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之肌友来了!”北方肌暗道。

    来自北方的大伪娘,他口中的伪娘自然指的是煤油灯娘。别人不知,北方肌能不知道吗,别看煤油灯娘看起来很瘦,其实他还是有肌肉的。

    “吾的这位肌友,穿衣显瘦,木有衣服,一身好肌肉!”北方肌赞叹道。

    北方肌是小自在佛之后,煤油灯娘的第二位消声伴。他们之间的关系,对玉胥宮的大大小小的伪娘来说,早不是什么秘密。

    即便是玉胥宮的掌教老爷,他也默许了最得意的徒弟和北方肌之间的恋情。除了玉胥宮、八经宫、绿油油宫外,伪娘界还有其他的门派,可在三宫的宫主看来,那些门派不足为虑,只是绿叶,可有可无,玉胥宮、八经宫、绿油油宫才是鲜花。可鲜花失去了绿叶的陪衬,也颇显寂寥,是以,三宫之主并未将伪娘界的诸多门派一一打尽。

    “雄基姬,来,牵着吾的手。吾要为你引荐另外一位肌友。他在伪娘界的成就更高,将来必是一教之主的存在。雄基姬,随吾去拜会煤油灯娘!”

    北方肌向原地下城的守护者伸出右手。

    可雄基姬和青府的黑毛杀马特汉子撕比在一处,哪有闲心。他甚至连搭腔都懒得表示,“煤油灯娘,我听过他的道名,玉胥宮掌教老爷的爱徒,据传是他的心头之肉般的存在,不容任何伪娘与煤油灯娘牵手。可北方肌这厮怎的成了煤油灯娘的证道之友?”

    疑惑归疑惑,雄基姬当即斩去那点莫名心思。撕比黑毛杀马特贵族才是他的当务之急。

    “小辈,你很得我心,弱弱问一句,Gao基不!”在撕比的过程中,雄基姬早对黑毛汉子生了好感。

    青府的黑毛杀马特贵族哼道:“基老,你果然没安好心。原来是想得到我那冰雪般无垢的身体,不可啊!我决不允许那种事情发生。我这一生早已献给青府的主人,也唯有他……”

    黑毛杀马特汉子没了下文,可他眼中闪烁着奇异的神采,那是信仰之辉,更是忠诚之彩。可惜黑毛杀马特不知青府的主人曾以伪娘的身份在画界行走,博得一时名声。否则他定会效仿主人,投身于伪娘界,不再接受青府大小姐的杀马特改造计划。

    “上吧,皮卡丘!”

    一声叱咤,好似焦雷齐迸,一只白且胖的公子哥飞了过来,此人唤作上官金,上官小红他哥。

    上官金抖擞精神与脂肪,那惟妙惟肖的皮卡丘图案似要冲出他的皮肤。效仿他爷爷,上官金也在身上纹了图,可是霸爷纹的是美少女,上官金纹的却是皮卡丘。

    看到上官金,北方肌、黑毛杀马特、雄基姬同时哑然。

    继而,来自北方的大伪娘怒了,蓬!他气贯头顶,向天喷舞,“天啊,天啊,吾看到了什么,吾看到了一堆肉啊!”北方肌喝道。

    “简直瞎了吾的眼睛,顺便一说,吾的眼睛也由肌肉堆砌而成。”北方肌怒视上官金,“见到你,吾道心动摇,你绝无可能进入肌肉之界,看看你那糟糕的肉,就不能将其变成肌肉吗!肌肉才是王道,是伪娘的证道之本。关于这点,吾倒是和人马娘界的肌肉人马娘有很多共同的语言。”

    人马娘界之前又称作人马界,可是人马汉子不争气,被姑娘们丢进马厩,全都成了小白脸。

    “那皮卡丘汉子,你知道吗,人马娘之所以能成为人马界的主人,就是因为肌肉啊!那些脆弱的姑娘锻炼出一身腱子肉,然后变强了,狂揍人马汉子,成了高高在上的主宰。”北方肌的声音都变了,可见他对肌肉人马娘有多崇拜。

    “吾说过,此生若为人马娘,吾的肌肉之道亦不会荒废!”北方肌朗朗道。其声清脆,好似玉盘相击。

    黑毛杀马特汉子略显无奈,主要因为上官金很受青府之主的信任,可他行事手段却很荒唐,让人吃不透他的想法。即便是黑毛,也不知上官金下一步要作甚,哪怕是作死。

    雄基姬当即舍了黑毛汉子,转向上官金,“小哥,Gao基不!”雄基姬道。

    上官金掸了掸袖口,道:“你们这些肤浅的汉子啊,懂个篮子!让我来告诉你们什么是真正的汉子!”

    雄基姬、北方肌,两头肌肉发达的汉子同时悚然,虽然只有一瞬,他们却被上官金唬住了。

    上官金道:“肌肉不算什么,脸蛋也不算什么,君不见,很多能当爷爷的拱了好多棵白菜,就那我亲爷爷上官霸来说吧,他拱掉的白菜都能栽满好多菜园!这说明什么!你们难道不知?”

    说罢,上官金环视全场。又道:“因为擀面杖啊!我爷爷有一杆好擀面杖!”

    雄基姬、北方肌、黑毛杀马特贵族想上前弄死上官金的心都有了。刚开始时的感动完全没了,尤其是雄基姬,因为修炼辟邪鸟经,小伙伴已被自己枭去了。哪还谈得上好擀面杖。

    再望向上官金时,雄基姬不掩杀气,若小金爷再提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他才不顾上官小红的脸色,冲上前去,挥剑结果了小红同学她欧巴。

    上官金也觉察到现场的气氛不对,“特么的这就尴尬了啊!”小金爷忖道。“我又没讲错什么,我亲爷爷难道不是因为擀面杖,才引来一群年轻的姑娘吗?”

    同样恼怒的还有一位伪娘,东方不败。“本宫木有擀面杖,还不是风光无限,身边聚集了一大批伪娘!”

    东方不败一生气,使出了“小家碧玉”招式,此招出自小叽叽相功。“那厮好聒噪,本宫要以碧玉针堵住他的某处之眼!”

    当然,东方宫主想到的某处之眼可不止一处,严格来讲,超过三处……

    东方不败冷着脸,红袖翻舞间,掷出三支碧玉长针,碧光漾炸,寒意骤生。咻咻之声倏忽响起,旋即,上官金瞄到三团绿光荡扫而来。

    一团绿光扫向上官金的小伙伴,一团绿光绕过他,冲向他的局部地区,还有一团绿光喷向小金爷的眼睛。

    “纳尼!”上官金惊道。“那位红衣姑娘,为何要撕比于我!”

    小金爷陡觉局部地区的形势不容乐观。说那是迟那时快,一道人影闪电似的纵来,锵锵,两声刀吟遽起,一道白虹似的刀芒旋出,蓬的一声颤响,将上官金前方的那团绿光扫爆。至于喷向小金爷眼睛的绿光,则被姨妈刀拦下了。

    毒岛冴子左手斩基刀,右手姨妈刀,为上官金解决了两团绿光,至于那团绕到小金爷局部地区的碧玉长针,学姐只道她爱莫能助。

    “毒岛姑娘,我就知道你稀罕我!”上官金喜道。他右臂向后反撩,五指戟张,嗤嗤嗤,指尖窜出五道炎流,好似火舌怒喷,撞向最后那团绿光。嘭的一声激响,绿光涣散,碧玉针朝天飞去。

    小金爷虽然觉得毒岛学姐的名字奇怪,也少了一只眼睛,可对方是美人啊,大美人,只要有爱,要眼睛做什么!

    毒岛冴子哼了一声,将身一拧,正对着上官金。小金爷马上哭了,因为美人在他的脖子上架了两把刀。

    上官金知道,如果一个女人爱上了谁,绝不会给他两刀。“且将姨妈刀拿开,那是我叔叔交给小红的名刀。”

    姨妈刀,枯桐剑,同出一位铸剑名家之手。

    玩笑归玩笑,上官金也不敢拿自己的命和姑娘玩心。当的一声脆响,上官金以指叩击斩基刀的刀身,“我又不是基老,无需斩我。”

    “斩基刀!”

    雄基姬道。他可是基老。

    毒岛冴子的左眼已不再流血,右眼却在渗血。双头虫吃掉了她的左眼球,并且结血茧,以代眼球。茧子伸出去的血须,也刺进学姐的右眼,她将茧子剜出,右眼球也受到了伤害,可还未到瞎眼的程度。

    雨桐和上官小红站在一起,她道:“小红,你有十九颗眼睛,何不摘下一颗,送予毒岛冴子。”

    上官小红的十九颗眼睛转动,凝扫向毒岛冴子,“我还有四颗眼睛未取,一并取来,匀出三颗给冴子。我也能凑足二十之数。”

    雨桐道:“算了吧,你给她一颗就行。毒岛冴子要是也像你一样成了多眼女,我会紧张的。”

    腾腾腾!腾腾腾!八尊石像破云而来,他们都木有唧唧。“主人,已寻到你的另外四颗眼睛在何处。可是我等无能,不能将它们取出、带来,献于主人。”

    上官小红道:“你们很听话。”

    本来有九尊石像,有一尊被上官小红毁去了,剩下的八尊没有擀面杖的石像当然听话。

    除了八石像外,还有一尊玉石雕像,他和上官小红达成和解,自由了。至少,他认为自由了。

    玉石雕像远远避开上官小红,不愿在和她有任何牵连。

    “带着冴子一起去就是了。”雨桐道。她素手掀扬,哗哗,一道水帘降下,卷起毒岛冴子,迥地回转,来到上官小红这边。

    毒岛冴子方甫离开,上官金松了一口气,他同时想道,今后找妹子,一定不找玩刀的。太可怕了,自己的身体被戳出几个血窟窿,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眼瞥到上官小红要离开,羊剑虚招一晃,杀退近身的伪娘,“我和你一起离开。”羊剑忽道。

    “嗯?”雨桐上下瞄向羊剑,“这是一只米米很大的妹子!”雨桐喜道。哪是什么伪娘,赫然是女扮男装。“她是真姑娘,而非伪姑娘。”雨桐不排斥羊剑。

    “这位姑,不,伪娘,你有妹妹或者姐姐吗,介绍给我认识。”雨桐亲切地拉着羊剑的手。

    羊剑很排斥雨桐,可她被雨桐抓住的左手却挣脱不出。“我当然有个姐姐,也能把她介绍给你,甚至卖给你也没关系,那个Jian人,很矫情!”羊剑心道。

    “放开我,放开我!”羊剑却道。

    “哪有放手的道理,小姑娘,你看我旁边的贫乃娘多萌啊,她有十九颗眼睛哎。”雨桐指着上官小红,笑道。

    “”

    “”

    上官小红、雨桐均很无语,一妞道:“关我何事。”

    另一妞则想道:“眼睛多了不起吗。”

    八尊石像簇拥着上官小红、毒岛冴子、雨桐、羊剑离去。“我妹,等等你的欧尼酱,我来了!”上官金大呼道。

    咣当,北方肌一掌拍在冥铁重鼎上,鼎中荡出数道火焰,扫向上官金,“你这胖子,必须接受吾的锻炼啊。玉胥宮也有一矮胖子,其名曰云粽子,被诸伪娘称之曰小福仙,吾不服。像吾这样魁梧的肌肉伪娘才有福气呐。”

    北方肌拦下上官金,要与之探讨宇宙哲理,肌肉之道。

    雾腾蓝兽尽力了,她种植出来的蓝瘦香菇近乎全菇覆灭。再和东方不败一起战斗,雾腾蓝兽还算上心。

    冥水翻涌,徜徉在雾腾蓝兽上方,她能不上心吗,姑苏冥凰看着呢,随时都要出手抢夺她的种植技术。“哼,蘑姑种得好,姐姐我果然有前途!”雾腾蓝兽心道。她一扬手,轰隆隆,地面迸起数十米高的尘浪,最后一支蓝瘦香菇王飞了出去。

    “今年过节不送礼,送礼还送蓝瘦香菇。”雾腾蓝兽笑道。最后那支香菇王,她免费送给粉太子了。

    粉太子愈发焦躁,便是祭出他的绿如意,他还是拿不下绿毛杀马特。“草。他怎么还活着。”粉太子郁闷道。

    难不成绿毛杀马特的脑袋比我的绿如意还坚实?粉太子趁绿毛哥哥不注意,疾诵法决,抛出绿如意,当的一声闷响,绿如意稳稳地砸中绿毛哥哥的脑瓢,可是没裂啊!绿毛哥哥的脑袋依旧完好。

    “美人,我处处忍让你,你愈发过分。讲真,美女就不能由着她们,伪娘也是!”绿毛杀马特汉子豁然大悟道。

    “绿毛,你行不行啊,那么久了,还未擒下粉太子。”紫色双马尾汉子叫道。“我很无聊啊,只看着你们撕比。要不,算我一个?”紫毛哥哥商量道。人的口味总会改变的嘛,“我也许喜欢伪娘!”紫毛杀马特煞有介事地盯着粉太子。

    白毛杀马特似乎也不耐烦了,抢过话头,“绿毛,不是兄弟们不照顾你,对你也忒照顾了,你呢,你要考虑考虑兄弟们的心情。紫毛说的对,我们有福同享,有伪娘,大家一起……”

    那啥了他!

    灰毛杀马特道:“你们这些当哥哥的简直是渣,哪能这样对待自己的弟弟!我们必须无条件地照顾绿毛,他喜欢的,我们也必须喜欢,有道是爱屋及乌,爱伪娘大家一起温暖他!”

    上官小红的灰骑士,他跟着青府的杀马特汉子们一起玩耍,也受到他们的影响,尤其是忧郁的绿毛哥哥,灰毛觉得吧,还是绿毛更有气质,品味也胜于紫毛、黑毛、白毛等人。

    绿毛怒道:“欧尼酱们,一边去,粉太子是我的,你们在旁看着就好。”

    粉太子亦发狠道:“我的伪娘灵魂与身体,绝不可能被你们得到。”

    白毛哥哥冷笑道:“兄弟们只要你的伪娘之壳,哪管里面装的是真姑娘的灵魂还是伪姑娘的怨魂!”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