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腊国,盛京。

    东路大爷的领袖上官霸成功抱走了美人,只是美人的年龄远超霸爷。可霸爷不在意,“只要有爱,年龄完全不是问题。”

    大草霓马一口老血喷将出去,“憋屈啊,真扯淡!我什么时候吃过这等哑巴亏。”大草霓马心生不悦,却无可奈何。干架,它一只马怎可能撕比那么多的大爷们。

    淑小妹抱着上官丫丫,貌似很满意这个便宜“女儿”。

    男无弥陀佛、北鼻、鱼锅学园的园长等大爷簇拥着上官霸,吵吵闹闹的,根本不把四路大妈、人马娘界之人放在眼里。

    西撕大妈、食堂大妈、清心丸大妈,她们身为西、北、南三路大妈的领袖,均向东路大妈的领袖董小姐投去鄙夷的目光。

    董小姐放出信号,招来四群大爷。大爷们来得匆匆,去得也匆匆,“不能让他们离开!”董小姐心道。否则她的脸全丢完了。

    “上官霸!”董小姐终于开口了。声音不大,却压过大爷们的喧哗之声。

    男无弥陀佛、北鼻、鱼锅学园的园长、上官霸,几位大爷界的巨头先是一愣,而后有说有笑,无视董小姐。那老太婆不知道发什么神经,理她作甚。

    “你们看。”西撕大妈指着董小姐对身边之人笑道,“董老太婆气得快站不稳了,姐妹们,谁去扶一扶她。”

    “管她作甚,不但人老消声黄,还喜欢算计别人。”清心丸大妈接口道。

    清新挖大妈拎着一柄重斧,满脸煞气。“董小姐,你稳居四路大妈之首,久在上位,是时候挪挪位置了。江山代有大妈出,各领风骚数十年。”

    食堂大妈心眼实,嚷嚷道:“不错,清心丸大妈说的不错。董小姐,你何德何能,站着高位,不做人事。你且下来,也拜一拜我,让我做四大妈之首,也引领几十年的风光。”

    北路大妈多是行动派,人又壮硕,一个眼神不对就会与人撕比。诸大妈同声吼道:“董小姐,让位吧,食堂大妈才是我等的领袖。你人老了,眼神不好使没关系,良心若坏了,还不如挖出来喂狗!”

    “董小姐,下去吧!”

    “不要站在那里,你尴尬,我们也尴尬。”

    “人心都是肉长的。董小姐,你的心难不成真是黑的,大家让你下台的呼声那么高,你却置若网闻,有意思吗,这样下去有意思吗。”

    西、南、北,三路大妈同时发难。一个大妈本就够可怕的了,何况是三群大妈。更让董小姐不悦的是己方阵营也出现了不和谐的声音。

    原来,东路大妈中也有人想要上位,但董小姐并未退位,有野心者羽翼尚未坚实之前,藏好尖牙利齿,时机一到,即要置人于死地!

    “董大妈,你的势力遍布东大门,那里裁缝众多,时尚达人也很多,他们拜在你的门下,只为蹭你的秀场。其中,有一只叫做拳隆子的小鲜肉深得你的喜爱。”

    东路大妈中的实力派人物开口道。此人正是宋大娘!东路大妈中的第三号人物,仅次于董小姐、舞二姐。

    宋大娘想要上位久矣,可她前面还有两座高山,董小姐、舞二姐。且不说老而弥坚的董小姐,便是那一团和气的舞二姐也是难缠之人。

    可宋大娘有盟友啊!

    她的盟友就是东路大爷的领袖,上官府之主,上官霸。

    宋大娘曾是上官府的一等婢女,深受府主的信任,离开上官府之后,加入到东路大妈界,从基层做起,一点点向上攀爬,终于升至三当家。

    宋大娘直言东路大妈的领袖包与养了时尚达人拳隆子,这可不是无的放矢。和董小姐关系亲密的人都知道她喜欢小鲜肉。

    是啊,谁不喜欢脸蛋漂亮的鲜肉。

    清心丸大妈像是吃了苍蝇似的难受,因为她也是追星一族,喜欢的小鲜肉之中就有拳隆子还有他的组合。“可恶!”清心丸大妈哼道。“董大妈,你都一把年纪了,还与我争抢年轻的汉子。真是难以想象,拳隆子那样的鲜肉看上你哪里了?”

    西路大妈的首领笑了。她的视线在清心丸大妈、董小姐身上来回穿梭。“我早就听说她们两个养了很多小白脸,唉,也不考虑考虑别人的感受。那些小白脸还不是为了钱与名气才和她们待在一起的吗。”

    西撕大妈很得意,因为她也在豪宅中养了很多汉子,不过他们都是中年鲜肉,在技术方面很有心得,可以全程压制小鲜肉们。

    食堂大妈脑袋上冒出一个个问好,啥,她们在说啥,拳隆子是啥玩意,能吃吗,好吃吗,可油炸吗,能清蒸否?

    北路大妈也有内秀的大妈,她急走几步,来到首领身前,附耳道:“拳隆子是时尚界最火的小鲜肉,长得很娘,虽然是个汉子。嗯,他对外宣传自己不是伪娘,是一等一的爷们。”

    食堂大妈这才动容,凝视东路大妈的领袖,“我真是眼瞎了!董大妈,你真是好品味。有时间一定要带上我!我也喜欢小鲜肉,你知道的,我擅长烹调,只要你把小鲜肉带来,我保证将他们烹制的鲜美可口,让你吃了还想吃,你懂的……”

    其实,董小姐的那点事根本不算事,可被自己人宣扬,这就是事了!

    舞二姐和心腹们有说有笑,好像是一点也不关心董小姐、宋大娘之间的窝里斗。“有趣了。宋大娘,你还是忍不住了。仗着你身后有上官霸,也许真能将董小姐拉下台。”舞二姐的城府极深,也想挪一挪自己的位置,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伪娘界的三位老一辈人物,蝗老邪、补钙公子、毒雷斯,因为爱而聚在一起,也因为爱而撕比。爱中有恨,恨中有基!补钙公子年轻时也是俊俏小生,追求者甚众。可他偏偏稀罕好朋友毒雷斯。

    然毒雷斯、蝗老邪年轻时是情侣啊!补钙公子心里苦啊,他对外宣称自己是伪娘,实际上是基老。

    毒雷斯挥掌击退补钙公子,并道:“小瓶盖!我当你是朋友,你却想消声我!”

    补钙公子哼道:“我们可不能只做朋友,你亲切地唤我是小瓶盖,嗯,我当然是你的小瓶盖啊!而你的擀面杖就是瓶子,我要用自己的瓶盖罩住你的瓶子!”

    他们之间的对话好像没什么不对的。

    却恼了蝗老邪。年轻时,蝗老邪人称小东邪。“补钙老头,你咋不去死!都老得掉牙了,还想抢走我的毒雷斯!”

    “你住口!”补钙公子仰天吼道。“都是你,错的是你而不是我!”补钙公子怒发冲天,笔直而立,“那时,我三个待在一起,我想做毒雷斯的小瓶盖,可毒雷斯眼里只有你!你们天天在我面前撒狗粮,把我喂得很胖。你们说,我拆散你们有错吗?我做错了吗,为了所爱之人,我不计任何代价,此情可感天地,可撼日月,却感动不了毒雷斯……”

    老泪横流,补钙公子哇哇大哭。也是可怜之人。

    就连羊果果都看不下去了,羊果果对身边的小笼包姑娘道:“笼儿,我今生绝不负你。若违此言,天打雷劈,万劫不复!”

    小笼包姑娘感动异常,眼里噙着泪花,道:“果儿,我的果儿,不要忘了今日之言。”两位人马娘相视而望。

    羊果果、小笼包姑娘的举动恼了她们旁边站着的李丑丑姑娘,李丑丑道:“够了,别再恶心我。师妹,你敢不敢矜持些,我不是跟你讲过吗,女孩和女孩之间没有未来的,不可太当真!”

    小笼包姑娘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只当师姐在乱叫。“果儿,让我们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

    羊果果同学点头道:“不要忘了我的契约兽,神谷雕。我们三人绝不分开。”

    小笼包姑娘道:“什么!难道在你心中,我还没有神谷雕重要吗?”

    羊果果暗呼不妙,好像讲错话了。他当即改口道:“笼儿,别瞎想。我和神谷雕之间没发生什么,只有纯洁的友谊。”

    小笼包姑娘的师姐笑了,“哦,羊果果,你也不是好东西。不但骗了我师妹的身体,还要欺骗她的感情。原来女人和男人犯贱,都是一路货色。”

    听到李丑丑这样一说,小笼包姑娘的包子脸罩了一层寒霜,羊果果急道:“笼儿,我最爱的笼儿,不可听师姐乱讲,她在嫉妒我们。是的,丑丑师姐因为被人甩了,看不惯别人秀恩爱,总想做些什么拆散情侣。”

    李丑丑冷淡道:“羊果果,真要我说出来吧!在和师妹交往的那段时间,你不忘勾搭我,并产生了纯洁的友情!”

    闻言,小笼包姑娘的眼睫毛颤了颤,整个人马娘都不好了。“羊果果!”她怒道。

    师姐口中的纯与洁二字深深刺痛了小笼包姑娘脆弱的心灵。

    讲真,小笼包姑娘有些小心眼,直白点说她占有心Yu很强!不容别人碰羊果果,哪怕是她的师姐也不行。

    羊果果同学满头是汗,她站在李丑丑、小笼包姑娘中间,如履薄冰,就连呼吸都是痛。草,草!怎滴是好。羊果果唇焦舌敝,愣是不知为何解释。

    可不解释就是默认。

    “师姐!”羊果果同学终于开口道。“不可胡言乱语,我们之间没有什么,你说是吧,是吧……”羊果果拼命向李丑丑使眼色,希望对方仁慈些,别再耍她。大家都是人马娘,能有多大仇恨,各退一步,还能愉快地玩耍与Gao姬。

    李丑丑却不吃羊果果同学那一套,她直言道:“师妹,看到了吧,这就是你喜欢的人马娘。她有什么值得你托付终身的?跟我一起离开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我们古木派不需外人。”李丑丑已将羊果果同学当成是外人,从始至终皆是。

    “贱人!”

    羊果果怒道。

    “李丑丑,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是你伤害笼儿在先,是我,是我羊果果让她打开心扉,相信这个世界还有爱。笼儿无依无靠时你在哪里,她哭肿了眼时你又在哪里?如今,你回来了,正如你轻飘飘地离开。”羊果果鄙夷道。

    “你有什么资格数落笼儿的不是。”当然,你也不能对我指手画脚,羊果果心道。“李丑丑,滚吧,哪里来去哪里。不要在这里碍眼,你曾经很高冷,对笼儿爱理不理,如今笼儿更漂亮了,你已高攀不起。”羊果果同学笑道。

    也许应了相由心生这句话,羊果果同学越看越觉得李丑丑变丑了。“我以前也是被猪油蒙了心窍,看不清李丑丑的真面目。还是笼儿温柔,只有笼儿才是我最爱的姑娘,没有之一。”羊果果一掌拍向李丑丑。

    “岸本富坚掌!”李丑丑震怒。“你怎敢对我使用它!”李丑丑不相信既发生的事实。

    羊果果骨骼清奇,是练武奇才,断臂后,自创“岸本富坚掌”,颇具大家之相。

    李丑丑因为大意,中了羊果果同学一掌,她向后疾退数步,止住身形。“羊果果,小笼包,你们这对dog男女!”李丑丑将手一翻,摄来一柄短剑,剑光喷舞,如同一湾泓水在流淌。

    剑是好剑,人是佳人。

    李丑丑挥剑斩向羊果果还有她的师妹,哪有半分同门情谊。“古木派由我继承,师妹,你可以去死了。”李丑丑冷笑道。

    “师姐,这才是你的真面目吧。”羊果果嘲笑道。

    “笼儿,你退下,让我会一会师姐。”羊果果又道。

    都说李丑丑人美心丑,果不其然,言未过其实。羊果果同学往哪里一站,气势自生。她左袖拂动,气浪掀舞,宛若万千蝴蝶纷飞,煞是好看。

    李丑丑也不敢托大。她知羊果果的能为。

    “很好,很好!”李丑丑道。“羊果果,你无情若此,我又何必仁慈。”

    刷!

    一道黑色的剑芒迤逦劈出,朝羊果果同学的面庞游去,好似毒蛇盯上了猎物一般。

    羊果果身不动,手不动。

    “师姐,你我之间还能有什么,不可乱讲。”

    左臂扬起,五指戟张,啪!羊果果一掌拍碎那道黑色的剑芒。

    “李丑丑必须死。”羊果果动了杀心。

    小笼包姑娘在一旁观望,并未制止羊果果、李丑丑之间的撕比大战,因为她也觉得师姐很碍事,总是出现在她和羊果果之间确实不妥。

    眼不见为净。

    还有什么比死人更安静的。

    腾!

    羊果果消失在原地,她早已是人马娘之身,因为那样速度更快。

    马尾飞舞,好似杨柳随风飘拂。羊果果并指如戟,斩向李丑丑。“师姐,送你一程。走好。”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