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腊国。

    大威德门的出现,引起三路大爷争逐,门属谁手,还未可知。

    北路大爷的首领,也不知因何召出大威德门,装比不成,可他也不愿做傻比。就在北鼻气定神闲之际,门内传出一缕似断似续的声音,“长鼻子老头,可愿归入老夫门下,老夫许你九千杀马特荣光加身,一证我道!”

    北鼻大惊,谁,哪位啊!是谁在讲话。心乱之余,北鼻大爷不由地紧张起来,男无弥陀佛、鱼锅学园的园长、上官霸、羊果果、鲁日天、小笼包姑娘,各方阴险之人都要取大威德门。

    “我本有放弃之意,想以大威德门换取可供我使用的宝具。哼,出后手,我又后悔了。”北鼻道出实情。

    他是持有大威德门,然此门高冷,不听北鼻大爷的使唤。

    “长鼻老头,不要乱嚷嚷,收心。”大威德门的飘出的声音再次钻入北鼻大爷的脑袋中。

    嗡!

    北鼻全身一震,怒道:“哪个不长眼的家伙,也敢诈我?”

    “长鼻老头,你够了!”大威德门内的杀马特老头同样怒道。

    在北鼻、秦家大爷之前,杀马特大爷才是大威德门的真正持有者,也是他将大威德门发扬光大,秦家大爷不过是照着他的话去做,方取得一些列成就。

    而后,秦家大爷受不了杀马特老头“动听”的歌声,遂卒!

    北鼻大爷稍一聆听,已知声音的源头。他分出一缕念识,旋向大威德门内。

    轰。一蓬电光炸开,北鼻大爷的念识被炸成灰灰,难以寸进。

    “放弃吧。长鼻老头。没有我的许可,任你能为再高,也休想踏入真正的大威德门。”杀马特老头得意道,不掩骄傲之情。

    北鼻警戒心不减,试着问道:“老丈,你是何人,为何躲在我的大威德门内?可否出来一叙?容我瞻仰你的金容。”

    “玛格基的!”

    杀马特老头大怒。

    他要是能出来,早就出来啦,哪还用得着和别人谈感情。

    轰隆隆,轰隆隆!大威德门晃荡不歇,北鼻大爷差点栽下门去,惊慌之际,北鼻很快调整好心态。因为大威德门张开了气罩,护住北鼻大爷还有门,短时间内,他们不用担心外面的人闯进来。

    然,迟则生变。

    撕比战场上,任何事情都会发生。

    北鼻大爷密声传音道:“老丈,不要生气,您有什么话,尽管吩咐。老夫若能办成,绝不推诿。”

    大威德门内的杀马特老头不悦道:“吩咐?我需要吩咐你吗,你大概还没分清现实。难道你真的以为大威德门掌握在你手里?”

    北鼻骇道:“难道不是!”

    门里面的杀马特老头哼道:“当然不是。我虽被困在门里面,可和大威德门之间的主仆关系还在,它是我的宝具,也只能由我控制。”

    北鼻不信,笑道:“前辈,你在诓我吗,当我是娃儿吗?”

    杀马特老头道:“你要试试看吗,只要我下令,大威德门就会反噬你,把你拉入门内,你也知道的,那不是真正的内世界。”

    北鼻略显迟疑,却不敢尝试。如果杀马特老头讲得是真话,他可就危险了,外面有很多大爷虎视眈眈,人马娘也在觊觎他的长鼻以及美色。“我这身板,可承受不住一群人马娘的连番之榨,非要空了不可!”北鼻心道。他对自己的容貌还是很有自信的……

    杀马特老头心道,你这老小子终于知道我的厉害了吧,乖乖成为我杀马特界之人,继承我之衣钵,再创杀马特辉煌!

    要是杀马特老头知道上官小红的存在,相信两人会有很多共同语言,打造出红红火火的杀马特时尚风也不是什么难事。

    北鼻眼瞥到大威德门外的气罩愈发淡薄,终于道:“前辈,你需要我做什么,才可让我,不,是借我使用大威德门!”

    杀马特老头得意道:“就知道你会听我的,在那之前,你先静心,洗净耳朵,听我高歌一曲。”

    轰!北鼻如遭棍击,整个老头都不好了,他道:“前辈,不可再开玩笑,我若保不住大威德门……”

    杀马特老头笑嘻嘻道:“你保不住大威德门又怎样,我可再选定新的继承者,当然,他们只是我的傀儡。不听我言,皆是短命鬼。”

    北鼻还要争辩,终是没开口。

    杀马特老头道:“看你这熊样,没见过大世面。我的歌声可以让人忘记忧愁,忆起自己还在妈妈怀里的感觉!”

    北鼻心道,我特么的是孤儿啊!哪有什么关于母亲的记忆。

    杀马特老头不闻不问,唱道:“牙套妹!奈何妹***妹强大又可推!”

    大威德门内的老者,他那五音不全的唱腔轰入北鼻大爷的脑袋中,轰隆隆,轰隆隆,遽地炸开,震得北路大爷的首领心神俱失,想要一头撞向大威德门,一死了事。

    北鼻大爷若是知道在他之前,秦家大爷每天都要忍受杀马特老头的歌声,不知又有何种想法。

    “忽觉度日如年!”北鼻大爷泪流满面。

    杀马特老头大喜,还觉得北鼻喜的不要不要的,于是他更加卖命地唱歌,歌声穿过大威德门,轰!轰!轰!一次次地锤击北鼻大爷的双耳。

    北路大爷的首领,五官扭曲兼即手脚冰凉,早生死意。

    可杀马特老头的歌声偏偏有种魔力,箍住北鼻大爷的四肢,让其求死不能,只能安心听他唱歌。

    老者可愁坏了,秦家大爷一死,他再无有听众。还不容易逮到一个大爷,怎有可能放他离开!

    “你快回来,快回来,我的大爷!”杀马特老者继续哼唱道,用的是饶舌唱法。

    北鼻大爷听得是如痴如醉,鼻涕横喷,血泪狂飙。

    “噗啊!”

    北路大爷的首领一口老血喷将出去,血溅七尺,端的可怕。

    大威德门内的杀马特老者喜道:“好!竟有人听我的歌声,开心到吐血!我当真是歌神再世,谁与我争锋呐!寂寞,老夫寂寞如雪!”

    闻声,北鼻大爷又喷七口老血,人亦如风中残烛,随时都会陨落。

    气罩外。

    写手界超级大神鲁日天,果然不同凡响。大神之光刷的飞起,咻咻咻,飞撞向护着大威德门的气罩。

    鱼锅学园的园长赞道:“果然,有知识的姑娘更流氓。好流弊的样子。”

    言罢,园长纵身而起,右臂高擎,掌心托着一团斗气,“鲁日天,我来助你。”鱼锅学园的园长笑道。

    也不待鲁尼妹同意,园长一掌按下,蓬嗤!那团凝缩的斗气遽地爆散开来,如同冰水浇灌在沸油之上。

    啵!啵!啵!啵!

    大威德门的护体气罩遽地迸荡,一团团气泡炸开。

    男无弥陀佛道:“佛爷也来了!”

    南路大爷的首领双手结“伽蓝首陀罗印”,嗡!梵唱大作,冲贯天际,压下大威德门内飘出的“牙套妹,哥哥瓜大的Niao都飞走了!飞走了!”

    丈六金佛陡地升起,莲座急旋,荡开万道圣气。

    砰!莲座还有其上坐禅的金佛撞中大威德门的最里层气罩,嗤嗤嗤,佛气扫拂,无孔不入,刺穿气罩,钉向大威德门!

    在鲁日天、男无弥陀佛、鱼锅学园园长的联手下,大威德门最后的气罩破了。

    然而,最开心的不是鲁大神,不是男无弥陀佛,更不是园长,而是站在大威德门上的北鼻大爷!

    扑扑扑!北鼻大爷双耳喷血,遽成血箭,迸射而出。

    “受不了了。谁来救救我!”北路大爷的首领痛苦道。大威德门内的杀马特老者,凭他那充满震撼力的嗓子,荡破了北鼻的耳膜与灵魂。

    气罩未破之前,外面的人还不觉刺耳,可一旦破开之后,杀马特老头的歌声清晰地传进每个人的耳中,并在识海中炸开,很是撕魂削魄。

    纵是日天般的存在,鲁尼妹亦痛苦难当。大神双手捂耳,眉头颦簇,“太阳啊!”鲁尼妹吐血道。“洒家从未听过这么难以言喻的歌喉。”

    “Jian人,住口!”

    大威德门内,杀马特老者厉声呵斥道。

    哪来的小丫头,也敢在杀马特尊者面前大放厥词,哪有你说活的份,滚开!

    老者终于不再唱歌,在场的诸人陡觉世界清净了,心情也好了。他们齐齐注定大威德门,惊惧于门内的老者。

    东路大爷的首领上官霸,因为事先知道些内幕,并不觉太惊讶。“杀马特老头真该死。”霸爷恨道。“难怪我的好友秦家大爷死得那么快。”

    上官霸终于相信他的好友没有夸大其词,甚至是言不其实!真实情况更可怕。

    “大威德门,不好拿。”上官霸心里一沉。

    北路大爷的首领两眼一黑,栽了下来,坠入泥尘。刷刷刷,他的手下急冲而来,大声呼号,“老大,你无恙乎!”

    “老大,你耳朵喷出的血水好销魂!”

    “老大,你这是肿么啦。为何一脸生无可恋?不是说得大威德门者自家小伙伴来不及休息吗!”

    北路的大爷们围起他们的首领,一双双眼睛紧张地盯着北鼻,担心他有个几长几短,北路大爷界就会分崩离析,渐渐被其它三路大爷分食。

    毕竟男无弥陀佛、上官霸、鱼锅学园的园长都非良善,心中藏有霸图。

    北鼻哆嗦道:“谁愿救我,谁愿救我!”

    不光北路的大爷们不解,男无弥陀佛、鱼锅学园的园长、羊果果、小笼包姑娘等人也不解。鲁尼妹道:“北鼻,说说看,你遇到了什么?也许洒家能帮你。”

    鲁大神劈手打出几束大神之光,照临而下,洒在北鼻大爷身上。

    北鼻大爷的脸色方好看许多。他道:“大威德门,我不要了!谁要谁去取,反正我是不要了。”

    男无弥陀佛小眼眯起,道:“北鼻,你为何放弃大威德门?”

    北鼻道:“不是放弃,我本来就不是它的主人!”

    手指颤抖着,北鼻指向大威德门。

    “不错,长鼻老头讲得不错。”门内有道威严的声音响起,环荡全场,如雷鸣骤起。

    门内,杀马特老者穿着小脚裤,袒消声露消声,头发五颜六色,如彩虹鸡冠,高高竖起。

    “老小子们!”杀马特老者再道。

    他右手一翻,一股让诸天生灵颤栗的杀马特气息荡涌而出,穿透大威德门,无差别扫向在场诸人。

    写手界超级大神鲁日天喝道:“给洒家退下!”

    呼哧,呼哧!

    百十道大神之光平地而起,斩爆迸涌而来的杀马特气息,将它们彻底抹除。

    上官霸、男无弥陀佛、鱼锅学园的园长等人或运掌,或挥剑,或扬指,或动拳,震退冲向他们的杀马特气息。

    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震惊,尼玛币!好怕怕哦,大威德门内的杀马特究竟是谁!他还未现真身,即有赫赫威能。如果真身出,那还了得!

    当局者迷。

    大威德门外的人看不到门里面的景物,门内的人却可看穿大威德门外的一切,众人的一举一动都收入杀马特老者的眼帘。他暗笑道:“很好,有几个好苗子,他们可继承大威德门,成为我忠实的听众,聆听我那优美的歌声,我声胜似天籁,不,比天籁还天籁!”杀马特老者很自负,因为他有嚣张的资格。

    轰!大威德门遽地拔起,悬立在虚空中。“杀马特的荣光!”老者激动道。

    下方,仰望大威德门的各路大爷们以及大妈们,还有人马娘,鲁日天,无不动容。只见大威德门内旋出千百道彩光,每道彩光上站着一头杀马特,共有千百头杀马特凌空而立,几要与太阳肩并肩,何其威风!

    上官霸一眼看穿了那些杀马特的本质,他道:“可笑,这些都是幻象。”

    话声落,霸爷双臂虚拨,咔嚓,虚空荡爆,他心爱的土琵琶飞了出来。霸爷像是揽月亮似的抱起琵琶,铮铮铮,一阵狂拨。

    杀声四起,遽临天地间。以霸爷为中心,一道道音弧狂飙荡舞,呼哧,呼哧,呼哧!怒劈忿砍向空中的杀马特幻象。

    崩!崩!崩!崩!崩!

    弓如霹雳弦惊,每一道音弧扫爆一只杀马特幻象,漫天幻象几乎在同一时间消散。

    上官霸道:“可否一见,门内的杀马特尊者!”

    大威德门倏地静止,静,静的可怕!呼吸可闻,针坠可辨听。

    数息后,杀马特老者终启金口,他道:“抱琵琶的老年汉子,你可愿与我组成乐队,我们将名留青史,福泽百世。”

    扑通,扑通,扑通!门外紧张的大爷、大妈、人马娘纷纷扑街在地。

    天了噜,夭寿啦!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