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腊国。

    作为东路大爷的领袖,鱼锅学园的园长尽心尽责,是的,他很有责任心。可园长把女友晾在了一边。

    露西亚,曾有花兰西王国第一人美人的称号。人过中年,露西亚更在意自己的外貌。这几乎是所有女人的通病。谁不想漂漂亮亮的,冠压群芳。

    可时间像是无情的刀子,不但削短了汉子的擀面杖,也为女人刻上不少烦心事。

    “那老不正经的家伙跑去哪里了!”露西亚大怒。她寻遍鱼锅学园,却未觅得园长。

    贞得看着自己的师父生闷气,忽觉神清气爽。“太好了!看着生闷气的师父,我格外开心呐。”银冠的皇女心道。

    “小贞得!你在笑什么。”露西亚一扭头,看到了笑得很灿烂的贞得。

    “哎哎?我没笑啊,真的。那是您的错觉。”贞得指天为证。谁信谁是小狗,反正贞得自己不信。

    “你见到他了吗?”露西亚抱着试试看的心情,问道。

    “哪个他?”贞得明知故问。

    “贞得!”露西亚不悦道。对她来说,银冠的皇女只是个小女孩,长不大的小女孩。

    露西亚不知道的是,银冠皇女紫色的眸子下闪烁着危险的光芒。再亲近,再信任的人,哪怕是情同母亲的师父,也可舍弃。

    露西亚因为心情烦躁,并未注意到学生的细微变化。

    “师父,你讲过,汉子的消声巴才能让姑娘开心。是不是没了消声巴,你就活不下去了?”贞得开口道。

    “”

    露西亚无语,瞄了一眼贞得,她的学生。“你想说什么,贞得。”

    “不想说什么,看到师父很无聊的样子,而且急需汉子的擀面杖。我大发慈心,广发英雄帖,很多鲜肉应邀而来。师父,你看。”

    贞得右掌一拂,砰!门开了。

    而门外站着一群小鲜肉。他们……

    无法用语言描述。

    简单来说,那是一群消声壮的汉子。全是贞得重金买来的,献于她的师父。“我为鱼锅学园的园长准备了好多绿色的帽子啊。”贞得叹气道。

    “皇女,你太坏了。”贞得的剑仕冷静吐槽道。

    “天哪,你这不长眼的女人。我哪里坏了,不但人长得漂亮,心灵也很美。我师父不开心,想念汉子的擀面杖。我一掷千金,招来一群小鲜肉,只为博得师父一笑。这等孝心,师父,你感动的要哭吗?没关系,哭吧,我还未你准备了手巾。”

    “”

    露西亚完全搞不懂贞得在说什么,以及想做什么。

    “露西亚大人,看在皇女的孝心上,你就收了这些鲜肉吧。把他们晾在门外,影响不好。你知道的,天气转寒,汉子的擀面杖也会那啥。”剑仕趁机道。

    “你们一唱一和,还要闹到几时?”

    露西亚将手一扬,呼,一股冷风旋开,将门掩上。留下几十脸懵比的鲜肉。他们的生活方式很简单,有人出钱,他们就笑,脑残之人的钱好赚,可乐而不为。

    “师父,好伤心啊。”贞得难过道。“你对我有什么不满的?为何不收下他们。”

    “贞得。”露西亚坐了下来,盯着她的女徒。

    “我还是消声女哦。”贞得乖巧道。

    “”

    露西亚再次无语。心道,老娘曾经也是!贞得这小丫头的脑袋坏了?

    岳静布条山。

    “这狗吃不得……”

    一只基老喷出一团狗毛。

    “都讲了,我的肉不好吃。你偏不信。”哮地犬不悦道。“不听老狗言,吃亏在眼前。”哮地犬叫嚣。“你已经死了!”

    “纳尼!我这不活着吗。”基老慌道。

    妈妈,太可怕了,外来的狗都会讲人话。基老并不信邪,因为他还站着。

    “我数到三你就会倒下。”哮地犬再道。“一,二……”还没到三,对面的基老口喷血沫,一命呜呼。

    灰机·鸟布斯、狗霸斯基站在一起,这时,狗霸斯基道:“哮地犬,快回来!”

    哮地犬道:“回去?为什么要回去?你们两个老狗,能给我带来什么?”哮地犬说翻脸就变脸。因为太二真人来了!

    姬吒三大子、白鹤娘的师尊来了。

    太二真人才是哮地犬的真正主人。

    手挥拂尘,太二真人双目微开,刷刷,两道虚电迸出。和灰机释放的钛合金狗眼光束撞在一起,相互抵消。

    “这老头怎回事?”灰机纳闷道。

    “那是一只伪娘!”小圆郑重其事道。“他不但是伪娘,而且还很二!”小圆补充道。

    “诸位道友,别来无恙。”太二真人打了一道揖。向在场的基老们问讯了。太二真人可是伪娘界的大人物,身后的势力非同小可。

    “居士,又见面了。”太二真人望向花容想。

    久远前,花容想曾以太基居士为名,行走基老界,创下不世基业。再见面时,此间再无太基居士,有的只是花容想。

    “是真人。”花容想笑道。

    “妙蛙上人。”太二真人又道。“贫道起手了。”

    “你这二比货!怎么还没死。”妙蛙上人奇怪道。“去去去,你赶紧离开。每次见到你,我都会倒霉。这次恐怕也不会例外。”

    太二真人叹了一口气,道:“道友,你误会我了。当年,我拜入师门时,本来领了太乙的身份牌,可我那为老不尊的师父说,还是太二念起来朗朗上口……”

    “于是你就成了太二真人?”妙蛙上人问道。

    “然也。”太二真人漫不经心道。他倒是不讨厌这个名字。

    年少时谁没中二过啊!

    中二不可怕,可怕的是从小到老一直中二。

    太二真人道:“布高基贤者,布夫将军,你们也在。”

    布高基·久绘斯基道:“太二,你当岳静布条山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

    布夫·酒干将军也道:“基老净土,不容伪娘放肆。太二真人,离开吧。这里不欢迎你。”

    刷刷!太二真人挥动拂尘,面带不悦之色。“荒谬!岳静布条山什么时候成了基老们的乐园!妙蛙上人,你的大作山海淑仪志,里面记载的名川大山与现实大多不符。尤其是岳静布条山,经由你之手,竟成了基老们的净土!”

    “真人!你想撕比吗!”妙蛙上人也动怒了。长身而起,上人手持劫牛刀,局花台局花台!妙蛙上人站在局花台上。“太二真人,我知你的来意了,出来吧,渔夫真人,云粽子真人!”

    “哈哈哈,果然瞒不过上人。”祥云涌滚,仙乐悠扬,伪娘界的云粽子真人现身了。云粽子真人身长九尺,面白无须,出落得很水灵。“妙蛙上人,贫道问讯了。”真人作了一道揖,而后飘向太二真人,站在他右侧。

    “贫道来迟了,不该不该。”紫雾氤氲,祥霭腾腾,西面走来一位真人,却是渔夫真人。“妙蛙上人,太基居士,休要怪罪贫道。”

    阴风飒飒,卷地而来。好一阵恶风!赫见黄蛇真人携怒火而来,“渔夫真人,云粽子真人,你们算计贫道!”

    那不是我的冤家太二真人吗!黄蛇真人一眼瞄到了太二真人,登时蔫了。

    太二真人的脸色倏变,可当着渔夫、云粽子的面不好发作。毕竟都是同门师兄弟,不可让外人看笑话。

    黄蛇真人、太二真人曾是道侣,奈何黄蛇真人出轨在先,两位真人因爱成恨……成了见面就要撕比的冤家。

    太二、黄蛇、渔夫、云粽子,伪娘界的几位巨头来了!亲临岳静布条山。

    妙蛙上人、花容想、布高基贤者、布夫将军等人成了群基的主心骨。“太二、渔夫、云粽子,你们有备而来。怕是觊觎岳静布条山多时,只待出手,以雷霆手段拿下岳静布条山,纳入伪娘界的版图。”布高基贤者高声叱道。

    “太二真人,吾早就知道你不坏好心。这次,携带你的师兄弟们一道而来,其目的昭然若揭。哼,终究还是要撕破面皮。”布夫·酒干将军哼道。

    哮地犬站在太二真人前面,人立而起,狗嘴狂喷人话,“基老们,你们死到临头而不自知。我伪娘界之人,筹谋多年,忍让多年,暂且让你们居住岳静布条山。你们倒好,给脸不要脸,赖在岳静布条山不走了。哪有这样的好事!”

    渔夫真人斜睨了一眼哮地犬,忖道:“这厮跟着太二师弟,也学会了师弟的阴险。哎,物以类聚,物以类聚啊!他们都是什么东西嘛。”

    哮天犬,贫道的哮天犬哪去了!渔夫真人诧异道。他将哮天犬交予爱徒羊剑,其实是为了监视他。

    看着哮地犬在自己跟前得瑟,渔夫真人心里很不是滋味。“哮天犬呢,贫道的哮天犬怎么还不出来,它要是在贫道身边,哪容哮地犬叫个不停?”渔夫真人按下怒气,也未向羊剑同学征询说法。

    哮地犬将它的两只前狗腿抱在身前,继续喷:“基老们,咱们要点脸,行不?岳静布条山自古就是伪娘界的一部分!”

    它这话一出,在场的基老们全都默然。

    而几位巨头心中窃喜。干,哮地犬讲出诸位真人想说而又不好意思讲的话。

    “妙蛙上人,你最过分了!”哮地犬狂叫道。它本想叫嚣“妙蛙上人,你最不要脸了!”可还是忍住了,万一伪娘与基老的撕比过程中伤到它自己就不妙了。哮地犬还是很珍惜自己的狗命。

    “去尼玛的山海淑仪志,上人你天马行空,无凭无据,在书中写岳静布条山是基老们的净土,来到此山,基老们可心平气和,安静地Gao基!我哮地犬也能撰写一本书,名字就叫那山,那狗,那伪娘,书中就写岳静布条山适合狗与伪娘居住,自古皆然,前三百年不会变,后三百年也不会变!”

    渔夫真人、太二真人、云粽子真人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好像又没什么不对的。

    唯有太二真人的冤家心道:“适合狗与伪娘居住,这是咋回事?感觉好别扭?哮地犬跟太二师兄待在一起的时间久了,指鹿为马的功力见长,可喜可贺。啊,太二什么时候才能原谅我。”

    基老贤者、将军等人听哮地犬在那边大放厥词,无不气得奶大肌疼痛,布高基·久绘斯基忍不住道:“太二真人,管一管你的狗。它太没教养了,是因主人的授意,还是说有其狗必有其主?”

    布夫·酒干将军接过话茬,语气严厉,“唯伪娘与狗不得踏入岳静布条山!”

    云粽子真人右手托着法宝,真人的宝物形如粽子,珠光外放,熠熠生辉。“布夫将军,此话何意?你居然把狗与我等师兄弟并论,该死!”

    渔夫真人道:“哮地犬,你闭嘴!”

    汪尼?哮地犬吓了一跳。歪头并询问太二真人的意见,太二真人面如寒霜,不理会哮地犬。“我知了!”哮地犬恍然大悟。“主人是让我继续喷那些伪娘,喷的越厉害越好。知我者,唯主人是也。”

    有道是士为知己死!哮地犬感动的不要不要的。它无视渔夫真人,心道,灰机·鸟布斯讲得不错,我们不会轻易狗带的。“伪娘们,仗着你们人多,焉敢欺负我伪娘界之人。真要撕比,还不见得谁胜谁败!”

    “你,过来。”花容想右手向前探去,顿有一股雄力抓着灰机向后扯来。“伪娘们有哮地犬,我有灰机啊!”花容想暗道。小红同学的灰机,借它一用,我虽有骥霸獣,可它的脑袋不是很好使。大基老花容想瞥了一眼自家的契约兽,一脸懵比的骥霸獣。

    “啊哈,主人瞄我做啥捏?”骥霸獣萌萌道。“主人啊,我去吃了哮地犬,为你解气?如何。”骥霸獣进言道。

    “骥霸獣,你能安静些吧。”不臣之兽说道。

    “发克!”

    “碧池!”

    “几把!”

    发克鱿、碧池兽、骥霸獣同时叫道。它们齐刷刷瞪向不臣之兽,忖道,这厮为何那么淡定,要撕比大家一起上,分分钟灭了哮地犬,它算边个啊。

    花容想已将灰机摄拿在手,“您老抓我何事?”鸟布斯先生问曰。

    “你说呢,灰机。”花容想反问。

    “让我卖萌吗?”灰机再道。

    “”

    花容想沉默了。

    草,你咋不去死。基老界的超级大咖心道。

    花容想抬头,深情凝视妙蛙上人。“小蛙蛙,我们之间还有可能吗?你变心了吗?”花容想忖道。

    “哎,我为小蛙蛙取来了雪姨刀,不知如何交给他……”花容想自言自语道。

    雪姨刀已是花容想的持有物。在他还是太基居士时,就已取得雪姨刀,只是没有机会交予妙蛙上人。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