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好狠的心肠。你就这样离开基人王了吗,好歹反抗一下。”文不丑笑道,他已换了另外一张面孔,白面书生,好生俊美。

    “我只是纤弱的姑娘。”那伪娘细声道。

    文不丑放下伪娘,让他自己行走。

    “为何不敢碰我?”伪娘笑道。

    “夫人,请自重。”文不丑严肃道。“我虽然是田地会的军师,位高权重,可也比不上雄八会长。会长才高八十斗,擀面杖的平常状态就有一尺多,试问天下群基,谁敢与田地会的会长一较高下?”说起雄八,文不丑极是得意。

    雄八一手创办了田地会,培养出种庄稼的好手,谁敢小觑他?田地会因雄八而熠熠生辉,在各个组织中处于领跑地位。而雄八也傲笑群雄,寂寞如雪,小伙伴想平静都难啊。

    “军师,哪张脸才是你的真面目?”伪娘问曰。

    “夫人想知?”文不丑淡淡道。

    “不想。好奇而已。”伪娘道。

    “夫人冰雪聪明,否则怎能俘获基人王的心,与他牵手同行。”文不丑赞道。“我听说基人王还有一个儿子,名曰基风!”

    “你是说小风吗,那孩子却是基人王的亲儿子。”伪娘脸色微变。

    基人王在成为基老之前,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他和一个普通的女子生下了基风。随后不知为何,遁入基老界,成了一方传奇人物,更因雪姨刀名声大噪。伪娘也是那个时候认识基人王的,被他的基老气质所吸引,勾消声上了。

    “夫人,基风何在?”文不丑说变脸就变脸。

    “你,你想对小风做什么!”伪娘假意道。他巴不得文不丑抓走基风,“基风那讨厌的小家伙,当着基人王的面一副乖巧模样,到了我这里,各种甩脸色、耍心机,从小就那么坏,长大还了得。”伪娘和基风相处的很不好,只是当着基人王的面,他们还算和睦。

    “放开我后妈,放开我后妈!”突然间,一只小鲜肉跳了出来。

    伪娘的脸都绿了,晕,竟然叫我后妈!伪娘很想动手揍一顿那只小伙子。

    那枚小伙子浓眉大眼,一脸正气。长得很像基人王。

    “风儿,风儿!”伪娘假意道。“快逃,快逃啊!这位叔叔不会放过你的,他是田地会的军师,文不丑!”

    口里说让基风赶紧逃命,伪娘心中则道,基人王的孽种!你今天哪里也别想去了,文不丑不会放过你的。

    果如伪娘所料,田地会的军师拦下了基风。文不丑道:“你就是基人王的独子?”

    基风道:“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就是基风!”

    文不丑道:“基人王的儿子,好好!”

    基风道:“你就是田地会的军师,文不丑?”

    文不丑道:“哦,你知道我?”

    基风道:“雄八身前的名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在田地会颇有盛名。”

    文不丑喜道:“没错,说的正是小生。”

    基风道:“听说你们田地会有很多种庄稼的好手!”

    文不丑道:“然。”

    基风道:“你也是此中高手?”

    文不丑道:“不管是大麦小麦黑麦,水稻旱稻香稻,萝卜茄子土豆番茄,青椒辣椒甜椒……我全都精通,不是我炫耀.。”

    基风道:“哈哈哈,甚好,甚好。文不丑!”

    文不丑不悦道:“你叫我什么!”

    基风道:“文不丑!”

    伪娘不耐烦想道:“哼,他们还在磨蹭什么,撕比啊,直接撕比。反正基风不是文不丑的对手。擒下基风,基人王定会受制于雄八。”

    文不丑很有耐心道:“基风,听你的口气,似乎很瞧不起我。可以说明原因吗。”

    基风道:“无它,只是我在种庄稼上的天赋比你要高,而且我很年轻,将来的成就不可估量啊。”

    文不丑怒道:“小子,你太猖狂了!难道因为你爹是基人王,你就当自己也是基老中的王者!”

    基风道:“虎父无犬子。我父亲是人中豪杰,他除了在武道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就,种田方面也成就不俗。我从小待在他身边,耳濡目染,也渐渐成了庄稼达人。看我这招!”

    砰。基风出拳如风,捣向文不丑的心窝。

    “干!”

    文不丑怒火横扫。晦气啊,小正太也敢挑衅他,他的脸往哪搁。生气归生气,文不丑并未因为对方是正太而就掉以轻心。

    “有点意思。”文不丑笑道。他发现基风的拳法杂乱无章,全是破绽,可他的底子却很好。

    基风的这招是他自创的,命名曰“霜打茄子”。拳劲冰寒,宛若秋末即将结束,凛冬将至,寒霜罩向大地,扫中的目标都是冻茄子。而田地会的军师就是那茄子。

    “哼。基风身体里果然流淌着基人王的血液。”伪娘不悦道。虽不想承认,伪娘也无可奈何。

    文不丑左腿而立,右腿扫出,呼!烈浪滔天旋起,与正太打来的那道拳劲对撞。

    轰嘭!遽闻一声震天炸响,气浪四卷。“啊!”伪娘被乱流卷入其中,抛向远处。文不丑、基风都没去救甩出去的伪娘,因为他们都不在乎他。

    尤其是基风,他恨和他父亲待在一起的伪娘。“想做我的后妈,难啊!”基风在他父亲面前乖巧,暗地里使坏,想要拆散伪娘和基人王,只是基风的阴谋从未得逞。

    “故意的,基风那贱小子一定是故意的。”伪娘吐血道。他受伤了,五脏扭结在一起,说不出的难受。

    “文不丑,你可接下我一拳,有些本事。”还是正太的基风冷淡道。

    “被小不点夸赞,我可开心不起来。”文不丑伤心道。“想我文不丑,以智商冠绝田地会的基老们,风头无俩。难道拿不住你?”

    “文不丑,废话休说。再来。”基风道。

    腾!正太窜空而起,身手俊秀,好似展翅的幼鹰。“当年,有位前辈种庄稼的成就冠绝古今,获得神农的美名。基风不才,也知达不到神农前辈的高度,但求今生无悔,致力于田间庄稼,成为这个时代的庄稼之神!”

    刷。一道雪亮的刀光自基风的生命之海迸出,直如银龙翻江,怒啸九天。基风他爹是使刀高手,基风受他爹影响,也喜欢刀,除了种庄稼,他就喜欢舞刀。

    雪姨刀太过霸道诡异,基人王并不打算将其传予独子,可他又不愿浪费儿子在刀道之上的天赋,故而寻来另外一口名刀,饮马刀。

    基风效法他爹基人王,将饮马刀放在自己的生命之海内。

    适才,自基风体内窜出的那道刀光正是出自饮马刀。

    “饮马刀!”

    文不丑厉声道。

    他以袖代剑,向前挥甩,锵当!挥退了斩向他的那道刀光。

    “小家伙,你又让我讶异了。”文不丑身形立定,基气透体而出,环绕周身。“本以为拿下你很容易……”

    锵!刀鸣乍起,基风整只正太散发着凌厉的刀气,他就像是一柄刀,竖立在天地间的饮马刀。

    倏地,一把刀柄从基风的腹内冲了出来,而无切口。啪!基风双手握住刀柄,缓缓取出饮马刀。他的手触碰刀柄的刹那,天地寂然,无风,无光。唯有他一人。

    文不丑双瞳骤缩,面上的肌肉动了动,虽然只有一瞬,他畏缩了,害怕对面的小伙子。

    “要死人了!我怎有可能被一只鲜肉

    击败。”文不丑伸手在脸上一抹,英俊的面皮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女人的面庞,长眉入鬓,丹凤眼,面透寒气。“基风!”

    基风双手紧握饮马刀的刀柄,缓缓指向文不丑,眼中闪烁着着和他年龄不符的危险之色。“田地会的小丑,我拿什么拯救你?”基风开口道。完全是大人的口吻,超出了他的年龄。“你在我面前炫耀自己的种植技术,哼,滑稽!”

    小巫见大巫而不知,还有活下去的价值?“让我用饮马刀结束你悲惨的一生吧。”基风一字一字道。

    远处,受创的伪娘惊骇道:“基风小儿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可怕了!”他和基人王、基风父子相处多年,自认为很了解他们,时至今日,伪娘愕然发现他一点也不了解基风。那么基人王呢,他又真的了解基人王吗?伪娘不敢想下去。

    文不丑换了一张女人的脸之后,声音也变了,几乎和真的女人一般。大袖挥拂间,茉莉香送了出去。“是吗,让我一观你之能为,看你如何斩我。”文不丑阴翳道。

    “血痕!”文不丑遽地喝道。

    蓬,一团血浪迸爆开来,随即,一柄血剑显现而出,其名“血痕”,出自铸剑名家之手。

    文不丑伸手一招,摄来那柄血剑。“无知的小子啊,为你的狂言付出代价吧。”文不丑冷道。

    剑冷,人冷,血更冷。

    文不丑、基风,两位种庄稼的好手凝望着彼此。

    另有伪娘在远处,他心思诡谲,霞飞面颊之上,似乎想到了恶毒的点子,只待实施。

    悄无声息,另有一人走来了。

    是段郎,基风的好朋友。段郎身在暗处,那双黑多白少的眸子觑向基风、文不丑。“田地会的军师麽。”段郎暗道。“我的种庄稼天赋不弱于基风,而田地会就是我的归处!我会加入田地会,用最短的时间成名。基风,我一生的对手啊,也是我最好的朋友!”段郎笑了。

    刷!

    段郎纵步而出,比豹子还要敏捷。

    “基风,我最好的朋友啊。我知你想要除掉那只妖艳的伪娘,我帮你。”段郎的目标是前方的伪娘。

    右手握着一柄短剑,段郎刺向伪娘的后心,去死吧!你这破坏别人家庭和睦的伪娘。

    因为杀气太盛,伪娘也感受到了身后的危险。“糟了!”伪娘心惊道。

    刷。段郎一剑递了出去,目标不变,还是伪娘。

    “难道我就死了吗!”伪娘万念俱灰。

    “得手了!”段郎心喜道。

    基风、文不丑还在撕比中,无暇他顾,伪娘的死和他们无关。基风希望伪娘死,文不丑不在意伪娘死活与否,雄八若是问起,他有很多去罪的借口。

    呼。一颗脑袋砸了过来,遽地砸向段郎,迅如闪电。段郎来不及反应,那脑袋已然击中他的手腕,“啊!”段郎痛声道。手中的短剑丢了出去,手腕业已断掉。

    “美人,无恙否?”一人大步而来,是雄八!田地会的会长,收集天下种庄稼好手的雄八!

    雄八救下了伪娘。

    “啊!”伪娘看到了雄八拎着的刀,雪姨刀!基人王的雪姨刀!

    基人王呢,心高气傲如基人王,怎可能把雪姨刀交给别人,即便是他的独子也不行!那只有一种可能……

    即是,基人王已死。

    段郎的右手手腕已断,可他忍住了,咬紧牙关,一声不吭。可当他看到打断他手腕的那颗人头,当即失声道:“基人王!”

    地上的那颗脑袋不是基人王的还能是谁的。段郎一脸难以置信,基人王被杀了,脑袋也被人枭去。“是雄八!田地会的会长雄八,是他割了基人王的头。”段郎心中了然。

    “田地会!”段郎暗道。“我要杀基人王的女人,雄八却救下了他。难道雄八也喜欢他?”段郎大惊。“恐怕我要加入田地会,难了。”

    开罪了田地会的会长雄八,我还能加入田地会吗。段郎念头频转,却不知如何面对混乱的开局。同时,他也很担心基风,基人王已死,“基风,他也像我一样成了孤儿吗?”段郎心道。

    田地会的会长雄八,他左手牵着伪娘的手,右手提着雪姨刀。像是王者归来,又像是君临天地间的霸者。伪娘幸福极了,他小逼rd依人般歪在雄八怀里。“这才是真基老!”伪娘暗道。这才是他要的人。

    “丑丑。”雄八忽地高声道。“知道你在做什么吗。”雄八语气转寒。“身为田地会的第二人,却拿不下一只正太。可笑!”

    “是会长!”文不丑喜道。

    文不丑确实很难堪,那么积极性,他竟真的拿不下基人王的儿子,基风。

    “开门,开门!”

    “我知道你在里面,贱人,开门!”

    “开门,开门,开门!”

    雄八右手提着的雪姨刀吟道。

    “父亲!”

    和文不丑撕比的基风顿感不妙。像是有什么远离他而去,是他一生最珍贵的依赖至今的亲人。

    “好机会。”

    文不丑觑准时机,血痕剑劈了出去,锵!打飞基风手中的饮马刀。“哈哈哈,我拿下基风了,拿下基人王的儿子了!”文不丑大笑。

    笑了几声,文不丑也觉挺尴尬的。好像没什么可炫耀的,田地会的会长拿下不可一世的基人王,都未说什么……

    雄八、基风见面了。

    田地会的会长想起了泥菩萨说过的话,“基老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变作龙……”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