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老无名叹了口气,同时隔着裤子扶正他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无名道:“见到你,不知为何,我总有种淡淡的忧伤。”

    “无名!你够了!”来人怒道。

    “雄八,你这是何苦呢!”无名轻声道。“你年少有为,又是偶像派小鲜肉,而且实力不俗。早晚会成就一番大事业,何苦单恋我这枝花?”

    “哈哈哈,无名。我还以为你忘了我呢。”名为“雄八”的汉子放声大笑。其声悲怆,震得整座客栈簌簌摇晃。

    “是他,是雄八!”

    “原来是雄八基老!”

    “天啊,雄八还活着。这怎有可能。两年前,断背山之战,雄八败于无名剑下,至此销声匿迹。他一手所创的田地会也解散了。”

    雄八,基老界的枭雄。成名招式乃是三分基元气,野心很大,创立田地会,网罗江湖人士,为其卖命。另收有三个徒弟,分别是步基云,基风,秦基。

    雄八的三个徒弟中,基风来头最大,其父乃是基人王。基人王成名时,雄八还是正太,还未入基老界。

    然,野心驱使雄八断情断义,可他偏偏相中了基人王。那时,基人王风华正茂,是个基老见了他,都想要和他困觉,雄八也不例外。

    “基人王,约吗!”雄八自信满满道。

    “不约,不约,叔叔不约。”基人王一口回绝了雄八。

    喔特热发克!雄八恼极,彼时,雄八已成名,田地会声势浩大,占地数千亩,人人都是种庄稼的好手,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基人王,你怎敢拒绝我!”雄八悲愤道。也有恼羞成怒的成分。

    “雄八,我听说过你的名字。”基人王道。“你是基老界的翘楚,成就不可限量。可我已人到中年,虽然依旧貌美如花。死心吧,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

    “是吗!”雄八全身散发着邪魅的气息,成功地引起基人王旁边站着的美人的注意。那美人是个伪娘,比真正的女人还要漂亮。也难怪基人王和他相约终身,至死不渝。

    “他就是雄八!”基人王旁边站着的伪娘心道。“真是一头好基老。人生得俊俏,而且年轻。基人王整天练功练功,把我晾在一边,根本不懂我的心思。”伪娘偷瞄雄八,越看越觉得雄八英姿不凡,是可以托付终身之基老。

    “很好,我成功地引起基人王旁边站着的伪娘的注意。”雄八自信道。“想我雄八,要貌有貌,要才有才,要几把有几把,那只伪娘也是大迪奥美女,我们很般配的。哈哈哈,基人王,得不到你我绝不收手。”雄八已敲定计策,既要基人王的芳心,也要伪娘!

    “基人王,我给过你机会了。是你不知珍惜。”雄八冷笑道。他要在伪娘面前表现出他的男子气概与万丈基气。

    “你先退下。”基人王对身边的伪娘道。“我要与雄八撕比,误伤了你那就不好了。雄八是糙人,下手不知轻重。”

    “是。”基人王旁边站着的伪娘展颜笑道。他的眼睛虽然在基人王身上,心早已飞向了雄八以及他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真想见识一下田地会会长雄八的擀面杖!”伪娘心动了。

    待伪娘退后,基人王这才解开手中的长条形包裹,里面包着一柄刀,雪姨刀!

    基人王缓缓取出雪姨刀,刀芒璀璨,照亮了基人王的面庞,而他的眼睛也越来越亮,比雪姨刀还亮!

    “雄八。”基人王道。“你们田地会多行不义,打着爱的旗号,强取无辜基老们的良田。不从者,你们不留活口。你身为会长,不修身不修德,纵容手下,早已惹得天怒人怨,纵是基神再世,也不会放过你的。”

    “哈哈哈,迂腐之见!”雄八驳斥道。“妇人之仁,想不到基人王竟有妇人短见,你真的是名动基老界的雪姨刀之主?”

    “你无药可救矣。”基人王摇头道。

    言罢,基人王右臂竖起,雪姨刀微微颤动,“开!”基人王喝道。

    蓬!

    一团雪光荡爆开来,而雪姨刀也起了变化。

    江湖传言,雪姨刀的刀吟声是酱紫滴:“开门,开门,开门,我知道你在里面,贱人,开门!”

    雄八很激动,握草,终于能听到雪姨刀的刀吟了吗?也不枉此行。支起耳朵,雄八静听姨妈刀的任何异动。

    真如传闻那般,雪姨刀发出清亮的吟声,“开门,开门,开门!”

    “开门,开门!”

    “我知道你在里面,贱人,开门!”

    “开门,开门,开门!”

    雪姨刀真的没让雄八失望,他拊掌道:“善。此刀大好,与我有缘。基人王,交出雪姨刀还有你之局部地区之花,我饶你不死。”

    基人王冷笑道:“雄八,你执迷不悟!”

    雄八嘿然道:“执迷不悟?你在说我?我坐拥万顷良田,创立田地会,我这人很好的,什么事都搞投票。你知道吗,我是全票通过的,成了第一任会长。这代表什么,代表我深得人心。基老们都听我的。而你,基人王,除了雪姨刀还有身后的美人,你有什么?你的消声巴有我的强大?你的声势能与我相比?”

    “不能!我高高在天,而你匍匐于尘埃之中。”雄八袖袍鼓舞,基气荡爆。整只基老愈发不可一世。

    “好有型!我稀罕他!”基人王身后的伪娘芳心大喜。恨不能投进雄八的怀中,和他那啥。可怜的基人王,什么都不知道。

    面如冠玉,雄眉似剑,雄八往那一站,竟把基人王比下去了。“江山代有基老出,可惜雄八心术不正,留他不得。”基人王惋惜道。

    两人眼中只有对方。

    “雪海无涯!”基人王陡地喝道。他扬起的雪姨刀猛地劈出,蓬嗤!蓬嗤!蓬嗤!一团团雪花飙爆,天地间除了白色,再无它色。

    雪花汇成汪洋,自高天涌下,壮丽无伦。

    基人王执掌雪姨刀之后,练功更加勤奋,即便得到了伪娘的芳心,一有时间,他还是练功。

    雪海无涯,顾名思义,雪花交叠成海,无边无涯,中招之人,生命之海也会被封冻住,渐渐成为废人,最后向冰屑一样炸开。

    “雄八,你可不要死了!”基人王的女人心道。这伪娘典型的水消声杨花,见到雄八更有男子气概,富贵不凡,早已倾心。他才不愿意跟着基人王在荒郊野外受罪,衣食还要自己动手,哪个伪娘受得了啊!谁不愿被人捧着,让别人伺候。

    “这才是基人王!值得我拥有的基老。”雄八赞叹道。

    基人王越强势,雄八越喜欢,他喜欢挑战有难度的事情,可雄八天资异秉,任何事都难不倒他。

    雄八的身躯不算高大,可总给人不可直视的感觉。只见他双臂上扬,手心向天。嗤嗤!嗤嗤!他掌中有两团基气凝成的球状物。“如果一颗基球不能解决问题,那就两颗好了。”雄八笑道。“可你是基人王,我给你三颗蛋!”

    飕!飕!飕!三颗圆球怒飚而出,两颗从雄八的手心发出,还有一颗出自雄八不能说的地方。

    对付一般的高手,雄八只用一颗圆球即可,死在他基球下的基老不知有多少。能让雄八放出两颗基球的人已是超一流高手。

    轰,轰,轰。

    三颗基球同时爆掉,恐怖的能浪风暴四下卷荡,涤扫雪海。“哈哈哈,雄八,你够狂。”基人王喜道。

    同是高手,同是狂人,同是基老,基人王、雄八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腾!腾!雄八、基人王蹑空而上,尽显王者之风。

    地上的伪娘担心道:“为什么他们要争个你死我活?基老啊基老,难以理解的生物。哪像伪娘,只有有大迪奥就好了。”

    “夫人,你这就不懂了。”

    一人笑道。

    “谁!”

    伪娘惊道。有人在他身边待了很久,他却无所察觉。

    “夫人,你在寻我吗?”

    那人悠然道。

    嗡,空间一阵扭曲,一书生模样的鲜肉走了出来,他道:“夫人,小生有礼了。”

    “你是?”伪娘道。

    “田地会的军师,雄八会长的私人秘书,文不丑。”

    “你就是文不丑!”伪娘奇道。

    “是。”书生笑道。“夫人,小生脸上有什么吗?”

    “不,你和传闻中的不太一样。”伪娘直言道。

    “传闻?他们是如何形容小生的?”文不丑笑道。

    “他们说你冷血无情,不苟言笑,而且是个丑汉子。”伪娘道。

    “丑?”文不丑郁闷道。“小生一脸胶原蛋白,五官立体,虽然没有雄八会长那样霸气,可也是鲜肉一枚呐。”

    “唔,兴许是他们没见过你的缘故。”伪娘道。

    “不,夫人你再看我这张脸,如何?”文不丑大袖扬起,遮住脸,旋又移开袖子。

    “啊!”

    伪娘失声道。骇的跌坐在地上。

    文不丑换了一张脸,左脸长了一颗肉瘤,右脸无肉,几乎见骨。“吓到夫人了吗?”文不丑笑道。

    “军师,不可吓坏了他。”雄八笑道。

    “离开他!”基人王吼道。

    “你若敢伤害他,我让你求生不能!”基人王一刀劈退雄八,扭身冲向文不丑。刷,他腾窜而至,雪姨刀削向文不丑的肩膀。

    “夫人,得罪了。”田地会的军师歉然道。他大袖一拂,呼,浩然之气荡开,裹了伪娘,向高空抛去。

    刷。文不丑像燕子似的贴水疾驰,躲过基人王劈来的那刀。

    “会长,先行一步。”文不丑道。

    “去吧,军师。不可对基人王的夫人无礼。”雄八故意道。

    “是。”文不丑笑道。“田地会才是夫人的归处。”

    “畜生!你们俩个畜生!”基人王暴怒。蓬!他的秀发冲天飞舞,“你们都该死。雄八、文不丑,死来!”基人王双手紧握刀柄,旋身而起,合刀而上,劈向文不丑。

    “会长!”文不丑惊道。他是田地会的军师,并不以武力见长,是智将。文不丑虽然不是手无缚鸡之流,可也不敢同发狂的基人王撕比。

    “军师,你花颜失色了。”雄八笑道。

    文不丑还有利用价值,雄八自不会坐视基人王斩了他。在雄八看来,文不丑比基人王的夫人有用多了。

    刷。

    雄八凌空而起,右臂扫拂,五指虚捏的那团基气放了出去,“基人王,你的局部地区之花终究是我的!”雄八冷笑道。

    轰嗡!

    雄八放出的那团基气遽地旋爆开来,狠狠地撞向发狂的基人王,同时推开了文不丑。

    文不丑笑了笑,巧妙地掩去眼底的恨意。“会长,我去了。”说话间,他也不忘动手,抓来那只伪娘,一同遁去。

    “夫人,夫人,夫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捏人王目呲近裂,一口钢牙业已咬碎。

    “基人王。”

    雄八阴冷道。

    他像是一堵墙,像是一座高山,横在基人王前面。巍巍然,难以逾越。

    “开门,开门!”

    “我知道你在里面,贱人,开门!”

    “开门,开门,开门!”

    基人王手握的雪姨刀又开始悲啼了。似在为刀主哭泣。

    可基人王渐渐入魔,不是人控制刀,而是刀控制人。刷!刷!刷!雪姨刀飘出一道道寒气,没入基人王的生命之海。

    雄八将手负在身后,暗道:“雪姨刀今日要易主了。哼,它想控制我,难啊。我可不是基人王。”

    嗤嗤嗤!雄八右手掌心有三种颜色的基气绞缠在一起,急剧旋转,渐成球状。“宁愿我负天下基老,决不许天下基老负我。”雄八冷声道。

    雄八静静地看着基人王入魔,从旁环伺,不加制止,反觉有趣。

    “基老界的人杰要失去自我了麽,基人王,你让我失望了。”雄八暗道。

    既是如此,那就彻底抹去你的存在。让这世间再不存在基人王,但在那之前……雄八笑了。

    还有基老能做的事情啊。

    雄八已经基人王视为鱼肉,而他则是烹饪之人。

    “开门,开门!”

    “我知道你在里面,贱人,开门!”

    “开门,开门,开门!”

    雪姨刀欢呼道。

    音调也变了,不再是悲啼,而是狂喜。

    “哦!”雄八不敢放松。

    他对雪姨刀志在必得。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