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七宫虽然年轻,气势已生。打狗棒在他手中正应了如虎添翼之说。

    丐帮的松吉吉长老,满眼骇色,眼睁睁瞅着虹七宫凭恃打狗棒敲碎了金花。“嘶嘶嘶!”银蟒吐信,冥顽之气骤生。

    虹七宫使用的是打狗棒,而它是银蟒,岂会惧怕他!眼观银蟒自信洋洋,松吉吉长老稍稍放松,可心里惴惴,犹在担心。

    银蟒的头顶生着黑色的冠子,厚有半尺,高有两尺,像是嵌入它脑袋中的斧头。呼!银蟒绷直身躯,狂风骤雨也似,扫向虹七宫。

    要杀松吉吉,虹七宫还需除掉银蟒。“金花、铜刃、铁剑、石椎、扶桑木、忘情泥已毁,只剩下你了。”年轻的丐帮之主寒声道。

    虹七宫抛出打狗棒,扬指一点,咻,一缕烟光殁入打狗棒之中。登时,打狗棒熠熠放光,遍照千尺方圆。银蟒的长尾每每甩来,就像砸在看不见的气墙上,不能靠近打狗棒,遑论虹七宫。

    汪!打狗棒中传出一声犬吠。随即,一只恶犬跳将出去,它长着三颗狗头,身后拖着七条尾巴,四肢健硕,像是殿中大柱。

    打狗棒打狗棒,顾名思义,以打狗而闻名于世。然,丐帮只有历代掌门人才知打狗棒中封印着一头恶犬,其名“猪婆龙犬”。

    猪婆龙犬桀骜难驯,纵是丐帮之主也难以驾驭它,只得以鲜食、名贵的药草打动它,以供驱使。

    “啊,是猪婆龙犬!”九袋长老惊呼道。他走路也不瘸了,腰也直了,包括眼睛。这位九袋长老修为一般,可他是四朝功勋,辅助过四代掌门,所以他在丐帮的地位很高。虹七宫见了他,也需执半师之礼。

    “猪婆龙犬?”年轻的丐帮之人云里雾里,不明所以,难道那个长着三颗狗头的异兽很厉害?使得九袋长老面色哗变。

    听闻猪婆龙犬四字,松吉吉长老面如土灰,再难抑制心中的恐惧,恨不能转身就逃,可他不敢。

    嗷嗷怪叫,猪婆龙犬的三个脑袋摇晃着,口水乱喷。中间的那个狗头以军师自称,美其名曰狗头军师。左边的狗头以武力见长,曰二狗子,右边的狗头口才最佳,自号演说家犬。

    “兄弟们,看看那只大蛇,多肥啊,我们上吧,吃了它!”左边的狗头笑道。

    “不可不可。”右边的狗头摇头道。“我们都是文明之犬,岂可行那粗鄙之事。还是按照我的法子来吧,先擒下那条大蛇,去其鳞,摘其头,洗尽它的脏器。我们再将它丢入沸水之中,去味,然后捞出来,放在锅中以香油煎之,如是半个时辰,我等文明之犬才可享用大蛇之肉。”

    不愧是演说家犬,它的提议得到了狗头军师、二狗子的赞赏,它们一致认为演说家犬太烦了,直接生吃不就好了嘛。

    嗷呜!汪汪!

    狗头军师、二狗子两颗狗头不由分说,趋势它们庞重的身躯向前跳去,呼喇,它们一跃数十丈,劲风激荡,朝前怒飚。三只狗头狠了心,要食用银蟒。

    飕!飕!飕!飕……

    猪婆龙犬的七条尾巴遽地劈甩出去,好似七根参天大树扫来,银蟒战战兢兢,呼吸如堵,连逃跑的勇气都没了。

    像是包粽子也似,猪婆龙犬的尾巴勒紧银蟒的长躯,“嘶嘶嘶!”银蟒长信喷舞,痛苦已极。这时,三颗狗头凑了过来,狗头军师道:“我要吃第一口,你们谁也别拦我!”

    二狗子不服气,“凭啥啊,难道因为你脑袋大,门都没有,爷才有吃第一口,不服就撕比啊!”

    演说家犬也怒了,“你们俩个啊,敢不敢文明些,不要动不动就要撕比。文明犬就要用文明的方式解决问题,撕比是不行的。”

    然而狗头军师、二狗子置若网闻,啊呜啊呜,咬向银蟒,用它们锋利的犬齿撕下银蟒身上的一块块肉,连鳞片一起嚼吃了。

    看到兄弟们动口了,演说家犬还能说什么,只得加入到它们的队伍当中去了。

    不消片刻,整只银蟒什么也没剩下,鳞片都被猪婆龙犬消化了。要知道,猪婆龙犬的消化能力极强,逮到什么吃什么,据说,它们饿到发昏时,三颗狗头也会相互厮杀,只留下最强的狗头,端的可怕。

    当中松吉吉长老的面,猪婆龙犬吃掉了他的银蟒,支持,松吉吉再无任何胜算。可他还未放弃,颤抖着道:“虹七宫,你敢杀我吗!”

    站在大威德门上的林青虾笑了,“那厮脑袋坏了?”

    就是那新晋的八袋长老羽包包也笑了,依旧是憨厚老实的笑容,只是眼底多了一分狡诈之意,还有些残戾现而即逝。

    虹七宫抓回打狗棒,挥了挥,呼哧,呼哧,数道翠芒旋出,轰中猪婆龙犬的三颗狗头。狗头军师、二狗子、演说家犬相视而望,均觉愤怒,要不是受制于打狗棒,它们早上前,分食了虹七宫。

    竖子,无礼耳!焉敢使唤尊贵的它们。猪婆龙犬自不愿屈从于虹七宫,于是它们将怒火洒向松吉吉长老,“吃了他!”

    “吃了他!”

    “吃了他!”

    三颗狗头首次达成一致意见,没有任何犹疑,猪婆龙犬飞跃而至,嘭!它们的狗腿拍中松吉吉长老的肩膀,直接将其卸掉,登时,血水涌溅,碎骨挥荡。松吉吉昏厥当场,猪婆龙犬哪用得着客气,几口就吃掉了松吉吉长老。

    食用完毕,猪婆龙犬意犹未尽,转过头来,狗眼扫向下方的丐帮之众,人群中,它们看到了很多熟悉的身影,狗头军师道:“哦,兄弟们,你们猜我看到了谁,那老东西还没死啊,每次见到他,我莫名火大。今次,干脆吃了他算啦,眼不见心不烦。”

    “没意见。”

    “就这么做吧!”

    另外两颗狗头同声道。

    可怜的老长老,吓得跌倒在地,把眼瞄向虹七宫,希望年轻人可不要像疯狗一样冲动,有话好说。

    虹七宫秀发飞扬,身如磐石,屹立不动。既未制止猪婆龙犬,也未开口呵斥它们。看他的意思,似乎想让猪婆龙犬自由活动,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丐帮中,那些不服虹七宫的长老们如临大敌,各自戒备,有结伴者,又有暗中取出兵器者,也有文思如消声崩者,准备好了献忠之言。顷刻间,百人百相,众生相在他们之中得到了彰显。

    最喜的自然是羽包包长老,平时,他脑袋不甚开窍,今日也不知怎滴,突然就变聪明了,他向前纵去,身在半空,虹七宫下方五丈处,新晋的八袋长老大声道:“掌门手谕在此。”羽包包抓着马草容的四个袋子,“顺掌门者昌,逆他者亡!”

    跌坐在地的年迈长老第一个表忠,声如洪钟,振聋发聩,“吾愿辅助虹七宫,虹掌门!赤心不减,忠诚不灭。愿丐帮在虹掌门的带领下得以发扬光大,享誉唐腊国。”

    一些还未来得及进忠者,纷纷在心里咒骂那老东西,“好啊,老头,局花都枯萎了,还蹦跶啥,怎么不去死。”

    “尼玛,你的嗓子不是不好使吗,怎的,嗓门那么嘹亮!”

    “太阳!倚老卖老的家伙,难怪他历经数代掌门而不倒,原来奉承阿谀的功夫这般了得。”

    在年轻长老们愤怒的目光之中,资历最盛的丐帮长老甘之若饴,心道,年轻人,你们图样图森破啊!学着点,蠢东西!

    讲真,只要有人开头,其他的老古董陡觉一阵轻松,他们照葫芦画瓢,信手拈来,更有甚者,灵机一动,进忠之言如滔滔江水,恨不能淹了虹七宫才好。

    虹七宫终究是年轻,听到下方的长老们不断奉承,鲜肉之脸不知道往哪搁。可又觉舒悦,也就承受下来了。

    掌门人和他的长老们两相欢快,这可恼了猪婆龙犬,喂,你们在做啥,这还让我们如何下口。敢不敢要脸些。还能愉快地玩耍吗。

    有虹七宫在,有打狗棒在,猪婆龙犬终是不敢放肆,生怕再被封印,不得自由。

    嗡!

    大威德门遽地降下,来到虹七宫所立之处。“虹掌门,恭喜了。”林青虾笑道。

    “意料之中的事情,过程还算顺利。”虹七宫道。

    “时尚小丸子。”林青虾轻蔑地望向下方的杀马特界老牌贵族,“来啊,我们之间的撕比还未结束,不分出高下,我绝不收手。”

    林青虾咒诀疾诵,呼!大威德门陡地驰出,荡起两排气浪,浩浩荡荡,向时尚小丸子前进。

    时尚小丸子哼道:“不知轻重的小东西,杀你如碾死一只虫子那么容易。”

    刷!

    穿着“皇帝的新装”,时尚达人小丸子同学纵身而起,电射而出,迎向站在大威德门上面的林青虾。

    “前辈,我今日不依靠大威德门,只凭自身实力与你撕比。”

    言罢,林青虾跃离大威德门,双掌怒拍,蓬!蓬!光雨缤纷,坠洒而下,将时尚小丸子罩在其中。

    “咸鱼的誓言。”只听时尚小丸子怒道。他大手一翻,一条咸鱼跳了出去,登时,咸鱼活了过来,身体迅速拉长,首尾超过百丈。

    “咸鱼也是有目标的!”大鱼吼道。他是时尚小丸子的契约兽,其名曰誓言。

    “好大一条鱼!”猪婆龙犬大喜。三只狗头转向虹七宫,征得他的首肯,猪婆龙犬欢呼着冲了出去,咬向咸鱼。

    只是吃了银蟒与松吉吉长老,猪婆龙犬还觉饥肠辘辘,再来一条烤鱼,那就更美了。

    刷!

    林青虾将身一避,错过咸鱼,飞纵向时尚小丸子。“前辈,食我大消声!”林青虾叫嚣道。

    虹七宫凌虚蹈空,暗道,林青虾,你只知我曾待在杀马特界过,却不知我亦在基老界游历过一段时间,然,两段时光都不甚愉悦。好在虹七宫鸿运当头,在杀马特界、基老界皆有奇遇,因此功力大增,方甫遇到丐帮的前任帮主,就被他收为徒弟,并且指定是下任掌门。

    表面上,虹七宫已经扫清丐帮之内的不服者,可他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看来,需要用我在基老界修来的秘术,才可收拾那些长有反骨的长老。”虹七宫面容冷峻。

    妖界大能仁妖,杀马特界大能吴呆毛,两人还在撕比。并未分出胜负。虹七宫霍然遁出,擎起打狗棒,“吴呆毛,死吧。”

    呼!打狗棒遽地砸下,一道深绿色的光柱凌空劈出,蓬然砸向吴呆毛。原来,仁妖已和虹七宫结盟,关系非同一般。盟友有难,虹七宫见而不避,为朋友赴汤蹈火,能Gao基就行。虽然离开了基老界,可虹七宫还是……

    吴呆毛的那一撮萌物呆毛绷直,他声如霹雳,“丐帮的帮主,你想作甚!”

    长臂一振,呼,一团斗气荡开,肃清那道劈向自己的光柱。吴呆毛双目绽放冷芒,“仁妖,虹七宫,我明白了,你们原来是一伙的!”

    既然想撕比,那就一起来吧!吴呆毛不再逞个人英雄,丐帮之主介入了,那就不是一个人两个人的事了。“吾之杀马特道友啊!”吴呆毛长声喝道。

    “吾在!”

    “吾也在!”

    “来了!”

    “吴道友有难,贫道怎可不来。”

    “哈,丐帮之人,也要撕比我等杀马特贵族吗!”

    刷刷刷,刷刷刷!一头头杀马特贵族迎风招展,遽地现身,簇拥着吴呆毛。仁妖可就没那么好运气了,他是半人半妖,不管是人族还是妖族,无有替他出头之人。

    眼瞥到吴呆毛被杀马特贵族们拥护,妖界大能“仁妖”心里很不是滋味。“从出生起,命运就对我不公平,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一定要做杀马特汉子!而不是半人半妖。”想归想,仁妖还是要面对现实。

    丐帮之主虹七宫拍了拍仁妖的香肩,“不要难过,晚些时候,我们再探讨宇宙的哲理。”

    仁妖颔首道:“然。”

    其实,他们的话也可以这样理解,虹七宫说:“房间已经预定好了,这是钥匙,来吗?”

    仁妖道:“不来是小狗。”

    几十道人影遽地遁来,原是丐帮的八袋长老羽包包带着一群年轻俊彦,前来相助掌门。至于向前那些表忠的长老们,他们又开始观望。当真是墙头之草,能摇可摆,逐风而动。

    羽包包手持“简浮盈府”剑,气如长虹,“尔等杀马特汉子,还不退下,非要与我们丐帮为敌吗。”

    吴呆毛不屑道:“哪有你说话的份,你,够格吗?”

    杀马特大贵族的言外之意再明显不过,羽包包的比格不够啊,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该滚哪去,去哪里。

    羽包包再是忠厚之人,也有几分火气,狠道:“吴呆毛,你找死!”

    吴呆毛震怒,“虹七宫,你是如何管教手下的!”

    虹七宫道:“你的呆毛晃来晃去,碍眼至极,我想拔下它们很久了。”

    “”

    吴呆毛彻底无语。玛格基的,知不道什么是萌啊!一群没长眼的东西。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