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手界超级大神鲁尼妹冷冷望向撕比中的羊果果、李丑丑,“当洒家不存在麽。羊果果,你敢动洒家的妞。”

    原来鲁大神早将李丑丑收了,小笼包姑娘的师姐已是鲁大神的姬友之一,没有唯一。

    画界小神木吉吉站在鲁日天身后,“姐,你还愣着做什么。”木吉吉同学诧异道。“羊果果就要杀了你的姬友哦。”

    鲁尼妹淡然道:“有洒家在,丑丑不会有事的。”

    木吉吉道:“是吗。”

    鲁尼妹道:“吾妹,不要担心。洒家虽然有很多女人,可你在洒家心中的位置从未改变,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不会有人超越你。”

    鲁大神的音腔变了,木吉吉可辨析得出来。“我姐终于是我姐了,而不是我哥,厉害了我的姐!”鲁尼妹可男可女。

    鲁日天恢复了姑娘之姿,用她那双淡漠的眸子扫向另外三只人马娘的大人物,补钙公子、毒雷斯、蝗老邪。

    “枯老蚂蝗!”鲁日天并指如戟,向蝗老邪的契约兽划去。嗡,气芒荡滚,撕裂虚空,倏地斩向枯老蚂蝗。

    “还不死心!”枯老蚂蝗长啸一声,扭起庞大的身躯,撞向那道气芒。“鲁日天,我的主人只有一人,蝗老邪!而非你,妄想得到我,难啊,除非……”

    嘭!鲁尼妹划出去的气芒击中枯老蚂蝗,一簇簇刚毛炸开,朝天荡迸,直如脱弦之箭。

    “除非怎样?”鲁尼妹右足点地,在她与枯老蚂蝗之间出现一道沟壑,宽两丈,深五丈,长逾百丈。

    如天堑,似绝地,那道沟壑横在鲁日天、枯老蚂蝗之间。感受鲁日天噌噌上涨的杀气,枯老蚂蝗不由凛然。“可怕的女人,不愧是写手界超级大神,果是日天般的存在!”那又如何,枯老蚂蝗的衷心不会因为对方的强势而改变。

    呼!枯老蚂蝗的长尾遽地竖起,如同天柱,巍然屹立。“撕比吧!”枯老蚂蝗怒道。长尾劈下,轰隆隆!地面晃动,尘浪荡起,那横在它和鲁日天之间的沟壑填平了。

    鲁大神再次蹬动她的日天神靴,前去造访枯老蚂蝗。既不从之,只好用抢的。咔嚓,咔嚓!鲁尼妹每踏出一步,地裂数尺,泥尘迸舞。

    枯老蚂蝗早已钻入地下,水里、地下都是它的战场,它如长龙,向前窜去。快接近鲁尼妹之际,枯老蚂蝗昂地一声尖啸,破土而出,庞力如渊如海,透地而出,好似万千暗箭齐发,飕飕飕!飕飕飕!刺向鲁尼妹。

    “哼。有些蛮力。当洒家的代脚工具正好。”鲁尼妹眼有笑意,单足而立,右腿微微屈起,蓦然间,写手界超级大神的日天神靴踩了下去。

    轻松随意的一踩,可超级大神就是超级大神,踩个人不跟玩似的。一片圆形的华光随着鲁日天的神靴一同落下。颠簸起伏的地面登时平歇了,如同无风扫过的水面,平坦而又寂悄。

    鲁日天左袖拂舞,向天挥去,荡破漫天烟尘。天朗日清,又是惠风和畅。

    然鲁大神脚下的枯老蚂蝗苦不堪言,它那浩重的身躯蜷缩成团,扭弹不能,一层厚达尺余的大神之光裹了枯老蚂蝗,将其捏成了球状。

    “鲁日天,你不能这样待我!”枯老蚂蝗吼道,可它的声音穿不过厚实的大神之光,反被弹下,撞向自己。

    枯老蚂蝗也知自己的主人无暇他顾,单是应付毒雷斯就够麻烦的,何况还有补钙公子。时间让三人成了一路货色,都不是啥好东西。

    不愿屈服,枯老蚂蝗犹不死心。砰砰,砰砰!它一次又一次地撞动大神之光,围绕它脖颈的刚毛不知折断多少,有些甚至刺入它坚实的肤肉中。

    鲁日天以大神之光擒下枯老蚂蝗,并将它困在地下,不得离开。

    其间,枯老蚂蝗的主人蝗老邪向鲁日天投来两道锋利的视线,鲁尼妹挥手掸去,不以为意,也不放在心上。蝗老邪太老了,鲁日天不把她当成对手,补钙公子、毒雷斯亦是,他们对鲁日天构不成任何威胁,至少鲁尼妹是这样想的。

    “枯老蚂蝗服从洒家吧。”鲁日天的声音透过神光,直传枯老蚂蝗的灵台。嗡,后者的灵台荡晃,几要裂开。

    枯老蚂蝗可不愿做白痴,灵台一毁,它会和傻子无异。刷刷刷,枯老蚂蝗的念识骤起,遽化利剑,陡地劈向鲁日天传来的那道声音。

    蓬!一团璨烂的光华迸开,一寸余高的小人跳将出来,她和鲁日天殊无二致,只是缩小了很多。小人是鲁尼妹的意识所化。

    “枯老蚂蝗,你不知好歹。”小人怒道。她扬臂一扫,朔风卷地而起,呼啸着撞向枯老蚂蝗的灵台。

    “不可!”

    枯老蚂蝗叫道。

    隐而后现,一株新木破土而出,蔚然成长,枝叶摇晃,覆盖住灵台。

    呼喇喇,呼喇喇。朔风吹得枝叶翻飞,却不能靠近枯老蚂蝗的灵台,“你倒是机警。”小人笑道。

    小人双臂上划,虚抱成圆,嗡!一股毁灭性的气息瞬间扫遍枯老蚂蝗的识海,纵是那株护住灵台的新木也迅速枯萎,落叶扑扑落下,枝干皲裂,树皮炸开,和死树无异。

    “不要!”枯老蚂蝗终于知道害怕了。

    蓬嗤,那株死树荡爆开来,再不能护全灵台,木屑翻舞,终将散去。

    小人双手抱着圆盘,圆盘散发着让枯老蚂蝗心悸的煞气,弥漫开来,铺陈在它的识海之上,占据每一寸角落。

    “你可似得这是何物?”小人冷笑道。

    “那是……”枯老蚂蝗想起一物。“尸盘!”枯老蚂蝗的声音都变了!

    尸盘,专斩灵台,被其斩过,再无活人鲜物,皆成死尸,故曰尸盘。“你怎会持有尸盘!”枯老蚂蝗颤抖道。“那不祥之物,不是被毁掉了吗!”

    鲁日天的小人识体笑道:“被毁掉?为什么要毁掉它?”

    小人一步十丈,向枯老蚂蝗的灵台掠来,而尸盘飘散的煞气像是气带,拖曳而行,凝而不散。像是催命的绳索,套在了枯老蚂蝗的脖颈上。

    “再问你最后一次,可愿成为洒家的家畜。”鲁日天的识体一字字道。

    枯老蚂蝗心里也是太阳了哈士奇,草啊,不是说成为你的契约兽吗,怎滴就降了一个档次,变成家畜啦?

    “再不回答,你就是一坨死透了的烂肉。”鲁大神的识体冷冰冰道。

    小人幌了幌抱着的尸盘,一道道细若发丝的煞气飘掠而去,像是密雨泼在枯老蚂蝗的灵台上。

    滋滋!滋滋!浓烟升腾,向上窜起十数丈,而枯老蚂蝗的灵台竟多了很多小坑,不再平整。

    “不知死活!”鲁大神的识体耐心将逝,即要抛出尸盘!

    “愿奉你为主!愿奉你为主!”枯老蚂蝗的声音带着抖腔。“可是我的前任主人还没死。”枯老蚂蝗又道。

    “这有何麻烦,除掉她就是了。蝗老邪也曾风光过,可她偏偏不去养老,反出来蹦跶,也不怕折了腰。遇到洒家,算是她的不幸。洒家不但要她的契约兽,更要她的命。”小人只手捧起石盘,另外一只手拍向圆盘的左上角处,蓬!一团尸气倒涌而出,流向枯老蚂蝗的灵台。

    “不可动弹。”鲁尼妹的识体警告道。

    “是。”枯老蚂蝗安静地像是条老狗。它当然知道鲁日天要做什么,要在它的灵台烙上死印,若它生有反心,死印发动,枯老蚂蝗将会化为灰灰,往生去了。

    “蝗老邪倒是信任你。”小人笑道。

    “所以我才选择忠诚,对她忠心不二……”枯老蚂蝗话还未说完,停了下来,再说下去就没意思了,哪有什么忠心,它现在不是背叛蝗老邪了麽。

    自尸盘飘分出去的死气,洒在枯老蚂蝗的灵台上,像刀子一样刻出一个字,畜!

    枯老蚂蝗心如死灰,不知今后当何去何从。

    “成了。”小人道。“你待在地下吧,待洒家灭了你的前任主人,再将你放出。”

    鲁尼妹的识体一幌,即作轻烟散去,可是尸盘留了下来,悬在枯老蚂蝗的灵台上方。像是一轮月亮,煞气如月辉,罩撒枯老蚂蝗的识海。

    枯老蚂蝗的识海早已成了死海,它再生不起任何心思,哪怕是一丝反逆。

    鲁尼妹收回那缕意识,眼神变得缥缈起来。

    “姐,喂,老姐!”木吉吉摇晃鲁大神的手臂。“你又在发什么呆,哪里坏掉了?”木吉吉担心道。

    “吾妹啊。”鲁尼妹笑了。“有机会,洒家再抓几只画界老神,取走他们的神格。”

    “不要!”木吉吉当即回绝。“我要凭自己的实力向上攀爬,而非依靠你的庇护。还有,你不要擅做主张,我也是画界之人,你也要为我着想!”

    “是啊,我是为你铺路,通往大神之路。”鲁尼妹道。

    “我的路,我自己走,你不要指手画脚。超烦的!”木吉吉不悦道。

    “再说吧。”鲁尼妹意味深长道,也不回应她妹妹。

    小孩子懂什么,大人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我为你铺平前路,直达云端,你安静坐上去就是了。鲁尼妹右臂一振,弹开她妹妹的手。

    腾!鲁尼妹向前纵去,日天神靴闪烁着无尽光辉,比日华还要炫目。“蝗老邪,你可以安心去了。”鲁尼妹轻声道。人死成空,你的一切就由洒家接手。

    “小辈,你想做什么!”

    毒雷斯火道。

    他前蹄扬起,陡地砸向鲁尼妹。毒火骤生,一同涌下,扑向写手界超级大神。

    鲁尼妹将身一拧,好似厉电,遽地破空而去。那些汹涌扑腾的毒火并未附在鲁大神身上,哪怕是一片衣角。

    刷!

    鲁大神挥手抛起一片大神之光,宛若金霞,横扫向毒雷斯。“你这老物,阿姆斯特朗回旋炮都不能用了,还活着作甚。”鲁尼妹笑道。

    “混账!”

    毒雷斯何从受过这等气。他毒公子的名号岂非虚名?

    人马老头毒雷斯双手翻舞,咻咻咻,咻咻咻!一支支毒箭迸飞,好似密石骤发,又如蝗虫过境,悉数轰向写手界超级大神。

    “女人,你怎敢撕比我的基友!”补钙公子尖声道。“我和你没完啊。”补钙公子右手一招,一杆骨矛倒旋而来,落入他手。

    抓起石矛,补钙公子陡地刺向鲁尼妹。

    毒雷斯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他补钙公子也不会苟活于世。基友即他命,基友生,他活。基友死,他亡。

    矛影如天幕,倒悬而下,下方的大爷们、大妈们、人马娘们都觉压抑,胸膺如堵,一口恶气淤塞难出。

    鲁尼妹用她的拳头回应两只人马老头。拳风骤起,风沙弥漫,日月同掩。鲁大神的日天神拳声势惊人,大神之光溶入拳风之中,一起旋出。

    不管是从天而降的毒箭还是数千矛影,均被狂飙的拳风吹荡而折,噼啪爆散,化为流火,向四方飙去。

    蝗老邪瘪了瘪嘴,也不知说什么。有道是千言万语,不如Chuang上滚。

    一消声泯恩仇。

    再次见面,蝗老邪早已原谅了毒雷斯,恨有多深,爱就有多沉。“鲁尼妹,该死的小辈!”蝗老邪暗道。她的契约兽也被鲁日天抓去了,这让蝗老邪如何不恨。

    恨上加仇,蝗老邪杀心再盛,现了真身,陡化为人马娘。然而蝗老邪的真身很年轻,而且更有活力。而且Yan压一筹,在场的年轻人马娘也没有蝗老邪漂亮,不负她年轻时的美名。

    年轻时,她被人称作小东邪,美貌与实力兼济。

    “天啊,我竟然不如老太婆漂亮!”一些人马娘开始抱怨。

    “我等人马娘崇尚肱二头肌、背肌、腱子肉,却比不上行将就木的老太婆?”

    “蝗老邪,该死!”

    “小声写,不可被她听到。”

    人马娘们小声议论,即便是小笼包姑娘,也被蝗老邪的真身吸引了,“蝗老邪前辈年轻时原来那么漂亮,难怪毒雷斯不Gao基也要和她待在一起。”

    小笼包姑娘知道蝗老邪的年轻态不会维持太长时间。

    “你在看什么!”坐在大草霓马背上的淑小妹怒道。她发现上官霸的目光飘向年轻时的蝗老邪,再不能移开。淑小妹暗生妒火,一掌拍向上官霸。

    上官霸将肩一抖,一团斗气弹开,抵消淑小妹拍来的掌劲。“哎呀,老夫忽然发现没有肌肉的人马娘也很漂亮哩!”

    霸爷又动心了,口味也变了。

    淑小妹气得讲不出话来,很想灭了上官霸,却做不到。

    南路大爷的领袖,男无弥陀佛笑道:“霸爷,我早就告诉过你,人马娘很好,你懂的……”

    北路大爷的首领,北鼻也道:“上官霸,你早该随我们一起去尝试新奇的体验,也许会食髓知味。”

    四路大爷中有三路大爷们开始评论年轻化的蝗老邪,恨不能将她拉过来,仔细观赏,大家最好坦诚相待,衣服什么的,完全多余啊!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