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朋满座已成为过去,放眼望去,悦来客栈满目苍夷,几成废墟。剑圣、武林神话、剑尘、雄八等人功不可没。

    剑圣心里苦啊。“喔特热发克!”怒道。“这还怎么装比,我的客栈都被人毁了。倘若传出去,我的老脸往哪搁。”剑圣再动杀心,“雄八、无名,你们都该死。用你们的局部地区之花偿还我的悦来客栈吧!”

    既敢妄为,就要付出代价。“大家都是基老,你们理当知道我的品味。”剑圣将身纵起,凌空蹈虚。蓬嗤,基气滚荡,透发而出。剑圣白发飞扬,双眸转寒,右臂舒卷间,一道道基光绕臂旋舞,煞是好看。

    “基友,小心。剑圣要召唤圣剑了!”无名关切道。他的眼里只有剑尘。

    “哼!无名,死到临头,你还担心别人。”那边,雄八懊恼道。他眼里、心里有无名,然落花多情,流水无意,只是一厢情愿而已。

    无名啊无名,你伤我那么深,杀了你也无事于补。“木有法子了,我只能绿了无名!”雄八福至心灵,忽地想到一好主意。“剑尘,我要抓走剑尘,并用我的狂狷气质俘获他的芳心,让他心甘情愿地同我共证基道。”念头一起,雄八剑眉舒展,遽地望向剑尘。“嗯,这鲜肉眉目如画,长相俊美,难怪无名为了他将我弃之如敝屣。剑尘,很好,你成功地引起我的注意。”

    雄八右手拎刀,左臂垂下,目不转睛,像是要看穿剑尘。

    “这种感觉?”剑尘心骇道。“谁,是谁想与我消声基。”剑尘环顾四周,迎上了雄八邪魅的目光。

    “纳尼!”剑尘讶道。“雄八竟生得那么漂亮,我以前怎么没注意到。扑通,扑通,扑通!我的芳心跳的好快。这是为何?”剑尘难以解释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我大概是病了。”剑尘只能这样想。

    没可能的,我怎可能相中雄八!剑尘不愿相信既定的事实。两眼一黑,剑尘又喷了几十口鲜血,差不多有两升。“还好我的血厚,没那么容易死掉。”剑尘笑道。

    在剑尘失神的空当儿,剑圣已经召唤出圣剑!

    那是一柄造型古怪的剑,呃,剑柄很长,剑身却很短。“圣剑出,诸君,何不拜倒在地?”剑圣得意道。

    雄八道:“剑圣,该跪倒在地的人是你。你这老东西,命不久矣,还要作死?”

    无名道:“基老界的圣剑是该易主了,我忝为武林神话,却无趁手的神兵,讲出去别人会笑话我的。圣剑的造型是丑了些,我勉为其难就收了它吧。”

    基老界的武林神话早有夺剑之心。“就像鲜花配伪娘,只有我无名才配做圣剑之主。”无名目光闪烁,注定圣剑。

    剑圣并不急着动手,他单手持剑,昂声道:“不笑死神,出来吧!”

    “不笑死神?!”雄八怒道。“是步基云!我那愚蠢的徒儿。”

    “是我!”

    一头基老自黑暗中走来,泡面头,红披风,紧身裤,鞋跟有一尺高的皮靴。来人造型时尚而又酷炫,而且奶大肌格外抢眼,差不多有E消声杯。

    “步基云!”雄八转身,凝视来人。是的,来人正是步基云,雄八的三徒之一,人称不笑死神。

    “基风呢,基风怎么没跟你一起来?”雄八怪道。

    步基云、基风、秦基同为雄八的徒弟,表面上,雄八对他们一视同仁,实则不然。

    曾有泥菩萨对雄八讲过:“基老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作龙。”

    然,雄八却记住了“成也风云,败也风云”八字。

    “消声的,泥菩萨误我!”雄八怒火直冒。最终摧毁雄八芳心的是无名,基老界的武林神话,而非基风、步基云。

    本来,在雄八的带领下,步基云、基风、秦基各逞所能、大展宏图,田地会的前景一片大好。全都被无名毁了……

    师徒相见,感染的场景却未发生。既没拥抱,也无寒暄,有的只是冷漠。毁掉雄八的是无名,可和步基云也有些牵连。

    雄八深信泥菩萨之言,对他的两个“爱徒”恩威并施,实则利用。而且雄八早有

    “狡兔尽走狗烹”的想法,待田地会成为基老界的最大势力后,他雄八荣登第一人宝座,即是除掉基风、步基云之时。

    可命运跟雄八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无名,错的是无名,是世界!我无有错。”雄八冷冷瞥向爱徒步基云。

    步基云还是那般闷消声。穿着打扮很有品味,雄八不得不服。

    “绝世恶剑!”雄八暗道。

    步基云手里攥着的剑曰“绝世恶剑”。名列十大神兵,雪姨刀亦然。“我的好徒儿啊,你真有孝心,为我寻来绝世恶剑。当我左手雪姨刀、右手绝世恶剑,试问基老界,谁敢与我撕比?”雄八默道。

    剑圣笑道:“雄八,如何,老夫为你和步基云安排了这场盛宴。”

    原来,剑圣早已获得消息,知道雄八并未死去。故而安排步基云待在悦来客栈,以逸待劳,只为除掉雄八。

    步基云号称“不笑死神”,因为见过他笑的人都死了。

    “雄八!”步基云剑指他曾经的师傅,基老界的枭雄,雄八!

    “徒儿。”雄八笑道。“你要作甚。为何用剑指向自己的师傅,难道要同我撕比?难道你忘了我对你的好?”

    “雄八,你消声尽天良,我的家人因你而死。我的基友也被你杀了!”步基云甩动他的泡面头,怒极恨极。

    在田地会的那段日子里,步基云孤苦无依,好在他觅得真爱,有位叫孔必池的鲜肉莫名闯入到步基云的生命之中。

    一开始,步基云是拒绝的,然而孔必池脸皮极厚,而且造型遗世而独立,喜欢在头发上Cha几根筷子。“多么节俭的汉子啊。”步基云喜的不要不要的,没过几天就与孔必池同登断背山。

    步基云、孔必池形影不离,早成了田地会群基口中的dog男女。雄八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八行啊,酱紫下去八行啊!”于是雄八设计,除掉了孔必池。

    孔必池死掉后,步基云再次恢复了“不笑死神”的冷峻面目,成为雄八的左膀右臂,为他开拓版图,朝夕皆争。

    仇恨的种子早已埋下,更因鲜血的浇灌而扭曲成长。步基云、雄八早已形同陌路,唯有相杀才是终途。

    锵!绝世恶剑震吟,这口震铄基老界的神兵因为步基云而大放光彩。“雄八,为我的家人以及基友偿命吧。”步基云将身一纵,跃到半空,“剑龙吟。”步惊云喝道。

    八荒云动,恶风怒涌,步基云手中的绝世恶剑哀啼不已,剑气庞重,倏地冲出,遽化三爪恶龙,撞向雄八。

    “好惊人的煞气!”剑圣暗道。

    “步基云,雄八,你培养出了一个好徒儿。”无名惊叹道。步基云能让武林神话赞叹,可见他之能为有多强盛。

    悦来客栈已成过去,废墟之上的五只伪娘行事诡异,他们得到剑圣的授意,暗中布阵,要将雄八、无名、剑尘等人一齐除去。

    “步基云,你要叛出师门?”雄八冷笑道。他合身而上,左手拈印,右手抓刀。“基老的暗叹。”雄霸左掌拍出,宝鱼印旋舞而起,迎向三爪恶龙。

    鱼龙同出,天地失色。而雄八杀招又至,雪姨刀怒劈而下,锵!刀光照亮天穹,上接霄汉,下引九幽。“拿你试招,我的乖徒儿。去死吧。”雄八这招本为杀无名而准备的。

    步基云漠然以待。披风猎猎而动,麒麟之臂发作了!

    不笑死神的右臂曾经断过,可步基云命大不死,并被一异人救下。异人自断臂膀,将其接在步基云的断臂处。

    步基云得到麒麟之臂后,实力猛增,曾有强消声灰飞烟灭的惊人表现。

    “雄八。死吧!”

    步基云冷笑道。

    麒麟之臂,绝世恶剑,两者完美地融合。“基气东来。”步惊云吼道。呼噌,呼噌!一道道孩儿臂粗的基气从步基云体内窜出,灌入绝世恶剑之内。

    “孔必池的死,我至今不忘。”步基云腾地一下,飞纵而出。绝世恶剑怒吟,铿锵,一道黑色的剑流飙舞而出,撕破雄八斩来的刀光。

    “这怎有可能!”雄八怒道。“步基云,你这个逆徒。也想弑自己的师父?”雄八瞥到爱徒的麒麟之臂,恍然大悟。“难怪,难怪!原来失去孔必池之后,步基云全凭右手解决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方面的寂寞,以至手臂这般健硕。”

    雄八所想,似乎没什么不对的。

    剑圣、无名等人从旁暗觑,冷眼相观。雄八、步基云相杀相爱,终有结局。然而收拾残局的人才是赢家。

    “我虽有圣剑,却心系天下神兵。绝世恶剑、雪姨刀,名动基老界,被人冠以十大神兵之名。除了我剑圣,谁配拥有?”剑圣暗道。

    基老界的武林神话也有相同心思,无名不但相中了雪姨刀,也很钟意绝世恶剑。“剑尘的君子剑早该换掉了。去尼玛的君子,伪的居多。剑尘就是太实诚了,我若取来绝世恶剑,赠予剑尘,也许可将他塑造成恶人,我们再消声基时,岂不有趣?”武林神话的想法端的诡异,异于常人。

    “天下基老,皆是吾友。山不在高,可Gao基就行,水不在深,能淹王叭就行。”一人御剑而来。

    来人凭虚而立,衣带飘舞,气定神闲间,基气迸滚。“诸位道友,何故撕比?”

    “是你!”

    “是他!”

    “你怎么来了!”

    “他怎么来了!”

    剑圣、无名面色皆变。

    “在下为什么不能来?”那人悠然道。“我来此自然是为了化解雄八、步基云之间的仇恨。”

    “难难难。”剑圣笑道。

    “不要多事!”无名亦道。

    “剑圣,无名,你们想阻止我?”那人不悦道。他剑指扬起,朝无名点去,刷,一道惊世剑芒荡开,宛若长虹经天,浩荡无匹。

    无名贵为基老界的武林神话,寂寞如雪。面对那人的剑气,无名选择回避。呼,无名长身而起,堪堪躲过那道沛然剑气。“妙蛙上人,你来此作甚!”无名怒道。

    “妙哇!”上人笑道。“无名,我自然是为了Gao基而来。”妙蛙上人毫不掩饰心中所想。“步基云、雄八,你们可愿收手?”上人凝眸间,剑气蓄势待发。

    “妙蛙上人,山海淑仪志的撰写者,他来此作甚。”雄八暗道。“这老不死的家伙,脸蛋比我的还要鲜嫩。可恶。”雄八很不爽。妙蛙上人的真实年龄远胜雄八,然田地会的会长在上人面前,却像是长辈,明显苍老多了。

    不笑死神干脆多了,管你是不是上人,先撕比再说。“麒麟之翼!”步基云陡地喝道。绝世恶剑挥开,刷刷刷,一道道剑气腾空而起,凝成黑色风麒麟,黑麒麟生有双翼,遽地冲下,昂首咆哮间,剑浪迸滚。

    妙蛙上人道:“小辈,你不知死活。”

    只见上人纵剑而起,化作流光,奔向黑麒麟。哧啦,一道红芒划破天际,枭去黑麒麟的脑袋。

    轰蓬!

    黑色的剑气荡爆开开,这只麒麟本由剑气凝成,妙蛙上人摘去它的脑袋,断其契合之机,它自当散去。

    “绝世恶剑。”妙蛙上人两指骈起,陡地划向步基云,咻嗤,一束剑气穿空而去,锵当!击中步基云手中的绝世恶剑。

    “啊!”

    步基云张口喷出一道血箭。麒麟之臂隐隐生疼,几乎断掉。“好强!”步基云念道。“妙蛙上人,你再强势也不能阻止我杀雄八。家人之死,基友之死,全因雄八一人。”

    “步基云,来,给上人笑一个。”妙蛙上人道。

    都说步基云是不笑死神,他一笑,马上会有人死去。妙蛙上人可不信,非要亲身经历一番。

    面对妙蛙上人的调戏,步基云心里苦,可讲不出来。“宝宝苦啊!”步基云暗道。“妙蛙上人,让开!”步基云再次挥动绝世恶剑,横削向妙蛙上人。

    锵!妙蛙上人以指接住绝世恶剑。剑风拂过真人的面庞,并未留下任何伤痕。“不笑死神,我让你笑,你难道没听清楚?还要我重复吗?”

    声音极冷,妙蛙上人手指用力,弹开绝世恶剑。

    轰!

    步基云向后退去,他只觉一股雄力扑面而来,压得他几乎发狂。

    “我的麒麟之臂啊!”步基云闷哼道。他勉力挥动右臂,蓬嗤!绝世恶剑斩爆那股雄力,步基云这才觉得舒服些。

    整个过程,雄八看得一清二楚,“妙蛙上人,让人琢磨不透的基老。他向我释放的讯息,是善还是恶?”雄八忖道。

    第二贱皇、剑尘、雪梨等人算是大开眼界了,“活久见啊,我爷爷他见过妙蛙上人,我爹也说见过他,想不到我还能偶遇他!这厮究竟活了多少年?”第二贱皇郁闷道。

    “谁知道呢。”妙蛙上人笑道。他听到了第二贱皇所说的话,并回答他的疑问。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