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静布条山。

    伪娘界的巨头相约来访,赤米青子是领头人物,此外,太二真人、渔夫真人、云粽子真人、黄蛇真人也不是省油的灯。

    本土基老这边,桃太郎非要装比,对上了赤米青子。

    花容想、妙蛙上人并肩而立,他们并未将桃太郎放在眼里,既然他想出头,就让他表演就是了。

    究竟是出头还是出丑,有待分说。

    赤米青子贵为伪娘界玉胥宮十二伪娘之首,一身修为艳惊四座。即便是阴险的渔夫真人暗叹:“大师兄真是伪娘界的集大成者,贫道不如他。也许,只有煤油灯娘老师来了,才能与大师兄一较高下。”

    煤油灯娘,玉胥宮掌教之下的第一人,身份尊崇,相当于副掌教。纵是赤米青子见了煤油灯娘,也需道一声“老师”。

    黄蛇真人终于凑了过来,“太二,你消瘦许多。”黄蛇真人声情并茂道。

    太二真人无视黄蛇真人。不与之交流。

    黄蛇真人并不死心,再道:“太二,年轻时谁不犯错,知错而后改,善莫大焉。你就不能原谅我吗?”

    太二真人挥动拂尘,推开凑近的黄蛇真人。“休要套近乎,贫道不识你。”

    云粽子真人没好气道:“黄蛇,闪开些。太二不想与你说话,你难道不知?当初是谁背着太二真人,与那麻姑洞的伪娘交换消声液。”

    黄蛇真人的老脸当场黑了,那些烂谷子的陈年旧事提出来作甚,让它们作古不好吗!“云胖子,你这时故意找茬,想撕比是不。贫道的杯弓与蛇影,难道还没让你吃尽苦头?”

    云粽子气道:“不许说贫道是胖子!贫道这是富态!”

    黄蛇真人道:“贫道草!你长得胖难道还有理了?玉胥宮自掌教老爷以下,哪有什么胖子。就你例外,说你胖还喘了!”

    云粽子道袍舞动,面皮发紫,他道:“黄蛇,来吧,非要做过一场才能让你老实些,贫道的手段,你不是不知道。”

    是时候放出哮地犬了。太二真人忖道。他一弹指,咻,清光扬舞,绕着哮地犬的狗嘴旋转几圈,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哮地犬又能讲人话。

    不得不说,哮地犬很擅长揣摩主人的心思。太二真人只给了它一个眼神,哮地犬当即悟了,嚎叫道:“黄蛇真人、云粽子真人,你们俩个老家伙,要撕比离我家老爷远些,不可打扰老爷的雅兴。”

    “善!”太二真人心道。哮地犬果然是条好狗,“姬吒那熊孩子不会使唤哮地犬,还明码标价,要将哮地犬卖掉,简直作死!”太二真人对姬吒这个小徒弟很无语。

    “他什么时候能成长。看看他的师兄白鹤娘,多么稳重!不但得到我的真传,就连掌教老爷也很喜欢他。”太二真人恨铁不成钢,可他也拔苗助长的危害,只能慢慢来,督促姬吒三大子成材,而不是荒度岁月,做那废物。

    太二真人心思飘向姬吒、白鹤娘之际,哮地犬充分发挥它的“口才”,“黄蛇真人、云粽子真人,你们都不是什么好Niao。我家老爷不但外貌美,内心也很美,你们俩个丑物,觊觎老爷的美色,甚至大打出手。这不能怪你们,不瞒两位,我哮地犬要是生作伪娘,肯定想尽法子,与老爷共度此生,直至天荒地老!”

    黄蛇真人、云粽子真人各自收兵,都有灭了哮地犬的想法。

    “不好,我的基油与基友都被人灭了!”桃太郎暗道。“算了,基友什么的遍地都是,只要有心,并用爱的汗水浇灌,友情就会开出基老之花。”

    “赤米青子,你太烦了!”桃太郎动用契约之印,将无皮狗、有腮猴、可达鸭拘了过来,“你们想背叛我,难啊。除非我死掉。”身为契主,桃太郎又怎会不知契约兽的抗逆之心。

    “主人。”

    “主人。”

    “主人。”

    无皮狗、有腮猴、可达鸭小心翼翼道。

    它们面对的是真正的桃太郎,三郎之首,非是那液人。不可同日而语。

    还有一猴。是雷鳃猴啊,雷吉也跟着有腮猴跳了过来。“大力金刚猿欧巴,我的身体虽然不诚实,可我的心还是属于你的。”雷鳃猴并不觉身体出轨有什么错,只要心与灵魂还圣洁,只要有爱,一切都不是问题。

    “我还未与有腮猴Gao基,它不能死!至少现在不能死。”雷鳃猴打量有腮猴的主人,三郎之首,桃太郎!

    桃太郎额头上长了对寿桃形状的肉瘤,“哦。”雷鳃猴取出他新收的法宝,苦当桃受雷!

    “不知道我的苦当桃受雷与那个基老的桃肉瘤相比,哪边更厉害些。”雷鳃猴的火眼迸出两道金光,照向桃太郎。

    在雷吉火眼金睛的照射下,桃太郎额头长着的那对肉瘤现了原形,它们并非真正的瘤子,而是……

    “苦当桃受雷!”

    雷鳃猴大声道。

    “那只苍老的基老,你怎会有苦当桃受雷,而且有两只!”

    喂喂,你使用不当,苦当桃受雷可不是你那样用的,必须和汉子的擀面杖接触,温暖彼此,而后才能发挥最大的功效。“你倒好,竟把苦当桃受雷嵌在额头中。”

    “被你识破了!”

    桃太郎笑道,“巫空兽,你是巫空兽!”

    除了你,还有谁拥有火眼金睛!五百年前,你因为紫霞兽与混世牛头人受撕比,敌不过对方反被送去轮回。

    五百年之约已近,你又回来了吗!而且带来了苦当桃受雷。“天助我也。”桃太郎大笑。

    “喝!”桃太郎声一扬,木杖倏化绿藤,卷地而起,朝赤米青子撞去。

    登时,飞沙走石,碧光漾荡,绿藤好似无角之龙,遽地舞动庞重的身躯。哧哧哧,哧哧哧!一团团的毒刺迸窜,飞离绿藤,洒向伪娘界的巨头。

    桃太郎以木杖攻击赤米青子的同时,双手也未闲着,分别摘下一颗苦当桃受雷,虚握着。“巫空兽,想你五百年前也是一头好汉,虽撕比不过混世牛头人受,却也英雄了得。如意金骨棒,你的如意金骨棒呢!”桃太郎不但要取雷鳃猴的桃形兵器,更要他的命以及如意金骨棒。

    那棒可是好东西,长短随心所化。正适合基老!

    雷鳃猴手中的苦当桃受雷明显比不上桃太郎手中的那两只。不管是颜色而是大小,亦或威能,完全处于下风。

    “交出如意金骨棒!”桃太郎吼道。他双手同时抛出苦当桃受雷。

    雷光荡炸,声震百里之遥。两只苦当桃受雷携带撼世之威,怒斥而来,打向雷鳃猴。

    雷鳃猴来不及细想,手一扬,自己的苦当桃受雷也祭了出去。然而光泽暗淡,声势远没对方的苦当桃受雷惊人。

    “巫空兽,巫空兽!都讲我是巫空兽,可我不是!”

    去尼玛的五百年之约,我是雷吉,才不管那劳什子的五百年之约。

    呼呼!巫空兽的风火双翼张开,炎风怒荡,烈焰滔天。它目运两道金光,刷刷,旋斩而出,恍如金蛇腾舞,随后而至,劈向桃太郎抛出的两只苦当桃受雷。

    “基老!”遽闻一声爆怒,十二伪娘之首挥掌击退一团团飚射而来的毒刺。“与我撕比,你焉敢走心?”赤米青子右臂舒展,青光荡舞,攒射而出,涌入铜锣之中。当啷!两只铜锣相撞,声如万丈雷霆劈炸。

    崩!

    绿藤应声而折,皲裂数百段,一段段崩碎,化作绿屑,团团而舞。赤米青子道袍鼓动,双目清湛,蓦地,他的生命之海涌动,骇浪迸爆,一物化光而出,冲出体外。

    刷!

    那物疾如闪电,狂飙而去,荡起百丈高的气浪,扫清那一团团的绿屑。

    杀机瞬间涌来,由不得桃太郎分心。“啊,那是!”待桃太郎看清楚飞向他的那物,不由呼道。

    是吞米青虫!赤米青子的契约兽。

    吞米青虫,可大也可小,小时,身长不过寸余,大时,盘踞而起,可达千丈。

    “有腮猴!”

    桃太郎第一个拘来有腮猴,将它投向吞米青虫。

    “桃太郎,你马币!”有腮猴还未来得及反应,噗!一道青色的光流穿透他的生命之海。“啊!”有腮猴丢掉手中的熟铜棍,

    生命急遽流逝。有腮猴却无能无力。

    噗嗤,噗嗤,噗嗤。有腮猴的身体飙窜出数百道血箭,旋踵间,又听一声可怕的爆响,有腮猴再不存于世,往生去了。

    “哎呀,我的契约兽真是没用。”桃太郎心道。

    “可达鸭,无皮狗!”桃太郎再次拘来另外一对契约兽,抛向吞米青虫,“你们早有叛逆之心,今日一并除掉你们这些隐患。”桃太郎毫无半分怜悯之心。

    “基友,我的基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雷鳃猴双眼留下血泪,“桃太郎,你也是基老!为何要为难我。”雷吉吼道。“有腮猴是我的基友,我们还未登上断背山,你这厮痛下杀手,抹除它的生命。”

    太不通情理了!只许你和基老们交换基油,就不许我愉快的Gao基吗。雷鳃猴火冒四丈,暗念咒诀,祭出牛鼻子铜环。

    飕飕飕!

    无数铜环旋出,密不透风,铺天盖地轰下,猛地砸向桃太郎。“为我基友偿命来,基老!”

    雷鳃猴恨道。

    猴生最痛苦的就是还未Gao基,基友已经远去。天人永隔啊!

    牛鼻子铜环是上官小红交予雷鳃猴的,用来对付混世牛头人受。牛头人受已死,牛鼻子铜环也就成了雷鳃猴的所有物。

    化悲伤为力量,雷鳃猴誓死擒下桃太郎,并破他之局部地区之花,祭奠它死去的基友。

    砰砰砰!三只苦当桃受雷交撞,一只明显处于下风,被另外两只捶打。这三只苦当桃受雷有两只属于桃太郎,一只属于雷吉。

    “桃太郎,你这狗东西!”无皮狗张口大骂,可又能怎样。吞米青虫的身躯遽地伸长,从头至尾,大约有十丈长。

    无皮狗、可达鸭在吞米青虫面前,根本不够看的,只能充当它的饭后点心,不可做主食。

    可达鸭可不傻,“桃太郎啊桃太郎,我不会那么轻易死去的!”

    虽然胖,可我会飞啊!可达鸭拍动双翅,斜里飞出,电光火石之间,躲了过去,没被吞米青虫吃掉。

    无皮狗就没那么幸运了。吞米青虫喷出数股浊流,柳树粗,当头劈下,蓬嗤!蓬嗤!无皮狗皮开骨裂,血水迸洒,撒手狗寰。

    吞米青虫不捡东食,死掉的无皮狗也能吃。

    “大师兄放出吞米青虫,桃太郎凶多吉少。”渔夫真人拈须而笑,不看好岳静布条山的三郎之首。

    “然也。”黄蛇真人也道。“大师兄就是大师兄,贫道不如他。”黄蛇真人讲的是真话,发自肺腑,并无恭维之词。

    “大师兄,灭了那只基老。他太狂了!他不死谁死。我等玉胥宮十二伪娘,拜于掌教老爷门下,光风霁月,无人可比。”云粽子真人道。

    玉胥宮在伪娘界势大力大,非是东方不败、北方肌、南女帝、肾总疼等人所能你的,不在一个档次上。

    赤米青子、渔夫真人、太二真人、云粽子真人、黄蛇真人等十二伪娘,也胜于东方宫主等人。

    “煤油灯娘老师要是在这里,哪容得桃太郎嚣张,老师早就将三郎之首擒下了。”太二真人不温不火,忽道。

    渔夫真人自然明白他的同门师弟在卖什么关子,“太二并不怎么服赤米青子。贫道也是。”渔夫真人忖道。

    赤米青子能力虽强,可他的人品有问题,并不能服众。十二伪娘之中,多有不服他之人。可不单单是太二真人,即便是那脑袋不太好使的黄蛇真人亦然。

    就说人缘最好的云粽子,他也是有些想法的,近百年来,云粽子颇受掌教师尊的喜爱,随身侍立,得到许多真传,实力更进。

    云粽子真人的红泥小炉也是玉胥宮的掌教传下来的。可见对他有多喜爱。云粽子嫉妒赤米青子的同时,也在觊觎他的位置。谁不想做十二伪娘之首,统领群伪娘,人前人后,何等风光。

    然,云粽子不知道的是,太二真人、渔夫真人也在嫉妒他!

    他怎能独得掌教老爷的喜爱。

    这可不行。

    一个人太出众了,会遭人算计的,哪怕你也在算计别人。可明显的靶子总是惹眼,暗箭多,防不胜防。

    吞米青虫果然了得,对上桃太郎,也不遑让。反让岳静布条山的三郎之首进退局促。

    桃太郎的三只契约兽,只有可达鸭逃掉了。它可不想送死,活着才能改变生活,改变未来,不作为那是自己蠢,怪不得别人。

    “吞米青虫,混账!”桃太郎大袖一拂,基气涌出,浩如烟海,撞开身躯庞大的吞米青虫。可后者随后而至,并未退开。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