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栈内。

    雄八、无名盯着彼此,他们从回忆中醒来。那时,雄八豪气万丈,统帅群基,田地会的名声愈发响亮。可无名来了,是他打破了雄八的美梦。

    “田地会早已成为过去。”

    “雄八一死,田地会名存实亡矣。步基云、基风、秦基,他们三人虽强,却不能服众。田地会的各个分舵、分坛等,纷纷宣布Tuo离田地会。想不到雄八会长还活着……”

    “雄八,你为什么回来了?难道你还想再创辉煌?重拾过去的荣耀?你要知道,田地会因你而起,也因你而灭。你穷极人力、物力、财力,涵纳各方种庄稼的好手,共聚田地会。可你消失之后,他们也都离开了,而且带走了先进的种植技术。”

    “爬起来容易。可从云端跌倒了,再想登上空中楼阁,难矣。雄八,我佩服你是头好基老,可愿做我的基友?”有人开始招募雄八。

    “这位兄台,你敢招揽雄八,纳为己用?你难道不知雄八是如何发家的吗?他亲手杀掉自己的师父,夺取好友的山庄以及功法。兄台,你想成为雄八三分基元气下的冤魂吗?”细里细气,有位伪娘娓娓道来。他好像很了解雄八的样子。

    然而,众人的议论之声难以纷扰雄八的芳心,因为他的心全在无名身上。再见到无名,雄八眼中再无二物,所见,所想,所思,所爱,所恨,全系无名一人。

    无名被雄八盯得有些不自然。“唔,雄八是怎回事?像是变了一个人。难道他还在记恨我?背断山之战,我并未尽全力,可还是三招败退雄八,并且废了他全身功力,填平他的生命之海。”无名也在观察雄八,“他面如满月,容颜不减当年,基气流转的速度也很快。而且,他的生命之海并未干涸!”无名发现了问题的所在。

    雄八的功力并未后退,反而增进。生命之海更盛当年。

    “怎回事?难道雄八又有了新的际遇?”无名暗道。

    “无名!”雄八喝道。声如隆钟,嗡嗡颤响。震得在场的诸位基老气血翻腾,实力不济者,更是张口喷血,生命之海不稳,几乎冲爆他们的基老驱壳。

    “雄八,你想复仇吗?”无名安坐不动,右手执杯,杯中无酒。“你的基油能装满这杯子吗?”无名冷漠道。

    “天了噜!无名太狠了!竟然要收集雄八的基油,而且装满杯子。”

    “难以想象。那杯子能装多少基油?若真的失去大量的基油,雄八还能活下去?”

    “也许吧,可那样比死还难受。”

    “无名身为基老武林界的神话,他有能耐让雄八屈服!雄八的辉煌早已成为过去,试问诸君,可有谁还还愿加入田地会!”

    客栈中的基老、伪娘都不看好雄八。无名才是他们追捧的对象。

    无名摇了摇手中的杯子,“雄八,还要我亲自动手麽。”

    敢不敢痛快些,自己动手。再见面时,雄八变得更强,可无名依旧不把他放在眼里。“我武林神话的赞誉岂非虚名,雄八啊雄八,不管你向我挑战多少次,结局都不会改变。与我撕比,你注定是败者。”

    无名坐在那里,身形不甚高大,他却给在场的基老们带来极大的震慑感。无有人敢挑战基老界的武林神话。

    雄八是个例外。

    “你还如以前那般傲慢。”雄八缓缓道。“你搜遍我的生命之海,也未寻得雪姨刀……”

    你既然那么想得到雪姨刀,我就让你死在雪姨刀的刀锋之下。雄八右臂陡地竖起,右掌摊开,“出来吧,雪姨刀!”雄八自信道。

    “开门!”

    “开门,开门,开门,贱人,我知道你在里面,快开门!”

    “开门!”

    “开门,开门!”

    雪姨刀独特的鸣声响起,绕梁旋飞,可三日不绝也。

    “雪姨刀!”

    “雄八要取出雪姨刀了吗!”

    “雪姨刀本是基人王的佩刀,然,基人王不自量力,雄八向他索取刀与局部地区之花,两者皆不可得。一怒之下,雄八出手抢夺雪姨刀,并削去基人王的项上之颅。”

    “人死成空,基人王也成了武林界的笑谈。”

    在座的基老们,很多人是初次见到雪姨刀,顿觉紧张,双目眨也不敢眨。

    “雪姨刀?嗯?当初雄八将它藏在何处了?我寻遍雄八的身体,刀毛也未找到。难道?”无名突然就悟了。他猜到雄八将雪姨刀藏在哪里了!

    “无名,你猜到了吗?”雄八冷声道。“我够狠吧,不但对自己狠,对别人更狠。”

    刀芒璀璨,照亮诸位基老的面庞。每一只基老都盯着雄八右手擎着的雪姨刀。

    “雪姨刀!”

    “雪姨刀!”

    “基老界又见雪姨刀了!”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今天居然看到雪姨刀啦。”

    群基脸上写满了惊诧之色,难掩心中的妒忌。谁不想得到雪姨刀呢,纵是被誉为武林神话的无名也想取走雪姨刀,何况凡夫。

    雄八很满意众人的表现,心道:“你们都是我的绊脚石,还敢对我冷嘲热讽,可笑。今天谁也不想离开!”

    前任田地会的会长早已动了杀心,他要除掉在场的所有基老、伪娘,包括无名!

    哧啦!

    雄八右手紧握的雪姨刀斩了下来,径向无名劈去。“我最恨最爱的人啊,杀了你我才能重生!”雄八杀机炽盛。

    也未见无名动手,可他身前的桌子飞了起来,砸向雄八劈来的那道刀光。

    喀拉拉,石桌迸炸,抵不住那记凶猛的刀光。上千块碎石同时迸舞开来,扫向基老们、伪娘们。

    “哎哟,我的Gan爹哎!我被石头砸到脑袋了。血,流了好多血!”

    “雄八,你和无名撕比,为何要殃及无辜。我等伪娘只想做西瓜的围观者啊。”

    砰!一块尖石击中那只开口争辩的伪娘,他的右肩被轰飞了。这就是雄八的回答,能动手就不瞎比比,直接弄死你。

    惨呼迭起,此起彼伏。基老们、伪娘们争先恐后地向门口逃去,生怕殒命当场,成了孤魂。

    见状,雄八只是冷笑。他右手挥动雪姨刀,扫阖间,刀芒璀璨似雪,滚向人群,所经之处,手飞脚舞,残躯乱抛,再无一具完整的死体。

    雄八方甫归来,冷酷之心更胜以往。他左手也未闲着,五指半张,向下扣去,呼呼呼!有三团颜色各异的基气急遽旋转,渐渐凝成一团。

    咔嚓,咔嚓!以雄八为中心,地面塌陷,名贵的地毯随着石板一齐炸裂。“三分基元气!”雄八厉喝道。

    飕!一团凝缩的基气旋舞而出,托着长长的轨迹,像是残火将熄,有风吹来,火光冲天而起,熊熊燃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的手,我的手啊!”

    “我的眼睛,我的眼睛什么也看不到了。”

    “真傻,真的,我真傻!就不该瞒着基友出来Piao。这下遭到报应啦。”

    躲闪不及的伪娘、基老悉数葬身于雄八的“三分基元气”之下,哀嚎不绝于耳,这间悦来客栈竟成了葬场。

    第二贱皇、剑尘、雪梨等人早已冲了出来,少有人敢在悦来客栈闹事,因为客栈的主人是……

    基老界的剑圣!

    “爱本是祸,多情不受。痴也,情也,怨也!我最喜欢推塔了!”似急似缓的脚步声传来,接着,悦来客栈的主人现身了,基老界的剑圣!

    刷!刷!刷!刷!刷!

    一道道剑气旋开,轰向手持雪姨刀的雄八。

    是剑圣,基老界的剑圣出手了。“雄八小儿,你在悦来客栈撒野,当我是死人吗。”剑圣开口道。

    “心情好差。”

    剑圣又道。

    因为有一群还未死透的伪娘、基老挡住了剑圣的去路。

    修为到剑圣这般境地,他已不需要剑,一叶一花皆可作剑。但见剑圣扬起食指,朝前方扫去。刷!一道明晃晃的剑气遽地发出,卷起地上的基老、伪娘,将他们绞成碎末。

    “无名。”

    剑圣的手指再次划动,刷刷,又有两道剑气旋出,直向基老界的武林神话斩去。

    “悦来客栈的主人啊,何故生怒?”

    无名将身一旋,连同座椅一同飞出。“老人家,不要忘了保养自己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无名笑道。呼,他右袖甩出,扫爆两道剑气。

    “主人。”雪梨欠身道。

    “主人!”

    “主人!”

    “主人!”

    悦来客栈的冻梨、大梨、小梨、鸭梨异口同声道。

    剑圣是这几只伪娘的主人,不仅是名义上的主人,更是……

    “哈哈哈!”雄八狂笑不已。“很好,剑圣、武林神话都在,省得我去一一寻访,今日一并收拾你们。”

    “开门!开门!”

    “快开门!”

    雄八手中的姨妈刀鸣道。

    刀与人同时发狂。

    第二贱皇不乐意了,他道:“雄八,你怎可无视我。我也是使剑的好手。”虽然比不上无名与剑圣就是了。

    君子剑的主人也开口道:“在下剑尘。也向雄八会长请招了。”

    剑尘急于在雪梨面前表现自己,赢得美人心,才能那啥。

    “雪梨姑娘,好好的看着我。我会向你证明自己的脸蛋够靓,擀面杖也很强势。”锵!君子剑出鞘,剑芒雪亮,满室生辉。

    剑尘仗剑而来,轻取原田地会的会长雄八。

    “基友,不可啊,你不是雄八的对手。与他撕比,你会受伤的。”无名急道。他本坐在半空中,一脸恬淡之意,可发现基友剑尘出手了,再顾不得其它。刷,无名蹑空而去。

    “无名,众基尊你为武林神话,竞相结交。笑话,他们可曾问过我的意见?”剑圣随后而至,直追无名,要与他一争高下。

    剑圣虽老,好胜之心犹在。

    “雄八,你的时代结束了!”剑尘喝道。

    “君子之荡!”

    剑尘运起极招,刷刷刷,君子剑抖开一片片灿华,好似九天银河灌下,倾轧向雄八。

    “可笑的基老啊。”雄八不悦道。他甚至没听说过“剑尘”的名字,不知他是哪根葱,自哪里蹦跶出来的。

    雄八右臂挥动,雪姨刀力斩而出,哧啦,一抹雪芒划过,撞开漫天剑华,轰向剑尘的腹部。

    “雄八,难缠的老东西。”剑尘暗道。他虚掩一招,斜飞而起,避过雪姨刀的刀锋。

    “放了我的基友,有什么冲我来!”无名赶来。挥掌拍退了雄八。

    无名还未来得及安慰剑尘,剑圣阴魂不散,一脸戾气,“无名,你太仁慈了。基友不是这样用的!”

    呼,剑圣右掌拂扫,一团剑气飙窜而出,击中剑尘的后背。

    “呃噗!”

    剑尘口呕鲜红。

    “剑圣!”

    无名怒了。

    “不可伤害剑尘。他是我的挚爱啊,你伤在他身,痛在我心。来啊,相互伤害!”无名双掌齐动,左掌拍出一股柔劲,托着剑尘,向门外飘去。而无名的右掌甩出数道剑流,宛若长虹,劈向剑圣。

    “装比如风,常伴吾身。”剑圣扬声道。他袖袍振舞,身前悬起一面基光盾,挡下了无名甩来的数道剑流。

    “无名,让我来为你讲解基友的正确用法。”剑圣笑道。“其一,交换基油。其二,共证基老大道。其三,也是最重要的,基友如衣服,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雪梨、冻梨、大梨、小梨等伪娘,见怪不怪,他们都知剑圣薄情,重利而非重义。只要有足够的砝码,剑圣可交换任何基友,哪怕是他自己。

    “你错了!”无名高声道。“不要将你的观点加在我身上。剑尘于我来说,不可或缺。他早已成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再难割舍。剑圣,你不会明白的。”

    “我是不明白。因为你是蠢人,无名!”剑圣不悦道。

    还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愚蠢!世间绝无一成不变的情谊,哪怕是亲情。“当你被人背叛时,就知今日的你有多荒谬。”剑圣冷笑道。

    他一语成真,后来,剑尘、雪梨真的背叛了无名,无名心灰意冷,改名为葵花真人……

    可现在的无名还是很相信剑尘的,“剑圣,你伤害剑尘就是打我的脸。”无名怒道。

    “喂喂,你们有没有搞错,当我不存在吗。”前任田地会的会长雄八不由哼道。剑圣、无名大动干戈,却将雄八晾在一边。

    欺人太甚!还把我放在眼里吗?我雄八也是腕儿啊!很大牌的。

    雄八心生不悦。雪姨刀抖开,刷!刷!分别劈向剑圣、武林神话。“来啊,撕比啊。”雄八吼道。

    “今日一战,雄八将会向基老界宣布,我又回来了!”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