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马特界的时尚小丸子用他那双洞悉人心的眼睛,凝视林青虾。别人不知,时尚小丸子却知,林青虾将会是杀马特界的超级新人,“他那独特的发型以及彩虹般的发色深深地吸引了我。真想为他剪裁一身新衣,就像我穿着的。不过啊,我可不会那样做,以林青虾的杀马特天赋,再配合我巧夺天工的裁剪技术,他马上就会成为杀马特们瞩目的对象!”

    面对林青虾的光宇掌,时尚小丸子饱提斗气,倏地拍出,嘭!气浪荡涌,如洪水暴发,扫清漫天光雨。

    知名杀马特贵族与名声不显的杀马特新人,两人的首次撕比惊险而又扣人心弦。

    妖界的半人半妖大能抚须叹道:“哦,那孩子就是林青虾吗,我听说过他。大威德门的持有者!”

    “什么,大威德门被他得到了!”

    “然也。我等耗半生心力,苦求不得的大威德门被那小子取走了。”

    “仁妖,你是如何知道的!”

    “某家自有消息来源,你信与不信,关我何事。”

    仁妖,妖界的大能,可他血统不存,他母亲是人,父亲却是大妖。像他这样的半妖,不受待见,不管是在人界还是在妖界,都属于异类。像父亲是犬妖,母亲是小国公主的犬夜叉,亦是半妖,他和同父异母的欧尼酱杀生丸之间的那点事,也是人尽皆知。

    然而,仁妖天赋异禀,在武道上发前人所未发大愿,并取得一些列成就。诸君,看看仁妖的打扮吧,他脚蹬一尺高的尖角皮靴,左边网袜,右边过膝长筒之袜,齐消声裙是标准配置。

    即便和杀马特大能待在一起,仁妖也不遑多让,甚至可以说是熠熠生辉,他的品味竟让杀马特大能暗叹不如。“踏马的,究竟谁才是杀马特啊!”杀马特界的大能叹息道。

    这位大能唤作“吴呆毛”,拥有一双翠绿色的眸子以及耀眼的金发,而且有萌元素呆毛!

    吴呆毛、仁妖、时尚小丸子都是熟人,聚在一起时,喜欢讨论时尚走向以及后起新秀。

    “不简单啊,林青虾。能和小丸子君撕比那么长时间而不落下风!”吴呆毛诧异道。

    “呵呵。你们这些杀马特,眼高手低,容不得新人,怎会发现他们的发光点。不瞒你说,我更看林青虾,而非我们的老朋友小丸子!”仁妖笑道。再说,他和时尚小丸子、吴呆毛之间的友情也不是那么牢固。

    “哈哈哈。”吴呆毛大笑。“仁妖,你还真敢说。时尚小丸子可是易与之辈?他那双巧手,天下无双,缝纫技术更是夺天地之造化。林青虾虽然颇有灵气,可他不是小丸子的对手。再给他十几年时间,兴许他能与小丸子势均力敌。”

    不同于仁妖,吴呆毛更看好时尚小丸子,可他也很欣赏打扮时尚的杀马特新人林青虾。

    “大威德门,真的在他手上?”吴呆毛忖道。“可以的话,我会抢走大威德门,放在他手上,简直浪费嘛。像我这样的杀马特贵族才配拥有大威德门!”

    那穿着“皇帝的新衣”的时尚小丸子,久战拿不下林青虾,也觉诧异。“我已经高看他了,想不到林青虾的身手那么俊俏。”

    既是如此,小丸子伸手在丸子头发型上拍了一下,嗡,一团斗气升起,大如栲栳,浮沉不定。斗气中有一双眼睛灼灼放光,注定林青虾。

    林青虾陡觉局部地区有恙,小伙伴也紧张了。“那是什么!”林青虾自然注意到了斗气中的那双眼睛。

    “这位杀马特朋友,注意了。你的小丸子前辈要放出他的契约兽啦。”丐帮最年轻的帮主虹七宫传音于林青虾。

    “时尚小丸子的契约兽?”林青虾暗道。不曾听说过,小丸子前辈有契约兽吗?年轻的杀马特汉子不敢大意。

    “前辈不义,休怪小子无情。”林青虾冷声道。呼,朔风旋荡,百草纷折。一股苍凉的气息瞬间掠过在场诸人的上空。

    妖界之人、伪娘界之人、杀马特界之人、丐帮之人纷纷抬起头来,凝望天空。那里,赫然出现了一道门!

    两扇门扉紧闭,然而苍凉的气息正是从门里飘出。

    “大威德门!”

    吴呆毛大声道。“是大威德门,吾辈遍寻不得的大威德门!”

    “纳尼?那就是大威德门,号称拥有它,小伙伴从此来不及休息的宝具!”

    “太可怕了,汉子的小伙伴来不及休息?那还了得,在下怎能让这种不幸的事情发生在同胞身上!让我来承受这可怕的痛楚吧,有什么冲我来!”

    刷!妖界的阵营中飞出一位大妖,他出手抢夺大威德门。谁不想拥有它呢,谁用谁知道!

    有人起了开头,更多伪娘、大妖、丐帮长老、半人半妖冲天飞起,刷刷刷,刷刷!遁光接连亮起,照亮半方天空。大家都担心落后于人,大威德门成了别人的囊中之物。

    纵然身为大能,吴呆毛、时尚小丸子也面容悚变,他们也想拥有大威德门,可两人并未出手。

    丐帮有史以来的最年轻的帮主虹七宫也没出手,他右手反剪在身后,左手拈诀。陡地,天际大放翠光,一杆绿色的打狗棒剖开虚空,遽然降下。虹七宫左手执棒,眼神冷厉,“丐帮之人听令,出手抢夺大威德门者,五袋长老之下,全部废除,再不是我丐帮之人!”

    打狗棒,丐帮的权杖,是一件宝具,更是神物,让那些丐帮长老惊悚的是,打狗棒居然认虹七宫为主!这让他们情何以堪,谁不想做那人上之人。长老们表情各异,有不屑者,有惶恐之人,也有按兵不动者。

    遁出杀马特界之后,虹七宫凭着他在杀马特界的奇遇,修为更进,因缘际会,成了前任丐帮之主指定的下任帮主。诸长老不服,尤其是那些八袋、九袋长老,他们还等着老帮主死去,自己接任大位呢!岂料,半途杀出一个名不经传的小乞丐,他们焉能服气。

    是以,老帮主仙逝,虹七宫接掌丐帮的过程并不顺利,有惊又险。

    适才,林青虾祭起大威德门,引来诸多丐帮之人出手,其中不乏三袋长老、四袋长老,甚至有六袋长老,七袋长老。他们听虹七宫说要废除物袋长老之下的丐帮之人,脸都青了,鼻子也气歪了。

    七袋长老松吉吉怒视虹七宫,叱道:“虹七宫,你也配执掌打狗棒?拿来吧!”

    松吉吉右掌分拂,一明一暗,两道掌劲遽地冲出,拍向虹七宫。“我哪里不如你,取来打狗棒,我也耍耍。”松吉吉冷笑不已。

    虹七宫还是年轻啊,被松吉吉当众嘲笑,脸膛像是烧红的鞋拔子,支吾了几声,终是没能说出话来。

    嘭嘭两声,虹七宫以打狗棒击碎松吉吉拍来的两道掌劲。

    “哈哈哈!”

    “虹七宫,交出打狗棒,你不配做我们的首领。”

    “丐帮之主,有能者居之,虹七宫,你扪心自问,何德何能?你为丐帮做过什么贡献吗?讲出来让大伙听听。”

    “我提议让松吉吉长老担任帮主。”四袋长老马草容大声道。马草容和松吉吉关系好,丐帮人尽皆知。此次,他和松吉吉一道出手抢夺大威德门,按照虹七宫的说法,他马草容即将被驱出丐帮,几成废人。

    心气极高的马草容决不允许那种情况发生。

    很多丐帮的长老们默不作声,等着看虹七宫的笑话。支持虹七宫的长老多是两袋、三袋长老,他们并无实权,在丐帮里也是可有可无之人。可面对突然情况,他们也不敢明里支持虹七宫,生怕遭人记恨,夺下他们的袋子,甚至是驱逐出去。

    “啊!”

    一位大妖痛嚎道。他的半张脸没了,因为他自恃其能,非要开门,反被两扇门挤烂了脸膛。

    就在大妖嚎叫之际,轰隆巨响,两扇门打开了,门内旋出数股蓝色的长流,噗噗噗,劈中大妖的身体。再无惨嚎,大妖就此往生去了。

    嘶!众人倒吸一口冷气,迅速遁离大威德门。即便是叫嚷的最欢的马草容长老,他飞得最快,甚至比松吉吉长老还快。

    松吉吉略显惊讶,“马草容,他什么时候那么厉害啦?”松吉吉长老想不通。

    然众人作鸟兽散状,呼喇喇散开。当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掸一掸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马草容还未飞出多远,丐帮之众中传出一道声音,“兀那马草容,恁地不要面皮,站住!某愿意会一会你。”

    腾!一头好汉飞纵而起,他也是四袋长老,身上挂着四个绿色的袋子。“马草容,你说好的和我永不分离,转身就投到了松吉吉的怀中。让我如何忍!”说话的汉子一看就是朴实之人,身段与样貌自然比不上七袋长老松吉吉。

    松吉吉得意想道:“哈哈哈,羽包包,看你那草包样子,哪点比得上我。马草容和我待在一起可谓天经地义,我们郎才郎配,正适合gao基哉!”

    羽包包怒道:“松吉吉,还敢再不要脸吗!没有我,你能成为丐帮的七袋长老吗!”

    松吉吉哼道:“你住口。还敢提那些破事。我有今日的地位全仗自己的努力以及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你呢,你不过是我的引路人,并未为我做过什么。我的付出,我的艰辛,你怎可能知道!”

    而且,我已是七袋长老,你还只是四袋长老,高下立判,注意你的语气!松吉吉冷笑,宽袖一甩,蓬,一团绿芒绽开,像那怒放的翠消声花。

    羽包包早已投到虹七宫门下,他更看好年轻的羽翼还未丰满的掌门。

    锦上添花远比不上雪中送炭!

    “忘恩负义之獠,有何面目生于世间。”羽包包一把抓住身后的背包,嗤啦,将其扯开,包中抖出一蓬光屑,像是聚集在一起的萤火虫,光屑荡舞,遽地化为一柄长剑。“此剑可斩世间宵小。”羽包包笑道。

    他手中的剑非是寻常之剑,名列丐帮十五神兵之七,唤之曰“简浮盈府”剑。

    羽包包人虽木讷,却是使剑好手,上任丐帮掌门正是相中了他的低调以及剑道上的天赋,才将“简浮盈府”剑传予他。羽包包也不负掌门的厚望,练成吕卯十三剑,剑式威力奇大。

    对上松吉吉,羽包包再无半分仁慈,一上手就是吕卯十三剑中的第八式,鳖人剑。刷刷刷,剑华骤涨,凝成一只大鳖,倏地划开虚空,撞向丐帮的七袋长老松吉吉。

    “松长老,小心!”马草容惊呼道。他所担心之人自然是七袋长老,所忧之事也因松吉吉而起。

    马草容和羽包包毕竟爱过,也最了解他,“羽包包不喜张扬,可他的剑术上的造诣极高,松吉吉怕不是他的对手。”忧心忡忡,马草容眉目中皆是愁意。他如何不愁呢,松吉吉一死,他最大的靠山就没了,还能在丐帮中有立足之地吗!

    “鳖人剑!”

    松吉吉面容遽变,“羽包包,你绝情若斯,松某人也不客气了。”

    右脚向前虚抬,哗哗,松吉吉脚下显出一潭碧水,咕咕咕,水中升起一串串气泡,潭底不知道藏了怎样可怕的异兽。

    待那只由剑气聚成的大鳖飞近之际,蓬!松吉吉身前的潭水迸爆,碧箭呼啸而出,飕飕飕,飕飕飕!冲向大鳖,将其凿穿,前后透风。

    “出来吧,我的碧池兽!”松吉吉喝道。

    七袋长老也是有契约兽的人,他的契约兽来头不小,和甲腾鹰兽、雾腾蓝兽、沧井兽齐名,曰碧池兽。

    松吉吉长老的契约兽是一头汉子,而非姑娘。它方甫钻出水潭,先白了一眼自家主人,“松吉吉,没事唤我来作甚,我的出场费很高的,不要搪塞我!”

    “”

    松吉吉长老也是想哭无泪。消声的,能不谈钱吗,多伤感情。他的契约兽什么都好,就是太现实了,无利不起早,见钱眼开,见棺材不落泪。

    “碧池兽!”羽包包哼道。“松吉吉,那兽和你很相似,难怪你们会缔结契约。”

    刷,羽包包抖了抖“简浮盈府”剑,剑芒荡舞,蓦地扫向碧池兽。

    你们可以一起去死了!羽包包杀意再盛。

    “小哥,那么急?我们就不能坐下来谈谈?你开出的条件够好,我可以背叛松吉吉。”碧池兽笑道。

    “”

    听自己的契约兽那样一讲,松吉吉长老的脸都气绿了。玛格基的,不带这样玩的,还能愉快地做朋友吗。

    羽包包哂然一笑,脚踏罡气,倏地旋出。“多说无益,死来!”丐帮的四袋长老再次使出成名剑式。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