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马特界的偶像兼实力派大能吴呆毛,他目放冷电,厉声道:“仁妖,你这是作何!”

    妖界的大能仁妖笑道:“还能作甚,自然是除掉你,减少某的竞争对象。某也要大威德门,吾观你对它颇有想法。”

    适才,仁妖的摧心掌拍在了吴呆毛的后心上。登时,吴呆毛气血滚荡,皮肤像是涌动的海浪,时起时伏。吴呆毛没料到仁妖对他动手。“你好狠的心肠!”吴呆毛喷出一口血水,“难道忘了我们曾经gao基过的愉快时光吗!”

    仁妖淡然一笑。“吴呆毛,你总是陶醉于过去的那点微不足道的成就,并由此逃避现实。接受真实吧,吾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不可能只用在你身上。天下杀马特汉子如过江之鲫,取之不尽,用之也不竭。某的品味也随时间的变化而变化。吴呆毛,你落后了,你那枯燥而又无趣的衣品再不能让我愉悦。”

    轰!

    吴呆毛的识海荡动,灵台摇摇似坠,咔嚓,一道裂痕乍现。怔了怔,吴呆毛抬手指向仁妖。“好你个仁妖!有了我你还不知足,居然还去调消声外面的杀马特鲜肉。我以吴呆毛之名起誓,今日不杀你,我就不再做杀马特。”

    纳集斗气,聚于双掌。吴呆毛大喝一声:“斯巴达!”人已纵出,双掌齐动,当是时,风雷涌动,天色遽地一暗。但见吴呆毛左掌如车轮,右掌如石盘,倏地拍向妖界大能仁妖。

    仁妖因是半人半妖,在妖界饱受诸妖异样的眼神,观他和好友兼基友撕比,妖界中有人笑道:“半妖就是半妖,成事不足。连基友都不能控制,枉为大能。吾不屑与你同伍。”讲话的也是妖界大能,他和仁妖素来不睦,双方明争暗斗,互有胜负。见此良机,他自然不会错过,尽情嘲笑仁妖。

    “仁妖,你的基友也是人类,哼,也难怪。因为自己就是半个人,妖族中有你这样的异类,堪称是吾等之耻。吾不是告诫过你吗,找基友,要找妖族的鲜肉!你就是不听,这下出丑了吧!”

    另外一位妖界大能也道。他表面上是在训斥仁妖,其实在维护他。因为他稀罕仁妖,想要与之同登背断山。

    杀马特界的达人时尚小丸子,斜瞥了几眼他的“好友”们,原来你们爱过啊,还是当着我的面!可恶,为何不叫上我,我们三个一起啊。时尚小丸子因林青虾召唤出大威德门,暂时按兵不动。

    丐帮已现乱象,杀马特界诸雄也是蠢蠢待动,妖界之人虎步狼行。虹七宫广发英雄帖,想不到后果竟是这般。“不够啊,还不够!”虹七宫冷笑道。“我终于明白了,没有绝对的实力,要脸也没用。既是如此,不要也罢!”

    攥紧打狗棒,腾,虹七宫霍然遁去,他目有戾气,锁定丐帮的长老松吉吉,就是这厮了,叫唤的最欢,要代我做那掌门人。好啊,我成全你。虹七宫身如鬼魅,眨眼随至,倏地来到松吉吉身前不足一丈处。

    松吉吉骇得讲不出话来。他,他真的是我认识的虹七宫?松吉吉恐惧道。“不,好像哪里出错了!”松吉吉想通了其中的关节。

    “碧池兽,碧池兽!”松吉吉不顾一切,攫来他之契约兽,让他撕比虹七宫,丐帮年轻的掌门人。

    “淡定,主人淡定啊。”碧池兽不悦道。虽是如此,它还是挡在虹七宫之前。“你就是虹七宫?”

    虹七宫也不答话,挥动打狗棒,砸了下去。绿芒炽盛,宛如松涛之海,瞬间罩定碧池兽。

    “好小子。”碧池兽笑道。“我还没撕比你,你主动招惹我。”身体一摇,碧池兽腾空而起,高五百丈,合围九丈,如同屹立在半空中的柱子,蔚然成荫。

    松吉吉长老的契约兽是完全体,凶威之盛,虹七宫更能感同身受。碧池兽晃动它庞大的身躯,撞碎罩向他的绿芒。几在同时,它怪眼怒睁,刷刷,两道淡紫色的光束自它双眼迸出,摇曳而来,劈向虹七宫。

    “哈哈哈,虹七宫!我的这只契约兽,凶戾难挡,任你能为滔天,也难撼动它分毫。”松吉吉大喜。好像他自己才是碧池兽。

    杀马特界的新人林青虾,他对虹七宫颇有好感,也愿成全他,助他登上高位,扫清身边的障碍,管他是几袋长老,一道抹去。

    当即,林青虾默念长藤诀,墨绿色的斗气窜出指尖,蜿蜒而行,好似长藤。飕飕飕,数以百计的长藤破空而至,绕着碧池兽旋舞,一匝匝缠绞,喀拉拉,绞动之声遽地响起,听了让人头皮生疼。

    “多事!”松吉吉注意到了林青虾,你小子算什么,也敢插手丐帮之事。松吉吉长老虽然忌惮大威德门,可他不怕林青虾,认为对方失了大威德门,不足为虑。

    “喂喂,你忘了我吗。”羽包包冷笑。“我就在你后面。”

    锵!

    羽包包手中的“简浮盈府”剑蓦地刺出,扎向松吉吉长老的脖颈。你脖子长,消声消声也长吗,我全都削去。羽包包恨透了松吉吉、马草容,他们必须死!

    咣当。遽闻一声激响,原来是马草容赶来了,他怎能眼睁睁看着羽包包杀掉自己的第二个爱人,眼下,松吉吉还不是马草容的旧爱,也许以后就是了……

    马草容与羽包包一样,同是四袋长老。他修的是“笑花诀”,功力大成后,一笑倾人城!明显,马草容修为不到家,他是笑了,却很难看。

    贝齿张启,马草容再次运转“笑花诀”,咯咯咯,他轻笑,还自以为挺好听的。然而在羽包包、松吉吉长老听来,比哭还难听!

    当!当!当!当!

    一朵朵白色的花朵轰砸在羽包包的“简浮盈府”剑上,那些花朵由马草容的斗元凝冻而成。这招出自“笑花诀”的名式,我见花开。

    羽包包右腕发力,陡地划动手中的长剑,将那些盛开的白色花朵荡去。“马草容,我对你太失望了。和松吉吉一起去死吧!”

    被愤怒冲昏了眼睛,羽包包再难忍受。杀,杀,将他们都杀掉!念头方起,羽包包再次运起“吕卯十三剑”中的招式。

    “归头剑!”羽包包喝道。

    鳖人剑、归头剑,皆是“吕卯十三剑”中的剑式。不同于鳖人剑,不管是攻击范围还是华丽程度,归头剑的威力更胜一筹。

    刷刷刷,剑芒大盛,朝天荡开,一柄柄光剑旋开,共有五百七十一之数,像是倒扣的漏斗,剑锋所向,马草容、松吉吉。

    羽包包冷酷道:“你们可以去死了!”

    话声落,五百多柄光剑倏然扫下,好似长虹经天、狂蛇遽舞,压得下方之人胸膺如堵。

    “这就是归头剑吗!”马草容大骇。他听人说起过,也曾缠着羽包包,让他施展,可羽包包婉言回绝。

    在巨大的恐慌之下,马草容也顾不上使用“笑花诀”,再说,那一朵朵小花能撼动光剑吗!“吉吉,救我!”马草容尖叫道。

    松吉吉长老哪里会救他,自顾不暇。没有任何迟疑,松吉吉取下身上挂着的七个袋子,象征他身份的袋子。“羽包包有两下子,难怪老东西中意他,并将吕卯十三剑传予他。就连简浮盈府剑也赠予他啦!可恶,他的运道总是比我好。”

    丐帮的这位七袋长老可不愿总是捡破烂,羽包包丢下的破烂,在他心中,马草容也是那破烂。

    只见松吉吉长老十指弹舞,嗤嗤嗤,一道道锋利的斗气划开七个袋子,袋中所盛之物撒将出去。

    身为七袋长老,松吉吉当然有保命之物。七个袋子中分别藏有金花、银蟒、桐刃、铁剑、石椎、扶桑木、忘情泥。

    金花盛开,共有五片花瓣,每一片大如门板,呼呼旋转,金花挡在松吉吉长老头上。

    银蟒方甫离开布袋,弹跃数次,倏现原形,原是一条身长超过两千尺的怪蛇,银鳞熠熠生辉,像是嵌在它蛇躯上的铠甲。经由松吉吉的召唤,银蟒盘踞在金花之下,护全主人。

    至于那桐刃、铁剑、石椎,呼哧,呼哧,呼哧,升空而去,对上了羽包包的“归头剑”。

    忘情泥铺开,扶桑木落在其上,当是时,枯木再生,扶摇而起,枝叶繁茂,绿荫撒下,遮住金花、银蟒。如是这般,松吉吉长老才觉安心。至于马草容,松吉吉斜睨了他一眼,请君自生自灭,技不如人,死有何辜。

    马草容简直惊呆了,话到口中,还未讲出,噗噗噗!一团团血花炸开,他已被上百柄光剑穿身而过。这位丐帮的四袋长老,至死也不明白,为何松吉吉冷眼旁观,不来救他。难道他们真的情比纸薄吗?

    看到马草容眼中的愤怒渐渐归于虚无,松吉吉长老反觉轻松,长舒了一口气,“草,终于不用听到他那难听的笑声啦!”

    有了扶桑木、金花、银蟒的保护,松吉吉不认为羽包包可以攻打过来。

    方才,他抛出的扶桑木,并非是真木,而是取自扶桑木的一截枯枝。而忘情泥,可让枯枝再生,虽然时间不是很长,可那足够了!松吉吉很心疼他丢出去的忘情泥、扶桑木。但为了自己的生命,有什么不可以舍弃的!

    喀拉一声脆响!

    那蔚然成荫的扶桑木从树冠开始,直到树根,赫然间,一分为二,木屑迸舞,还有烧灼的味道。

    林青虾出手了,他站在大威德门之上,骤地降下,两扇门中劈出一记寒芒,正中扶桑木,将其剖开。扶桑木这次死了,这截枯枝再无重生的可能。而温养扶桑木的忘情泥也做飞灰散去,和尘埃无二致。

    再看空中的碧池兽,它被上百道长藤缠住,明明可以挣破,它却不急不躁,装作很用心的样子,也就给松吉吉长老看看而已。

    噗!松吉吉吐血了。畜生,那畜生可恶!

    两扇大威德门,一扇门上站着林青虾,而另一扇门也降下一道不世身影,虹七宫!

    虹七宫单手执打狗棒,“兄台,你对我有意思?”

    林青虾道:“阁下一表人才,谈吐不凡,而且散发着若有若无的杀马特气息,不得不说,你成功地引起我的注意!”

    虹七宫道:“想不到,想不到啊!”

    还真有人能看出他曾经是杀马特中的一员。虹七宫略显惊讶,也很自得。他同样确认了自己能和林青虾开启友谊的小船。

    一位年轻的杀马特汉子,一位几乎被架空的掌门人,两人凝视彼此,噼啪,噼啪,空气中有基情涌动,不,是友情涌动!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两人同时大笑,他们的友情至此开始了,也为后来的悲剧埋下了开端。

    “我召唤大威德门,每个人都想得到它,君为何不以为意?然道大威德门不足以让你动心?”林青虾好奇问道。

    “人皆有心,我亦然。可不是我的东西,我并不取之。”虹七宫笑道。笑得很真诚,而且讲的也是实话。他在杀马特界的奇遇,远比得到大威德门更甚,远非大威德门门可比。

    “七宫真是君子。”林青虾赞道。

    “青虾兄弟也不是小人。”虹七宫笑曰。

    两人皆是俊彦,尚未扬名,互生好感之余,难免心有戚戚焉。

    刷!

    羽包包疾驰而来,降落在大威德门前方,不敢太靠近。他可不是虹七宫。丐帮的四袋长老恭敬道:“掌门,包包不才,没能取下松吉吉的头,献于您。”说完,他左手一扬,呼,一颗脑袋滚将出去,却是马草容的脑袋!

    虹七宫挥动打狗棒,以杖击打那颗人头。嘭!颅骨炸裂,四散开来。

    “羽包包,你做的很好。马草容身上的四袋是你的了,从现在起,你就是八袋长老。”虹七宫一声令下。

    “谢过掌门!”羽包包激动的无以名状。

    而下方,躲在金花、银蟒之下的松吉吉长老大怒,吼道:“你们在搞笑吗,虹七宫,你凭什么让羽包包那个土包子做八袋长老!我不服,我第一个不服!”

    锵!羽包包的“简浮盈府”剑出鞘,他道:“掌门,让我去杀了松吉吉。”

    “八袋长老,你且退下,我亲手清理门户。”虹七宫冷然道。

    话音方落,虹七宫已然降下,他脚踏清气,身如利箭,遽地冲向金花。“松吉吉,死到临头,尚不知悔改,你无救矣。”

    呼!

    一道翠色的长影劈下,好似翠龙翻舞,熠熠夺目。

    虹七宫要杀松吉吉长老已成定局,谁也不能阻拦,即便是丐帮的其他高位长老们。所以,没人动手,纵是松吉吉的好友也未相助。

    轰隆隆!

    翠色的长影扫中金花,登时,天摇地晃,绿芒荡炸,好似浪涛拍动霄汉。

    崩!崩!崩!金花的几片花瓣齐齐崩裂,金色的光屑涌滚开来,汇成光流,瞬息而逝。

    “啊!”松吉吉长老失声道。

    怎会这样!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