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只杀马特汉子当空而立,神情淡漠,傲骨铮铮。沙马吉道:“汝等老头、大妈、人马娘,还不退下!尊者执掌大威德门已久,他虽在门内,却能参透吾等杀马特汉子之心。望汝等不识杀马特之美的老头、老太、肌肉人马娘,赶紧拜倒在尊者门下,与尊者共参杀马特大道!”

    凯摩吉也道:“贤弟所言甚是。世人不理解杀马特文化,往往以异样的眼光看待我们。可怜呐,那些凡夫愚者,只知表象,不知内里。也是,我等杀马特与生俱来的高贵气息岂是凡人所能理解的。看看你们那浑浊的眼神,我就知你们不了解我!”

    沙马吉接着道:“醒来啊!诸位,加入到杀马特的队伍中去吧!唯有清新的杀马特才能拯救碌碌无为的你们,你们真的知道活着的意义吗?”

    凯摩吉道:“既然不知,那就跳舞吧。来,随我们翩翩起舞。”

    话声甫落,两头杀马特汉子就要跳舞。

    写手界超级大神鲁日天怎可能容忍他们,当即叱道:“敢在洒家面前放迪奥,你们也是有眼无珠。既是如此,你们的眼睛也别要了,洒家挖出来就是。”

    不待言说,鲁日天劈手打出两道大神之光,遽地扫向沙马吉、凯摩吉,直取他们的双眼。

    沙马吉笑道:“一言不合就动手,小娘子,这样不好,不好。”

    单是依靠眼神,沙马吉汉子聚来黑烟,挡下鲁大神放出的大神之光。他之秘宝“摩叽叽”岂非凡物!那可是杀马特尊者用过的宝具。

    “摩叽叽”中跳出三只杀马特贵族,他们神情凛然,一副天大地大杀马特也很大的表情,“女人,相杀吧!”

    “来吧,撕比!”

    “我生为杀马特,此身不朽。”

    言罢,三只杀马特贵族齐齐奔至鲁日天身前,抄起各自的兵器,打向鲁大神。

    鲁尼妹哼道:“难看啊!”

    大神的双手在虚空中划动,道道水纹似的韵理荡开,向上扫去,砰砰连声,击中三只杀马特贵族,将他们扫向高空,如那离线的风筝,摇摇似坠。

    “日天神拳!”

    鲁尼妹厉声道。她右臂挥动,攥紧的五指大放皓光,可与日月争辉。轰隆隆!一只比小牛还大的拳头冲上天去,轰中三只杀马特贵族,“呃噗!”一只杀马特贵族喷出两丈长的血箭,扑街了。

    另外两只杀马特贵族也好不到哪里去,脑袋一歪,业已折断。

    鲁尼妹一出手就弄死了三只贵族,沙马吉也不在意。他眼波流转,三缕黑烟飘旋而出,抓起三只杀马特贵族的尸骸,拖了回来,纳入翻涌的烟团之中,为他们再塑躯壳。

    “鲁日天!”

    一声轻斥,一匹人马娘冲了过来,她是小笼包姑娘,面罩寒霜,杏眸生嗔,望月剑扬起,遽地劈向写手界超级大神。

    鲁尼妹放任李丑丑撕比小笼包姑娘,人马娘早已不满,觑准机会,小笼包姑娘执剑杀来,径取鲁日天的小命。

    呼!鲁尼妹披着的大氅荡开,狂风骤起,好风!吹得人眼睁不开,面皮生疼。望月剑绽放的剑气也被风吹散了,不能靠近鲁大神。

    两只杀马特汉子相视而笑,均道:“原来小娘子也有敌人,很好,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沙马吉当即道:“包子脸人马娘,你可愿与我们联手,擒下鲁日天,一证杀马特大道。”

    凯摩吉道:“人马娘,你和你的肌肉同伴们不同,你有成为杀马特人马娘的潜质。想想看,在杀马特尊者的执教下,你的求学之心好似海绵,杀马特尊者播撒的知识化为甘霖,全被你吸收!不消多日,你就会成为气质与美貌俱佳的杀马特姑娘!”

    凯摩吉为小笼包姑娘描绘出高大上的前景,他心道,我都酱紫了,难道你还不动心!

    事实上,小笼包姑娘根本没听凯摩吉在讲什么。她无视之。

    小笼包姑娘的姬友羊果果不乐意了,她试着想象一下姬友成了杀马特的样子,谈吐变了,形象变了,灵魂也变了!太可怕啦!羊果果同学惊道。“笼儿,我不许笼儿成为杀马特。”

    为今之计,只能杀了两只杀马特汉子!羊果果身形骤起,御风而翔,岸本富坚掌再次现世,嘭嘭嘭!南瓜大的拳影由虚化实,如乱坠的陨石,砸向沙马吉、凯摩吉。“去死吗,杀马特汉子。不可带坏了我的笼儿。”羊果果同学喝道。

    沙马吉、凯摩吉怒了,又来一只不知死活的独臂人马娘,可恶!她们都该死,任何无视杀马特贵族的人都该死。凯摩吉扶正他的彩色发型,尖啸一声,人已纵出,“我来会一会你的岸本富坚掌。”

    凯摩吉右手一抓,嗡轰!气浪迸炸,像是迭炸的冰层,方圆十里皆成寒洞,吸纳羊果果同学打下的拳影,或绞碎,或冰冻,全都化解掉了。

    “哈哈哈。”凯摩吉大笑。“我是尊者的门下高徒,一言一行,皆代表尊者的意图。”凯摩吉昂声道。

    羊果果不屑道:“我有一个妹妹啊,她很傲娇,不愿接受我的照顾,女扮男装,遁入伪娘界,至此无了音讯,也不知死活。”

    凯摩吉疑惑道:“我完全听不懂你在讲什么。”

    羊果果道:“我想说,不好好听我说话的人,都不得好死!即便是我的亲妹妹。你又算什么东西。”

    喝!羊果果再提斗气,聚于手掌,“鳌霸马一族的荣耀由我继承,杀马特,死来。”羊果果厉声道。

    呼呼旋动,斗气激荡,巍然壮观。羊果果使出鳌霸马一族的绝式,“鳌霸之掌!”人马娘一字字道。

    斗气透掌而出,升于头顶四尺处,聚成发光的巨掌,沛然之势油然而生。轰!羊果果同学的鳌霸之掌拍了出去,四方云动,天地劫变。“去死吧!杀马特。”

    凯摩吉低吼一声,提掌迎去,以强对强,不愿屈居下风。“想不到那只人马娘这么厉害。”凯摩吉不敢大意,用了八成力道,余下两成自保。

    轰隆隆!

    大气颤动,光焰迸滚,掌劲四扫。凯摩吉挥掌对上了羊果果同学的“鳌霸之掌”,方甫交手,凯摩吉顿觉一股宏力贯体而入,扫荡他的四肢百骸,如入无人之境。

    喀拉拉,凯摩吉的右臂碎了,像是腐朽的枯木。“啊!我的手臂,我的手臂,没了手臂,我如何强Lu。”凯摩吉发出痛苦的嘶吼声。

    然而鳌霸之掌的余势未减,庞然劲力涌入凯摩吉的生命之海,在上空回荡,好似雷霆劈炸,激起千丈高的海浪。浑浊的浪涛猛拍向海中心处,那里矗立着一座守望塔,塔中有一人端坐,蓦地,他双目睁开,登时,两道闪电划破长空,照彻无际汪洋。

    “人马娘,你很好。”塔中的小人笑道。他赫然是杀马特尊者的念识体,藏身于徒弟的生命之海中,凯摩吉若生二心,尊者的念识体将会出手毁了他的生命之海,抹去他的生机。

    “你就是大威德门的持有者。”光晕晃动,缓缓荡开,羊果果的念识体遽地显出,是鳌霸马一族的征徽形状,被麦穗驮着。

    “姑娘,老夫看好你哦,何不加入到杀马特的大军之中,成为老夫的心爱女徒。”杀马特老头的念识体笑道。

    刷,他一步窜出,悬立在半空中。双手分别抓着一团光芒,左手中的赤红若血,右手抓着的幽暗深邃。

    “老头,你痴呆了吗!”羊果果的念识体笑道。“我怎有可能成为杀马特。我和笼儿以侠侣之名,行走人马娘界,成了人马娘们的美谈。如果成了杀马特,我的英名将会毁于一旦。”

    “糊涂啊!”杀马特尊者反驳道。“小姑娘,你还年轻,所以不懂。让老夫为你高歌一曲,嗯哩油,伴我西天去取杀马特经,嗯哩油,听我唱歌,就是嗯哩油啊!”

    “死吧,老头!”

    羊果果的念识体遽地消散,麦穗也化为金光遁去,跃出凯摩吉的生命之海。

    杀马特尊者要毁了凯摩吉的生命之海,和她羊果果无关,他们师徒爱做什么就做什么,随便啦,怎样都好。

    沙马吉瞥了一眼他的同伴,心道,没用的家伙,连一只人马娘都拿不下,如何代表尊者!都是杀马特汉子,沙马吉却不同情凯摩吉,只觉对方是废物,已不足和他相提并论。

    就在沙马吉思索的瞬间,写手界超级大神鲁日天一步十丈,几个呼吸就以出现在沙马吉身前不足一丈处。

    本能的,沙马吉招来他的秘宝“摩叽叽”,护全周身。当是时,黑烟荡起,如同狂蛇飙舞,烟雾中,杀马特贵族们摇旗呐喊,声如浪涛,拍击霄汉。

    “那鲁日天,你要作甚!”

    “退下,鲁日天,你不是沙马吉欧巴的对手。”

    “不可与沙马吉欧尼酱为敌,否则必死!”

    “沙马吉欧巴的局部地区不容有失!”

    杀马特贵族们群情激奋,嗓音很嘹亮,破石裂云,在天地间交替回荡。然而写手界超级大神鲁尼妹不屑一顾,日天神靴踩将下去,轰轰!波澜壮阔,气芒荡滚,湮灭了杀马特贵族们的吼声。

    “聒噪!”鲁尼妹摇身一晃,倏化男儿躯,以男神形象示人,虽和女神形象并无太大区别。

    鲁大神一身两躯,可男可女。

    “在洒家面前,你就是个渣渣。”鲁大神大笑而去,右掌轰然按下,嘭!掌风遽荡,摧散了护住沙马吉的宝具“摩叽叽”。

    黑烟散去,内中的杀马特贵族们也已缄默其口,没了声息,因为他们都是死了,最安静的就是死人。

    沙马吉惊道:“你,你怎敢这样对我,尊者不会放过你的!”

    片刻前,沙马吉还在嘲笑凯摩吉不堪一用,想不到他自己的好景也不长,栽倒男神鲁日天手上。

    鲁大神掌托一团斗气,璨华如雪,光耀四境。“杀马特,说吧,你还有何遗言,洒家姑且满足你的最后的心愿。”

    刷,刷,刷。鲁尼妹降下数道大神之光,将沙马吉围住,不让他逃离。

    另外一头杀马特汉子凯摩吉面如死灰,口喷碎脏,再不能支撑,轰然倒地。羊果果挥掌拍下,刷,一记光剑斩去,枭去凯摩吉的脑袋。“杀马特尊者,和你的爱徒一起消失吧。”羊果果冷酷道。

    凯摩吉的脑袋没了,可他还未死去,噗嗤!他的断颈喷出一道红光,绕着他的尸骸飞旋,将其裹成粽子。

    “老夫好不容易放出一道念识体,怎可轻易消失。”杀马特尊者笑道,他的声音透过红色的粽子,传了出去。

    “嗯?”羊果果同学瞥向裹住凯摩吉尸骸的粽子,“老东西,还想胡闹不成。”

    “说得好,我之姬友。”

    踏踏踏,踏踏踏!小笼包姑娘踩着碎步,疾奔而来,倏地,她挥动望月剑,笔直斩向那团红色的发光粽子。

    “包子脸,敢耳!”

    大威德门内,杀马特尊者罕见地动怒了,他霍地一声,站了起来,双眼喷火,恨不能亲手宰了小笼包姑娘。

    可杀马特老头走不出大威德门。只因他的好友,丐帮的帮主虹七宫,将其封入大威德门。“虹七宫那厮,说好的和老夫一起走杀马特路线,可他转眼就变心了,且把我丢进大威德门内,不得超出!”尊者怒道。

    无济于事。

    大威德门外,小笼包姑娘使出古木派的名招,“拔迪奥无情”剑,刷,剑虹经天而起,狠狠地劈中红色的粽子。

    咔嚓,粽子被切位两半,里面的凯摩吉同样断裂。

    小笼包姑娘的马蹄踩了下去,砰!击中凯摩吉的半截身体,将其踩成碎片。杀马特尊者的念识体钻入守望塔之中,遽地飞离凯摩吉即将爆掉的生命之海。

    “哪里去。”小笼包姑娘左袖旋出,锵当一声轻响,扫碎了守望小塔,杀马特尊者的念识体登时暴显在众人面前。

    “来来来,本姑娘与你做过一场。”羊果果笑道。掌运斗气,陡地拍出,呼噌,一团气芒旋舞而出,瞬间吞了杀马特尊者的那缕念识体,将他绞成残烬,再不存在。

    凯摩吉至此再无生还的可能。

    另外一边,鲁尼妹耐心听完沙马吉的遗言,随后道:“小伙子你很有想法,可惜是个杀马特。”说完,鲁大神挥手一划,神光劈下,蓬!沙马吉的身体炸开,血水蓬洒,人已往生去了。

    大威德门内,杀马特尊者安静下来,他本就没对沙马吉、凯摩吉抱多大的希望,死了就死了吧。

    “汝等通过了老夫的考验,来,报名吧,谁愿成为大威德门的主人!”尊者认真道。

    “选择吧,大威德门只能有一个主人。”他又补充道。

    大爷多,大妈也不少,人马娘更是结伴而来,鲁日天也有一位,然大威德门只有一扇!如何选出主人呢。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