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一双好友离去,年轻的丐帮之主没来由地一阵心痛。“啊,为何我眼中有泪光闪烁。”虹七宫伤感道。

    八袋长老羽包包回道:“掌门,大局为重,不可因儿女情长误了大事。属下也非榆木之辈,观帮主对仁妖有意,更对杀马特界的超新人林青虾感兴趣,吾辈大丈夫,喜欢的不一定是女人,汉子也无妨。自马草容、松吉吉之事,我早已洞悉世情,年轻而又俊美的鲜肉汉子靠不住,还是那些朴实的青年更值得交往!”

    停了停,八袋长老发现虹掌门目光闪动,似乎想听羽包包继续讲下去。于是,八袋长老继续道:“仁妖,虽具半人半妖血统,衣品高雅,人品也是极好的,单论相貌与才干,他勉强配得上帮主。然青虾好汉,虽未闯出名堂,籍籍无名,然璞玉终有放光之时,有朝一日,林青虾名扬杀马特界,天下贵族,谁人不识他!”

    羽包包声如洪钟,分析的也是条条在理。聚在虹掌门身旁的年轻长老们听得也是如痴如醉,有心思活络的二袋长老忍不住鼓掌,“八袋长老真个是舌绽莲花,吾辈唇焦舌敝,莫敢与之争雄。虹掌门,您应把握机会,抓住林青虾,不失打点,动辄以消声色打动青虾汉子,相信他会拜倒在虹掌门的打狗棒的威荣之下,为您所驱。”

    “然也。”一位剑眉星目的物袋长老颔首道。“以虹掌门的美貌与实力,他林青虾有什么理由拒绝您。除非他眼睛瞎了,心灵也蒙了猪油。吾只可远远地瞻仰掌门的雪颜,担心距离太近,不再矜持……”

    “是是是!我也是!虹掌门只是不经意间看了我一眼,我心如小鹿蹦跳,扑通扑通,老夫的少年心啊!”

    “草,你也有少年心?看看你那挫样,和虹掌门一比,你就是烂泥,是锅灰,虹掌门是太阳,是月亮,是宝玉啊!我似乎觉得虹掌门在发光,难道只有我一个人这样认为?”

    “经你这样一提,我也觉得俺们的帮主越看越顺眼,老帮主慧眼识基老,不,是识英雄!由虹掌门掌舵丐帮,几年后,我等丐帮俊杰踏平杀马特界也不是什么难事!”

    一些很有眼色的长老已察觉虹七宫还是没能抛却基老的身份,他们的眼睫毛都是空的,已猜到虹掌门在基老界混得很差……

    最好的装比方式就是在他失败过的地方扬眉吐气!

    “林青虾虽说是新人,可他前途不可限量。虹掌门能拿下他已是板上钉钉之事,你们联手,何愁大事不成,执掌杀马特界也如喝水吃饭那般简单。”

    之前,有想法却被打压的年轻长老畅所Yu言,要与虹七宫一道大展宏图,在丐帮与杀马特两界要风得风,招雨来雨!

    经由二袋长老、三袋长老、四袋长老等人的劝说,虹七宫心中深藏的那点心思重新被挖出,而且放大。“是啊,我在杀马特界、基老界都不如意,只在丐帮意气风发,可也是表象。”虹七宫大袖拂动,目光微凛,“先解决老东西再说。他们深植丐帮界,只知抱团,看不到长远利益,为了眼前的零星蝇利,排斥异己,Dang羽之争,已成沉疴。我要施展抱负,需为丐帮换血!”

    簇拥着虹七宫的都是不得志的年轻人,他们在丐帮无足轻重,如果不依附旧派长老,难登高位,即便他们才华横溢。

    虹七宫的脸色Yin晴不定。适才,大声议论的青年俊杰全都保持安静,不打扰掌门的思索。

    而一堆堆站在一起的旧派长老们,把眼观眼,互传暗讯,有结盟之意。表面上,他们服从虹七宫的领导,实际不然,他们需要的是傀儡,是传话筒,而不是有想法、有能力、有野心的狠人。虹七宫并非他们心目中的最佳掌门人选,甚至可说是最坏的打算。

    双方博弈,拼的是鱼不死,网就要破!

    对虹七宫来说,旧派长老就是束缚他手脚的无形之网。

    “猪婆龙犬。”

    虹七宫遽地开口道。

    啊呜,啊呜,汪草!猪婆龙犬的三颗狗头同时道。狗头军师道:“七宫小儿,不要再使唤我等!劝你最好客气些,否则俺们吃了你啊!连骨头都不吐。”

    二狗子也道:“虹七宫,你之能为,比得上前任掌门吗,他对我们兄弟三人异常客气,不敢忤逆我们。你倒好,方甫执掌打狗棒,气焰嚣张,就要役使我们?有那么容易!”

    演说家犬文雅道:“兄弟们,我们是文明犬,要讲文明!以德服人,我们要以德服人!七宫小儿也不是野人,他会乖乖听我们的话的,如果他想活下去!”

    虹七宫身后的年轻长老们似要大声呵斥猪婆龙犬,却又不敢。他们见识过猪婆龙犬的可怕。“不要瞎叫了!”忽闻一声怒斥。

    诸长老遽地一惊,谁啊,是哪位英雄好汉这般了得,敢痛斥猪婆龙犬。

    循着声音的源头,众人向虹七宫身后望去。一人踱步向前,怒目而睁,狠狠瞪向猪婆龙犬。“恶犬,你们知道自己的处境吗,没了虹掌门的庇护,没了丐帮的护佑,你们还能嚣张?给你们脸,你们不要狗脸!真当虹掌门年轻好欺负?”

    身具剑拔弩张的气势,煞气腾腾,绕颅旋飞,这位年轻的长老真如古之恶来再生。猪婆龙犬竟有些心虚,忘了喷垃圾话。

    “这小子有前途啊!”羽包包心中大怒。前面的那位年轻长老正是之前守护虹七宫鞠花的俊彦,他已经成功引起丐帮之主的注意,现在第二次出风头!看那势头,稳盖群俊,独折桂枝!可恶,羽包包忖道。不除掉他,羽包包难安,因为对方已成了他潜在的敌人,不,是劲敌!

    羽包包按住“简浮盈府”剑的剑柄,恨不能下一刻就拔剑去劈前面的嚣张小子,哪里蹦出来的,夺了自己的风头!

    呼呼旋动,猪婆龙犬的七条尾巴来回摆扫,烈风自生,现场的气氛有些诡异。

    “拿去。”

    虹七宫陡地抛出打狗棒,交于丐帮那位年轻的俊杰。“打狗棒借你一用,你如何处置乎?”虹七宫笑道。

    “以杖击犬!”

    南郭敬笑道。

    不避不退,南郭敬真的接过了打狗棒!

    哗!

    丐帮群雄大惊失色,要知打狗棒可是丐帮的神兵,持有打狗棒,可代行掌门之权!

    “他南郭敬怎敢!”

    “怎敢接住打狗棒!”

    “虹七宫!”

    “他,他居然轻易地丢出打狗棒,真不把丐帮的掌门当回事吗?”

    “我该说他是气魄万千,还是有勇无谋?”

    登时,旧派长老,新派长老,无袋之众,无不哗然。无数道视线扫向南郭敬以及虹七宫。“好小子,有胆Se。”虹七宫赞道。

    右手抓打狗棒,南郭敬焕发出无量神采,直如神人。刷!他一步跃出,夭矫若龙,“猪婆龙犬,你不服,我就打到你服气,再不敢生二心。”南郭敬声如惊雷,陡地炸开。

    “哥哥,这小子太狂了!揍他!”演说家犬怒道。

    “哼,老大,我们上吧,让他知道不是拿起打狗棒就能打狗!”二狗子也道。

    “那还等什么!”狗头军师也气得不轻。

    猪婆龙犬的三颗狗头怪叫连天,七条长尾遽地劈下,崩!崩!崩!崩!好似巨柱坍塌,怦然砸向南郭敬。

    南郭敬冷笑不已,人随棒而起,倏化碧光,经天而去。嗤嗤嗤,碧焰骤生,为天空镀上厚达数丈的光层。初执打狗棒,南郭敬并未有生疏之感,好似握住了情人的手,不忍放下。打狗棒也在回应南郭敬,与他心有灵犀,不点也通。

    Duang!Duang!Duang!

    猪婆龙犬的七条尾巴扫中碧焰,如同人陷泥沼,越挣扎,越无力,反困其中,坠向死亡深渊。

    猪婆龙犬愤极,“放开我们的尾巴,我们公平撕比啊!”

    “不要耍小手段,多没意思,我们用牙齿与狗爪决出胜负!你小子肯定不是我大哥的对手,大哥,上,上!去咬他!”二狗子抬起前爪,拍了拍狗头军师的狗头。

    “”

    狗头军师无语凝噎,心道,马币的,我先弄死你啊!

    猪婆龙犬并非不能抽回七尾,而是在使诈。趁着南郭敬大意之际,一击杀之。

    南郭敬头脑清醒,局部地区还有一枝局花钻呢!

    “蠢狗,我可是要做掌门的汉子!”南郭敬吼道。

    “草!”羽包包大吼道。“虹掌门,你听,南郭敬他在说什么!”羽包包可算抓到了南郭敬的小辫子,不弄死他怎行。这小子要做掌门的汉子,简直该死。

    南郭敬的本意是,他要做虹七宫之后的丐帮之主,是羽包包故意曲解的。

    羽包包打得主意就是趁你病要你命。

    可让他意外的是虹七宫不为所动,好似那句要做掌门的汉子没什么不对的……“难道,难道!”羽包包念头急动,想到了他们的虹掌门可能是

    受!!

    天了噜,羽包包同学整个汉子都不好了。暗道失策,他还能说什么以及作甚!不管做什么都是作死啊。虽然气愤,可羽包包暂时没了主意。

    南郭敬身高过丈,鹅蛋脸,眉如青山黛,眼波似水绕。老实木衲的羽包包同学自然比不得南郭敬,自叹弗如。“特么的靠脸的时代什么时候能结束!”羽包包恨声道。

    “八袋长老,你的喵吃了巴若是胜人一筹,也可上位。”也不知道是谁讲的。似乎挺有道理,羽包包也听进心里去了。“不错,我还有汪吃了巴啊!”

    南郭敬当真了得,不但人生得俊俏,身手亦然。打狗棒在他手中平添风采。

    呼!南郭敬左掌运起家传玄功,一式“老喵吃了推车”遽地拍出,斗气如澜江大潮,轰隆隆涌去。

    狗头军师已知南郭敬并未上当,“兄弟们,认真些。那小白脸有两把刷子,不易对付。”

    二狗子、演说家犬齐齐点头,暗道然也。

    蓬!碧浪荡炸,猪婆龙犬抽回它们的七条尾巴。七尾倏地散开,像是孔雀开屏,拦下南郭敬拍来的斗气。

    猪婆龙犬、南郭敬还在试探对方的道基,几次撕比下来,他们渐渐掌握了对方的弱点。比如说,南郭敬很在意他的脸,而猪婆龙犬在意的是中间的那条尾巴。

    狗头军师秘音传予二狗子、演说家犬,“他靠脸而活,我们毁了他俊美的脸就是,此计如成,南郭敬必失道心,取他小命易如反掌。”

    二狗子、演说家犬深以为然。

    它们有七条尾巴,其实,二狗子控制三条尾巴,演说家犬控制三条长尾,中间的那条最重要的由狗头军师执掌。

    计议已定,三颗狗头各自行事。

    飕!飕!飕!

    二狗子驭使三条长尾横扫而出,旋切向南郭敬的腰。而演说家犬汪了一声,另外三尾蓦地劈下,当是时,恶风怒荡,演说家犬控引的三条尾巴的末端遽地炸开,刷刷刷,数万根狗毛迸射而出,好似骤雨倾盆而至。

    狗头军师眼观四路,耳听八方,它既排下计策,自然是最后出手。

    “哈哈哈,南郭敬,这下你小子没辙了吧!”羽包包窃喜道。无有人听到他的声音就是了。

    “南郭敬啊南郭敬,你难道不知木秀于林,风若不摧之,我们也会动手砍了你吗!”另外一位三袋长老心道。他不服,因为南郭敬只是二袋长老,比他还不如,如今呢,谁的风头可盖过他!没人。

    人心皆动,然希望南郭敬死的人占了七成。至于丐帮之主虹七宫,他当然希望南郭敬活下来,不能证明自己价值的人,和死无异,活着也是枉然,直至生命的终结,依旧茫然。

    南郭敬右手攥着打狗棒,左掌缓缓抬起,在他掌心有一团黑气呼呼旋动,“是时候装比了。”南郭敬暗道。

    纵然面对猪婆龙犬三颗狗头中的两颗的攻击,南郭敬身如泰山,屹立世间。

    “猪婆龙犬,你大意了,你肯定不知我早被狗带大帝眷顾,他传我罚氏狗带中的名招,吃我这招,亢狗有悔!”

    南郭敬爆喝一声,掌中那团黑气骤地拍出,呼喇喇,狂风遽起,那团黑气倏化一异犬,腿长三丈,红眼长嘴,犬齿森然。汪呜!异犬窜了出去,那些飚射而来的狗毛对它并无任何影响,六尾无用矣,被它撞开。

    “纳尼!他是狗带大帝选中之人!”猪婆龙犬恼怒之余,竟生惧意。

    由黑气聚成的异犬,几个呼吸后,奔至猪婆龙犬身前不足两丈出,二狗子、演说家犬骇然,怔怔不语。

    狗头军师诡异地笑了,“狗带大帝,他怎么不去食消声。”

    呼。七条尾巴中最中间的那尾像是活了一般,陡地竖起,尾梢炸开,像是一团毛球。“不好,大哥最恨狗带大帝!”二狗子急道。

    “嗨,哟,喂狗we,go!”演说家犬也焦声道。

    然而晚了。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