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肌大喝一声,力劈而下。十道掌劲如长虹贯日,遽地扫向女禽有兽童鞋。

    上官小红虚抬右臂,邪蝗剑长吟不歇。嗡嗡,剑气荡开,仿佛是迸洒的红雨,将北方肌拍下的掌劲切碎。

    “肌神在上。”北方肌面容虔诚,双掌合十,置于头顶。“我有肌友雄基姬,因贫乃娘而堵了玲珑心窍。请您老人家降下神谕,由我代您施罚,拯救您的肌肉子民于危难之中。肌神曰我没有大米米,谁有啊!”

    祷祝已罢,来自伪娘界北方之地的大伪娘怒喝道:“贫乃联盟的盟主,看看你都做了什么!雄基姬,好好的一头肌肉汉子,却因为而生了逆心,不再信仰肌肉之神,你的罪太大了!已经不可赦。”

    上官小红暗道冤枉,她才不想和雄基姬有任何牵连,是对方缠着她,非要留下,她有什么办法。

    咣!北方肌一脚踩在冥铁重鼎上,当此之时,气浪滚爆,直如海沸。那威武霸气的肌肉伪娘目放煞气,直视上官小红,认为她是雄基姬背叛肌肉之神的祸首。

    “唯有杀了贫乃联盟的盟主,吾才能拯救肌友。”北方肌咬牙切齿道。“且让你一观我的绝世好肌。”大伪娘冷酷道。

    上官小红不屑观赏,提剑杀了过去。“直接撕比就是。”小红同学道。

    “桥豆麻袋!”北方肌大呼道。“不能酱紫,你不能酱紫。我还未向你暂时吾的肌肉!”

    可小红同学充耳不闻,邪蝗剑遽地反撩,刷刷,剑流溺飙,好似红色的血水,浇灌向北方肌的左Nai大肌。

    “哈哈哈哈,童鞋!你也知道我的左米米很有质感嘛。”北方肌得意道。他忽觉上官小红没那么可恶了。

    北方肌长身而起,脚底顿生一股吸力,扯着冥铁重鼎一齐升高。而上官小红斩出的数道剑流则扫向了他脚下的重鼎。

    Duang!Duang!Duang!

    剑流击中冥铁重鼎,红芒荡舞,爆散开来。北方肌厉喝道:“盟主,抱歉了,你今日必须死。”

    全是为了肌友。北方肌知道上官小红若在一天,雄基姬就不会离开她,更不可能跟着他北方肌数星星看月亮,且将对方按倒在地,消声擦消声擦。

    将身一旋,北方肌带动冥铁重鼎,飙舞而出。飕飕飕,飕飕飕!上百道黑芒离心甩出,宛如黑蛇拧摆,扫向上官小红。

    另外一边,伪娘古云鹤的姬友粉太子现身了,却被青府的绿毛杀马特汉子缠住了。

    粉太子祭出绿如意,誓取绿毛杀马特贵族的小命。可绿毛汉子非是易与之辈,只想着和粉太子产生些纯洁的友情。

    六大杀马特之首,渔网汉子黑毛,蓦地瞄向上官小红那边。“看来大小姐不需要我吾辈的保护。可老爷的吩咐不容有失。”念及如此,黑毛汉子抖开渔网,飒飒飒,冷风自网缝中穿梭而过,吹动黑毛汉子的消声毛。

    “白毛、紫毛、灰毛,我去也。”

    黑毛杀马特贵族丢下这句话,头也不回,纵身而起,卷起数十米高的斗气,扑向北方的大伪娘,北方肌。

    原地下城的守护者雄基姬,尚在伤感,眼瞥到黑毛杀马特汉子怒驰而来,暗道坏事。“这小哥出自青府,是上官小红的守护者,他肯定嫌弃我不尽全力……”

    无奈啊!雄基姬长喝一声,人已旋起,剑气荡甩,“北方肌,注意来!”

    雄基姬不再犹疑,仗剑而去,怒取北方肌的项上之头。

    铿锵!

    乌光迸射,寒芒荡洒。原是青府的黑毛杀马特汉子拦下了雄基姬。

    黑毛杀马特贵族挑起鱼叉,挡下雄基姬的重剑,“小哥,你想去哪里,与我耍一耍?”他可不相信来历不明的基老。雄基姬是黑毛的重点怀疑对象。

    “你是去帮助肌肉伪娘还是相助我家大小姐,已经不重要了。”

    黑毛汉子笑道。

    “重要的是你必须与我撕比。”

    黑毛杀马特贵族右臂发力,呛啷,鱼叉、剑锋划开一道火光,两人各自退后。雄基姬面色阴晴不定,“小东西,退下。你真的了解你家大小姐吗!”

    黑毛杀马特贵族道:“了解如何,不了解又如何。关你何事。”

    不待详说,擎起鱼叉,黑毛汉子刺了过去,“死来,基老!”呼呼旋动,有几十个气旋聚在鱼叉附近,每个气旋内裹着一片黑鳞,着实诡异。

    “黑毛!”雄基姬口吐一口浊气,长臂挥动,由叮叮鸟的首领变成的重剑遽地斩出,剑芒爆舞,扫向那几十个气旋。

    嘭!嘭!嘭!嘭!

    自鱼叉飘旋出去的气旋炸开,可是里面裹着的黑鳞纹丝不动,见风就长,大如桌面,乌光闪烁。绕着雄基姬飞动,撒下缕缕黑烟,将雄基姬困在中间。

    噗!一声轻微的嗤响,最前面的黑鳞炸开,裂纹处浮起一只死鱼眼。噗噗噗,噗噗噗!裂炸之声同时响起,每片黑鳞的裂口处均浮出一只死鱼眼。

    “石海生有一种鱼,唤作死鱼。此死非彼死,死鱼之眼,可夺人心魄。”黑毛杀马特汉子轻声道。

    被几十只死鱼眼盯着,雄基姬感觉极不舒服。“管你死鱼还是咸鱼,敢吓我,就得死!”

    凌空一跃,雄基姬御空而起。刷刷刷,三只死鱼眼中旋出数道灰蒙蒙的光线,打向雄基姬。

    “可笑!”

    雄基姬哼道。他的左Nai大肌跳了跳,嘭,一团斗气溢开,冉冉升起,护住雄基姬的基老之眼以及局部地区之花。“我需小心些。那黑毛不容小觑。”雄基姬暗道。

    “百鸟朝凤!”

    雄基姬冷道。

    他使出辟邪鸟经上的剑式。哧哧哧,一道道基气贯体而出,聚在雄基姬后肩处。耀世之光遽地绽放,基气凝成凤翼,朝天荡起。

    锵!雄基姬手中的重剑不住哀鸣,剑气蓬然炸开,由基气牵引,向雄基姬的双翅聚拢而来。

    剑气汇成汉子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形状,共有三百之数,长短各异,然惟妙惟肖,极污!

    青府的杀马特之首暗自心凛,抓紧鱼叉,凝扫向被死鱼眼围住的雄基姬。

    “太美了!”

    来自北方的大伪娘吼道。北方肌的大眼中泛起异色,惊讶于雄基姬的凤翼以及三百支由剑气凝成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

    只见雄基缓缓睁开眼睛,目光如电,开阖间,有Jing光闪烁。

    “这就是辟邪鸟经吗!”另外一只大伪娘东方不败歆羡道。“本宫有小叽叽相功,雄基姬执掌辟邪鸟经,而羊剑持有割基十三魔经……”

    三卷副本合一,那该是何种盛景!东方不败兴奋想道。

    “哦,这就是百鸟朝凤?”上官小红淡定道。

    “坑爹啊!”羊剑怒了。她本是姑娘,置身遁入伪娘界,最见不得汉子的“寂霸”,有人敢在她面前炫耀,羊剑同学保证剁了它。现在好了,雄基姬一下子召唤出三百支阿姆斯特朗回旋炮,羊剑同学的心都在滴血。

    “这样的辟邪鸟经我不要也罢!”羊剑心道。她对辟邪鸟经再无半分兴趣,不像东方不败兴致很高。

    雄基姬双身后的凤翼扑动,呼呼,风暴遽起,荡开困住他的几十只死鱼眼。

    而三百支阿姆斯特朗回旋炮笔直插天,自成风景。雄基姬剑指青府的黑毛杀马特贵族,“小黑,相杀吧!”

    黑毛杀马特冷笑道:“怕你不成!”

    他披着的渔网猎猎而舞,同时,他的秀发飞扬,根根倒竖,宛若魔神在世,气焰滔天。腾!黑毛杀马特一步纵出,跨越数丈,鱼叉扬起,旋即劈下,呼噌!一道惊世电芒犁虚空,劈向被三百支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拱卫着的雄基姬。

    “去吧!”雄基姬冷酷道。

    他话声甫落,三百支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怒飚而出,飕!飕!飕……

    “握草!”

    “天上有好多消声巴在飞!”

    “真不愧是雄基姬,好有想法,他是吾辈的楷模。”

    “可不是麽,雄基姬的重剑本由叮叮鸟的首领衍化而成,剑气凝成汉子的钉钉形状,也没什么奇怪的。”

    基老们表示可以理解。

    伪娘们也觉蛮震撼的。

    上官小红也没阻止黑毛杀马特汉子、雄基姬撕比。她乐见两人相杀,共存最好,两者存一,或者皆不存,那也无妨,和她无关。

    当!

    上官小红回身,一剑劈中袭向她的暗箭,将其劈爆。

    放暗箭的人是伪娘,他的眸光迅速暗淡下去,因为有人在他的后心捅了一刀,是毒岛冴子。学姐以姨妈刀结果了偷袭上官小红的伪娘。

    “你的灵魂已污。身体也无需存在。”毒岛冴子冷淡道。

    姨妈刀旋动,绞碎了伪娘的内脏,也摧毁了他的生命之海。

    “该死!”

    一身穿淡绿色长裙的伪娘挥剑而来,“你怎么能杀了他!”毒岛冴子所除掉之人,是绿裙伪娘的好友。见到好友死在自己眼前,绿裙伪娘被愤怒遮住了心智,只想着杀掉毒岛冴子。

    毒岛冴子左手翻动,刀气滚舞,斩基刀遽地旋了出去,噗!一团血光荡开,绿裙伪娘的脑袋飞了出去。

    “你也污了。”毒岛冴子道。

    嘭!

    毒岛冴子左掌拍在已经死去的伪娘身上,将他的身体轰成碎片。血雾蓬舞,倏地飘散,洒了毒岛冴子一身。

    上官小红用她的十九只眼睛注定毒岛冴子,也未上前,同未开口询问。

    毒岛冴子左手握紧斩基刀,右手执姨妈刀,茕茕而立。她杀了一双伪娘,等于是向其他的伪娘宣布撕比开始。不,在那之前,撕比已然开始,不到最后,不知结局。

    左眼已成血窟窿。

    毒岛冴子左眼寄居的双头虫早已不复存在,被她亲手剜出。“既是不洁之虫,当以利刃碎之。”

    高城沙耶不敢靠近她的学姐,她总觉得毒岛冴子会伤害她。

    “她究竟怎么了!”高城沙耶不明白。

    机械式的,高城沙耶望向上官小红,却碰到了她那十九道锋利的视线,“啊!”高城沙耶失声道。遽地扭过头去,她不愿与上官小红对视。

    “她们都很奇怪啊,学姐只剩下右眼,小红却有十几只眼睛!”高城沙耶只想离开岳静布条山,离开唐腊国,离开上官小红,哪怕舍弃毒岛冴子,也在所不惜。

    谁的命比自己的命更贵!

    呼。

    刀锋拂过高城沙耶的侧颈,距离如此之近,“学姐,是我,不要伤害我!”高城沙耶惊恐道。

    噗。

    姨妈刀贴着高城沙耶的左颈旋过,没入她身后的伪娘腹部,剖开他的生命之海。

    高城沙耶跳着离开,而后发足狂奔。她快要疯了……

    不,也许已经疯掉了。

    转动春秋镜,雨桐飘然而至,落在高城沙耶前方,“你想去哪里,既然和江山美人图订下契约,直到生命的终结,你不再属于自己。”

    春秋作镜,寒门开!

    刷,一抹寒芒劈出,罩住高城沙耶,将她拉入春秋镜之中。

    刚好,毒岛冴子也向雨桐那边瞥去,她并不觉对方的做法有何不妥之处。换成是她,毒岛冴子也无两全之策。

    四非女瞅到雨桐以春秋镜收了高城沙耶,她心有余悸,此生在不愿进入春秋镜中,宁愿身葬岳静布条山。钱羊感受到了主人的惧怕之情,用脑袋拱了拱她的手心,以作慰藉。

    不同于四非女,钱羊倒觉得春秋镜中的世界蛮可爱的,至少里面有很多“同伴”。

    “为何不用金屋收了她!”四非女忽道。

    “哦,我忘了。”雨桐笑道。

    “你是故意的!”四非女指着雨桐,寒声道。

    “故意如何,有意又怎样,你奈我何。”雨桐抛起春秋镜,也不去接,任春秋镜在她上方旋动。镜华潋滟,宛如金霞喷舞。

    雨桐已将金屋、春秋镜收为己用,四非女确实不敢拿她怎样,反倒有可能被雨桐抓住,抛进春秋镜,或者关在金屋之中。

    不管是哪一种下场,皆非四非女所愿。

    刷,刷!

    两道人影遽地纵来,他们的目标都是春秋镜。

    一者,伪娘,一者,基老。

    雨桐秀眉簇起,并指如戟,朝两人指去。咻咻,两道水光荡舞而出,一道劈向伪娘,另外一道削向基老伸出去的右手。

    伸手去拿不该取之物,若非有大机缘大能力,否则,下场定会很凄惨。

    咔的一声脆响,伪娘的脑袋像是青皮西瓜,遽裂两半,向左右炸开。基老的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手腕被削去,断腕处,寒气骤生,沿着他的手臂传遍全身,不消须臾,他已成冰人,可眼睛还能眨动。

    雨桐再一弹指,咻,一道指劲旋出,劈中冰人,猛听咔嚓一声,冰块裂开,基老的身体同样裂开。

    春秋镜内旋出数股暖风,吹散满天阴霾以及碎掉的残躯。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