造型诡异的灯旋了出去,这灯的底座是三颗羊首,羊角抵触,护住灯身,灯焰如铜蛇,嘶嘶喷舞。

    基莲灯!

    此灯一经放出,倒扣而下,抽出散财基子的基油,纳入灯内。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