哮地犬心里苦啊,它也不想见到姬吒三大子那厮,甭提有多闹心了。“太二真人,您老一定是耍我!”哮地犬哀怨想道。

    既然来了,只得面对。哮地犬又恢复成原来的懦弱模样,畏首畏尾,不敢狂吠,也不愿轻易狗带。

    姬吒三大子气道:“白鹤娘师兄,你不是没有契约兽吗,拿去,把哮地犬拿去。咱们关系那么好,我给你打九折,不,是八折!你马上就能把哮地犬牵回家。”

    白鹤娘眼皮也不抬,不作回应。他的真身可是白鹤,严格意义上讲,他更像是师尊的契约兽……哮地犬何德何能,怎能与我相提并论。若不是因为哮地犬是太二师尊养的狗,白鹤娘早将它杀掉了,看着碍眼,看不到也心烦。

    哮地犬的狗眼一转,“本汪的主人换成白鹤娘?倒是可行之计,然白鹤娘有洁癖,曾在房门前竖着牌子,唯姬吒与狗不得进入。本汪拜入他门下,难矣!”哮地犬的尾巴也收在腹下。

    狗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叽哩哇啦,哇啦叽哩。姬吒三大子犹在喋喋不休,白鹤娘的脑门生疼,脸布黑线,几根青筋不住弹跳,似要裂爆。“姬吒,你再多说七个字,我的雌雄双剑必斩了你还有你的狗!”白鹤娘怒不可遏,将哮地犬也算在其中,一并清算。

    哧哧,哧哧!白鹤娘像是一柄劈立在苍山之上的古剑,剑气绵延成丝,透出体外。

    姬吒三大子见好就收,赶紧住口,并且取过那号称和太阳肩并肩的呼啦圈,竖在身前,防范自家师兄。老实人被惹毛了,鬼知道他们会做什么。

    哮地犬的难道趴的更低了,几乎埋进图中。“本汪的大好狗头可不能被人斩去。”哮地犬忧心忡忡道。

    “岳静布条山有肌肉之神指引我降临此地。”

    沉重而又浩荡的声音响起,一只伪娘自北方走来,他左肩扛着冥铁重鼎,右手抓着一只基老的脑袋,托着他前行。

    踏!踏!踏!踏!那伪娘的脚步声愈来愈近,如同鼓声,在天地间飘荡。

    在场之人不乏眼力高明者,尤其是东方不败、肾总疼、古云鹤、姬吒三大子、白鹤娘等,他们同时发现了来人。

    是北方肌!

    五大伪娘中的北方肌。

    北方肌和东方不败、西公举、南女帝、肾总疼同列五大伪娘。

    脸蛋萌萌的,眼睛也很大,如果只看脖颈以上的部位,北方肌还是挺萌的!然而,然而要观他全身容貌,很多人会憋出内伤。

    有不怕死的伪娘私下议论曰:“北方肌除了脑袋以外的地方都被肌肉填充了!”

    这不是夸大描述,而是事实。

    那比真爷们还要爷们的肩膀,那Xiong大肌,那比水缸还粗的手臂……北方肌已经无法用语言描述。

    “是北方肌!”

    “这肌肉伪娘怎滴来了。”

    “谁,谁邀请的他。我可不想和他待在一起,过不了多久,我就会我们抓到身边,迫使我们做他的观众,表演肌肉秀。”

    “太可怕了,想想我脸都绿了!”

    “草,只要脑袋没绿就行。我都快变成基老紫啦!”

    伪娘们无不骇然,不愿与北方肌为伍。然而北方肌的实力和他的腱子肉一样出众,能列五大伪娘之一,自有他的手腕与过人之处。

    北方肌与五大伪娘中的另外四位交好,即是在伪娘界也没树立敌人,人缘是一方面,众伪娘怕与他相处是另外一层原因。

    古云鹤几乎接手了东方不败的一切,除了本人。“北方肌,号称灵台也是肌肉铸就的伪娘,吾不愿与他为敌。”古云鹤轻声道。不是怕他,而是怕他身后的势力。

    北方肌和玉胥宮十二伪娘地位最高的煤油灯娘情同莫逆,而煤油灯娘作为玉胥宮的副掌教,一呼千应,可调动的伪娘数以万计,更有大能者为其所驱。

    伪娘界除了玉胥宮,还有八经宫,绿油油宫,三宫的掌教师出同门,皆是超级伪娘般的存在。

    北方肌的出现带来了变数,东方不败、肾总疼与他同属五大伪娘,两人又都有伤在身。拉拢北方肌势在必行,断了一臂的“肾总疼”伪娘疾呼:“道友,道友!”

    “哦,是肾总疼道友。”北方肌丢下右手托着的基老的尸体。将手一抬,与“肾总疼”伪娘打招呼。

    东方不败长袖一舞,彤光喷薄,宛如涂丹。“留下吧!”东方宫主冷冷道。还想去那里?

    “肾总疼”伪惊怒交加,“东方不败,你这Yan人,斩吾一臂,还不够吗!”他仅存的手臂舒展,基气源源不断荡出,朝下劈去。

    “再斩你一臂!”雄基姬冷笑道。将身旋起,原地下城的守护者身化虹光,骤然发难,剑芒吞舞,劈扫向“肾总疼”伪娘。

    东方宫主能卸下你一条手臂,我亦能。雄基姬不认为自己比东方不败差,甚至更胜他一筹。

    “道友救我!”

    “肾总疼”伪娘花颜失色。

    东方不败、雄基姬都要杀他,而他势单力薄,相形见绌。然而,北方肌像是没听到“肾总疼”在讲什么似的,站在原地,饶有兴趣地盯着雄基姬。

    “好,好,好!”北方肌吐出三字。“岳静布条山也有这等肌肉好汉!肌肉神啊,你果然没欺骗我。”北方肌大喜。

    肌肉伪娘遇到了肌肉基老。

    都是肌肉汉子,没什么好说的,何不坦荡荡,风吹草地见叽叽。

    “握草!”

    “肾总疼”伪娘的脸更黑了。“失策了!吾忘了北方肌最喜肌肉大汉,雄基姬完全符合他的审美观呐。”

    Duang!

    北方肌方向左肩扛着的冥铁重鼎,“兀那强人,你可识得我是谁?”北方肌笑着问道。

    雄基姬目光如炬,用他那善于发现肌肉的眼睛扫量北方肌,伪娘中的肌肉娘。“唔!好一只伪娘,一点也不娘娘腔,这才是真汉子!”

    初相逢,北方肌、雄基姬已被对方的Xiong大肌所吸引,恨不能早相识几十年。

    “那基老,你的肌肉百年一遇!”北方肌赞美道。

    “伪娘,你的肌肉丝毫不逊色,也是极好的。”雄基姬回道。

    噼啵,噼啵,噼啵!两人目光交汇的刹那间,友谊的电弧迸炸,都生了要与对方Gao基的念头。

    “肾总疼”伪娘终于觅得一丝机遇,得以逃出生天。

    可是东方不败不依不饶,宫主轻叱道:“不割你之叽叽,本宫散了这一身修为。”

    “肾总疼”微凛,思忖:“草!那Yan人怎回事,铁了心要灭了吾?”

    断了一臂,可“肾总疼”还是大伪娘啊,高傲之心还在。他扬声道:“东方不败,你难成气候。古云鹤都背叛你啦,你独作宫主,有何乐趣可言?”

    轻蔑的眼神,寻衅的言辞,“肾总疼”伪娘不但要激怒东方不败,还要扰乱他的芳心。心境意乱,且看他如何应敌。

    “你已是落水之狗,何以狂吠?”

    一人缓缓道。

    是古云鹤,云鹤先生,曾是东方不败座下的最强战将,现如今接手了主人的一切。

    彩云遽然而起,宛若自山谷喷出的毒雾,倏地吞了“肾总疼”伪娘,无声无息。横生异变,这是大伪娘的劫数。

    云气翻涌,团团聚拢,忽向古云鹤飘去。云鹤先生身裂一口,像是巨兽在等待猎物的到来。云团倒灌而来,冲进裂口之内。当最后一缕云雾消散之际,岳静布条山再不存在“肾总疼”伪娘。他已是云鹤先生的食物。

    裂口犹在,有寒气向外渗出。

    古云鹤道:“宫主,我本来打算吃掉你的……”

    “肾总疼”伪娘也够倒霉的,断臂不说,更是成了古云鹤的腹中之食。

    “那只鸟人,你敢食我道友!”

    北方肌开口了,很突兀。他早不开口,晚不开口,偏偏等到“肾总疼”伪娘被吃掉之后才说话。

    古云鹤道:“裤叉穿得好,吾怕谁!”

    言罢,云鹤先生召集带来的伪娘,呼喇喇,围拢而来,将北方肌、东方不败困在其中。原地下城的守护者雄基姬也在。

    北方肌笑道:“鸟人,你是想要我的命。”

    古云鹤道:“你是板上之肉,怪得了谁来。”

    北方肌道:“你果然是鸟人!”

    肌肉伪娘一口一个鸟人,早已惹怒了白鹤娘,因为他也是鸟人。姬吒三大子拦下师兄,“白鹤娘,不可冲动。北方肌那变态,他是煤油灯娘的好友,我们不能动他。就算是我们的师尊太二真人,要杀北方肌,也会有所顾忌。”

    白鹤娘当然知道,同时,他也希望古云鹤吃掉北方肌,就像吃掉“肾总疼”伪娘那般痛快。“北方肌、南女帝、西公举、东方不败、肾总疼,他们都该死!像他们那样自大的伪娘,玉胥宮没铲除之,已是对他们天大的恩赐。”

    包括北方肌在内的五大伪娘并未纳入玉胥宮的版图内,白鹤娘对此颇为不平。

    “鸟人啊。”

    北方肌又道。

    “天杀的肌肉娘!”白鹤娘恼道。

    “淡定,师兄你要淡定,蛋也需镇定!”姬吒三大子急道。“不可冲上前去,让他们互相撕比就是了。我们不趟浑水。”

    上官小红、羊剑身在半空,向下凝眺。“羊剑,你的哮天犬没了。我可不陪你。”上官小红道。

    “它死了就死了吧。”羊剑不以为意。哮天犬是渔夫真人安置在徒弟身边的狗,一心只忠渔夫真人的狗。羊剑对它能有什么感情,当然,哮天犬欺负哮地犬时,羊剑在一旁也挺开心的,谁让姬吒三大子那么讨厌。

    “你真是无情的女人啊。”上官小红道。

    “不许说我是女人,我是伪娘!”羊剑不悦道。“这是你我之间的秘密,不可告诉她人。”

    她们以秘法传音,心照不宣。

    叮叮当当,铃声骤地响起。上官小红左手多了一把铃铛,是盗铃!一颗大铃铛,七颗小铃铛。宝光外放,熠熠生辉。

    “你想用它们对付我!”羊剑寒声道。

    “怎会。”上官小红手腕一抖,八颗盗铃齐齐奔出,一长七短,共有八道光华纵向西北方向。

    “雾腾蓝兽,你休息的够久了。”上官小红暗道。她放出八颗盗铃,用来钳制雾腾蓝兽,东方不败的契约兽。

    说是宫主的契约兽,却要打折扣。因为东方不败已不能控制雾腾蓝兽。

    须臾及至,八颗盗铃绕定雾腾蓝兽,发出刺耳的铃声。

    “我知我知了!”雾腾蓝兽不耐烦道。她正要飞起,姑苏冥凰踩着龙蛙,从天而降,落在雾腾蓝兽前方。

    “姑苏冥凰!”雾腾蓝兽如临大敌。

    “听说你的种植技术很好,蓝瘦香菇只是你的代表作之一。”姑苏冥凰冷冰冰道。她也觉盗铃很烦人,右手一翻,一团冥光涌了出去,将八颗盗铃涵纳其内。扑扑扑!盗铃并不安分,奋力撞碰困住它们的冥光。

    “龙蛙。”姑苏冥凰命令道。

    “又是我!”龙蛙不甘愿道。哧溜一声,它的舌头劈了出去,卷了那团冥光,倒飞而回,将八颗盗铃收了。

    另外一边。羊剑道:“盟主,你的铃铛被蛤蟆吃了。”

    上官小红道:“姑苏冥凰知道她在做什么。”

    羊剑道:“她是你的契约兽吗?”

    上官小红道:“不是。”

    羊剑道:“你身上还有多少秘密?”

    上官小红道:“不比你身上的多。”

    羊剑道:“不瞒你说,我这人很有爱心,也很喜欢宠物。你可愿将灰机割爱与我。灰机也是狗嘛!”

    上官小红否定道:“不,你错了。灰机是鸟。”

    至少,灰机是那样认为的,因为有翅膀嘛,不是鸟就是鸟人。

    “姑苏冥凰,别的契约兽怕你,我可不怕你!”雾腾蓝兽故作强势道。说不怵她,实则虚张声势。

    “别装腔作势了。”龙蛙笑道。“雾腾蓝兽,冥凰对你的种植技术很感兴趣,快快交出你的技术,还可聘你作技术顾问。否则……”龙蛙话锋转寒。

    “否则怎样。”雾腾蓝兽也化作人形,站在姑苏冥凰对面。她要比冥凰的人形之姿高出许多,好在冥凰脚踩着龙蛙,她们看上去差不多高。

    “撬开你的头盖骨,拍碎你的灵台,再取我们所需之物。”龙蛙道。它代替姑苏冥凰说话。

    “那就没办法了!”雾腾蓝兽冷笑。那只能动手了!

    “呱!”龙蛙叫了一声,果然还是要撕比吗,到哪里都有不长眼的兽,该死!

    “我还是当你们的技术顾问吧!”雾腾蓝兽道。

    “”

    龙蛙沉默了。

    喂喂,说好的撕比呢!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