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二真人、渔夫真人来自鲧旦树附近。

    两位真人望了一眼那参天的大树,岳静布条山的成名之树。

    叮叮当当,数不清的金铁交鸣声响起,倒挂在鲧旦树上的叮叮鸟们像是得到了某种信号,齐刷刷盯向来人,太二真人、渔夫真人。

    叮叮鸟的前任头领已经被地下城的原守护者雄基姬炼化了,化作一柄重剑,头鸟的形态虽能在鸟与剑之间来回切换,可它受制于雄基姬,已被群鸟抛弃了。叮叮鸟们选出新的头目,一只双翼展开超过三丈的叮叮鸟。

    太二真人道:“师兄,看来吾等要毁掉鲧旦木也非易事。”

    渔夫真人道:“然也。”

    玉胥宮的俩个大伪娘不急着动手,他们还在观察鲧旦木。岳静布条山生活的活物都受到了鲧旦木的诅咒,太二真人、渔夫真人是来毁坏大树的,天知道他们会受到怎样的诅咒。

    太二真人心道,师兄,你先动手,你年长些,少活几年也没甚关系。大不了,你下葬时,贫道多为你撒几行眼泪。

    渔夫真人怀着同样的想法,迟迟不动手。

    两位真人都是腹黑的伪娘,心思频转,多为自己考虑,不顾忌同门之情。

    真人们不动手,树上挂着的叮叮鸟们也不急着撕比他们。新的头鸟在天空盘旋,时不时向太二真人、渔夫真人投来轻蔑的视线,那是属于王的蔑视,王之蔑视。

    有四面无形的壁障竖起,严严实实守护鲧旦木。真人们就站在壁障之外,伸手可及外侧。

    “太二,贫道心爱的太二!”

    黄蛇真人的声音响起!

    “太阳!”

    太二真人心道。

    既怒且喜,怒的是黄蛇真人没礼貌,喜的是有不怕死的伪娘来了,可以让黄蛇真人前去攻打鲧旦木。

    渔夫真人把眼瞥向高空,“是云粽子!那矮胖子也来了!这厮看似老好人……最近又深受掌教老爷的垂青,在他老人家心中的地位仅次于煤油灯娘。”渔夫真人自然不喜。更让他怒火暗生的是羊剑,他唯一的弟子羊剑,羊剑不知道撞什么大运了,被玉胥宮的掌教带在身边,大有超过他这个师傅的架势。

    “云胖子、羊剑都该死。”渔夫真人忖道。

    空中的云粽子真人,身在虚空,鼻子几乎碰到北侧的无形壁障。他当然知道此路不通,甚至故意向前凑上,看似险之又险,实则安全无虞。云粽子此举大有深意,自然是做给渔夫、太二两位真人看的,除了逗他们,还有做戏的成分,“贫道就知你们俩希望我去砍鲧旦木。可贫道又不是黄蛇真人,哪有那么蠢。就算是脑子不好使的黄蛇师兄,他也不会闷头闷脑地撞过去……”

    云粽子念头还未消停,陡听轰的一声迸响,黄蛇真人那呆子竟真的撞了过去!

    “贫道草啊!”云粽子真人怒道。黄蛇师兄,你丫好歹有点智商!不要因为讨好太二真人,什么都做,他让你死你就去死?

    此中又道出一桩隐情,表面上云粽子稀罕的是太二真人,并因此与黄蛇真人撕比不停。实际上,云粽子喜欢的是黄蛇真人!

    事情不能只看表面,要看实质。

    “啊呦!”

    黄蛇真人跌倒在地,三昧真火窜出眼睛、鼻子、嘴、耳朵等,喷出数丈远。黄蛇真人但凡身体有孔的地方,皆在喷火。看得云粽子一阵纠结,心忖,贫道为何稀罕这厮!

    渔夫真人、太二真人冷眼旁观,全然不理会黄蛇真人的伤势,只在乎四道壁障如何才能破掉。

    “不能等了。”云粽子真人按下遁光,降落在地。他道袍猎猎舞动,一阵风似的旋了过来。

    “两位师兄,贫道来了。”云粽子眉开眼笑道。

    “太阳!”

    “发刻!”

    太二真人、渔夫真人同时心道。

    他们不把云粽子当成是玉胥宮的小福仙,他哪里会给他们带来福气,赫然是行走的瘟神,飞坠的灾星。

    “师弟来了。”渔夫真人喜道。

    “哦,是云粽子师弟。”太二真人也道。

    三位真人看向彼此,都觉对方笑得有些异样。

    唯有黄蛇真人不明就里,爬将起来,就要再次冲向护住鲧旦木的无形壁障。渔夫真人、太二真人大喜过望,恨不能再退一把他们的师弟,让他快些去撞墙。

    云粽子冷笑道:“小蛇,是你的脑袋结实,还是别人的脑子好使。”敢不敢长些心眼,不要想着如何把太二真人放在地板上,那什么什么。

    心思电转间,云粽子左掌翻动,呼喇,一团云光劈出,罩向黄蛇真人,将他钉在原地,不得动弹。“云胖子,你想作甚,放开贫道,贫道要破了这气墙,为太二师兄砍掉鲧旦木。”

    云粽子只是冷笑,也不答话。

    恨得太二真人、渔夫真人直摇头,只道云胖子多事。

    “杯弓!”

    黄蛇真人怒道。

    他右手晃动,攫来一杯子,杯中盛有弯弓。

    黄蛇真人不知云粽子的想法,还道他净是添乱,一边凉快去算了。“你既然不放手,贫道就没手段了麽。”

    蓬!杯中荡开一团水光,那柄弯弓也随之纵出,遽地拉长,变成正常形状。黄蛇真人右手持弓,向困住他的云光扫去。

    杯弓所过之处,云光溃散,难以聚拢。黄蛇真人只是挥了几下,云光登时消弭一空。他又自由了。

    “哦,也许他的杯弓与蛇影箭能破得了壁障。”

    渔夫真人暗自道。

    “小蛇,收起你的杯弓,如果你不想死的话。”云粽子冷笑道。他如何不知太二、渔夫两真人的目的。他们不过是想借黄蛇真人的手,破开守护鲧旦木的壁障。黄蛇真人如果得手,那最好。若是破不开,那也无妨。

    岳静布条山的土著基老们也很尴尬,他们在贤者布高基·久绘斯基的带领下,前来保护鲧旦木。可他们遭到的待遇和四只大伪娘并无二致,均被拒之门外。

    鲧旦木既不待见伪娘,对基老亦很冷淡。

    布高基·久绘斯基大步而来,“太二、渔夫、云粽子、黄蛇,诸真,你们离开吧。”基老贤者好言相劝道。

    面对玉胥宮的四大伪娘,基老贤者还真没胜算。好在跟他一起来的基老都是熟人,他们也不会嘲笑布高基蔫了,因为大家的心思一致,都不希望伤了和气。

    黄蛇真人右手抓着杯弓,终究没唤出他的蛇影箭。就像云粽子讲的,黄蛇真人还是挺珍惜自己的小命的。他担心蛇影箭射出,会被反弹回来。

    心有不快,气闷不已。黄蛇真人一眼瞥到基老贤者以及跟他一道而来的基老们。“拿你们出气再合适不过。死基老不死贫道。”黄蛇真人将右手抓着的杯弓换到左手,右臂向后捣去,哧哧哧,电芒窜舞,真人大拇指、食指赫然拈了一枝光箭。

    “对付这些基老,无须动用贫道的蛇影箭。”黄蛇真人暗道。只用寻常的光箭即可。真人张弓搭箭,飕!一枝长箭遽地飞出,荡开数丈高的光浪,刺眼之极。

    “黄蛇真人,放尊重些!”

    布高基·久绘斯基怒道。

    当着基老贤者的面,你也敢放迪奥?但见布高基猛一跺脚,喀拉拉,地面塌陷,一面土墙陡地升起,高有五丈,厚有三丈,挡在贤者与身后的基老们之前。

    轰!

    黄蛇真人放出的光箭击中土墙,当是时,墙面布满裂纹,四通八达,像是蛛网。喀拉,先是一声微不可闻的裂响,随后整面墙塌了。可在那之前,布高基·久绘斯基带着岳静布条山的本土基老们远远遁开。

    随之而来的就是基老们的怒火,他们可喜欢吃闷亏,哪里摔倒了就从哪里爬起来,谁他消声的给我使绊子,我就发客他还有他大爷。岳静布条山的本土基老们傲惯了,高傲如他们,怎有可能不做些什么。

    “基老之剑!”

    “基老的怒火!”

    “基老的局花之绽!”

    “基老的蔑视!”

    布高基·久绘斯基身后的大大小小基老,各逞其威,施展基老界绝学,要灭了嚣张的伪娘。大家都有大迪奥,谁拍谁啊。

    顷刻之间,撕比的狼烟燃起,高参入云,黄蛇真人喜的不要不要的,紧张了多年的局部地区之花也没来由地松懈了。“来来来,贫道与你们讲道理。”黄蛇真人不怕事情收不住尾,撕比就要尽兴啊,想那么多作甚。

    呼。大袖拂舞,黄蛇真人驾起遁光,升至半空。他目光如炬,扫遍在场的基老。尤其是布高基·久绘斯基,他是真人的重点关注对象。“为了你,贫道破例释出蛇影箭。”黄蛇真人故作高深,威压遽地罩下,轰扫四方。

    太二真人、渔夫真人头疼不已。两位真人恨基老不是伪娘,渔夫真人道:“师弟出手了,作为师兄,贫道不可袖手。”

    云粽子真人道:“师兄,这时候你倒响起师门来了,贫道打心眼里敬重你。”

    太二真人道:“哼,只有布高基·久绘斯基前来,我等伪娘,出手灭了他就是。何况,他早该死了。”

    黄蛇真人外的三真主意已定,刷,刷,刷!他们向东、南、西三个方向遁起。云粽子驾着彩云,悬于西方,太二真人站在东面,渔夫真人招来渔网与梭子,觑定基老贤者。

    见状,黄蛇真人大喜。“蛇影箭!”他低吼道。

    蓬!黄蛇真人的右肩荡起一团清气,旋即,一条黑鳞大蛇遽地竖直而起,嘶嘶嘶,长信喷舞间,蓝、紫烟光倏分,各化一箭,皆是蛇影箭。

    “因为你号称不Gao基就会死,贫道敬你是头好基老,故而以双箭照顾你。”黄蛇真人言出法随,两枝蛇影箭退来,自行搭在弓弦上。

    黄蛇真人眼神睥睨间,肃杀之气遽生。“去死吧,基老贤者!”

    如果一枝箭不能崩穿你的身体,那就两枝箭吧!

    气机一动,杀心更胜。崩!崩!两枝蛇影箭一前一后,倏地奔出,蓝箭在前,紫箭在后。

    跟随布高基·久绘斯基而来的基老们,有名声不显者,非是他们刻意埋名,而是因为他们活跃的年代太久,以至于后来的基老忘了他们的存在,当他们是墓中之物,尘泥下的枯骨。

    咳咳咳,一老者佝偻着腰,趋步向前。他道:“吾年轻时,也和基老界的贤者相遇过,爱过……他可比这个时代的基贤强多了。”

    老者言语中多有讥讽之意,布高基·久绘斯基无法反驳。

    蓬!蓬!

    两枝蛇影箭尚未靠近老者,忽地迸爆开来,登时,两股能量狂涛轰向高空,半边天空被涂成蓝色,半边染为紫色。

    那看似不起眼的,行将就木的老基老,用他的那条几乎被蛀成朽木的拐杖,随意挥动,竟将黄蛇真人释出的两枝蛇影箭轰碎了。

    黄蛇真人吓坏了,暗道,握草,这老头边个啊,要不要这么萌。

    讲真,他真的挺萌的。

    “不可欺负贫道的师弟。”渔夫真人骤地出手,哗!他的渔网撒了出去,覆盖千尺方圆,蚊虫皆不放过。活物被收入网内,下场只有一个,咸鱼,休想自由。

    撒出渔网的瞬间,渔夫真人拈起梭子,向其灌入真元,随时准备出手,将那只可怕的基老凿出一个血窟窿来。

    布高基·久绘斯基正要出手,却被老头一个眼神挥退。老者右手按住拐杖,左臂倏地向上抬去,像是枯枝的五指张开。

    呼!老者掌心发出一记基光,方甫飞出,光芒万丈,掩过蓝、紫天色。

    老者放出基光的瞬间,渔夫真人就知情况不妙。

    遽闻嗤啦一声激响,大伪娘撒向老者的渔网破了一口子,业已被基光撞破,成了废宝,再难堪大用。

    渔夫真人心疼不已,厉喝道:“匹夫,焉敢毁贫道的渔网。”

    言罢,真人掷出梭子。飕的一声,梭子迸窜而去,拉开一道百丈长的尾光。

    渔夫真人的梭子与渔网是一对宝具,梭子是用来修补渔网用的,可修补材料不易寻得。

    “绿油油宫、玉胥宮、八经宫,大不如以前,看来,现任宫主也是废物,教出来的弟子皆是废材!”

    老者右掌拍下,咔嚓!拐杖迸裂,杖中藏着的“阿鼻血剑”再度现身。

    渔夫真人、太二真人、云粽子真人,三真的眼光扫到“阿鼻血剑”的刹那间,异口同声道:“是你!”

    “然也,是我。”老者放声长啸,声如浪涌,撼扫千顷松林。

    “阿鼻血剑”的主人,怎会是普通的老头呢!

    太二真人,渔夫真人、云粽子如何不知。唯有黄蛇真人不解道:“你们为何那么震惊,难道那老头是个大人物?”

    三真恨不能给黄蛇真人一巴掌,这不长进的东西,还不识“阿鼻血剑”。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