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带大帝来历非凡,一生颇具传奇色彩,有人说他死了,也有人坚信他还未轻易狗带,仍在世界的某个角落里选择传人,授予其发罚氏狗带。

    南郭敬,人长得漂亮也就算了,气运也是极好的。那年,他被仇人一路追杀,来到嵯峨险峰之前,向前一步是绝境,向后,他已无回头路。

    “我自幼熟读天狗八部、白消声传、少年消声消声,也知自己命不该绝,人道置之死地而后生!”

    念头方起,南郭敬纵身而下,好似流星飞坠,穿云而过。“果然,天气冷时,汉子的擀面杖没精神。”南郭敬深有体会,如醍醐灌顶。

    “草,那蠢东西怎么就跳下去了,他知道下面有什么吗!是基老谷!”

    “纳尼!基老谷!传说中的基老遍地走的恶人谷吗?”

    “然也。不是传说,而是真实情况。入谷者,需小心堤防所见之人,否则消声花不保,当有血光之厄。”

    “南郭敬,生有一副好皮囊,落到基老谷中的恶人手里,和死无异。我们离开吧,不必再追下去。”

    “老大,你是担心自己的消声花受伤吧!”

    有汉子揶揄道。

    “你知道的太多了!”

    身穿黑色夜行衣的汉子直接枭去刚才发话之人的脑袋。

    发克,那不是废话吗,谁不珍惜自己的河虾花!

    就这样,一行人趁着夜色离去,消失在高低错落的树林之中。而南郭敬的传奇一生也由此翻开新的篇页。

    扑通!

    南郭敬坠入池塘中,溅起数米高的水花。这也引起岸边垂钓的基老们的注意。

    “哥哥们,你们相信我吗,那个落水的汉子肯定是鲜肉!”

    “就你那眼神,准不准啊。上次你也说掉下来的是小鲜肉,可他哪是鲜肉,分明是悍妇!将我们一顿好打,我心中至今还有阴影。”

    “若是女人,杀了。如果是鲜肉,留下!”

    几只基老没用多长时间,就已达成一致意见。“水耗子,你去,我们几人中就你擅长划水。”

    “是是,我去。那人真是小鲜肉,你们就不怕我先……”名为“水耗子”的基老笑道。

    “给你几个胆子,你也不敢。”旁边的基老笑曰。“大家谁不知道你,因为你是”

    “水耗子”面色不变,跳下水中,向南郭敬坠水的方向游去。“是啊,我是不敢拿你们怎样。”水耗子冷笑道。“掉进水里的真个是小鲜肉,我却能在他身上做些什么,你们动他时,可有苦头吃了!”想到这里,水耗子戾气再盛,划水更快了。

    盏茶的功夫,“水耗子”来到南郭敬身旁,见到他的瞬间,水耗子惊得说不出话来,“我在基老谷中从未见过这等美人。他的局部地区危险了!”水耗子可以预料即将发生在南郭敬身上的事情。

    谁不知基老谷的可怕!

    哪怕是那些基老界净土,也没基老谷更让人生畏。

    “水耗子”驮着南郭敬,向南岸游去,他的基友们在北岸大呼,“水耗子,你在做什么,为什么要去南岸!回来,快回来!”

    “哥哥们,我就说嘛,坠水的肯定是小鲜肉!你们看水耗子激动的,根本不让你们碰那鲜肉。我们还等什么,赶紧过去,不可让小老鼠坏了我们的雅兴。。”

    “是啊,鲜肉做出的汤里,岂能有老鼠消声!”

    几只基老,绕着池塘疾走,去追“水耗子”。他们虽然和水耗子一起玩,也已基友相称,可只当他是跑腿的小角色,呼之即来,挥之就去。

    “水耗子”当着他们的面,抢走了小鲜肉,那还了得!还能愉快地玩耍吗。

    这几只基老咋咋呼呼,进而引来更多的基老。群基携手而来,笑曰:“道友,何故大声喧哗?敢问池中是否掉下鲜肉乎?”

    “哦,是水耗子,他扛着一只小鲜肉!”

    “不可思议。基老谷有多久没见到新人了,水耗子什么玩意啊,吃独食,难啊!基友们,还等什么,鲜肉就在池塘对面,谁擒下水耗子,他抢走的小鲜肉就是谁的!”

    刷!刷!刷!

    一头头基老朝天纵起,驾起遁光,直向“水耗子”追去。之前的那几只基老不住叹气,“悲剧了,一步落后,步步落后,水耗子抢走的小鲜肉,他保不住,我们也保不住。”

    基老谷中不乏狠角色,像是“八脚螃蟹”,此人修出神通,长了四条手臂两对腿,膂力惊人。

    “让开,道友们让开。俺老八来了,水耗子坑走的鲜肉是俺的。谁与俺过不去,俺就要他的命!”

    说八脚螃蟹,他就到了。

    猛见他四条手臂甩出,好似一节节竹竿,砰!砰!砰!砰!八脚螃蟹四拳砸碎四只基老的腹腔,将他们的生命之海都给轰爆了!

    渡水而行,八脚螃蟹身后荡起几十米高的浪花,哗哗哗,扫退靠近他的基老。有时运不佳者,掉进池中,顿时成了落水基,眼喷妒火,却又无可奈何,总不能去撕比八脚螃蟹吧,那不是找死吗!

    “借过借过。”八脚螃蟹笑曰。“俺就是喜欢横行基老谷,不服,憋着!”

    态度嚣张,极其狂妄,谈笑间,基气迸扬,八脚螃蟹一副“俺要去Gao基了,道友看着就好,不要惹事。”的表情。

    “小弟也来了。”

    一人自林中小路走来,此人白白胖胖,很富态的样子。

    “干!胖员外来了!”

    “又来了一只狠人。”

    “是啊,胖员外、八脚螃蟹出手,他们吃肉、喝汤,小鲜肉那轮得到我们,连碗底也不让我们Tian啊!”

    “胖员外号称骨头里也能剔出肉来,铁公鸡也能刷出三斤铁!他看上的小鲜肉,谁敢动,谁又能动!”

    基老们小声述说着,不敢靠近胖员外。

    “螃蟹兄,跑那么快,也不等等人小弟。”胖员外一步纵出,踏出三丈远,数步后,他来到水中。汩汩汩,水下升起一串串气泡,一只小犬唇姨狼鱼浮了上来,驮起胖员外,向八脚螃蟹那边赶去。

    “发克!”八脚螃蟹头也不回。“胖员外也来了,这人最是抠门,而且喜欢下黑手。”

    “苦也!”水耗子差点给跪了,他不过是想背走南郭敬,以免他落入基老谷中的恶人手上,生不如死。

    “八脚螃蟹来了,胖员外也来了!”水耗子亡魂皆冒。

    这时,福大命大的南郭敬终于醒来了。

    嘭!

    南郭敬挥掌击向“水耗子”的后脑勺,后者一命呜呼,做好事反搭上了自己的小命,至死不知。

    “你这丑汉!”南郭敬怒道。

    “不知道汉子与汉子之间不可随意牵手吗!”南郭敬有些头晕,他左手扶着额头,身体摇摇似倒,还是撑下来了,并未栽地。

    “我出生于南郭世家,与那一门三进士的小梨飞刀是生死之交。你这腌臜汉子,也配碰我?”南郭敬亲手除掉水耗子,还觉憎恶,他右手翻拂,五道气劲扫下,好似秋风扫落叶,卷走了地上的基老,不知道抛去哪里了,反正眼不见心不烦。

    “这里是什么地方?我的际遇要来了吗!”南郭敬环顾四周,他早知被人包围起来了,然见惯了大风大浪,南郭敬岂会惧之。“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南郭敬的斗志很高。

    周围的基老们畏惧八脚螃蟹、胖员外,不敢靠的太近。即便如此,他们也被南郭敬的容颜攫取了心魂,“好个鲜肉!出水芙蓉,说的不就是他吗!”

    “美哉!”

    “能与之Gao基,我此生不枉!”

    “便宜八脚螃蟹、胖员外中的一人了,这枚鲜肉是他们的啦!”

    “可恶,技不如人,基也不能Gao吗,这个世界好残酷!”

    基老谷的恶人们敢怒不敢大放厥词,也只能听之任之,看着八脚螃蟹或是胖员外与小鲜肉同登背断山。

    八脚螃蟹、胖员外互相忌惮,并不急着出手,他们也被南郭敬的颜值惊到了。

    “山不在高,能Gao基就行,水不在深,有基老则灵!”

    一银发飘扬的基老乘鹤而来。

    “哦哦哦,是妙蛙上人!”

    “上人不是离开了吗,怎么还在基老谷。奇怪啊。”

    “妙蛙上人来了,这下有好戏看啦。小鲜肉归于谁手,还未可知。”

    “上人怕是也相中了小鲜肉,故而特意现身,想惊退八脚螃蟹、胖员外。”

    近日来,妙蛙上人做客基老谷,与谷中的大大小小的基老们探讨宇宙哲理,基老大道,众基心悦诚服。直呼妙蛙上人是那谪仙人,风姿无双。

    八脚螃蟹、胖员外互看了一眼,均想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那妙蛙上人也是为了小鲜肉而来,真是活久见!

    心里不悦,八脚螃蟹却笑道:“是上人,您怎么来啦。”

    胖员外更是热情,“妙蛙上人,您一定要到府上小住几日,我为您准备了瘦、肥、高、矮、壮、弱的不同品种的鲜肉。”

    妙蛙上人笑道:“八脚螃蟹,员外。那鲜肉和我有缘。”上人指着南郭敬,直接了当。

    八脚螃蟹、胖员外在心里问候妙蛙上人他爹。草,怎么就和你有缘了!可恶,你咋不去抢啊,太坏了。两只大基老都觉妙蛙上人有失高人风范,做事不地道。

    南郭敬打一看到妙蛙上人,就觉对方亲切,“他说我和他有缘?”

    南郭家的小哥走向妙蛙上人。

    “银发美人,我怎么就和你有缘了。”

    南郭敬明知故问道。

    那时,小哥还很懵懂,尚未踏入基老界的领域。

    不过,有那么多前辈抛来橄榄枝,南郭敬想不成为基老都难啊。妙蛙上人只是他的指引者之一。

    八脚螃蟹、胖员外目不转睛,心与魂全拴在了南郭敬身上。“我的了!”两人同时道,都把南郭敬视为己物,不允许他人抢夺。

    妙蛙上人看在眼里,心里一点也不急。“太基居士才是我的挚爱,可他不在我身边。”上人忖道。

    只有不忘本心,灵魂还纯,身体上的消声轨不算背叛。妙蛙上人也是豁达之人,想要和南郭敬Gao基。可他毕竟是大人物,不好明说,只得含蓄表示自己和南郭敬有缘,以让八脚螃蟹、胖员外主动退出。

    谁知两位后辈早被南郭敬的美色蒙了心窍,不把妙蛙上人放在眼里,上人讲的话也就成了耳边风,左耳进右耳出。

    “看来,我要在山海淑仪志中重新定位基老谷,谷中的恶人没救了,不值得Gao基!”妙蛙上人动了怒火,他本想美化一番基老谷,可八脚螃蟹、胖道人打消了他的念头。

    南郭敬站在妙蛙上人这边,一心想和他交朋友,却不知他的这位“朋友”只想消声他!

    还好,南郭小哥不知实情,否则想死的心都有了。

    基老谷中居住着十只大基老,都是恶人,恶迹斑斑,数不胜数。八脚螃蟹、胖员外只是其中的两人,尚有八人未登场。

    妙蛙上人想以自己的名头惊退八脚螃蟹、胖员外,事与愿违。

    “还是要撕比吗!”妙蛙上人心道。他很久不与人动手,可不代表他修为倒退。

    既然不能感化你们,只好将你们火化!妙蛙上人右手一扬,拿出一物来,竟是一块石头,歌姬刀匣!

    匣中藏刀,刀曰劫牛。

    八脚螃蟹、胖员外遽地大凛,忖道,上人,你终于现出原形了吗,不过尔尔,也未见得有多高风亮节,为了一只小鲜肉,不惜与后辈翻脸,这就是你所谓的前辈嘴脸?

    现场的气氛让人窒息。

    这时,又来了两只基老,他们亦是基老谷中的上位之基,与八脚螃蟹、胖员外同属十大基老。

    以铁钩代替断臂的基老唤作“铁老大”,脑袋很大,满头乱发的狂狮。铁钩老大、狂狮同时道:“上人,您还未离开基老谷吗。”

    妙蛙上人心道,我想去哪里,需要征得你们的同意,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小小的基老谷,我还不放在眼里。妙蛙上人只是冷笑,也不答话。

    铁钩老大、狂狮都觉尴尬。八脚螃蟹、胖员外看到他们的基友在妙蛙上人这里碰了一鼻子灰,也觉痛快。

    因为基老谷中的十大基老并不是铁板一块,彼此之间也有罅隙。

    铁钩老大、狂狮,他们感情最深,是一伙的。而八脚螃蟹、胖员外看似仇敌,见面就撕比,实际上,他们是一对。十基老中的剩下六人,也分成数股小队伍。

    基老谷并不能真正的列入基老界净土,比不上古道人家,涵道馆,除了名声不好外,所处的位置也很偏僻。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