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静布条山。

    小自在佛声音尖亢,划破长空。他道:“煤油灯娘来了!”

    岳静布条山的土著基老们悚然,他们如何不知煤油灯娘。伪娘界玉胥宮的副掌教,十二伪娘中实力最高深莫测之人。

    即便是玉胥宮十二伪娘之首,赤米青子,他见了煤油灯娘也需道一声“老师”,可见煤油灯娘的地位有多尊崇。

    黄蛇真人、云粽子心讶道:“老师何在,贫道为何感觉不到他的存在!一只基老,他怎能发现老师盛临岳静布条山!”

    不服气,黄蛇真人、云粽子均不服气,他们默运玄功,放出念识,扫遍方圆千丈,却没搜到煤油灯娘的踪迹。云粽子释然,道:“定是那小自在佛故作玄虚,想要以此打乱贫道的道心。”

    黄蛇真人颔首道:“然也。贫道也未发现煤油灯娘老师。”

    赤米青子稍显疑惑,虽然只有一瞬,他察觉到煤油灯娘的气息。然风过无痕,再无踪迹。“他怎么来了,难道掌教老爷不相贫道?”赤米青子真人忖道。

    如果煤油灯娘真的来了,赤米青子真人只得退居一旁,以煤油灯娘为尊。玉胥宮自掌教之下,唯他地位最高。虽无副掌教之名,却行副掌教之事。

    善鹿尊者、金不换道人,相视而望,均觉困惑,为何他们的基友小自在佛如此失常,难道他和煤油灯娘之间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消声情!

    “是了,一定是这样!”善鹿尊者暗道。“小自在佛本不是吾岳静布条山的本土基老,云游而来,在此安家,占了道观,改成寺庙,并为大大小小的道人开光。我与金不换并不知小自在佛的往事,有心套话,他总是轻描淡写撇过。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善鹿尊者眉开眼笑,“小自在佛因情所困,看破红尘,遂遁入岳静布条山,成了基老!与吾等称基道友。想来,那伤害小自在佛的人就是煤油灯娘了!真正的玉胥宮十二伪娘之首,赤米青子在他面前,连条狗都不算。”

    金不换道人和善鹿尊者交换了几个眼神,已知对方的心意。

    黄蛇真人道:“小和尚,别嚷嚷,也勿瞎比比。煤油灯娘怎有闲心来此,他平常不大走动。”

    云粽子真人也道:“是啊,老师看不上岳静布条山!”

    赤米青子心中不悦,哼道:“他看不上岳静布条山,笑话!你们俩个混账东西,知道什么。”

    师弟们不知,赤米青子却知煤油灯娘就在岳静布条山的某处,暗中探窥,行事不光明,“煤油灯娘,来了就来了,躲起来作甚。”赤米青子不住冷笑。“你躲在暗处,当贫道是棋子,哪有那般容易!”赤米青子可不愿完全听命于煤油灯娘。

    基老界超级大咖花容想以秘法传音于妙蛙上人,“我友,煤油灯娘怕是真来了。我们需防备他。那人比我们更阴险啊。”

    妙蛙上人道:“那又如何。我有劫牛刀,他敢来,我就敢让他应劫。”

    花容想道:“蛙蛙,不可冲动。此事需从长计议。对了,我苦觅多年,最终寻得雪姨刀。我知道你喜欢名刀……”

    妙蛙上人俊美的脸上浮起异色,“雪姨刀!你是说雪姨刀!”

    花容想道:“嗯,就是雪姨刀。”

    妙蛙上人激动道:“雪姨刀在哪里,把它交给我!快啊。”

    花容想道:“你看你,都说了不要激动。”

    妙蛙上人不耐烦道:“太基,快把雪姨刀给我!”

    花容想道:“是是,这就给你。”

    蓦地,花容想斜睨骥霸獣,虽未开口,他的契约兽已知主人的想法。“几把!”骥霸獣暗道,主人还是忘不了妙蛙上人这妖消声的基老。

    没柰何,骥霸獣收拢双翼,覆住全身,灰色、白色的火焰瞬间吞没了它,吼!骥霸獣痛苦道。焰流迸窜,火雨缤纷。

    锵的一声!刀吟遽起,自骥霸獣背脊升起一团寒光,照亮十方。

    “开门,开门,开门!”

    “我知道你在里面,Jian人,快开门!”

    雪姨刀独特的刀鸣爆绽开来。

    寒光掩去,刀芒倒卷而来,汇向高处,倏然间,一柄绝世神刀显现而出,是雪姨刀!

    在花容想还是“太基居士”的时候,他得到了雪姨刀,可并不急着送给他的好基友妙蛙上人,而是将雪姨刀封藏在骥霸獣的脊柱中。

    得到主人的授意,骥霸獣不得不放出雪姨刀。

    雪姨刀一出,引起在场的伪娘、基老的关注。“是雪姨刀!我看到了什么,我竟然看到雪姨刀了。”

    “这不是当年基人王的爱刀吗。相传,被他的独子基风得到了。”

    “基风是田地会的会长雄八的徒弟。”

    “可怜雄八,成也风云,败也风云。”

    “雪姨刀再现,又会引起一番争夺!”

    “你去夺啊,也不看看谁是雪姨刀的主人。是太基居士啊,还有他的基友妙蛙上人。”

    岳静布条山的土著基老们眼馋雪姨刀,可没人出手相夺。善鹿尊者、金不换道人也动心了,却未动手。

    主事三人中的小自在佛看也不看雪姨刀,还在大叫:“煤油灯娘,你出来,不要躲着我,我知道你就在岳静布条山。不敢出来吗,你不敢出来吗!Jian人!”

    “煤油灯娘,你难道没胆吗,蛋也没了吗!”小自在佛讽刺道。

    “Jian人,你当年抛弃了我,投身于伪娘界,以你的心机与能为,很快就拜入玉胥宮掌教门下,名列十二伪娘。别人不知,我还不知你吗!”

    小自在佛道出煤油灯娘的来历。

    赤米青子真人、黄蛇真人、云粽子心无旁骛,仔细听小自在佛的讲话,生怕错过什么精彩的内容,一个字也不会漏掉。尤其是赤米青子真人,那可真是听得津津有味,“纳尼!煤油灯娘还有这样的过往,贫道真是大开眼界!”

    黄蛇真人听不下去了,他张口叱道:“那小和尚,你住口!不可悱恻贫道的老师!”

    黄蛇真人还想骂下去,云粽子早得赤米青子的授意,招手攫来一片彩云,堵上了黄蛇真人的蛇嘴,不,是乌鸦嘴!

    这厮不知看人脸色吗,云粽子暗道。

    赤米青子很满意云粽子的做法,“都说云粽子是玉胥宮的小福仙,此言不虚。”赤米青子心道。此刻,他恨透了黄蛇真人,这厮该说话时成了哑巴,不该讲话时口若悬河。小自在佛在言语上诋毁煤油灯娘,关他黄蛇什么事!

    煤油灯娘不出,小自在佛冷笑道:“煤油灯娘,不可忘了你的初衷!你我本是基老,从始到终都是。你为了虚无缥缈的前程,舍了过往,弃了基老界,遁入伪娘界。做伪娘真的是你的本愿吗!煤油灯娘,不,小僧应该称你是灵舅宫主!”

    轰!

    赤米青子、黄蛇真人、云粽子全身遽颤,目现惧骇之意。灵鹫宫主!他们当然知道那人是谁,基老界有方净土唤之曰灵舅宫,历任掌教皆被人冠以宫主之名。

    煤油灯娘入主玉胥宮之前,即是当代灵舅宫宫主,净土的基老更喜欢称呼他是大舅老爷。这位大舅老爷的最好朋友即是小自在佛。

    赤米青子、黄蛇真人、云粽子骇得说不出话来,喔特热发克!灵舅宫之主发大愿,抛弃基老的身份与掌教的宝座,拜入玉胥宮门下,他所图非小!

    三位真人自问,他们若是一教之主,绝无可能从不胜寒的高位纡尊降下。

    “可耻!”

    “灵舅宫枉为基老界净土!”

    “他们的宫主竟然背叛了基老界,纵身而入伪娘界!”

    “我等不承认他是基老,过去不是,现在不是,将来也不是!”

    “应把灵舅宫除名,出了这等败huai基老界名声的大事,他们灵舅宫有何颜面屹立于世。”

    岳静布条山的土著基老们大声喧闹,吵得赤米青子、黄蛇这人、云粽子头皮都炸了,也觉事情诡异,定有消声毛!

    有想法是好的,可三位大伪娘绝不敢质疑玉胥宮掌教老爷的做法,放他们一百个胆子也不敢。

    玉胥宮、八经宫、绿油油宫,他们的掌教老爷是同门师兄,一损俱损,一荣皆荣。尤其是玉胥宮和八经宫,两宫来往更近,门下伪娘多有互动,几乎可以称作是一家人。也有伪娘私下里说八经宫的掌教是大老爷,而他们玉胥宮的掌教是二老爷,诸伪娘深以为然。即便是玉胥宮的掌教也不会有异议。

    小自在佛并非是为了一时痛快才将煤油灯娘的来历讲明,他痛恨基友的绝情与冷酷。

    说好的一起Gao基到天荒地老,你吖悄悄地跑路了,还成了伪娘!小自在佛怎能不气,如何不恼。

    然而,小自在佛和盘托出煤油灯娘的前世,当事基老还未现身,不加回应。“灵舅宫主,你是真沉得住气,还是故作深沉?”小自在佛哂然道。

    既不出来,那只好再道一些你的黑暗历史!小自在佛完全黑化了,呵呵冷笑。

    听他一笑,群基战战兢兢,很不舒服。好似小自在佛马上就为他们的局部地区开光似的。

    善鹿尊者道:“金不换,我等的道友腹黑了啊!”

    金不换道人也道:“可不是吗,消声僧一肚子坏水,离他远些比较好。贫道可不想被他开光。”

    善鹿尊者道:“道友说出了我心中所想。”

    金不换道人曰:“彼此彼此。”

    两位基老迅速交换眼神,你懂的……

    而他们的基友,小自在佛,遽地升空,脚下踩着祥云,紫芝摇曳,瑶草摆动,将小自在佛承托得愈发神秘。

    “十五字,小尾巴!”小自在佛吼道。

    咻咻咻,咻咻咻!

    十五个古字倏地飘起,祥光大作,紫雾喷涌,但见十五个古字有序排开,形如尾巴。抛舞间,锐利的破空之声陡地响起,啵,啵,啵!齐齐爆绽。

    由十五字组成的小尾巴绕着小自在佛旋动,更添异彩。“灵舅宫住,出来吧,再不出来,我可要把你那点不能详说的糗事一一述明。你真的不怕吗!”

    赤米青子真人恨不能冲上前去,撬开小自在佛的口,让他道出煤油灯娘的黑暗历史。

    众目睽睽之下,小自在佛又被十五个字小尾巴围绕,陡见他张口道:“煤油灯娘!小僧可真要说了啊!”

    “住口!”

    远处传来一声厉喝。

    接着,瑞彩喷舞,五色祥云齐聚,鹿鸣呦呦,兰芝开千层叶。一伪娘提着煤油灯,娉婷而来,面生玉光,腰悬宝箓,自那不生不灭的玉胥宮而来,要取小自在佛的颈上佛头。

    煤油灯娘!

    玉胥宮的煤油灯娘来了!

    黄蛇真人、云粽子齐齐道:“恭迎老师。”

    高傲的赤米青子也垂首道:“煤油灯娘老师来了……”

    三位真人表情不一,侍立两旁,以待煤油灯娘。真正的玉胥宮十二伪娘之首!

    小自在佛面色忽青忽红,喝道:“灵舅宫主,你还是出现了!终于肯见我了吗。为你当年的薄情付出代价吧!”

    踏空而行,小自在佛驭使十五字小尾巴,遽地冲向玉胥宮的煤油灯娘。

    只见那伪娘榴齿轻启,冷漠道:“道友是何人,因何出言不逊,贫道已不识你。然玉胥宮不容人置喙,道友,纳命来!”

    蓬!一团清气涌开,自煤油灯娘肩后旋起,朝小自在佛扫去。

    小自在佛恨道:“不识我?你如何不识!”他摧开十五字小尾巴,当是时,佛音大盛,轰然震响,十五古字遽地散开,璨璨放光,每一字大如山峦,隆隆降下。嘭嗤一声爆响,两只古字压碎了煤油灯娘放出的那团清气。

    “灵舅宫主,任你如何割舍,我还是你心湖最深处的伤痕!谁也除不去,包括你本人!”小自在佛冷笑道。

    十五字遽然轰下,砰砰!砰砰!砸向煤油灯娘。

    黄蛇真人又要出手,赤米青子眼疾手快,长袖抖动,放出吞米青虫,恶狠狠地咬了一下黄蛇真人,后者这才知痛,捂着手在原地蹦跶。

    “小蛇不知好歹。”赤米青子恼道。

    让煤油灯娘和他的基友撕比去,你黄蛇真人算哪根葱,过去作甚。作死吗!赤米青子很不悦。

    一者曾是灵舅宫之主,一者与他常相伴,两只汉子手牵手,看月亮数星星,走过十里桃花河,约定三生三世不忘彼此。

    然,真情皆作流水,去而不返。

    再见面时,小自在佛、煤油灯娘哪有什么情谊,只顾着撕比,不谈旧谊。

    “哈哈哈!基友基友!”

    小自在佛散开一身基气,狂声大笑。

    “你忘不了我的,忘不了!”

    “道友执着了。贫道唯有斩情忘人……”

    煤油灯娘面如古井,右掌掀拂,黑焰骤生,结成罪之恶莲,异香喷涌,旋扫向小自在佛。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