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田地会的军师文不丑擒下基风之后,既悲且喜。他收起血痕剑,挥掌扫向基风,将他击晕。

    提起基人王的儿子,文不丑向雄八走去。身为田地会的二号人物,文不丑最擅长的就是察言观色。“雄八灭了基人王,取走雪姨刀。我本想除掉基风,可雄八对基风很感兴趣的样子。”文不丑将基风丢在地上。

    “恭喜会长取得雪姨刀。”文不丑笑道。

    他的脸又变了,不再是女人的脸皮,换成了书生。文不丑知道雄八喜欢有知识的基老,当然,如果有姿势,那就更美了。

    基风的好友段郎,断了右腕,犹然不动。只是盯着地下的那颗人头,基人王的头。

    雄八默不作声,雪姨刀也不再长吟,回归平寂。雄八右掌喷出一团基气,覆盖了整柄刀,从刀柄至刀尖,无一落下,就像是为雪姨刀寻了一把刀鞘。

    基人王已死,和他一起生活的伪娘有些伤感,暗道:“想那基人王,虽然呆板,毕竟是基老中的豪杰。就这样死了麽……”不免唏嘘。

    雄八,他又想做什么。文不丑心思飞转。

    田地会的会长不开口,在场的基老、伪娘、小伙子都不敢讲话。因为那人是雄八,无人敢撄其锋。

    半晌,雄八道:“丑丑,捡起地上的正太,带回田地会总舵。不要伤害他,记住,洗去他的记忆。待他醒来,眼里只有我。”

    文不丑道:“此事易耳。会长大可放心。小生这就离去。”

    呼,文不丑大袖甩出,卷起地上的基风,背在身后,随后离开。

    文不丑背着基风离开后,此地只剩下雄八、伪娘、段郎三人,不,还有一个死人,准确的说是死人的头。

    伪娘斜觑了一眼段郎,心道:“他是基风的好友,最好的朋友。方才,如果不是雄八,我早已死去。此人必除!”

    蓦地,雄八一掌推开伪娘。后者万分惊诧,却无表示。伪娘心知雄八不是基人王,由不得他玩消声心机。

    当。雄八以左手中指叩击雪姨刀的刀背,当此之时,刀芒迸舞,周围百步内,雪光炽盛,凌厉之极。

    段郎动也不动,也不敢动。他心知雄八在考验他,若是过关,段郎即可加入田地会。如果不然,基老界再无段郎!

    “雪姨刀也被雄八取走。他果然了得,不过,我段郎也非平庸之辈。长风起时,我将扶摇而上,与大鹏齐舞,翱翔基老界。”段郎志向很高,而且心志坚毅。

    “不好!”被雄八推开的伪娘暗道。“段郎那小子骨骼清奇,面向不凡,一看就是适合消声基的上佳人选。雄八怕是相中他了!”伪娘还未成为雄八的人,已开始担心自己的位置不保。

    嗤嗤嗤!地上,基人王的脑袋遽地旋转,几十息后,肉不覆骨,空余一颗颅骨。

    段郎看在眼里,无动于衷。

    哦。雄八低声道。他再一甩袖,蓬!刀光尽掩,而段郎四周,植株已被平去,地面平整若刀削过。“捡起基人王的脑袋。”雄八命令道。

    段郎照做,俯身,以左手抓取基人王的头骨,拾了起来。他的手指很长,极是惹眼。

    “名字?”雄八问道。

    “段郎。”回曰。

    “你和基风之间可有消声情?”雄八再问。

    “只有友情,再无其它情谊。”段郎斩钉截铁道。

    “友情?”雄八意味深长道。“段郎,我且问你,什么是友情?”

    “超越世间万般情谊,不会随时间的流逝而消失。”段郎认真回道。他真的在乎基风,当然,他们不消声基。

    即便在基老界,段郎、基风的存在也是一股清流。只是在其他的基老看来,特么的是泥石流。

    田地会的会长抬起右臂,雪姨刀指向段郎。“证明,向我证明你所认为的友情如何高贵。”

    段郎左手五指用力,咔嚓!抓碎了基人王的头骨。“我已证明……”

    雄八道:“这是?”

    段郎道:“我恨基人王,却不讨厌他儿子。基人王与我有仇,是那种不死不休的仇恨。可基风拯救了我,他把我从黑暗的边缘拉了回来。他就是我的太阳,我的救赎之光。”

    雄八道:“哦。”

    段郎道:“会长,你有朋友吗?”

    雄八默不作声。

    朋友?

    那是什么。他雄八需要吗?

    不需要!

    雄八要的是种庄稼的好手以及俊美的基老,“田地经由我之双手而创立,也因我而步入正轨,制霸一方。我不需要朋友,只要有用之人,哪怕对方是敌人也无所谓。”

    蓬。一团刀光倒卷,自雪姨刀涌向持刀之人。雄八不避不躲,“还想反噬我?可笑!”

    田地会的会长屹立不动,刷,刷,刷,他身前旋出三束基光,同时劈向那团刀光。两相叠撞,刀光如雪入沸水,消弭一尽。

    “纵是基老之神再世,他也奈何不了我。”雄八纵声长啸。

    轰!轰!轰!

    基气荡爆,十方皆动,伪娘、段郎再难承受那股宏力的冲击,身不由己,跪在地下,只能仰望田地会的会长。

    “这就是我的路,霸者之路。”雄八左手五指并起,其状如刀,朝雪姨刀劈了过去。铿锵!金声迸荡,雪姨刀退缩了,不住哀鸣,似在祈求雄八的宽恕。

    “雪姨刀,记住了。你再有二心,我雄八发誓必毁掉你。”雄八冷冷道。

    “我不是第二个基人王,收起你的傲慢,然后为我所用,予我所需,我亦让你见证什么是真正的基老!”

    雄八单手持刀,向自己刺来。刀刃、刀身、刀柄全都没入他的生命之海。

    雪姨刀方甫进入雄八的生命之海,哗!一道长链自海水中迸出,缠住雪姨刀,将它拖入海下。须臾之间,海面再次平静下来。

    伪娘站在不远处,他在犹豫,是否走向田地会的会长。

    段郎却无任何迟疑,“基风已被田地会的军师抓走,生死未卜。我不能放他不管,可怜的小风,失去了最后一位亲人。”

    不,也许这样最好。从今往后我就是他的亲人,也只有我才能让小风忘记忧愁。段郎心喜道。“雄八,我应该感谢你。因为小风的原因,我不便动手。你代我除掉了基人王,了却我的一桩心病。”段郎并不会因为小雄八砸断了他的右手手腕而心生不悦,因为强者和弱者本不在一个等级上。

    “小风,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你的,只要加入田地会,我种庄稼的才能将会独放异彩。那时,我才有资格成为雄八的弟子,进而得到他的信任,索取雪姨刀,再将它转还给你。我知雪姨刀是你们基家的传家之宝。”短短的时间内,段郎想好了一切。

    然,谋事在人,成事也在人。段郎想加入田地会,雄八如果不同意,一切都是枉然。

    “天也苍苍,地也茫茫,天涯何处无基老,处处有局花。”英姿飘逸,谈吐高雅,迎面走来了一只基老。他且走且赋诗,心情很好。

    来人正是无名!基老界的神话人物,无名。

    这也是田地会的会长雄八初次和无名想见。“你是何人!”雄八吃惊道。他出道至今,罕有敌手,然而,对面走来的那只基老,他身上散发着“我要装比,而又要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的无与伦比的气息。

    “我是谁不重要。”无名开口道。“重要的是我相中你了,雄八。”

    嘶!伪娘、段郎同时倒吸一口凉气。他们甚至怀疑自己听错了,太疯狂了,怎可能有基老光明正大的调戏雄八。他可是田地会的会长哎。

    不仅伪娘、段郎吃惊,雄八也大觉意外,向来都是他指点天下的基老,哪由得基老对他指指点点。

    无名长相不算出众,可他身上却有一种让人着魔的魅力。见过他之后,不由自主地被他吸引,想要与之消声基。

    雄八也不例外。

    “太奇妙了,这种感觉。”雄八暗道。“可这也太危险了!”

    雄八喜欢掌控别人的生死,而非受人所制。

    “基人王死在你手上了吗,雄八。”无名平静道。

    “嗯?”雄八剑眉蹙起,“是与不是与你何关?阁下既然知道我,也知田地会……”

    “雄八,你拿田地会那点微不足道的成就向我炫耀?哈,想不到你是这种基老。”无名故意叹气道。

    讽刺,无名在讽刺雄八。他们才一见面就要撕比,还是无名主动挑起的。

    “雄八,交出雪姨刀,献出你之局部地区之花。我可饶你不死。”无名平静地盯着田地会的会长,雄八。

    雄八不仅在武道上取得了非凡的成就,另兼农夫一职,造诣颇高,让人暗叹不如。

    “雄八,你要和新来的基老撕比吗?”段郎退至一边。以他现在的能为,绝非雄八的帮手。人要出名趁年轻,段郎自然知道。可他更知死了什么都没了……

    “金基独立!”

    雄八陡地喝道。

    登时,田地会的会长面如金纸,显得很高大上。刷!一抹金色的长流溺飙而出,皓同日月,与世争锋。

    “嗯?”

    无名貌似随意,右手虚拈一片枯叶。“雄八,最近声势最盛的基老,确有真才实学。”无名淡然道。他向手中的那片枯叶灌入基气,锵!枯叶发出颤鸣之声,像是金叶,而非败叶。

    飕!

    无名虚拈的那片枯叶旋斩而出,宛如薄刃,向前削去。哧啦!金色的长流被枯叶切为两段,各自溃散。

    可枯叶并未毁掉,旋势不减,削向田地会会长的脑袋。

    “此人究竟是谁!”雄八阴沉道。他右臂挥动,释出一片基光,打向那片枯叶。

    崩!

    枯叶荡炸开来,化作齑粉,随风抛洒。

    雄八虽然摧毁了无名抛出的那片枯叶,脸色愈发阴冷。“我……我竟不如此人。”雄八骇惧莫名。

    伪娘、段郎也不敢喝彩或者怒斥无名,他们只得躲在远处。虽非本愿,却是眼下能为之事。

    伪娘道:“段小子,你可知来人是谁?”毕竟你也是基老,虽然资历浅。

    段郎心道:“我凭什么告诉你。再说,我也不知那人是谁。不过,敢和雄八撕比的基老,能是一般人吗?”他心中有了好几个人选,做过比较之后,又被他否定了。

    “雄八,我本想和基人王困觉。”无名突然道。“可我来晚了,基人王死在你手上,我的心愿终不能实现,遗憾呐。”

    “基人王死了,你要补偿我!”无名严声道。

    “你比基人王年轻,实力更胜他一截,又是田地会的会长。局部地区之花理应比基人王的更珍贵。”越是珍贵的花,越是值得撷取。无名两指竖起,且向雄八划去。

    嗤的一声激响。剑华怒绽,直贯天际。“好惊人的剑气!”雄八惊道。

    无名以指代剑,随意一划,剑气如狂澜,迅扑而至,涤荡向雄八,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哈哈哈,这才有趣。我如果因此而失去雄心,那就不配做田地会的会长,和死有何区别。”雄八大笑。无名的强势反而激起雄八的好胜心。

    他强任他强,“我可是雄八!”田地会的会长自信道。

    嗤。雄八的指尖破了,一道血线迸出。

    可是这道血线很奇怪,并非鲜红色的,而是金色的。“里面有我的一滴基油,取你之命,足矣。”雄八忖道。

    基油对于任何基老来说都很珍贵。雄八为了除去无名,舍了一滴基油,可见他对无名的重视。

    从雄八指尖迸窜而出的金色血线,疾如电闪,长袭而去。

    无名道:“我闻到了基油的芳香。”

    刷!

    无名一步纵出数丈之远,左掌抬起,向前推去。呼噌,一道掌劲绵延而出,覆没了金色的血线,将其封锢。

    被囚锢的金色血线四下冲撞,却冲不出去。

    无名翩然而至,左手向前一捞,掬来那道金色的血线,置于掌心之中。“雄八,你贡献的基油不够多,再来几滴。”无名笑道。

    话语方落,无名左手攥紧,那道金色的血线渗入他的掌心,基油却留在外面。

    “这人真是小心过头了。”雄八暗道。“为何不吃了我的基油。”

    无名再次摊开左手,手中多了一粒滚动的基油,像是金丸。

    伪娘、段郎同时望向无名手中的那滴金色的基油,均觉纳闷,为何雄八的基油就那么容易被人取走了。

    “雄八。我知你在想什么。”无名笑道。

    “你不知。”雄八冷笑。

    “你在基油上动了一番心思,当我不知?”无名揶揄道。他用两指拈起那滴金色的基油,对着阳光。

    雄八!你太小看我了。无名当着田地会会长的面,将那滴金色的基油抛入口中。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