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回到岳静布条山。

    本土基老桃太郎渐现败象,非是赤米青子真人的对手。

    赤米青子名列玉胥宮十二伪娘之首,除了煤油灯娘外,他身份最高贵。他之契约兽唤作“吞米青虫”,能食世间有形之物。

    “桃太郎,任你手眼通天,在岳静布条山活得有滋有味,如何,本座的吞米青虫,怕了吗。”赤米青子真人笑道。

    “师兄了得!”云粽子真人拊掌笑道。“想那桃太郎,不过是跳梁小丑,哪比得上师兄。”真人忽略了雷鳃猴。那猴头也颇尽心力,与吞米青虫一齐发力,钳制桃太郎。

    桃太郎额前挂着的两颗寿桃状肉瘤,其实是“苦当桃受雷”,刚巧,雷鳃猴手里也有一颗“苦当桃受雷”。

    论相貌、品质、威力,雷鳃猴的“苦当桃受雷”不及桃太郎的那对桃貌兵器的十之一二,然而,雷鳃猴的苦当桃受雷有了自己的灵识,单从这点来说,远胜于桃太郎的那对苦当桃受雷。

    桃太郎也是觉察到这点,方才出手,豪取雷鳃猴的苦当桃受雷。

    此番,岳静布条山一行,玉胥宮十二伪娘来了渔夫真人、太二真人、黄蛇真人、云粽子以及赤米青子。伪娘之心,昭然若揭。他们要取岳静布条山,将其纳入伪娘界,不,是纳入玉胥宮新福地。

    赤米青子转身,对渔夫真人说道:“渔夫师弟,你与太二师弟去取鲧旦木!”

    渔夫真人笑道:“不负使命。”

    太二真人起手道:“贫道愿往。”

    鲧旦木长存于岳静布条山,想要接手适合Gao基的名山,砍掉鲧旦木势在必行。

    道袍飘舞,清气扬洒,玉胥宮的两大伪娘携手而去。黄蛇真人急道:“贫道也愿往之!”咋能看着渔夫Jian人牵手我心爱的太二真人!黄蛇真人怒极。

    赤米青子冷笑道:“黄蛇真人,你对贫道的做法有意见吗?”

    黄蛇真人早在心里问候赤米青子他爹以及他爹的爹,不是废话吗!怎可能没意见,大到天上去了!可黄蛇真人却道:“一切都听师兄讲的。大师兄说什么就是什么。”

    一旁,云粽子真人笑得很消声荡。

    不久前,黄蛇真人才和云粽子真人撕比过,再不顾同门情谊,大打出手。脸皮都拉下来了,还虚情假意作甚。

    “云胖子!”黄蛇真人气不打一处来,跳起来就要揍云粽子真人。

    “小蛇!”云粽子真人从不受气,谁要撕比他,那就来吧,比划比划。

    赤米青子以手加额,“两位师弟,你们住手!贫道还在呢!”

    言外之意,他赤米青子如果不在岳静布条山,你们就算从地上撕比到天上也说所谓,爱咋滴就咋滴。

    两位真人同时扭过头去,均道不与对方一般见识。

    太二真人、渔夫真人要毁掉鲧旦木,岳静布条山的本土基老们不乐意了,你们说毁就毁,有无有问过大家的意见。

    刷刷刷,数道人影闪电似的飙起,紧随太二真人、渔夫真人。

    鲧旦木是岳静布条山的象征,岂容外来者砍掉!

    基老贤者布高基·久绘斯基业已离开,他绝不容忍渔夫、太二毁掉鲧旦木。基老大将军布夫·酒干还在,他要留下来撑场面。

    “伪娘界的人都欺负上门了,汝等老东西还在等什么!”布夫·酒干将军大吼道。声浪飙卷,如烟波翻涌,传遍岳静布条山的每处角落。

    “小布夫生气了。”有道轻蔑的声音响起,掩过布夫·酒干的吼声,回传而来。且在赤米青子真人上空炸开,好似霹雳一般。

    “桃太郎,撑不起场面的废物。岳静布条山的三郎,人说是三狼,在吾看来,和三条狗无异。”又有一处声音响起,言语中带着嘲笑,一点脸面也没留给桃太郎,直斥他百无一用。

    桃太郎气得消声子都疼。说我是狗!他愤怒想道。“你们这些老豆又算哪根葱,平时隐而不出,一出来就得瑟。”桃太郎也只能在心里想想,并不敢讲出来。

    “收!”桃太郎厉声道。呼呼,他的长眉飞旋而出,裹了两颗苦当桃受雷,倒飞而归,置于额头上,再次变作肉瘤。

    雷鳃猴也收了自家的苦当桃受雷与牛鼻子铜环。“基老,来吧,再来撕比!”雷鳃猴叫嚣道。

    拥有萝莉脑袋、基老身体的小圆也站在雷鳃猴这边,此外,灰机·鸟布斯、狗霸斯基也是雷鳃猴的盟友,它们受命于女禽有兽童鞋。

    “出来!”

    赤米青子真人叱道。

    “这不来了吗。”祥云缭绕,紫雾飞腾,一耄耋老者乘七色鹿而来,他右手拈着一株消声花。赫然是七色局花!

    七色鹿、七色局花全被老者收服了。

    老者精神矍铄,秀发飞扬间,基气荡涌,向上拂舞。

    “道友,你来早了。”

    东南风飘来一串轻扬的笑声,紧接着,基风随伴,又来了一头基老,老者高冠赭袍,道貌巍然,一看就是Gao基的道人。

    “两位,忘了小僧吗?”

    人还未至,笑声遽起,好似木鱼声声,绵密叠起。

    身披月牙色僧袍,脚穿软底僧靴,一面容清俊的年轻小和尚趋步而来,他笑时,如冰河解冻,让人大生好感。

    “是他!”

    “他怎么出来啦!”

    “……不妙,我感觉超不妙的说。是谁把‘小自在佛’唤来了!”

    “那消声僧,可不是什么好消声。”

    “可不是吗!他本不是岳静布条山的基老,游方而来,占了一处道观,历经数月,将道观改成了僧庙,也是没谁了!更可恶的是,他还把原本的道士变成了和尚,随他吃斋念经。”

    “听你这样一说,小自在佛好像没多坏啊!”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问道。

    “你懂个篮子啊!那消声僧,他,他给手下们都开光了!也不管别人同意与否。誓死不服者,小自在佛送他们去西天啦。”

    “别看他样貌挺年轻的,脸蛋也很漂亮,实则腹黑阴险!”

    知道小自在佛底细的基老们悄声议论道。他们离小自在佛远远的,不与之靠近,视他为凶僧。

    小自在佛环顾四畔,道一声“小僧来迟了。”

    再无下文。

    小自在佛和乘坐七色鹿的基老以及高冠赭袍的道人主持大局,群基并无异议。即便是傲慢的基老将军布夫·酒干也心不悦却服气。

    坐七色鹿的基老名曰“善鹿”尊者,高冠道人唤作“金不换”。

    善鹿尊者,金不换道人,小自在佛,三基相视而笑,蓦地望向外来者。善鹿尊者开口道:“玉胥宮的伪娘们,何故来此。”

    尊者明知故问,且态度轻蔑。

    黄蛇真人抢先道:“你瞎吗,贫道还有师兄弟们自然是为了岳静布条山而来!”

    金不换道人向妙蛙上人那边望去,道:“哦,是小蛙蛙啊,一别多年,小蛙蛙还是那么年轻。贫道却老啦!擀面杖的功能退化,居然需要灵丹加持。”

    花容想道:“金不换,你为何无视我,我也在啊!”

    金不换道人道:“居士也在啊,你经常来岳静布条山,贫道见怪不怪,懒得与你一般见识。”

    花容想道:“喂喂,你这老道,好没道理!”

    金不换道人道:“小基基,不要叫嚷,待会贫道与你互相撞击彼此的擀面杖就是了!”

    花容想道:“你怎么不去死啊!老道!骥霸獣,吃了他!”

    “几把?”

    花容想的契约兽面带疑惑,不知是否上前,真的吃掉金不换道人。

    那边,善鹿尊者还在和赤米青子真人、黄蛇真人、云粽子真人争辩,尊者说岳静布条山不可归入玉胥宮,即便是他们的掌教老爷来了也不行!

    黄蛇真人叫嚣道:“去尼玛的!贫道说行就行,你这家伙啰嗦什么,撕比吧,来啊!”

    云粽子真人大袖挥起,遮住自己的面庞,一副羞与黄蛇真人为伍的姿态。

    赤米青子耐心道:“善鹿尊者,我家掌教老爷讲了,你与我玉胥宮有缘,可拜入老爷门下。做基老有什么好的,何不改投伪娘界,逍遥一生,与光同耀,与风同行,天地虽大,吾等大迪奥美女徜徉其间,好不自在!”

    善鹿尊者还要开口讲话,小自在佛却抢道:“赤米青子,小僧久未为人开光,你既然来了,那就留下来吧!小僧愿携带众僧,为施主开光!”

    云粽子真人、黄蛇真人都惊呆了。很难相信有人敢这样对他们的大师兄讲话,不是活腻了吗!当是时,俩伪娘支起耳朵,聆听小自在佛还有什么狂言妄语。

    金不换道人拍了拍小自在佛的光头,“小师父果然有胆色,让贫道为你祈福、解厄。”

    桃太郎彻底服气了,暗道:“和小自在佛相比,我真是丢人丢到家了!看看人家,气场摆在那里,不将玉胥宮十二伪娘之首放在眼里,居然说要给他开光!这等气度,这等胆魄,我不及他。”

    岳静布条山的土著基老们,无不欢呼雀跃,都觉小自在佛好像没那么讨厌了,也希望那消声僧不给他们开光,太可怕了!

    饶是赤米青子涵养够高,也面生嗔怨,好个Tu驴!当真活的不耐烦了吗,想与玉胥宮为敌?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按下怒火,赤米青子寒着脸道:“小自在佛,你这败类,躲到岳静布条山就能安享残生了吗!”

    小自在佛道:“我佛慈悲,施主,不知小僧哪里得罪你了。你既然不愿小僧为你开光,离开就是。小僧也不是随便的人,秀外慧中、冰躯如雪,讲的就是小僧这种人呐!”

    赤米青子快吐血了,心道,你还冰清,还内秀!滑稽啊!

    呼!青焰滔天旋舞,赤米青子真人的契约兽遽地飞向小自在佛,吞米青虫长尾绷直,倏地劈下,像是殿中巨柱瘫倒,照头砸向小自在佛。

    吞米青虫与它的契主心意相通,早知主人怒火中烧。

    刷,刷。

    善鹿尊者、金不换道人冲天旋出,舍了小自在佛,让他独自应对吞米青虫。

    “真是患难见真情啊,两位基友,你们做基老不厚道呐,小僧好伤心!”小自在佛笑道。哪有半分伤心的样子。他高宣佛号,僧袍猎猎而动,不避不躲,且迎接吞米青虫的长尾。

    当!

    吞米青虫的长尾扫中小自在佛的光头,激起数丈高的火花。

    可小自在佛面容不变,脑门也未裂开,铮亮放光。倒是吞米青虫收回长尾,蜷缩成团,嘶嘶痛吼,极是痛苦。

    吞米青虫遇到小自在佛,算是碰上钉子了,自己反受苦。

    黄蛇真人、云粽子真人各自心惊,暗道:“哦,消声僧的脑袋好结实!吞米青虫的威力,我们可是见识过的,一尾劈下,山峦也得粉碎!”

    赤米青子真人心讶道:“消声僧的实力见长,他不知道为多少基老开过光。可恶,不能再放任他。”

    咻!赤米青子弹出一粒蜜蜡封住的药丸,倏地飞向吞米青虫。后者一扬脖子,囫囵吃了药丸。登时,青光大作,药香喷薄,吞米青虫受伤的尾巴痊愈了。

    长躯卷起,吞米青虫化作竹节长短,飕的一声,飞至赤米青子真人手中,躲进他的袖中,再不出来,颇是忌惮小自在佛。

    小自在佛笑道:“饲主,你何不亲自动手,小僧愿与你撕比一场。”

    黄蛇真人道:“放肆!小和尚,你哪配做大师兄的敌手,给他提鞋都不配!”

    小自在佛不怒不嗔,道:“小僧不与人提鞋,只会斩去他们的脚踝,穿鞋作甚!小僧最讨厌给别人穿小鞋,多麻烦,断他之腿不是更好吗。”

    说完,小自在佛笑呵呵地瞄向黄蛇真人的腿,好似下半截已不复存在。

    嘶嘶!黄蛇真人的脑袋早已变成蛇状,长信喷出,毒雾迸涌。“心肠好歹毒!”黄蛇真人暗道。吓得他都变成蛇了。

    云粽子真人道:“小和尚,你好无礼,怎可唬人。贫道的师兄都被你吓到飙消声。”

    黄蛇真人怒火攻心,张口咬向云胖子,吃了他,必须吃了他!

    赤米青子真人不闻不问,眼里只有小自在佛。

    善鹿尊者道:“小自在佛,何不收了玉胥宮的十二伪娘,让他们遁入基老界,成为吾辈中人。”

    金不换道人曰:“善!”

    小自在佛笑道:“小僧却有此意,只是不知真人们可愿皈依我门?”

    赤米青子哼道:“你还要狂妄到几时呢。”

    小自在佛忽地尖声道:“煤油灯娘!是你吗,煤油灯娘!”

    面现惊容,小自在佛的声音都变了。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