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一世的冥凰向自己求教种植技术,雾腾蓝兽还是很得意的。

    当然,做人留一面,做事留一线。雾腾蓝兽做不到,也不可能做到知无不尽。她只是捡一些稀疏平常的知识传予冥凰。

    整个过程,姑苏冥凰面带煞气,雾腾蓝兽有些心虚,哎呀,那妞为何寒着脸,难道知道我没尽力?雾腾蓝兽心里惴惴。她担心将技术传给冥凰后,冥凰会翻脸不认兽,趁机除掉她雾腾蓝兽。

    “哇,好难受,想哭!”

    一株蓝瘦香菇破土而出,一脸苦比之相。

    蓝瘦香菇皆长着人头,蓝汪汪的,而非碧油油的。

    冥凰食指一动,一缕冥烟旋喷而出,绕着蓝瘦香菇的脑袋转了几圈,将它拔了起来。“想哭哇,好难受!”蓝瘦香菇又道。

    “好奇怪的香菇。”冥凰道。她手指一牵一扯,蓝瘦香菇被拖了过来,悬立在姑苏冥凰眼前。

    “我已经见识过你的种蘑姑技术。”姑苏冥凰道。

    啊!这妞终于又开口讲话啦。雾腾蓝兽有些受宠若惊,因为授课过程,冥凰像是哑巴似的,一个字也没讲。若是遇到不解之处,也是由龙蛙代替冥凰发问。

    “那个,你想学习如何培育蓝瘦香菇?”雾腾蓝兽询问她。

    “是。”冥凰道。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雾腾蓝兽用期待的眼神瞅着对方,那只妞,给姐笑一个!否则不传给你知识与技术。谁不知道知识才能促进生产力。

    呱!又到我了。龙蛙喜道。它代替姑苏冥凰开口道:“雾腾蓝兽,别藏着掖着。快快教我们蓝瘦香菇王的培育方法。”

    哦,冥凰对蓝瘦香菇王感兴趣。雾腾蓝兽暗道。

    龙蛙还要继续絮叨,却觉腹内晃荡,如同翻江倒海,“呱?”龙蛙惊呼。它的蛙腹起伏不定,下面有八颗盗铃滚来滚去。

    不好!龙蛙急道。压制不住盗铃了,龙蛙自不愿承担开肠破肚之厄,它张口喷出一团冥光,方觉好受些。

    八颗盗铃接连冲破冥光,飞了出来,且围着姑苏冥凰旋转,似在炫耀,又像在抱怨。

    “催什么催。”冥凰不悦道。她右手一拂,哗哗,一道冥水旋来,忽地一个摆尾,将八颗盗铃拍飞了。

    “你,利用蓝瘦香菇王对付伪娘。”姑苏冥凰道。

    就像是在命令雾腾蓝兽。

    换作常人,哪怕是主人东方不败,都不会以那种语气吩咐雾腾蓝兽。可对方是姑苏冥凰,冥河之女,雾腾蓝兽不得不低头。

    雾腾蓝兽肩后升起两团蓝光,呼呼,一对翅膀倏然伸出。“出来吧,我的香菇们。”雾腾蓝兽有意在冥凰面前炫耀。

    扑扑!扑扑!一株株蓝瘦香菇破土而出,数量不下五千,其中有香菇王三十株。

    “难过啊!”

    “好想哭!”

    “这不是我要的生活,生活!”

    “好难过,为何想去死。”

    “难受!”

    “想哭!”

    在蓝瘦香菇王的带领下,普通的蓝菇或张开大哭,或低声抽泣,或啼笑皆非,或暗暗揩泪,表情各异,无一相同。

    龙蛙的脑袋都快炸了,它也想哭。“呱!”龙蛙愤怒道。“离去,离去!你们吵到我啦,再乱叫,我喷出水箭,贯穿你们的脑袋。”

    不同于龙蛙,姑苏冥凰一脸兴奋,“有趣。”冥凰道。“这等种植技术,我要虚心学习,哼哼,以后可以用来对付血梅子!”

    在龙蛙的抗议下,雾腾蓝兽冲天飞起,扬扬撒撒,蓝雾旋舞,遮天蔽日也似。旋踵间,一株株和蓝瘦香菇争相飞出,紧随雾腾蓝兽出征,前去征讨伪娘界之人,以助东方不败。

    古云鹤的手下群起而攻之,如过江之鲫。

    刷!

    北方肌身一旋,人已纵出。他左手抓着鼎耳,向上砸去。颤音遽地响起,冥铁重鼎爆绽出阵阵幽寒,方圆百尺,遽结冰霜。五只伪娘保持最后的姿态,人已被冻在半空中,张口,喷出的却是冰块。

    “死来。”北方肌道。重鼎旋了出去,速度极慢。然在那五只被冻住的伪娘眼里,不啻于死亡之速。

    咔嚓一声裂响,冥铁重鼎撞碎了最近的伪娘,他的身体像冰块似的炸开,红色的冰屑迸舞,洒向身后的伪娘们,他们一脸惊骇,呐呐不语。

    冥铁重鼎也未放过他们,横扫而过,将他们撞成碎块,朝天抛舞。顷刻间,乱肢纷坠,残冰激迸。北方肌那四四方方的Xiong大肌更亮了,像是镀了一层红色的光晕。

    原地下城的守护者大喜,“好个北方肌,好个伪娘!”

    真个是:

    北方有伪娘,绝世而清丽。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雄基姬喜的不要不要的。“北方肌,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他想道。

    铿锵!重剑爆鸣,遽地斩出一道剑流,迤逦奔舞,宛若绕山而行的流霞。剑气森然,直贯伪娘的眼耳鼻口,将其炸开。

    北方肌觑准机会,在高空中炫耀他的肌肉。“观众好冷淡,气氛不够热烈。唉,我要求太高了。”北方肌叹道。“肌肉之神,在我心里,你和伪娘之神并列。岳静布条山,人才济济,必有肌肉汉子出没。我已觅得一只,接下来又会遇到怎样的好汉!”期待,期待!北方肌很期待。

    “主人。”

    雾腾蓝兽杀至,同时问候她的主人,大伪娘东方不败。

    “本宫可不敢做你的主人。”

    东方不败双袖抛弹,嘭嘭,击飞两只伪娘。“雾腾蓝兽,何必假意敷衍。你来助我,也非出自本愿,受人所迫而已。”东方不败直言道。

    “虚情也好,假意也罢。做过一场再说吧。”雾腾蓝兽双翅拍扬,蓝雾纵驰而出,刷刷刷,排荡向一群伪娘,腐蚀掉他们的躯壳,顿成白骨之尸。

    “好难过!”

    “想哭!”

    “我的脑袋为什么蓝了?”

    “好多伪娘,杀!”

    “杀啊!”

    “杀!”

    一群蓝瘦香菇不等雾腾蓝兽的命令,各自冲出,向四面八方杀去。尤其是蓝瘦香菇王,冲在最前方,一副“天下虽大,伪娘虽多,虽千万人而吾往矣”的决绝表情。

    砰!一株蓝瘦香菇陡地炸开,它想偷袭伪娘,反被对方出手毙之。“可恶,好多香菇。它们的造型真恶心。”伪娘怒道。

    “敢杀我兄弟!”

    “你死定了!”

    “姑娘,你已是死人。”

    八株蓝瘦香菇齐齐奔至,距离伪娘还有七尺时,陡地爆掉,轰轰!轰轰!蓝色的冲击波荡扫开来,将对面的伪娘轰成了渣滓。

    蓝瘦香菇王要比寻常香菇厉害多了,它们的存在时间虽短,可在有限的生命中,尽情哭泣,摘取伪娘的生命。

    云鹤先生穿着裤叉,身在云中,拂尘一扫,道:“伪娘才是这世间的至理。”

    “基老呢。”一人反呛道。

    他面如冠玉,眼眸虚张,不掩杀气。来人也穿着裤叉,和云鹤先生隔云相对。

    “你是何人!”古云鹤道。

    他如何出现的,为甚我毫无察觉,云鹤先生怪道。

    “伪娘,你不知我,我不怪罪于你。像你这样目光短浅的伪娘随处可见。古云鹤,敢不敢取下裤叉,让我一观你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裤叉基老目光不善,刷刷,望向古云鹤的裤叉。那颜色,那造型,那材质,真是极好的!只是穿在不该穿的伪娘身上!基老要取而代之,成为那裤叉的主人。

    嘶!古云鹤倒吸一口凉气。“可恶,我们初次相见,你为何盯着人家的裤叉,超没礼貌的!”

    “古云鹤,你不配穿裤叉!它是我的!”

    裤叉基老大喝一声,右掌向前抓去,要攫来云鹤先生的上好裤叉。

    “无礼!”

    古云鹤的腿之毛遽地拉数尺,乌黑铮亮,刷的一下,劈向裤叉基老伸过来的爪子。“想取我的裤叉,难啊!”云鹤先生右腿一振,云气聚拢,护住他的上等裤叉。

    “好腿毛!”裤叉基老赞道。他右手食指、中指分开,像是剪刀,倏地剪向云鹤先生的腿之毛。咔嚓,将其剪断了。

    裤叉基老虽然剪断了云鹤先生的腿之毛,可他的两指也受伤手了,破了一层油皮。

    “这基老怎回事!”古云鹤大骇。“他居然能用手指剪断本座的腿之毛,而且还想夺取我的裤叉。留他不得!”

    铅云翻滚,遽地拍下,嘭!击中了裤叉基老,基老像是麦秸,异常脆弱,似乎承受不起云气的拍打,然而他左右摇摆,就是不倒。

    “古云鹤,你之能为只有这样吗!”裤叉基老放声大笑,其声穿云裂石,在群山之间飘荡。

    “喂喂,你做了什么。”和上官小红待在一起的羊剑问道。

    “本兽什么也没做啊。”上官小红道。她右手之中有盏灯,灯焰上浮着一粒红蛋。

    别人不知,羊剑能不知吗!她亲眼看到上官小红以指扣敲基莲灯,放出一只基老的残魂,基老的残魂很快占据了一只伪娘的身体,改变其属性,成了基老。

    将伪娘变成基老后,那人兴致冲冲,前去撕比大伪娘古云鹤。就是裤叉基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不是想把我也变成基老吧!”羊剑悄声问道。

    “淡定些,羊剑同学。你是姑娘,又不是什么伪娘。我想把你变成基老,也做不到啊。”上官小红答曰。

    “也是。”羊剑忽觉松了一口气。

    太好了,我是姑娘真是太好了,否则贫乃联盟的盟主惦记着,我此生难安!羊剑暗暗庆幸自己是真姑娘,而不是伪姑娘。

    羊剑还是太年轻啊,她不知道上官小红其实很喜欢净化姑娘的身体。

    “女禽之兽,纳命来!”

    两只伪娘怒冲冲而来,他们得到古云鹤的授意,前来撕比上官小红。古云鹤也知道了裤叉基老是小红同学在捣鬼。

    羊剑右手拖刀,并未施手相助上官小红。

    刷!

    基莲灯上浮着的那粒红蛋化剑而出,陡地旋开,一道两指粗的剑气掠过最前方那只伪娘的头皮,怵闻咔嚓一声,伪娘的头盖骨被掀了起来,脑浆迸窜,涌了出去。

    “你也留下。”上官小红屈指弹了一下剑柄,锵!邪蝗剑向前纵射而出,扑的一下,穿过伪娘的左眼,贯穿他的脑袋,残红如雨,随后而至,泼向伪娘,将他的身体腐蚀的千疮百孔。

    羊剑站在上官小红身后,三尖两刃刀最终还是没挥过去,没劈了上官小红。

    “这是试探吗”

    羊剑暗道。

    呼!羊剑右臂扬起,三尖两刃刀向上撩去,剖开了一只伪娘的身体,“想取我的命,你还不配。”羊剑冷喝道。她是女孩,却身在伪娘界,可她伪娘界之人并无任何感情。

    羊剑眼瞥到上官小红向北方肌飞去,“她想作甚。”羊剑不及思索,跟了上去。原因无它,她想要葵花宝录,她手中的割基十三魔经只是副本,就如小叽叽相功、辟邪鸟经一般,都是残本。

    “那只贫乃娘为何针对我!”北方肌轻声道。他飞起一脚,踢中冥铁重鼎,当!鼎声如霹雳炸开。

    轰隆隆,冥铁重鼎怒旋而去,撞向上官小红。所经之处,有形之物皆被轰成渣。

    上官小红右手抓剑,遽地降下,刷,邪蝗剑刺向那尊巨鼎。当啷,金属颤音骤然响起,剑华涌荡,沿着冥铁重鼎飞绕,将它稳了下来。

    北方肌道:“姑娘,因何寻上我?所为何事。”

    上官小红也不答话,邪蝗剑再次递出,当!击中冥铁重鼎,剑身向上折起,旋又平坦,将那尊鼎送了回去,沿路返回。

    北方肌皱起眉头,“有些气力,只是没有Xiong大肌,不美啊!”

    大伪娘“北方肌”并不看好上官小红。

    “与她为敌,你再不能与我Gao基。”雄基姬大声道,剑光大作,随雄基姬一起将至北方肌前方。

    “她是何人!”北方肌吃醋道。“为了她,你竟然不与我Gao基!”

    难以置信,大伪娘一脸震惊。

    “她是我什么人不重要。”雄基姬道。“重要的是我要守护她。”

    “纳尼!”北方肌大叫道。“肌肉之神啊,你听到了吗,你的肌肉子民居然讲出那么荒唐的话。”

    砰!

    北方肌挥掌击中冥铁重鼎,将附在它身上的剑气卸去。“肌友,我的肌友啊!”北方肌满眼愤恨之色。“你当着为了一只贫乃娘要与我割袍断袖,不再分桃?”

    “然也。”雄基姬毫不迟疑道。

    “好伤心!”北方肌向后退了数步,身体如遭巨石轰击,簌簌抖动。

    “肌肉之神啊,你赐予我肌友,我们却不能长相守……”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