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腊国。

    大威德门的杀马特老者不再藏于门后,再次登上历史的舞台。他要向世人宣告,杀马特文化源远流长,不会断代,更不会随时间的流逝而消失。

    老者的发型标新立异,宛若彩色鸡冠。他那小脚裤也穿得格外风消声,配合他无与伦比的气质,当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汝等小辈,见到尊者也不知放尊重些。哼,搁在以前,我早就出手灭了汝等。”

    杀马特老头现在也想那样做,可他走不出大威德门,心有余而力不足,消声长莫及。

    写手界超级大神鲁日天被杀马特尊者教训了一通,怒火很大,豁然升起。“洒家就是要日天!”鲁尼妹冷冷道。“谁敢说洒家的不是,就是要与洒家撕比。管你是不是杀马特界的尊者,老头,向我道歉啊!”

    踏,踏,踏!

    鲁尼妹脚蹬日天神靴,每一步落下,地裂三尺,尘沙迸扬。遽地,鲁大神腾空而起,向空中的大威德门掠去。

    别说是一头杀马特尊者,就算是十头、白头、千头,鲁日天也无惧也。

    鲁大神左手负在背后,右手虚握,半屈的五指间抓着两团斗气,一团斗气纯黑如墨,一团斗气皓白似雪。

    “这是!”

    鲁尼妹的妹妹木吉吉惊道。“姐姐要使出那招吗!”木吉吉同学有些难以置信。

    呜喵王幸灾乐祸道:“喵个叽叽滴。鲁日天太可恶啦,也该受些重挫,才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比日天更高级的存在,是日宇宙啊!”

    木吉吉一巴掌拍了过去,堵住大脸黑猫的嘴,不让它乱讲,省得吃苦,被鲁尼妹重责。

    看到鲁大神升空而起,北路大爷的首领发狠道:“这小姑娘不知轻重,杀马特老头会教她做人的。”北鼻大爷被杀马特尊者欺负的很惨,心理难免失衡,希望别人也遭受他体验过的痛楚。

    男无弥陀佛、上官霸、鱼锅学园的园长,也未加以制止,目送鲁尼妹冉冉升起。

    “霸爷,鲁日天真的能拿下大威德门?”南路大爷的首领笑着问曰。

    “不好说。江山代有才人出。”上官霸回道。“没关系,若是女的,老夫就把她擒下,丢到上官府。”上官霸又道,“可这鲁日天不行!”霸爷也不愿惹她他。

    鲁大神时男时女,可男可女,既男又女,身份切换太快,让人无法预测。

    “小姑娘,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大威德门内,杀马特尊者冷笑数声,彩色发型也散发熠熠生辉,异常夺目。只是没人欣赏就是了,这点,杀马特老头也很无奈。

    “尊者,那小娘皮太可恶了!”一杀马特气质十足的汉子跪倒在地,向杀马特尊者进言道。

    “尊者,你走不出大威德门,我们兄弟俩却能。”又来了一只杀马特汉子,他同样高傲不羁,头顶着炫目的紫黑白三支牛角辫,前面留着时髦的空气刘海,后发披肩,也是相当之潇洒。‘

    这对杀马特汉子是尊者收下的徒弟,颇为懂事,人又机灵以及水灵。在尊者的调教下,进步飞快,已有贵族的气质。再假以时日,成就不可限量呐!绝比是那限量版的杀马特贵族。

    尊者对他的徒弟们寄予厚望,时时将他们待在身边,言传心授,希望他们可以继承他之衣钵。

    听到大威德门外的鲁日天出言不逊,杀马特兄弟陡觉不悦,杀心遽起,“尊者,放我们出去,灭了那小娘子!”

    “尊者的金容只能由我等杀马特汉子瞻仰,她算是什么东西,不配得见尊者的真颜。”

    “沙马吉,凯摩吉,你们都是我的好徒弟,果然有心。”杀马特尊者欣慰道。

    跪在地上的杀马特汉子名曰“沙马吉”,站着的杀马特汉子唤作“凯摩吉”。都是杀马特界的好汉,一个能打十几个。

    就像沙马吉、凯摩吉说的,尊者是不能走出大威德门,可他们能!因为他们的能为不高,比不上尊者,所以大威德门不屑困在他们。

    只需杀马特尊者出手,即可将沙马吉、凯摩吉送出大威德门外。

    他们以前也那样做过。

    “尊者,下决定吧!”沙马吉叩首道。“尊者如我的再生之父,此生绝不敢违背尊者的教诲,赴汤蹈火,不足以报答尊者的点滴恩情。”

    “尊者,我们兄弟俩的命都是您的,您让我们生,我们绝不死;您让我们死,我们绝不苟活。”凯摩吉也道。

    面对心爱的徒弟,杀马特尊者面带喜悦,然心中则道:“你们不过是我的棋子,可有可无。”

    “尊者!”

    “尊者!”

    沙马吉、凯摩吉异口同声道。

    “好好好。”

    杀马特尊者笑道。

    他的彩色鸡冠发型左右晃动,极是美丽,而又端庄。看得两只杀马特小生歆羡不已,“尊者就是尊者,一言一行皆合杀马特大道!吾辈什么时候才能和他平起而坐,也站在他的角度欣赏世间之景。”沙马吉、凯摩吉心旌摇动。

    “我这就放你们出去。”杀马特尊者凌虚而立,他脚下升起一团混沌之光,无可名状。

    “沙马吉、凯摩吉,静心。”杀马特尊者喝道。

    “是!”

    “是!”

    两只杀马特汉子恭敬道。心无旁骛,入定去了。当此之时,杀马特尊者右手一招,取来一支木簪,“大威德门,你敢困我,真是好大的胆子!”

    尊者抛起木簪,将其定在半空。“出来吧!”杀马特尊者喝道。

    嗡,道纹自尊者的生命之海旋出,一圈圈涤荡向木簪。扑簌簌,木屑迸舞,倏然间,一只唇红齿白的杀马特小人跳了出来,他厉声道:“老头,唤我何事!”

    杀马特小人高不过手指,脑袋尖尖,声音却很大。他正是大威德门的器灵,被杀马特尊者封在木簪之内。

    “将他们送出大威德门。”杀马特尊者指着沙马吉、凯摩吉,吩咐器灵道。

    “老头,你别不知好歹!”大威德门的器灵声音高亢,愤怒道。

    “看看你都做了什么,自己是杀马特,也把我打扮成杀马特的样子,该死!”器灵悲哀道。

    尊者也未答话,左手向前推去,呼,一团杀马特之光旋开,扫向器灵。

    “呀!”

    大威德门的器灵尖声道。他双臂挥舞,招来迸舞的木屑,聚于几身,再次变作木簪。

    “哦,凯摩吉的局部地区有些堵塞,需要你为他通畅一下。”杀马特尊者高声道。

    蓬!

    木簪炸裂,器灵跳了出来,“无耻,老头你太无耻啦!”

    “少废话,快些把沙马吉、凯摩吉送出门外。”杀马特尊者不耐烦道。“若恼了我,我让你天天听我唱歌!”

    闻言,器灵瑟瑟发抖,天啊,天啊!太可怕了!绝不听你唱歌。器灵倒立而起,脑袋朝下,两脚向上。

    嗤嗤嗤,器灵用他的尖脑袋在虚空中划动,临摹出一张繁缛的阵图,并将沙马吉、凯摩吉拘了过来,按入阵图之中。

    明光一闪,继而黯淡,阵图、两只杀马特汉子同时消失了。器灵也遁入林中,再不回头。生怕杀马特老头在他面前秀歌喉。

    两只杀马特汉子方甫出去,尊者并起手指,朝前一点,啵,水纹荡开,影影绰绰,可看清门外之人。旋即,风停水静,杀马特尊者再窥大威德门外的世界。

    “草!那小姑娘超碍眼的说。”杀马特老头一眼瞥到了写手界超级大神鲁日天。

    鲁日天也在等待,等待门内传送出来的杀马特大汉!

    她也没等多久,遽见光华荡舞,接着,雄浑的杀马特气息喷舞而出,沙马吉、凯摩吉手挽着手,出来了!

    沙马吉傲慢道:“小娘子,就是你吗,出言伤我师尊之人!”

    凯摩吉道:“贤弟,废话休说,且撕比!”

    鲁尼妹哼道:“正如洒家所想,大威德门里蹦出来的果是杀马特!”

    沙马吉怒道:“杀马特怎么了,杀马特哪里招惹你了。你凭什么瞧不起俺们!俺们就是杀马特,就要走高端路线,将你们远远甩在身后,只有吃土的份!”

    凯摩吉道:“贤弟,不要动怒。我们兄弟齐心,齐力可断金。”

    言罢,凯摩吉放开沙马吉的手,陡地拍向鲁日天。“女人,吃我一掌。”

    势大力沉,掌风遽起,浩荡的杀马特气焰荡扫而下,哗哗,凌空罩下,直朝写手界超级大神鲁日天而来。

    鲁日天眼神一凛,掌中的两团斗气徐徐拍出,轰!黑色的斗气滔天荡起,像是黑色的太阳,倏地升起。白色的斗气绵延百米,如雪水迸涌,拍向两只杀马特汉子。

    鲁尼妹这招曰“墨非白杀”。黑色的斗气炽热,白色的斗气冰寒,两种截然不同的斗气,运使出来,破耗心力,需小心运转斗气,方可释出。

    “哦。小丫头有来历。”大威德门内,杀马特老头笑道。他有些高看鲁日天。

    “可我教出来的徒弟也不是草包。”尊者又道。

    隔着大威德门,杀马特老头有些期待沙马吉、凯摩吉的表现。他要是能亲自动手,早就灭了鲁尼妹。

    沙马吉面容忽变,眼喷黑雾,雾中有厮杀声隐隐响起,继而大作,震天价响。上千只杀马特汉子冲出黑雾,持有各种各样的武器,同时扑向那团黑色的斗气,将它围住,或举刀,或挥剑,或执棒,或放小剑、小刀、叉子……刀光剑影,照耀四方,将那团黑色的斗气湮没了。

    凯摩吉化掌为拳,忽地砸下,蓬!拳浪荡爆,悍无可当,摧灭了白色的斗气。

    至此,鲁大神的“墨非白杀”破了。

    “女人,你之能力,不止于此。现出汝之能为,否则饮恨当场。”沙马吉冷声道。他眼中喷出的黑雾非实雾,连同那些雾中隐藏的杀马特汉子,均是一体,是一件宝物,曰“摩叽叽”。

    “摩叽叽”本是杀马特尊者炼魔用的异宝,尊者私下传予爱徒沙马吉。对于这件事,尊者的另外一个徒弟凯摩吉曾有怨言过,私以为尊者更稀罕沙马吉而非他。

    “杀马特的拳头就该比天还大!”凯摩吉笑道。他破了白、黑两色斗气中白色斗气,颇为自得,并不认为自己比沙马吉差。

    “哎,门里面的老头好小气哦,为啥只放出两只杀马特小哥。”小笼包姑娘笑道。她马蹄甩动,人已纵起,蹑空而去,仗剑要斩两只杀马特汉子。

    “笼儿,我的笼儿!”羊果果同学追了上去。

    “果儿,不许追我。”小笼包姑娘不悦道。哪有你的事,一边待着去。小笼包姑娘亲自动手,不容她人介入,就算是她的伴侣羊果果也不行。

    “也到我出手了……”小笼包姑娘的师姐,李丑丑暗道。

    刷!

    李丑丑人随剑起,遽地劈向小笼包姑娘的后背。背后下手,不怕你不死,就怕你死的不够凄惨。

    李丑丑、小笼包姑娘再无师门情谊,前缘已断。

    “师姐,你好烦!”

    小笼包姑娘不得不回身,应对李丑丑。“我处处让你,忍你,你为何还要烦我?人家一直都在忍耐耶!”小笼包姑娘声音清冷,望月剑绽放一抹幽寒之华,如万年冰山上刮起的一层冰屑,吹向下方的李丑丑。

    “笼儿要认真了。”羊果果小声道。她也小笼包姑娘鹣鲽情深,也是最了解她的人。平时,小笼包姑娘细声细气,极是淑女,然她一旦黑化,将会变成另外一个人马娘,除非愿望达成,否则绝不甘休。

    现下,小笼包姑娘除了对南路大爷的首领男无弥陀佛感兴趣外,大威德门也成功引起她的注意。

    可是,要取大威德门,必须除掉从里面蹦出来的杀马特汉子,“以及碍事的丑女!”

    “丑,丑女?!”

    李丑丑大惊。

    谁,那包子脸在说谁是丑女?李丑丑名字中虽有丑字,人一点也不丑,很美。

    “除了你还能有谁。难道我会说自己丑?”小笼包姑娘嘲笑道。“师姐,离开了古木派,你不但变丑了,脑子也不好使啦。我真为你感到可悲。”

    “你们好碍事!”沙马吉怒道。“两只不知道从哪里跳出来的人马娘,明明是配角,却想抢了我的风头,你们不知道在下才是主角吗!我要引领杀马特之风,我要飞上天与太阳并肩。”

    凭靠异宝“摩叽叽”杀退鲁大神的“墨非白杀”中的半招,沙马吉自信心大增,不把鲁日天放在眼里,认为她不值一哂,小意思啦.

    鲁尼妹正在酝酿怒火,大神不发威,你当她是大脸猫?

    “终于要认真了吗,小丫头!”大威德门内,杀马特老头喜道。“沙马吉、凯摩吉,你们要认真了,否则会死在此地!”

    不过,就算他们死了,也和杀马特老头无关。再去寻觅心爱的徒弟就是了,世间的杀马特何其多,有汉子,也有妹子,随便抓就能抓一把。尊者并不在意沙马吉、凯摩吉的生死。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