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门外的鲜肉们,露西亚很是头疼。完全不知她的学生唱的是哪一出。

    银冠的皇女,右手一招,攫来她的雪竹剑。“师父,你的眼睛都快掉到鱼锅学园园长的消声消声中去了,除了他,你还能看到谁。难怪我的剑仕说,女人啊,如果只想着交消声,人会变傻的。”

    “皇女大人,请不要拉上我。我可没那样说过。”倚在门左侧的剑仕冷淡道。

    “哎呦喂,我可是你的主子,你就不能为我背黑锅吗!”贞得不悦道。“我不允许,你不准开口。”

    刷!贞得一抬手,剑光旋了出去,扫向她的剑仕。

    剑仕心道,你不许我开口,却没说我不能动手,傻姑才会站着不动,被你砍。念及这里,剑仕一脚踹开门,心中默念道:“鸟宿池边树,姑娘要踹门。”

    砰的一声,房门大开。剑仕将身一避,躲过贞得劈出去的剑光。

    “谁允许你躲啦!”贞得怒道。

    刷刷,她再次挥动雪竹剑,剑华如雪,遽地爆绽开来,房间的温度迅速下降。

    “不躲就是了。”剑仕暗道,她左手一翻,呼,一道气带旋了出去,缠住一只脸蛋很靓的鲜肉,将其倒拖了过来,挡在身前。“不许我躲,你又没说不让别人替我挡剑。”剑仕思忖,她还是很聪明的。

    待在银冠的皇女身边久了,逃生的本领见长。

    小鲜肉还未来得及尖叫,就已血溅当场,成了贞得剑下的亡魂。门外站着的其他鲜肉们战战兢兢,不敢抬头,生怕被人抹除小命。“难道脸蛋漂亮是我们的错?”一些鲜肉惊惧想道。他们因为脸蛋漂亮,才被人追捧,有钱的妇人喜欢为他们翻牌。

    贞得不忍见师父变成傻妇,被那鱼锅学园的园长迷得不知道东南西北。至少,在贞得看来,园长没什么特别之处。“难道因为他那里特长,所以师父才不舍得离开他?”考虑到这点,贞得重金购来一批小鲜肉,放在门外,供师父选择。

    可露西亚看不上眼,不将那些鲜肉放在眼里。当然,一些擀面杖很特别的鲜肉,还是引起露西亚的注意,不过啊,他们换来的也只是她的匆匆一瞥。

    汉子有擀面杖这点很重要,然而技术更重要!露西亚深知这点,所以才和鱼锅学园的园长再续消声情,不舍得分开。

    “这样不满意,那也不满意。师父,你太挑剔了?还是说不喜欢吃鲜肉,只喜欢中年腊肉?”贞得问曰。

    “小贞得,让他们离开吧。”露西亚心情不好,即便如此,她也要照顾学生的情绪。只因她的身份不一般。

    身正影子不一定正。

    贞得并未挪动她那尊贵的“皇脚”,反而矗在原地。她凝望着露西亚,“师父,不行啊,我必须拯救你,不可让你迷失在中年汉子的消声巴中。觉悟吧,师父,世界那么大,我们一起出去走走。你带上我,我带上钱。”

    “唔唔唔!”门口的剑仕指着自己,似乎想说,主子们,别玩了咱,咱也要和你们来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至于那些鲜肉,杀了吧,养着费钱,他们又不知感动,只会消费我们的感情与金钱。只需贞得一个眼神,剑仕就会拔剑,除掉门口站着的全部鲜肉。

    贞得一挥手,砰,将门关上。房间就只剩下她和露西亚两人。

    花兰西王国曾经的第一美人,坐了下来。并用手撑着侧脸,露西亚耐心地询问道:“小贞得,你还有什么诡计,一道使出来,我接下就是了。”

    “呀!我在地上捡起一根弯曲了的消声毛!”贞得喜道。

    “”

    露西亚的内心是崩溃的,只道,你怎么不去死啊,小魂淡。

    “师父,讲真。你忘了我们此行的目的了吗?”贞得抬起头,凝扫向露西亚。那个美丽的让年轻的皇女也嫉妒的女人。

    鱼锅学园的园长真有两把刷子,把好白菜都给刷了!银冠的皇女暗道,他怎么不去刷基老,贫乃王的兄长就是基老嘛,园长可以和他交流交流。

    “自己的事情自己去做,否则你永远长不大。”露西亚道。

    “是、是吗!”贞得故作惊讶。“难怪我的Xiong永远不如师父的壮观。”

    嗯,那不是废话吗。露西亚心道。

    “师父,我是说如果,如果鱼锅学园的园长死掉了,你会如何做?移情小鲜肉吗?”贞得扑闪着那对大眼睛,笑嘻嘻道。

    “贞得!”露西亚陡地坐直。“不可惹事。这里不是花兰西王国。”

    “我当然知道这里是唐腊国。”贞得嫣然道。她手中的雪竹剑散开,像一节节竹子,飘在她前方。剑气吞舞,雪光彻罩整间屋子,映照的露西亚愈发光艳动人。

    “师父,不要欺骗自己了。你并非真的喜欢鱼锅学园的园长,只是离不开他的消声巴。中年腊肉若是失去了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你还会不离不弃?”我表示怀疑,贞得心道。

    露西亚惊疑不定,思索道,园长消失,难道和小贞得有关?她抓走了他,还要为他去势?想到这里,露西亚惊出一身冷汗。再看向贞得时,眼神也变了。

    “好吓人的说。”贞得笑道。“露西亚,你这是什么眼神,我以贞得·罗兰之名,命你忘了鱼锅学园的园长,永远不得离开我。你若喜欢汉子的擀面杖,我为你寻来就是。门外的鲜肉,都是你的了,去取啊,他们不敢反抗。”

    呼,兰香拂荡,露西亚站了起来。她已经确信鱼锅学园园长的消失和贞得有关,她若再不行动,兴许就见不到他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就像贞得讲的,我确实离不开园长的擀面杖。”露西亚屈指弹舞,咻咻,两道气柱打出,击中房门,将其炸开。

    门外支起耳朵偷听的剑仕差点被轰飞,好在她够机警。

    刷。

    露西亚将身一纵,人已飘出。跃离房间,她要亲自去搜寻园长,“希望你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还在,否则,你活着也没意思,我也会离开你。可离开之前,我会先杀了你……”露西亚主意已定,头也不回,迳自去了。

    剑仕“唔唔唔”,口齿不清,走了过来。

    贞得扫了一眼院中站着的鲜肉们,“一个不留。”她道。

    “嗯。”剑仕笑道。“太好了,我终于能使剑啦!”她大喜过望。

    没有皇女的命令,剑仕不得擅自开匣取剑。

    门外的鲜肉们当然也听到了贞得在说什么,机灵的早已跑了出去,这可不是笨鸟先飞,事关自己的小命,踯躅不前的肯定是傻比。

    有时,进无可进,后退也是一种明智之举。

    可是知进退还不行……

    锵!

    剑仕一掌挥下,将剑匣的盒盖拍飞。匣内躺着三口剑,一口阔剑,一口细剑,还有一口无锋剑。“好为难啊,要用哪一口剑好呢。”剑仕伤脑筋道。

    “后退的最快,你也死的最快。”剑仕轻叱一声,三口剑齐出剑匣,刷刷刷,剑光纵起,如同长虹,旋斩向逃得更快的鲜肉。

    噗!噗!噗!噗!

    一蓬蓬血花炸开,四个鲜肉的脑袋飞了出去,随后坠地,滚了几米远,掉进池水中。一群长着尖利牙齿的食腐鲳游了过来,疯狂地撕扯新鲜的食物,大快朵颐。

    余下的鲜肉们骇得讲不出话来。

    其中有只鲜肉,鼓起勇气,向前走了几步,扑通,他双膝跪下,道:“美丽而又高贵的皇女,我虽无能,却……”

    “既然无能,那就去死吧。”剑仕嘲笑道。你有自知之明是好的,可是不知长进就是你的错了,无能更是错上加错,为何不试着改变自己,永不知变,不求上进,活下去也是一具行尸。

    银冠的皇女将门掩上,她知自己的侍女正在兴头上,而且手段很冷酷。

    呛的一声长吟,散开的雪竹剑再次重组,倏化长剑,悬在贞得上方。银发紫眸的皇女暗叹道:“永别了,露西亚。自己选的路,怪得了谁呢。唉,我还未报答你的授予之恩,我们就要天人永隔……”

    刷!剑气骤出,劈向露西亚之前坐过的地方,咔嚓,那张造价不菲的床毁了。

    “遗憾呐,我手里只有这个……”

    贞得展开右手,只有弯曲的那什么玩意。

    心中焦躁,露西亚遁速更快。

    刷,刷,两道人影抄掠而来,一前一后,拦下露西亚。“女人,你渴望力量吗。”后面的人问道。

    “女人,你渴望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吗。”前面的人也开口道。

    “嗯?”

    露西亚伸手去摘发髻上斜放的簪子,玉光闪动,簪子遽地化为长剑,锵!露西亚执剑在手,“你们是何人?”

    “女人,你渴望力量吗?”后面的人重复问道。

    “女人,你想拥有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吗?”前面的人换了种问法。

    他们的意图很明显。

    “这两个怪胎也是贞得派来的?”露西亚郁郁寡欢。不愿浪费时间,“既要拦路,那只好杀了你们。”

    对露西亚来说,挡路之人当然比不上鱼锅学园园长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重要,那可关系到她的幸福。

    露西亚手腕一抖,剑光一闪而逝,不着痕迹。

    可前面的汉子并不躲避,手掌竖起,作刀状,陡地劈出,气浪掀爆,叠成一堵墙,拦下了露西亚劈出的那道剑光。

    “女人,不瞒你说,我是医者,愿意无偿为你安装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听说你最近离不开它。受人所托,我不会半途而弃。”

    “女人,你渴望力量吗。”露西亚身后的汉子还在絮絮叨叨。

    “好烦,先解决掉后面的。”露西亚旋身,长剑撩开,三丈长的剑芒遽地扫出,拦腰切向黑面汉子。

    “抱歉,那汉子是我的助手,脑子不太好使。”

    前面的汉子笑道。

    露西亚充耳不闻,脑袋好不好使,管她何事,但凡碍事,一并除掉就是了。

    可就是那脑袋不好使的黑面汉子,忽地做出惊人的举动,他右手凭空抓来一铁球,捏成铁丸,飕飕飕,抛弹了出去。

    崩!

    剑芒崩碎,尚未靠近黑面汉子,已被铁丸子砸碎。

    “吃我黑莲子,滋味如何?”黑面汉子不苟言笑道。他将铁球抛起,十指并用,每一指刺入,都会挖起一块黑铁,经由他的斗气一激,倏化铁丸,共有八百之数,密密麻麻排开。

    “我助手的莲子粥可不好喝呐。”前面的汉子笑道。他琢磨着如何为露西亚安装好人造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不过有个问题他还在犹豫,是先安好再杀了她,还是先杀了再为她安装擀面杖。“麻烦啊,我何必死脑筋,随缘,随缘就好。”

    嗡的一声爆响,黑芒荡扫,前面的汉子摄来一布袋,哧啦,布袋展开,整整齐齐,上面码放了一排刀子,毫无疑问,这些刀子都是用来切肉刮骨的。

    “临出发前,我也没准备,在路上随便宰了一只驴,将它的那物取了下来,正好用在你身上。”

    锵!锵!锵!锵!

    刀吟遽起,那排刀子同时飞出,且在主人左前侧摆开,刃口向外,刀背对着主人。

    露西亚渐觉不耐,黑面汉子抛出去的八百铁丸子,密如骤雨,叮叮当当,飞扑而至。“剑出无尘。”露西亚冷声道。

    她将剑祭起,并指一点,飕,一道真元封入剑内,登时,剑芒荡爆,尘烟四起。

    飕飕飕!飕飕飕!飞射向露西亚的八百铁丸被那爆涌的剑芒一扫,逆飙而出,折了回来。黑脸汉子面色终变,从百宝袋中倒出一物来,扬了扬,宛如黑幕倒悬,竖立在他前方。

    折回的铁丸悉数打向那道黑幕,被它裹住,当当当,一番绞挤,再次团成铁球。

    “我的宝贝唤作裹脚布,久远之前,曾是一位大人物的擦脚布!”黑脸汉子得意道,丝毫不觉有甚不妥,别人拿来擦脚,有人捧之如宝。

    黑脸汉子大手向前探去,取来黑色的裹脚布以及铁球。

    “喂喂,不要显出那种表情,一点也不臭哦!”黑脸汉子急着辩解道。“不信,你闻一闻。”说完,他将裹脚布递了过去。

    露西亚掩鼻疾走,不愿靠近他还有那块黑布,大人物用的擦脚布!

    “离我远些!”露西亚不悦道。

    “不能退,你必须得闻一下它的味道!”黑脸汉子气道。“你敢不相信我的话?不瞒你讲,我可是用它洗脸的。”

    “”

    露西亚鄙夷地扫了一眼黑脸汉子。你倒是虔诚,怎么不去死啊!

    “既然爱惜它,为何不吃了!”露西亚气急,哼道。

    “哦哦哦!”黑脸汉子如遭雷轰,“我怎么没想到,怎么没想到啊!可以把它用水煮,煎茶吃!”

    闻言,露西亚两眼一黑,几乎倒地。心中则道了一声发棵由!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