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腊国。

    小笼包姑娘非要男无弥陀佛任命,从了她。

    然而,南路大爷的首领铁了心长,宁死不屈。“人马娘,佛爷近来修心,脾气渐无。你要激起我那燥烈的兴致吗。”

    啪。男无弥陀佛拍了一下自己的光头,当是时,佛光涌起,朝天卷舞,异象横生。天女散花时,香气氤氲,团而不散;百草丰茂,紫芝摇舞,地涌万道金光。

    “世尊咒。”男无弥陀佛遽然道。他双手结印,口诵真言,登时,梵唱大作,清圣之气幽然而生。

    小笼包姑娘双眸闪烁着冷光,提起望月剑,剑指男无弥陀佛,“随我下地狱吧,老头!”

    不,也许是极乐世界也说不定。小笼包姑娘转念想道。

    她早现了真身,以人马娘之姿应对男无弥陀佛。

    腾!

    小笼包姑娘四蹄发力,遽地高高跳起。“男无弥陀佛,看剑!”

    剑气起于三尺青锋之末,绕剑三十三圈,倏地斩出,天地好似冰河,一道裂痕乍现,即是那道剑气。

    小笼包的这招唤作曰“冰裂之鸡”,和之前的那招“枯木之鸡”,同时出自古木派。

    李丑丑妒意炽盛,满眼是恨,“师尊,你太偏心了。什么都传授给师妹,我呢,你把我当成什么了!我哪里不如那只包子脸!”

    轰隆隆!虚空荡炸,一高百丈的佛像陡地显现,那佛无悲无喜,一掌劈下,佛气滚爆,朝下飙去,扫平了小笼包姑娘放出的那道剑气。

    然“冰裂之鸡”岂非空挂虚名之招,剑气虽被扫开,瞬间再聚,寒气骤生,周围的温度迅速下降。

    咯咯哒!

    只听一声鸡鸣,寒光扫爆千尺方圆。一只公鸡出现了,它由剑气造就,鸡冠雪白,通体生寒,鸡腿高十五丈,鸡爪锋锐如刀。

    “玛格基的!”

    男无弥陀佛怒道。

    “姑娘,你的招式怎回事,枯木之鸡,招来一群木鸡,冰裂之鸡,又唤出一只冰做成的公鸡!”

    小笼包姑娘淡定地盯着男无弥陀佛,缓缓道:“老头,不要在意细节!”

    男无弥陀佛哼道:“这怎有可能不注意到呢!”

    小笼包姑娘道一声寂寞啊,不再言语。望月剑轻颤,发出数道剑气,没入冰鸡之内。咯咯哒!冰鸡鸣道,冰焰旋起,火势越旺,温度越低。

    男无弥陀佛以“世尊咒”拘来的佛像也蒙上了一层薄冰,明光可鉴。

    冰鸡忽地展开双翅,朝天拍击,嗤嗤嗤,嗤嗤嗤!冰焰涌起,前仆后继,自下向上,扑向佛像。

    “枯木之鸡。”小笼包姑娘把剑一横,陡地扫开,剑气狂荡而出,倏化一只只木鸡,呆呆哒,欢呼着冲向写手界超级大神,鲁日天,以及古木派的弃子李丑丑。

    鲁大神冷笑道:“小笼包,你大概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大神一扬手,刷刷刷,打出上百道神光,劈碎了那些木鸡。“人马娘!”鲁日天将身一纵,人已升至半空。

    眸光虚掩,鲁尼妹凝扫向小笼包姑娘。

    咯咯哒,咯咯哒!冰鸡叫声高亢,穿耸入云。小笼包人马娘深得师傅的真传,虽还不是古木派的掌门人,却也不远矣。

    冰鸡腾然而起,利爪遽地抓下,扣向佛头,看那架势,不抓几个血窟窿,它决计不会罢休。

    郁闷不已的南路大爷的首领,他双手打出一片佛光,恒更于空,挡下了冰鸡。任它施为,难以寸进。

    “难怪古木派人烟凋敝。”

    男无弥陀佛暗道。

    小笼包姑娘使出数招,每一招都和鸡有关。

    “削魂掌!”羊果果一声轻喝,人已冲下。他掌运斗气,遽地拍出,磅礴之力浩瀚涌出,荡向那片佛光。

    羊果果要助冰鸡,帮它抓碎佛头。

    蓬!

    佛光迸飙,抛向四方。羊果果同学的削魂掌之威若斯,可断佛气,可削人魂。

    觑定瞬息之机,冰鸡展翅而翔,跃过迸滚的气浪,双爪齐下,咔嚓,咔嚓!抓扣住佛头,蓦地扭动,折断佛颈。咯咯哒,冰鸡欢呼着,抓起佛头一飞冲天。

    男无弥陀佛抬手一指,刷,一道金色的光弧旋开,陡地劈向冰鸡。砰的一声炸响,金光抛舞,冰屑涌爆,佛头、冰鸡皆成了碎末。

    “欺我大爷界无人吗,人马娘!”北路大爷的首领长喝道,他再次攻来,杀向羊果果。

    在那之前,羊果果要取“北鼻”大爷的长鼻子,北鼻自不会束手就擒。能撕比就撕比吧,还等什么。

    吃过苦头,北鼻大爷更加谨慎,并未用他的长鼻攻击人马娘。“我的鼻子有百般妙处,用过之后,姑娘们赞不绝口,爱不释手。你这独臂人马娘,却想削去我的鼻子,可恶!”北鼻动了杀心,羊果果必须死。

    神谷雕护主,双翅拍动,咻咻,破空之声遽地响起,一枝枝羽翎比箭还疾,射向北路大爷的首领。

    北鼻喝道:“你也想阻止大爷,门都没有。”

    大爷界中,有大能者,人不知其真名,只知他在大爷二字之前有个秦字。

    名字中带秦的大爷,制霸大爷界多年,好不威风,即便是上官霸、鱼锅学园的园长、北鼻、男无弥陀佛也不是他的对手,让他三分。

    那秦姓大爷,曾有一桩异宝,曰大威德门,只要他祭出“大威德门”,靠近之人都会被卷入门内,暂时散去一身修为,比常人还不如,任凭秦姓大爷做他喜欢做的事情。

    秦姓大爷消失了,可他的大威德门并未随主人失去踪迹。

    “大威德门!”

    北路大爷的首领得意道。

    他右臂挥舞间,斗气跃出身体,在半空中聚拢,遽然间,两扇门凭空而现,门高过丈,且贴着对联。

    上联是:大爷真是寂寞如雪。

    下联是:姑娘再不能换新颜。

    恒联曰:见消声行事。

    原来北鼻大爷继承了秦姓大爷的一切,包括大威德门,两扇门打开,门内有一股庞大的吸力,倒拖神谷雕散出的羽翎,将它们拉入门内,碾碎成渣。

    呼!北鼻大爷飘然而起,他站在大威德门前,目光傲然,扫向人马娘界的侠侣,羊果果、小笼包姑娘。“你们都进来吧!”

    在北鼻大爷之前,秦姓大爷执掌大威德门,以门卫自居,获得不知有多潇洒。北路大爷的首领,因缘际会,得到大威德门的认可,成了它的主人。

    然而,北鼻只是新手,并不能完全掌握大威德门。

    就像现在,北鼻打开大威德门,想收了羊果果、小笼包姑娘,可让他尴尬的情况发生了。大威德门毫无表示,不听新主人的指示,北鼻大爷叫破了嗓子,门内一点动静也无,像是死域。

    “特么的这就尴尬了啊!”北鼻大爷暗道。“大威德门,不要耍我,给力些,快把羊果果、小笼包姑娘抓进门内,以供我及时行乐。”北路大爷的首领急道。

    大威德门很是高冷,不闻不问。

    “卧槽,什么情况!”北鼻大爷哼道。当着那么多大爷的面,他祭出大威德门,开场倒是挺震撼的,若结果很滑稽,那他北鼻就成了大爷中的笑话,天大的笑话!

    梆梆,梆梆!北鼻大爷一掌掌地拍向大威德门,门楣上掉下一层灰烬,可也就这样啊。

    “喂,光头,你在干什么。”小笼包姑娘再忍不住,问他。人马娘不知大威德门是何物,也不了解大爷界的神人是何方人士。

    “老大这下吃瘪了!”北路大爷中,不乏担忧者。

    “唉,以前也劝告过他,大威德门不好使,他不信!这下出丑了吧,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估计老大想死的心都有了。”

    “草,神谷雕都在嘲笑我们的头,可恶!我去灭了它。”

    “不可,你若向前,老大会灭了你。你又不是不知他的脾气。”

    北路的大爷们无不忧心忡忡,却又爱莫能助。他们也想出手相助,可又忌惮北鼻,生怕好事办成坏事,反被北鼻除掉。死在自己人手上也太冤屈了。

    “晕。”南路大爷的领导,男无弥陀佛松了一口气。他也是知道的,北鼻拥有大威德门。现在大家还能平等平坐,若北鼻可激发大威德门的全部威力,他就是第二个秦姓大爷,实力将冠绝诸大爷,男无弥陀佛自然不希望看到那种情况发生。

    鱼锅学园的园长面色不成变,他对身边的人道:“大威德门,可惜了。它若在我手上,自会大放异彩。”

    “谁说不是呢。”左边的眼镜汉子笑道。

    “北鼻控制不了大威德门,我们看他出丑就是了。”右边的汉子接口道。

    西路的大爷们有些幸灾乐祸,一副安心看好事的表情。鱼锅学园的园长目光遽地一寒,睨扫向大威德门。

    大威德门像是感应到了鱼锅学园园长的挑衅,两扇门来回摇晃,轰!门门更是冲出一股白茫茫的气旋,直如奔涌的雪流,怒发而出,冲向鱼锅学园的园长。

    “啊草!”北鼻大喜。大威德门终于有表示了,可他差点被那道白色的气旋冲走。

    羊果果面色一变,再望向大威德门的目光变得不同了。“这门有古怪!”羊果果一掌轰下,试着攻击大威德门。

    刷,刷!

    两束白色的气旋逆冲而上,像是倒挂的瀑流,撞向了人马娘羊果果。

    “药药药,切克闹,切克闹!”大威德门内飘出异样的声音,传入众人的耳中。

    羊果果拂袖一扫,砰砰,击中那两束白色的气旋,将它们轰散。“大威德门,那是什么,门里面传出的声音又是怎回事。”人马娘稍显困惑。

    鱼锅学园的园长,并未退后,反向前纵去。他那儒雅的面容挂着三分恬淡,五分沉思,两分戏谑之意。

    “门内的世界,新奇的领域。”鱼锅学园的园长笑道。他也没退避,迎着那道冲向他的白色气旋,大步流星,一往无前。倏地,园长左臂扫动,呼!斗气荡起,湮没了白色的气旋,将它吞噬。

    “哦,西路大爷中的中年鲜肉对大威德门感兴趣。”男无弥陀佛看在眼里,会心一笑。而后专心与小笼包姑娘撕比。以扬眉吐气,宣扬大爷的风采。

    人马娘羊果果,鱼锅学园的园长,两位同时出手。

    北路大爷的首领不耐烦道:“既然两位来了,都留下吧。”刷,他纵身而起,站在大威德门之上。北鼻太想依靠大威德门灭了羊果果、鱼锅学园的园长的威风。

    “药药药,切克闹,切克闹!”

    大威德门内的声音不减,像是在嘲笑在场的人都是垃圾。听者莫名心烦,稀罕之人却是少数。

    “我的大消声早已不耐烦!”神谷雕怒喝道。它烦不胜扰,迳自冲下,猛地抓向大威德门之上的北鼻大爷。

    “你这鸟,也敢挑战我。”北路大爷的首领气道。面对羊果果,他不怎么敢放出自己的长鼻,可面对人马娘的契约兽,北鼻自认胜算很大。呼!乌光一闪,一条长鼻横扫而出,狠狠地砸向神谷雕。

    当!黑光荡炸,神谷雕的身体遽晃,可它很快稳住了。毕竟拥有大消声,实力不凡。

    “退下!”神谷雕的主人张开道。羊果果要直接撕比北鼻大爷,削他长鼻,夺他大威德门门。

    神谷雕气闷,只得扬翅而去,暗中守护它的主人,以防遭到光头大爷的暗算。

    砰砰砰!羊果果再次施放她的成名之招,岸本富坚掌,掌印厚重,砰然印下,按向大威德门。

    可是两扇门屹立不动,化销了人马娘拍下的掌劲。

    “嗯?”羊果果大感兴趣。

    她还未来得及出手,鱼锅学园的园长飘然而至,“让我来吧,姑娘。”园长笑道。

    “你是什么东西!滚!”羊果果怒道。

    “我当然不是什么好东西。”鱼锅学园的园长再道。他肩后旋出数股斗气,飕飕飕,劈向人马娘的脑袋。

    “中年汉子!”

    羊果果不乐意道。他挥掌震碎那几股斗气。

    “中年鲜肉,我早知你对我有意见。”站在大威德门之上的北鼻大爷哼道。“你明明是中年鲜肉,却混入我们大爷的队伍之中,其心必异!”

    “北鼻,闲话休提。让我一试大威德门的能为。”

    鱼锅学园的园长笑道。

    远处,东路大爷的首领上官霸也回来了,他双目微凛,扫向大威德门。“哦,出现了吗!”

    然重宝有能力者方能持有。上官霸也起了夺宝之心,可他也顾忌男无弥陀佛、鱼锅学园的园长、北鼻。毕竟大家都是熟人,不好夺人所爱……

    四路大妈,吵吵闹闹,动手者大有人在,张口问候对方亲人的也有,热闹非凡。

    董小姐快要崩溃了!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