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老谷的十大恶人来了四位,八脚螃蟹、胖员外、铁钩老大、狂狮。

    四大基老不知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将妙蛙上人围在中间。狂狮摇动他的大脑袋,“铁钩老大,我相中了新来的小鲜肉,你就做主,把他嫁给我算啦。”

    铁钩老大笑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有何不可。狂狮,我知你最喜欢鲜美的汉子,谷中的鲜肉们最怕的人就是你。你不知道,我这里天天有人告你的状,说你不知轻重,管不住自己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

    狂狮怒道:“谁敢这样说我?想死是不,我今天晚上就去破了他的消声花!”

    这位大基老蓬松的乱发狂舞,真如怒狮一般。

    当然,狂狮、铁钩老大都是做给妙蛙上人看的,顺便敲打一下八脚螃蟹、胖员外,让他们知道谁是基老谷真正的老大!

    “基老谷的十大基老都来了,我也不怕。”妙蛙上人暗道。“就是和他们撕比起来有些麻烦,也许会伤到这位小鲜肉。啊,我还不知道他的名字。”上人笑语盈盈,暗香浮动,送向南郭敬。

    “银发美人,小生是阳龙郡之人,与那一门三探花的小梨氏是世交。当今,小梨家最负盛名的家主小梨飞刀,他是小生的挚友。”南郭敬一一道来,甚至搬出小梨飞刀。

    小梨飞刀,俊美出尘,翩然若仙,他之飞刀,例不虚发。南郭敬自小就和小梨飞刀在同一个书塾读书,两人感情深厚,即便是小梨飞刀的表弟林志影也难以撼动他们之间的友情。

    林志影,仗着自己是小梨飞刀的表弟,而且人生得又俊逸,妄想取代南郭敬,成为小梨飞刀心中的唯一。然人算终有穷极之时,林志影离间不成,反被小梨飞刀嫌弃,将他嫁给了龙小甜。

    龙小甜,本是乞丐,常年混迹于市井之中,可他人穷志不穷,心有大志,信奉“叽叽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的至理。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的,龙小甜成功的引起高富帅小梨飞刀的注意,两人结拜为兄弟,龙小甜成了小梨飞刀的大哥。

    话说当年。

    梨府门前。

    车辚辚,马萧萧,人来人往,好不热闹。原来小梨飞刀的亲大哥,鸭梨山大要结婚了!

    鸭梨山大,他才应该是下任家主,然此君淡漠名利,常对人说:“人帅消声巴累,我帅到天怒人怨,这世间,除了我弟弟小梨飞刀还能与我一较高下,谁还能比我帅?心好累,不开心。家主的位置就让小梨飞刀担任吧。”

    鸭梨山大说到做到,真的说服他爹,将家主的大位传予小梨飞刀。梨家之人也无异议,谁让小梨飞刀那么优秀,人见人爱,基老见了更爱,何况姑娘乎。

    梨家大少爷要结婚了,自然是大事!阳龙郡的名流全都来了,从郡主到江湖各派人士,携重礼而来。

    龙小甜也来了,他是小梨飞刀的结拜大哥,可他也知自己这个所谓的“大哥”根本比不得“鸭梨山大”,人家才是真正的高富帅,他不过是无名之辈。

    虚荣心极强的龙小甜不得不来,为了给“鸭梨山大”准备礼物,他煞费苦心,终于购得一物。这物非常物,而是一人,号称江湖第一美男子!

    为了掳走江湖第一美男子,龙小甜付出的代价,常人难以想象。只有龙小甜自己明白,其中有消声眼交易。

    要说江湖声势最盛的门派,金钱帮要说第二,没人敢承认是第一。金钱帮的掌门人,上官神经,据说出自唐腊国的大家族上官氏。

    上官神经发起神功来,鬼神同泣,鲜肉的局部地区不保。而龙小甜正是小鲜肉中的鲜肉,否则他怎能和小梨飞刀结为兄弟。

    也只有上官神经出手,才能拿下江湖第一美男子,转手卖给了龙小甜。

    可龙小甜还有那江湖第一美男子都付出了代价,天大的代价!

    上官神经,他经手的小鲜肉,怎有可能完好无损。

    来至梨府门前,龙小甜挥去萦绕在脑子里的痛苦回忆,“若有可能,我再不想见到上官神经!”龙小甜愤恨道。

    “哦,是龙爷来了!”

    梨府的知客管家笑道。他亲自来接应龙小甜,只因那人是小梨飞刀的结拜大哥。

    “龙爷来了就来吧,还带什么礼物!”管家瞄向龙小甜身后的一行人,“哼,龙小甜这穷酸小子,还能带什么好礼物。他要不是小少爷的朋友,连梨府的大门都休想踏进。”知客管家心道。他很是瞧不起龙小甜。

    能成为梨府的管家之一,没有一双势利眼与玲珑心窍,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虽然管家眼中的轻蔑一闪而逝,可还是被龙小甜察觉到了。他陡觉悲哀,思忖,如果我出生于梨府,那该多好!

    真相如此残酷,龙小甜除了是小梨飞刀的结拜大哥,什么也不是。

    知客管家引着龙小甜,向内院走去。

    龙小甜跟在管家后面,心如冷冰,再无半分喜悦之情。哪怕是南郭敬跟他打招呼,他也没听到。

    那年,南郭敬、小梨飞刀、龙小甜,三只英俊小生的感情极佳……

    “小甜甜,你在发什么呆!”南郭敬用力拍了一下龙小甜的肩膀。后者“啊”了一声,遽地回到现实当中。“是你,南郭敬!”龙小甜笑道。

    “当然是我,你以为是谁。”南郭敬也道。

    知客管家对待南郭敬的态度明显上心多了,南郭氏也是阳龙郡的大族,和梨氏世代交好。尤其是南郭敬,他可是梨家小少爷的朋友!

    “小梨飞刀哪去了。”南郭敬笑着,询问管家。

    知客管家哪里知道,可他又不能搪塞南郭敬,只得道:“小少爷昨夜未归……”

    “嗯?”龙小甜惊诧。

    “未归?”南郭敬奇道。今天可是鸭梨山大结婚的好日子,他兄弟小梨飞刀不在?这不是让人看笑话吗!

    “老爷已经吩咐下去,务必将小少爷找回,梨府能调用的下人、仆役,全都出府了,至今未归。”知客管家压低声音,告知南郭敬、龙小甜。

    看情形,他们也不知小少爷去哪里了。知客管家暗道。

    “也罢,我留在这里无甚大用,出去找小梨飞刀算了。”南郭敬笑道。他抓过龙小甜的手腕,“小甜甜,一起去。”

    “好。”

    既然知道小梨飞刀不在梨府,龙小甜亦不愿久留。离开前,龙小甜塞了一块金子,交给知客管家。“劳烦照看一下我送来的礼物,里面是个活人……”龙小甜悄声道。

    “一定一定。”知客管家喜道。

    谁会和钱过不去。

    叮嘱已毕,龙小甜随南郭敬一道离开。知客管家好奇不已,“龙小甜的礼物是活人?究竟是怎样的活人。”

    人皆有好奇之心。

    可好奇心有时要人命。

    梨府,人头攒动,热闹非凡。僻处,林志影寒着脸,一言不发。“表哥,你好,你很好。”林志影心中升起愁绪来。

    原来,鸭梨山大和小梨飞刀的长相有六成相似,林志影苦追小梨飞刀而不得,遂将注意力转移到鸭梨山大身上。可鸭梨山大今天要结婚了,而小梨飞刀不见踪影。偌大的梨府,林志影倍觉孤单,无所适从。

    他忽想起一人来,龙小甜!成天和小梨飞刀形影不离之人。嫉妒,林志影很嫉妒龙小甜、南郭敬,他也想像他们一样,和表哥看星星看月亮。

    “爷,如你所料,龙小甜果然把江湖第一美人买来了,送给您的大表哥做礼物。”林志影身后多了一人,他下人打扮,却一脸倨傲。

    “江湖第一美人!”林志影冷笑。“不过是只小鲜肉,也敢称自己是第一美人,你说说看,是他漂亮还是我漂亮。”林志影询问下人的意见。

    “自然是爷漂亮!”那仆厮笑道。

    “算了。违心的话讲出来也没甚意思。我们就去瞧一瞧那江湖第一美人。”林志影笑道。

    “不好吧,爷。他可是龙小甜送来的。”下人故意道。

    “龙小甜!”林志影大怒。“他敢说我的不是吗,我想要的东西,谁敢不给。”林志影自顾自地离开,好不潇洒。

    “成了。”下人冷笑道。“林志影,你这装比货,也想和龙爷一较高下,难啊。”灰衣下仆,他早被龙小甜收拢,纳为己用。

    龙小甜多次向林志影示好,然对方不屑一顾。心高气傲的龙小甜记恨在心,早晚会废了他!

    南郭敬与龙小甜同行。

    “够了,四姑娘!”龙小甜道。

    “何也。”南郭敬笑道。

    “你诓我出来作甚。是不是你早知小梨飞刀不在梨府。”龙小甜直接道。

    “是啊。”南郭敬也不欺瞒,如实相告。

    “他在哪里!”龙小甜问曰。

    “喂喂,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南郭敬目光闪动,直视龙小甜。“你居然问我小梨飞刀在哪里!”

    “嗯?”龙小甜诧异。“你是说我知道小梨飞刀在哪里麽,荒谬!”

    “龙小甜,别装了。”南郭敬一改往日的谦和如玉的贵公子面容,“你造吗,在你出现之前,小梨飞刀可以称之为朋友的人只有我一个!林志影什么也不是,可你出现了,一切都变了。是你,是你抢走了属于我的一切!”南郭敬冷声道。

    “啊!”龙小甜故意惊道。“四姑娘,何出此言。平日里,我们相处甚好,你为何像是变了一个人。”

    “变了一个人?”南郭敬笑了。“不曾改变。只是你不知而已。”

    “哦。”龙小甜应道。且听南郭敬接下来要说什么。

    “小甜甜。你说,我划烂你那张脸,小梨飞刀还会在意你吗。”南郭敬手中多了一柄短剑,剑芒徐徐绽放,犹如映山之红霞。

    “四姑娘。”龙小甜安然不动。“你不是讲我知道小梨飞刀在哪里么。”

    “你……”南郭敬陡然一凛,心知不好。

    难道小梨飞刀就在附近!这是计吗,龙小甜的诡计!

    人还未至,梨花洒落,残像婆娑,接着,一道清绝、艳绝、冷绝的身影乍然而现,不是小梨飞刀还能是谁!

    “四姑娘。”小梨飞刀一字字道。

    “啊!”南郭敬难以相信眼前发生的事情,他中计了,被龙小甜算计!

    “不,不是你想的那样!小梨,你能听我解释吗!”南郭敬大惊失色,思索着如何解释。可他心乱如麻,剪不断,理还乱。“龙小甜,想不到你那般Yin险。为了得到小梨飞刀的芳心,不惜使诈予我。”南郭敬想上前,手刃龙小甜,却知不能那样做,否则,他和小梨飞刀之间再无可能。

    “我们走吧。”龙小甜忽道,他这话是对小梨飞刀说的。

    “也好。”小梨飞刀轻声道,像是在叹息,又像是无可奈何。

    言罢,龙小甜、小梨飞刀相继离开,留下怔怔无语的南郭敬。“不,你们不能酱紫对我!我可是南郭敬!”

    龙小甜头也不回,箭步如飞。小梨飞刀依旧白衣若雪,冷静的可怕。

    南郭敬的心沉到了湖底,不起任何波澜。他终于知道了什么是哀莫大于心死。“好你个龙小甜,够胆!”最后,南郭敬恨道。

    “你不过是无赖,泼皮也似。”南郭敬又道。“不杀你,我就不做南郭敬!”

    砰!南郭敬运转家传玄功,一招“老消声推车”遽地拍出,击碎身后的梨树,木屑迸舞,宛如他之愁绪,飞扬颠簸,无边无际。

    “离开。”南郭敬再不去梨府,去了也是自讨无趣,让人生厌。“我和小梨之间的感情,不是他龙小甜说挑拨就能挑拨的。”南郭敬坚信不疑道。

    跳梁小丑,能蹦跶就让人他先蹦哒着。

    虽说如此,心事重重的南郭敬行如走尸,沿途风景如画,他却无心多顾。

    这样走了十里路,砰!南郭敬撞到一人。

    那人当即栽倒在地,高声道:“碰瓷,我的职业是碰瓷呐!”

    “”

    南郭敬无语。

    发克哟!好歹含蓄些,不要大声讲出自己的职业,素养呢,你的职业素养何在。现在的人啊,真是不知矜持。想当年,他的小手不小心碰到小梨飞刀的手,都会脸红呢!

    “小哥,你把我撞到在地,我的肋骨断了很多根,脑袋也晕乎乎的,口齿也不甚清晰,你最好使些小钱,将我打发掉。”

    “呵呵,这才是你的目的吧!”

    “是啊,养家糊口不容易。小哥理解则个。”

    “理解!”南郭敬冷笑。锵!他手中的短剑出鞘,残霞扫卷,涌向地上碰瓷的汉子。

    刷!

    那汉子倏地飞起,好似鲤鱼摆尾,尘烟弥散,地上哪还有人。

    “你是何人!难道也是龙小甜安排的?”南郭敬怒道。

    “龙小甜,他不算什么。”那人笑道。

    “你知道他!”南郭敬再怒。

    “知道如何,不知又如何。小哥,我观你煞气很重,早晚将有血光之厄,让我来为你开光吧,保证你运途无碍,心想事成。”

    “你究竟是什么人!”

    “重要吗。”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