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看来,不是枯木生花,点点是基老之泪。”

    小自在佛哀叹一声,两行清泪洒开。“世尊有云,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所以您就成了基老吗!”

    有位基老弱弱的问道,他也是岳静布条山的本土基老。既崇拜小自在佛,又不愿被他开光。谁不知道消声僧最喜欢给追随者的局部地区开光,想想都觉得可怕。

    小自在佛道:“然,小僧成了基老。”

    嘭!

    小自在佛一掌按下,佛元荡扫,轰然扫向狩宫之虎,煤油灯娘的契约兽。

    狩宫之虎龙尾遽地卷起,旋又弹开,呼的一下,向上劈去,对上了小自在佛按下的佛元。“吼!”狩宫之虎仰天长吼,它是玉胥宮掌教的代行之兽,同时也是煤油灯娘的契约兽。讲真,它很瞧不起基老,尤其是无有头发的基老。

    而小自在佛正是狩宫之虎讨厌的类型。

    鱼头,壁虎身,龙尾,三者完美地在狩宫之虎身上呈现。它那双死鱼眼迸出两道乌光,“基老,受死!吾乃玉胥宮掌教老爷的宠物,你能成为吾的食物,也不枉生为基老。”

    呼呼,狩宫之虎的龙尾迥然扫旋,将小自在佛拍出的佛元扫清。煤油灯娘拧身而起,登时,有团清气聚来,托着煤油灯娘,降落在狩宫之虎的背上。

    除了玉胥宮的掌教老爷外,煤油灯娘是第二位可以踩着狩宫之虎的伪娘。

    狩宫之虎心悦诚服,然而,刚开始的时候,它是拒绝的,认为除了老爷外,再无有人配得上它。煤油灯娘还能说什么,决定用爱与善良感化狩宫之虎。没几天,狩宫之虎就没脾气了,再不敢和煤油灯娘作对。因为对方太阴险……

    小自在佛半拖着金色的戒刀,“煤油灯娘,你纵是放出狩宫之虎,也难除掉小僧。你知不知,自你遁入伪娘界之后,小僧就与青灯为伴,成了酒消声和尚。唉,都是你的错啊,是你让小僧彻底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煤油灯娘冷笑道:“滑稽!多少人爱慕你秀发飘飘时的容颜,你倒好,枭落满头秀发,成了Tu驴!”

    小自在佛道:“小僧的烦恼丝已去,然你是小僧心中的刺!”

    话声落,小自在佛倏地提起戒刀,锋刃所向,唯有煤油灯娘。“摆在你面前的有两条路,其一,舍弃你在伪娘界的一切,与小僧远走天涯,基风常伴,这样,你就是小僧的玫瑰,有刺也无妨。其二,你死,小僧长存,并且缅怀过去与你牵手时的美好时光。毕竟,小僧很念旧,大舅老爷!”

    握草!这等专情的基老,煤油灯娘你还等什么,赶快与之再续前缘,这样贫道就是真正的玉胥宮十二伪娘之首,狩宫之虎也是贫道的契约兽。赤米青子真人心忖道。煤油灯娘不着急,赤米青子却蠢蠢将动。

    驭使局花台,妙蛙上人飘逸纵来。上人从花容想那里得到了雪姨刀,正要一试,想要知道基人王曾经使用过的名刀如何了得,可否胜过他的劫牛刀。

    “妙蛙,不要激动。花某也来了。”花容想两指弹舞,咻咻,基光旋出,没入不臣之兽的身体。锵!剑吟顿起,不臣之兽倏化长剑,戾气绵延千尺之外。

    花容想动也无动,臣兽之剑飞了过来,将他托起,并向前遁去,追逐站在局花台上的妙蛙上人。

    基老界的俩只超级大咖,先后而至,阻断赤米青子真人的前路与退路。

    “莫问前程,渺渺不可见。请君莫回首,回头再无来时路。”花容想右手撑开,掌中托着一物,妙蛙种子,上人的契约兽之一。

    妙蛙上人也有一双契约兽,一者白鹤兽,一者,妙蛙种子。白鹤与妙蛙皆可兼得。

    原来,“妙蛙种子”待在花容想身边!成了他与妙蛙上人的传音之器。

    呱!

    妙蛙种子叫了一声。直道本宝宝和花容想待在一起,皮肤越发翠绿,当真绿油油也。“主人啊。”妙蛙种子跳了出去,站在妙蛙上人的肩上。

    “我还以为太基居士把你煮了呢。”妙蛙上人道。

    “他敢!”妙蛙种子辩解道。

    “花某有何不敢。”花容想笑道。“只是吃掉你的不是我,而是骥霸獣。”

    “几把?”骥霸獣和它的小伙伴都惊了,“我为咩要食妙蛙种子,它看起来很难吃的样子。”

    妙蛙上人、花容想、妙蛙种子、骥霸獣,相谈甚欢,白鹤兽也在他们上空盘旋。可中间的赤米青子真人就尴尬了,“贫道握了好多草。你们勾与搭,贫道却成了照亮你们的长明灯。可恶。”

    赤米青子大袖挥拂,一团青芒旋出,内中裹着吞米青虫,真人的契约兽。

    吞米青虫迎风就长,遽现百丈之躯,厉吼一声,冲向空中的白鹤兽。“几把!”骥霸獣怪声道。“你怎敢欺负白鹤兽,让我与你撕比呀。”

    将翅扬起,骥霸獣四蹄生风,陡地升起,直追吞米青虫。

    妙蛙种子道:“主人,我也去帮助白鹤兽。”

    妙蛙上人颔首道:“你去吧。”

    呱!妙蛙种子跳了出去。

    “赤米青子,何不做基老。”妙蛙上人道。

    “可笑。贫道引荐你进入伪娘界,你却让贫道改做基老。”赤米青子不悦道。

    让他一人撕比两只基老大咖,却是不讨好的活。

    “真人!”

    “真人!”

    白鹤娘、姬吒三大子翩然而至,降落在赤米青子两旁。他们是来寻找师傅的,可并未看到太二真人。

    “哦,是白鹤娘与姬吒三大子。”赤米青子喜道。

    他们是太二师弟的得意爱徒,死了就死了吧,反正贫道不会心疼。赤米青子真人已将姬吒与白鹤娘当成是死人。因为他们将要和基老界的超级大咖撕比!胜算可想而知。

    嗯?赤米青子真人一眼瞥到姬吒三大子提着的呼啦圈,那号称和太阳肩并肩的神兵。“哼,贫道多次向太二师弟讨厌呼啦圈,他却不予。可他竟把呼啦圈传给了姬吒三大子!贫道比不上这个小畜生?”

    “真人,为何盯着我的脸?”姬吒三大子疑惑道。“难道小子我的脸又变帅了!”姬吒自顾自的笑了起来。

    白鹤娘踩了一脚师弟,姬吒心领神会,不再发笑,他道:“真人,你可见到我家太二师尊了?”

    “姬吒、白鹤娘。”赤米青子真人笑道。“来,贫道为你们引荐基老界的大咖,这位是花容想,又名太基居士,局花台上站着的是妙蛙上人,山海淑仪志的撰写者。”

    赤米青子真人心知姬吒是个话匣子,而且还是不带脑子的那种。

    真如赤米青子所料,姬吒三大子一见到妙蛙上人,喜的不要不要的,“哇唔,我看到了什么,我究竟看到了什么啊!竟有人比我长得还漂亮!”姬吒所说的那人就是妙蛙上人。

    白鹤娘、花容想等人略显不悦,他们也是俊美之人,可没入得姬吒三大子的伪娘之眼。

    还没完,姬吒三大子继续道:“在场的汉子,除了我与那银发美人,都是土鸡瓦狗,不值一哂。美人,你是何人!”

    姬吒三大子惊问道。

    赤米青子、花容想、白鹤娘以及岳静布条山的土著基老们都气坏了,草,他们都被人说成普通汉子,脸蛋无出众之处,这让他们如何能忍。

    赤米青子真人更是愤怒,他是想让姬吒引起众怒,没想到也激起他的怒火了!

    妙蛙上人向姬吒三大子瞥来,忽觉对面的伪娘不是很讨厌。至少没赤米青子那么让人生厌。

    “开门,开门,快开门!”

    妙蛙上人手中的雪姨刀开始叫嚷。

    上人收起了劫牛刀,单以雪姨刀撕比赤米青子,教他做人,不,是教他做基老,甭做那劳什子的伪娘。

    花容想纵身而下,跃离臣兽之剑。锵!臣兽之剑倏地劈出,剑光迸起三丈高。

    白鹤娘剑指一扬,刷刷,两柄长剑同时飞出,拦截花容想的臣兽之剑。白鹤娘也知对手不是寻常基老,不敢大意。

    姬吒三大子似乎成了呆子,出神地盯着妙蛙上人。

    至于撕比中的小自在佛、煤油灯娘,他们无心他顾,煤油灯娘自然不会理会赤米青子真人的生死,同他无关,何况赤米青子还在暗觑煤油灯娘在玉胥宮的位置。

    和小自在佛一道而来的善鹿尊者、金不换道人,眼神交汇的刹那间,已有腹案。两人个道一声:“小和尚,莫慌,我们来助你啦。”

    善鹿尊者挥动七色局花,蓬,彩色的光浪迸荡开来,向煤油灯娘扫去。

    煤油灯娘在加入伪娘界之前,就已是基老界灵舅宫之主,实力不凡,和小自在佛不相上下。如今,他成了大伪娘,又和狩宫之虎缔结契约,携契约兽前来撕比曾经的基友,既不光彩,也不厚道。

    金不换道人取出一面聚基幡,幌了幌,登时,基气冲天,覆盖百丈方圆。“煤油灯娘,欺我岳静布条山无基老乎?贫道与你做一场。”金不换接连打出数道法决,聚基幡迎风招展,扩大数倍,自动飞出,浮在半空之中。

    拖刀而行,小自在佛。挥动七色局花,善鹿尊者,放出聚基幡,金不换道人。岳静布条山的三只巨基,强势对上煤油灯娘。

    煤油灯娘不怒反笑,“很好,小自在佛,你也有不错的基友。我还担心你被我抛弃之后,厌倦尘世,到死都是一人。”

    狩宫之虎挥扫龙尾,劈爆那些涌来的光浪。它很不开心,基老们一个接一个冲上来,要与它还有煤油灯娘撕比。“哼,若是我家老爷来了,你们早就逃掉啦。”狩宫之虎心道。

    “七色鹿,吾观你愁眉苦脸,何不成为吾的食物。”狩宫之虎抖了一下脊背,将煤油灯娘放下,它自己则飞向七色鹿与善鹿尊者。

    “喂喂,你来找我作甚,去寻金不换的晦气。”善鹿尊者笑道。他哪有躲避的意思,左手按在鹿头上,右手擎起七色局花。

    “不要用你的死鱼眼瞪着贫道。”善鹿尊者又道。“贫道看上去颇有长者之风,实际上,贫道的脾气很差,而且……”

    刷刷刷,善鹿尊者连挥七色局花,数道基光劈出,光流中掺有局花的香味,遽地涌向狩宫之虎。

    “所以说,我最讨厌基老啦!”狩宫之虎怒道。“你身上散发的基老的味道更是让我生厌。”

    狩宫之虎的鳞片张开,嘭!嘭!嘭!一团团碎鳞炸开,遽化鳞粉,随后团成一球,滚将出去,撞开善鹿尊者劈来的基光。

    “你知道吗,基老。滚滚就会变得很萌。”

    “贫道不知。”

    善鹿尊者祭起七色局花,当是时,香飘百里。

    七色局花陡地绽放,有七张人脸浮了出来,同声道:“善鹿尊者,你真敢这样对我!”

    善鹿尊者也不答话,默念咒诀,蓬!中间的那株局花陡地炸开,连同浮起的人脸一同消失,余下的六种颜色的局花果然安静许多,不再吵闹。

    七色鹿心喜道:“善鹿尊者够狠。”

    它也不觉自己有多丢人。

    小自在佛、金不换道人,他们配合的很好,却擒不下煤油灯娘。后者身兼基老、伪娘的双重身份,一身修为绝冠两界。

    当!

    煤油灯娘一指点向小自在佛的戒刀。

    一股宏力沿着戒刀直达小自在佛的指尖、手指、手腕,向手臂窜去。

    “道友,小心!”金不换道人心惊道。

    “无妨。”小自在佛哼道。呼哧!呼哧!呼哧!小自在佛的右臂冲出数十道气劲,他已将那道宏力卸去七成,余下的三成透臂而出。

    “喝!”

    金不换道人骤地喝道。聚基幡光芒四迸,飕飕飕,五百三十六道近乎凝实的基老残像,破空而至,几在同一时间出手,撕比煤油灯娘。

    放出五百多道残像,聚基幡的光泽暗淡许多。看得金不换道人一阵心痛。“唉,贫道的心都在滴血。”

    煤油灯娘冷觑着向自己出手的数百道基老残像,“休说是残像,即便是全盛的你们,也难撼动在我的本元。”

    只见煤油灯娘口喷一道清气,当啷!击中他挑着的煤油灯。灯光遽起,火焰怒窜,照耀百丈方圆。

    蓬!蓬!蓬!蓬!

    自聚基幡冲出的五百三十六道基老残像一个接一个地迸炸,气浪轰然扫开,好似沸腾的江面,咆哮之声不绝于耳。

    眼见此状,金不换道人几乎说不出话来。

    “基友,不要伤心。小僧晚些时候为你开光就是了。”小自在佛也觉抱歉。

    “现在是开玩笑的时候吗!”金不换道人既好气又好笑。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