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可道,非常道,基可基,非常基。“世间本无路,走的人多了,路就出来了。同理,天下本无基老,不喜欢女人的汉子多了,基老也就应运而生。”

    辉太郎现身了。他袖中藏有两口小剑,并未发出。辉太郎与桃太郎、石太郎合成三郎,皆是大能。

    “此言谬矣。”有基老不敢苟同。他霍然而起,凌空虚度,来到辉太郎这边。来人正是石太郎,三郎中的最后一郎。

    三郎同出,必有大事要发生。

    石太郎对着辉太郎拜了拜,道:“二哥啊,基老不是应运而生,而是应劫而生。”

    辉太郎哼道:“你非要跟我作对吗!你不知道我准备了两口利剑?”

    话语甫落,辉太郎大袖扬舞,两口小剑像是跳动的银鱼,迤逦飞出,剑锋所向,即是石太郎。

    石太郎不为所动,直起身来。“二哥欧巴,错就是错,你为何不承认?要不,我们去问问大兄的意见?”

    呼!石太郎扭身就走。好不潇洒,看得辉太郎目瞪口呆,“喂喂,老三,你给我站住!忘了大兄吩咐我们的事情了吗?若是完不成他交代之事,看你如何交差。”

    石太郎平静道:“简单,到了晚上,我只需解锁几种姿势即可。”

    闻言,辉太郎无语凝噎。草,他讲得好有道理,“我竟然无法反驳。没法子,你们运动的时候,我在旁观赏就好。”辉太郎心道。

    “看到那人了吗。”

    “看到了。”

    “就是她吗。”

    “是她。”

    辉太郎、石太郎用他们的基老之眼锁定下方之人,四非女!跟着女禽有兽童鞋一起来的姑娘。

    四非女坐在钱羊的背上,早已觉察到有人在窥探她。“唉。”四非女叹道。“姑娘的Nai很大,走到哪里都会被人关注。”

    这话很有针对性。

    贫奶联盟的吉祥物听到了,还想拔剑与四非女撕比来着,陡地想起自己的狮心王剑被黑王子收走了。

    “我不是说你。”四非女又道。“我是说在场的全部姑娘、伪娘,你们的米米,谁的比我的大?”四非女得意洋洋道。“那个眼罩女除外。”她补充道,将毒岛冴子排除在外。

    阿瑟王哼哼唧唧的,无言反驳,谁让她自己的Xiong小,没有发言权。

    四非女拍了拍钱羊的羊角,“走吧,去会一会躲在空中的高人。”

    钱羊咩咩叫唤几声,腾窜而起,去势如电,纵向辉太郎、石太郎那边。“被发现了呢。”辉太郎笑道。

    “被发现了。”石太郎也道。

    两只基老遽地散开,一左一右向钱羊攻来。“桃太郎说要抓活的,便宜你了。”石太郎右臂挥动,扫向坐在钱羊背上的四非女。

    “这小哥的手臂能变长,不知道手指能否?”四非女笑道。

    叮,四非女手拈一枚圆币,向石太郎的手臂划去。“有钱能使英雄折腰,何况基老。”四非女道。

    咔嚓一声裂响,四非女凭手中的那枚圆币切开了石太郎的拳头。

    可石太郎并未流血,也没受伤。他的拳头像是风化的石头,一击即散。

    “石太郎,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对待姑娘不可用拳头。”辉太郎笑道。“要用心。”他又道。

    辉太郎右手食指朝四非女的心口处点去,飕,一支光箭射了出去。

    “姑娘,玩心吗?”辉太郎道。

    他五指抛舞,飕飕飕!飕飕飕!一支支光箭迸驰,密不透风,锁住四非女的前路,且断了她的后路。

    “两位,这样就想抓走我?”四非女笑语盈盈,皓腕一抖,手中的那枚圆币掷了出去。金光开道,铺陈开来,而光路两侧个升起一堵高墙,挡下了辉太郎抛舞出去的光箭。

    钱羊踏上那道金色的路径,撒蹄狂奔。四非女的右手空了,五指一晃,嗡!气流滚舞,一盏花灯出现了,灯杆三曲三折,灯焰莹莹。

    四非女右手抓住灯杆,“不知梦里花落几多,凭栏望天涯。”

    身一旋,人已飘纵而去。四非女挑灯而来,身后的金光大道遽地消散。“基老们,我给你们指条明路。此地有很多大迪奥美女,何不抓走几只。”

    伪娘界之人来了不少,像是东方不败、肾总疼、古云鹤、姬吒三大子、羊剑、白鹤娘……

    辉太郎扬袖,挡住面庞,截下四非女送来的香风。

    “姑娘,我家大兄请你一会,劝你不要反抗,随我们离去。大兄好客,擅识骨。”石太郎出现在四非女身后十丈处。他右手执剑,左手托塔。剑是石剑,塔是石塔。

    辉太郎袖中的两口小剑隐隐待发,剑气透袖而出,锋芒毕现。

    四非女被两只基老困在中间。

    钱羊脖子上拴着的那根金线忽地散开,瞬化一只金元宝,被钱羊顶在头上。

    这只金元宝与花灯均是四非女的宝具,金元宝名曰“财亡”。取自人为财亡之意。

    一直看热闹的雨桐不知为何飘了过来,她抱着春秋镜,笑道:“四非女,你的镜子。”

    四非女忍了。心道,那不是废话嘛,春秋镜本来就是我的,却被你盗走啦。

    “你的金元宝似乎很重。我帮你保管,可好?”雨桐左手翻拂,一团氤氲水汽飘了过去,罩定钱羊、金元宝。

    咩咩!钱羊大叫。“主人啊,快做些什么,那个女人很贪的,她不但抢了你的春秋镜,还要把我也抢走!她弄走我绝不是为了让我吃草,而是吃我啊!你把我养得那么胖,在她眼里,我就是那行走的一大盘羊肉呐!”钱羊可不希望被雨桐抓走。

    四非女手腕抖动,花灯剧晃,刷刷刷,数十道剑气荡射,扫爆那团困住钱羊的水汽。

    “女人啊,不可太贪心,切记切记。”四非女开口道。

    “叫我女王。”雨桐道。

    “”

    四非女沉默中。

    “姑娘们,姑娘们!”辉太郎大袖一拂,两口小剑飞了出去,剑光扬舞,照亮方圆百尺内的空间。

    “桃太郎会热情招待你们的。”辉太郎道。“他会把你们投进药桶中,化去一身肉,只剩下完整的骨骼。”

    “求不说。”石太郎道。“大兄的嗜好很恶心的,他屋子里摆满了骨头,房梁上也挂着一排骨架,别提有多瘆人啦。不瞒你说,我在他房间里待久了,阿姆斯特朗回旋炮都会枯萎。”

    “我也是啊!”辉太郎附和道。

    桃太郎,三郎之首,除了长相古奇外,他的爱好也迥异常人。骨头控,桃太郎是个不折不扣的骨头控。

    辉太郎、石太郎眼神交汇的瞬间,已心知对方的打算,他们因为Gao基数百载,心有灵犀不点也通。

    石太郎选定了抓拿对象,四非女。

    辉太郎则选中了雨桐。

    “姑娘不爱惜自己,我也没法子。”石太郎厉声道。他手中的石塔抛了出去,抛出的刹那,石塔急遽增高,巍巍然,高逾百丈。

    石塔轰然镇下,好像天外飞石陨落,流火荡爆,乱石纷飞。

    四非女冷道:“基老!”

    她被关在春秋镜中,度日如年,早就怕了。可石太郎又以石塔轰下,且要将她收于塔内。四非女恨怒齐涌,右手挑着的花灯颤摇,好似风中的凄草,飘摇不定。

    骤然间,剑华喷薄,朝天涌荡,轰蓬!撞开那座高逾百丈的石塔。

    四非女手里哪还有什么花灯,赫然是一口利剑。怒喷的剑华正是出自这口神兵,“谁也不能再囚锢我!”

    刷!四非女挥动长剑,剑光卷起钱羊头上顶着的金元宝,金芒荡飙,浩浩之威宛若长河迸滚。那座石塔像是生了根一般,再不能挪动,而从金元宝飘射而出的数千道金芒,一匝匝绕紧石塔,向下坠去。

    “啊,我的石塔。”石太郎惊道。

    四非女仗剑而起,身轻似燕,金元宝落下,托起四非女。“我毁了它,看它如何困住我。”冷笑甫落,四非女横剑削向石塔。

    崩!惊天一击,石塔荡炸开来。巨石被切割成碎石,碎石裂成细石,细石碾作粉末。剑风起时,粉末倒卷而回,刮向石太郎。

    石太郎既惊且恼,左手连拍三掌,砰砰砰,掌劲刚烈,轰散吹向他的粉末。

    “毁我石塔,你该死!”石太郎不悦道。他已经桃太郎的吩咐忘诸脑后,“剑鸣九天。”石太郎吼道。

    嗡!石太郎右手中的石剑遽地长吟,噗噗噗,剑气漾爆,汇成长流,共有九道。去死吧,女人。石太郎冷笑道。九道剑流怒飚,直如狂澜拍击长空。

    “基老,和你的剑永坠黑暗吧。”四非女轻声道。她脚下的金元宝像是熔化了似的,遽地消失在石太郎眼前。

    “小心!”辉太郎忽道。

    “你还是顾好自己。”雨桐道。

    她转动春秋镜,照定辉太郎的两口小剑,将它们禁锢在空中,像是离开水池的观赏鱼,两口小剑奄奄一息。

    “碎吧。”雨桐屈指弹了一下镜面,哗哗,镜面向外喷出数十道水柱,好似长鲸汲水一般。

    水柱击中两口小剑,剑身布满裂纹,剑柄早被销蚀。辉太郎心疼不已,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爱剑成了废铁。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地面传来石太郎的痛嚎之声。他像是被人提起来,然后重重地甩在石板上,惨不忍睹。

    金色的浪头一拍而下,嘭!击中石太郎的左肩,登时,肉销骨现,其状极惨。四非女的金元宝并未真正的消失,而是化成金色的洋流,追着石太郎狂敲猛打。

    辉太郎苦不堪言,他的伤口刚刚愈合,金色的浪头马上拍击而下,再次扯裂他的身体,让他“享受”一次又一次的难言之痛。

    “石太郎!”辉太郎长啸一声,翻身而下。他不会坐视基友被杀,岳静布条山的三郎情投意合,Gao基百十载,感情比金还坚。

    “不要,不要啊!”辉太郎挥掌拍向金色的洋流,嘭嘭,金流迸炸,溺飙向高空,旋又落下,好似泼天大雨,浇淋在石太郎身上,生生砸出一个又一个血窟窿,状如蜂窝,前后透风。

    石太郎早已不能发声,四肢破破烂烂,好似枯木。噗!他的左眼被一滴金色的雨水击穿。石太郎当场昏厥,不省人事。

    “贱人,敢尔!”

    辉太郎右臂挥扫,一道气带飙出,裹了石太郎的残破基躯向上抛来。

    刷!

    一人急切而来,挥掌削去缠住石太郎身体的气带。几在同时,一柄红色的长剑贯穿石太郎的生命之海,断绝他的生机。

    异变突生,辉太郎甚至来不及反应,可他的基友没了。

    上官小红一剑刺穿石太郎,彻底抹去他的生命。滴,滴,滴,石太郎体内的基油渗出体外。“基莲灯。”上官小红道。

    呼!基莲灯旋来,吞噬石太郎散落的基油。

    辉太郎痛到不能说话,基友已死,基油也不放过!“太狠了!”辉太郎面带凄色,“至少要留下基友的身体,还能玩……”念及这里,辉太郎仰天长啸,声如雷炸。

    “为我的基友偿命来!”辉太郎双臂扬动,基气如风,怒啸涌动,霎时间,虚空剧晃,基老的香气冉冉升起。

    “恨不能与吾基友再登一次断背山。”辉太郎懊恼道。

    “我还有基油有可用。”辉太郎自行散去毕生凝结的基油,噗噗噗,一颗颗晶莹剔透的基油飚射而出,有九九八十一之数。

    基气飘荡,基油凝实,两者一相逢,天地异变!风起云涌之际,八十一滴基油聚在一起,倏化一人,其模样有几分像辉太郎,也有几分像石太郎。空间飘荡的基气倒灌而来,冲进那液化的人形之物体内。

    “这是我的即兴之作,即兴之作啊!”辉太郎大喜。“女人啊,你们看,我与基友成为一人了。谁也不能分开我们。那八十一滴基油中,有七滴是石太郎的。”

    他们是相互交换基油的挚友,超越世间的任何情谊。

    液化之人,一眼扫及辉太郎,哗哗,他的右臂伸出,像是激迸的水流,嘭的一声,劈中辉太郎的右肋。“呃噗!”辉太郎喷出一大口鲜血,向后跌退。“怎会!”他不明白。

    明明是自己赋予它身体与生命,为何他反过来要取自己的命?

    飕!飕!

    两支水箭同发而至,贯透辉太郎的腹、腿,创口处,血喷如注,辉太郎苍老了几十岁,张口还要说些什么,蓬嗤,他的皮囊炸裂,全身血液喷舞,向一个方向流去,液化之人。

    “我这才完整。”

    液化之人开口道。

    辉太郎的血液渗入他的身体,他像是血人一般。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