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静布条山,基老、伪娘之间的撕比大战即将展开。

    妙蛙上人与他的好友太基居士再次重逢,奈何物是人非,太基居士改头换面,化身为花容想。

    “汉子不Gao基枉少年啊!”灰机·鸟布斯叹道。

    花容想抓来鸟布斯先生,让它应对太二真人饲养的哮地犬。哮地犬也是一只奇狗,忠诚度极低。

    只要给骨头就是娘啊,哮地犬感叹道。“太二真人虽不能生我,却给予我第二次生命。他就是我的亲娘!”哮地犬心怀感激。

    “”

    闻言,太二真人面色哗变。哮地犬这话讲的不对,我怎么就成了它的亲娘!“不好,渔夫真人、云粽子真人一定会嘲笑我的。”太二真人动怒道。他向两旁瞥去,渔夫真人拈须而笑,云粽子真人笑得很荡很漾。

    哮地犬!你够了。太二真人屈指一弹,咻,一道华光涌出,绕着哮地犬的狗嘴缠了几匝,将其捆住,不让它再乱讲话。

    表忠,无可厚非,可被人当成笑话就不好了。

    局花台上,妙蛙上人银发如雪,双目绽放丝丝寒气,向前涌去。“太二、云粽子、渔夫还有那什么蛇,你们对我有意见,直接讲就是了。山海淑仪志文字优美,所述内容包罗万象,岂非你等伪娘所能理解的了的。你们智慧堪忧,堪忧啊。”

    妙蛙上人一顿足,局花台颠晃不已,呼呼呼!一道道光柱腾窜而起,高逾千丈,宛若天柱,巍然屹立。

    这座局花台风本体是“歌姬刀匣”,几经辗转,最终落在妙蛙上人手中,成了他的代步工具。“劫牛讲出,伪娘遭劫。”妙蛙上人冷道。

    上人右臂扬起,向上抛出劫牛刀。嗡!刀浪荡涌,八荒皆动,然局花台释放的百十道光柱蔚然成观,直入云端。

    “上人,你要放出劫牛吗!”渔夫真人厉声道。

    “你眼瞎吗,师兄。这种阵势,除了劫牛,谁能造出来?”黄蛇真人瞅准机会,抒发肺腑之言。心情好多了!

    他爸的。我终于能在渔夫真人面前扬眉吐气了,黄蛇真人暗喜道。

    “一群二比。”太二真人瞄了几眼他的师兄弟们,直接道。

    “纳尼!你敢说我是二比?”云粽子真人怒道。“太二,你才是二比,你徒弟也是二比,哮地犬是二比,你全家都是二比!”

    “师弟们,师弟们!”渔夫真人大声道。“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要吵闹?成何体统!”

    “渔夫师兄。你什么时候成了我们之中的老大,难道虚长我们几岁,你就是是欧尼酱,我们就是你的奥豆豆?”黄蛇真人唯恐阵仗不乱,添油添醋,还不忘加把火。

    伪娘界的几位真人,互看对方不爽,由来已久。太二真人挑了开头,大家没什么可说的,能撕比就撕,谁拍谁啊,都长了一颗脑袋两只手,谁也不比谁高贵。

    别看黄蛇真人与太二真人之间的矛盾最大,其实他们还是一个阵营的。黄蛇真人急于和太二师兄和好,“要相爱啊,总是好过相杀!”黄蛇真人抱着这样的念头。

    伪娘界的真人们还是比较文雅的,当着外人的面并未动手,只是言辞交锋,互损对方。

    太二真人道:“渔夫老儿,你倚老卖老,最是可恶。”

    云粽子真人马上道:“此言有理,我必须点赞啊!亲,你真是什么都敢说。”

    云粽子话语甫落,黄蛇真人动了嗔火,好哇好哇!“我说太二师兄迟迟不愿与我和好,原来是云粽子从中作梗。这胖子不是好人啊,他想拆散我和太二师兄,然后再与太二困觉!”想到这里,黄蛇真人恶向胆边生,摇身一变,颈部以上恢复了蛇形。

    嘶嘶嘶,黄蛇真人长信喷舞,劈向云粽子的脸膛。登时,毒岚四起,罩住云粽子真人。

    “不使些手段,你这小蛇不知我的厉害。”

    云粽子冷笑连连。他扬手一抛,手中的粽子打将出去,粽子皮自行散开,现出里面的真宝。原是一尊红泥小炉,尺余高,炉火迸窜而起,呼哧,呼哧,呼哧!扫向毒岚,将其荡爆。

    “绿蚁!”云粽子喝道。

    蓬!

    红泥小炉内窜出一团碧光,遽地扩散开来,嗡嗡嗡,振翅之声绵绵而起,原是一只只长了薄翅的绿蚁,它们是上古异种,被云粽子真人强行收下,并挟蚁后,钳制蚁群。

    碧烟升腾,望之森然。即便是黄蛇真人也吃了一惊,“云粽子,你敢对我下死手?”黄蛇真人不确定道。

    “怎会。师门戒条,我可不敢违背。可教训一下师弟还是可以的。”云粽子贱贱一笑,哪有什么高人风范,分明是老流氓。

    蚁群劈头盖脸飞来,黄蛇真人的脑袋都大了!他也不再矜持,长啸一声,现了真身,飕!腾升而去,躲避蚁群。

    砰!

    黄蛇真人慌不择路,却撞到了比石头还坚实的玩意。“设么东西啊,握草!”黄蛇真人眼冒金花,蒙蒙哒。

    哞呜!只听一声迸吼,气浪叠涌,如群山压下,将黄蛇真人镇了下去。是劫牛,妙蛙上人放出劫牛了。

    当年,妙蛙上人凭恃一柄小刀,与诸基力战劫牛,惨烈撕比之后,终于斩了凶兽。然妙蛙上人心存私心,将劫牛的驱壳以及一缕阴魂封入劫牛刀内。

    轰!黄蛇真人跌进蚁群之中,那些绿蚁疯狂撕咬蛇鳞下的鲜肉,啖食之。黄蛇真人痛极,在空中不住翻滚,“云粽子小儿,你算计我。当我是吃素的吗?”

    Duang!Duang!Duang!

    黄蛇真人颈部的蛇鳞遽地爆掉,轰散蚁群。“你不顾师门情谊,欺我在先。”黄蛇真人阴森森道。

    毒雾翻涌,遮掩日月。黄蛇真人隐去真身,再化人形。他右肩一摇,嘭,一团毒瘴散开,流光溢彩,美丽而又危险。“杯弓!”黄蛇真人一字字道。

    光华倒涌,从天降下,照在黄蛇真人身上。真人右臂擎起,攫来一杯子,杯中无水,浮着一柄弯弓,其曰杯弓。

    黄蛇真人念动咒言,杯子化去,只余下弯弓。

    啪!黄蛇真人右手执弓,左臂向后拉开,金霞迸荡,风雷涌动。“蛇影!”黄蛇真人冷酷道。他有一对法宝,一曰杯弓,一曰蛇影。杯中盛放弯弓,蛇影倏化利箭。

    蛇形长箭在手,戾芒溺飙,扫向前方。“云粽子,你放心,我不杀你,只为伤你!”

    “不好!”云粽子急道。他没想到很好欺负的黄蛇师弟竟然取出杯弓与蛇影箭。把手一招,云粽子摄来红泥小炉,护在身前。同时,他脚下升起两朵莲花,托着他冉冉升起。

    太二真人浑然不觉,老神在了!

    渔夫真人脚下生风,道一声去也,和劫牛撕比在一处。也不管他的师弟们,爱做啥就做啥,反正师尊不在这里,大家嗨皮就好。

    哮地犬早已蔫了。躲在太二真人后面。“咋了嘛,为何黄蛇真人、云粽子真人要撕比?”哮地犬难以理解。啊对了,它的狗嘴还被缠上了,不能讲人话。

    “主人说我的大机缘在此,可我怎么没发现?”灰机·鸟布斯疑惑道。狗霸斯基也很迷茫,因为它脖子上栓了一根绳子,绳子的另外一头在小圆手中。

    小圆盯着空中撕比大战的伪娘真人,“这些伪娘好利索,一言不合就撕比。我等基老难道就做看客不成?”

    长着萝莉脑袋、基老身体,小圆理所当然地和基老们待在一起。

    “那个啥,小圆姐姐。先把我脖子上的绳子去掉。”狗霸斯基道。“你怎能遛我?”

    “不,我在遛狗。”小圆肯定道。

    狗霸斯基无语了,仔细一想,好像挺有道理的,也没甚不对劲的地方。它也就释然了,任凭小圆牵着它的狗头。

    花容想掸了掸袖口,飘纵而去。“小蛙蛙,你的小基基来啦!”花容想大笑道。

    “”

    妙蛙上人的脸马上拉长了。握草,什么是小蛙蛙,什么又是小基基?感觉好恶!于是上人一旋身,基气斩了出去,劈向花容想。

    “几把啊!”骥霸獣急道。“主人,妙蛙上人不想跟你好了,你为何还要凑上去。”

    “闭嘴,骥霸獣!”不臣之兽呵斥道。“你懂个蛋。越是打骂,感情越好。”

    “碧池!”

    “发克!”

    碧池兽、发克鱿也直朝骥霸獣翻白眼,当它是木鱼疙瘩,不开窍。

    “我的大机缘在哪里?”灰机·鸟布斯还没找到。

    咣当!

    也不知是谁在敲打锣鼓,声如冬雷,凭空炸起。黄蛇真人、云粽子同时收手,向高空望去,异口同声道:“原来是赤米青子师兄来了!”

    “不是我还能是谁!”

    一汉子跳下云端,径直走来。赤米青子,挽着双髻,面如土色,手里拎着一对铜锣。

    “渔夫、太二,你们为何不制止黄蛇、云粽子,放任他们撕比!”赤米青子怒道。

    赤米青子与关娘子同为十二伪娘之首,地位超然。

    傲慢如渔夫真人,中二气息可与太阳肩并肩的太二真人,他们收敛气焰,毕恭毕敬道:“师兄,你误会我等了。不是我们不愿制止黄蛇、云粽子,是他们目中无人,心无师门。师兄,你既然来了,合该你主持议会。”渔夫真人、太二真人退至一旁,以赤米青子为尊。

    “还不过来!”赤米青子淡淡道。咣!他又撞了一下铜锣,青色的雷球翻滚,接着冲向黄蛇真人、云粽子真人。

    两位真人不敢反驳,面带愧色,手挽着手,凌虚而去,与三位真人站在一处。

    至此,十二伪娘来了五位。分别是赤米青子、渔夫真人、太二真人、云粽子真人、黄蛇真人。

    岳静布条山这边,花容想、妙蛙上人已经和好,若不是有外人在此,他们已经那啥了。

    花容想道:“赤米青子,你的伙食很差吗,脸无人色。难道是你师尊不给你饭吃?”

    赤米青子道:“太基居士,休逞口舌之利。岳静布条山,伪娘界志在必得。你与妙蛙上人离开吧。”

    布高基·久绘斯基冷笑道:“伪娘界志在必得?是你们玉胥宮想入主岳静布条山吧!”

    布夫·酒干将军道:“岳静布条山早已烙上基老的道痕,谁也抹不去。即便是玉胥宮之主来了,也不可能!”

    黄蛇真人、太二真人、云粽子等人再不能忍受,那些讨厌的基老们数落他们,云粽子等人还可反唇相讥,可玉胥宮之主决不允许任何基老置喙!

    赤米青子右臂横开,拦下太二、云粽子、渔夫等师弟,他道:“明人不说暗话,岳静布条山你们保不住了。”

    “谁说的!”

    一声怒吼,穿云裂石,声贯百里之遥。

    腾!

    一只年迈的基老携万丈煞气,怒驰而来。他身高七丈,拄着木杖,额头生着一对寿桃形状的肉瘤,须眉皆白。

    布高基贤者喜道:“原来是桃太郎先生!”

    “哈哈哈哈,有桃太郎先生主持议会,看他们伪娘界的人如何嚣张!”

    “桃太郎先生,您的好基友辉太郎怎么没来?”有基老小心翼翼问道。

    桃太郎、辉太郎、石太郎,三位基老的名头很响,人称三郎是也。

    岳静布条山的三郎非是一人,而是三人。

    桃太郎不屑回答小辈的提问。他抬起木杖,指向赤米青子。“小子,哪里来的回哪里去。岳静布条山不欢迎你们。”

    刷,刷,刷!

    一道道光弧劈从木杖中旋出,遽地劈向赤米青子。

    赤米青子也没想到桃太郎恁地不要脸,说撕比就撕比,一点前兆都无。

    “老东西,先拿下你再说。”赤米青子不悦道。

    咣!咣!咣!赤米青子双手执锣,两相撞击,当是时,青芒遁舞,陡化百丈长的怪鱼,向前游去。

    怪鱼一往无前,不可阻挡,犹如山岳向前平推,撞爆数百道光弧。

    “桃太郎,不摘下你脑袋上的两颗寿桃之瘤,我决不罢休。”赤米青子一纵而起,遽地化为一道青色光流,横贯于空,大放璨芒。

    毁灭性的气息如同钱塘大潮,怒拍而下,轰扫向桃太郎,谁让他长得那么高,天塌了先压个子高的,自有其道理。

    桃太郎讥声响起,“赤米青子,你的破锣砸了也能炼成夜壶,拿来吧!”

    话声方落,桃太郎的木杖祭了出去,打向那道青色的光流。

    “我们要不要去帮忙?”黄蛇真人传音于太二真人。

    “帮什么帮,赤米青子需要你帮忙?”太二真人冷笑道。如果他当着诸位师弟以及基老们的面出丑,那就更妙了。太二真人忽想道。

    “师兄神武不凡,宛若天神。那需吾等渣渣相助。”渔夫真人一脸严肃,好像说的是真的一样。

    “唉,我们只会帮倒忙,还是袖手旁观吧。”云粽子叹气道。

    黄蛇真人忽然就悟了,哎哟,握草!原来太二、云粽子、渔夫是存心想看赤米青子出丑……

    他们真是太坏了,不过我喜欢。黄蛇真人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随诸位师兄弟一起参观赤米青子、桃太郎的撕比大战。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