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回到很久很久以前,葵花真人那时还是基老,叫做“无名”。

    “我之好基友啊,这里是什么地方?”

    无名的基友问道。

    此人唤作剑尘,君子剑的持有者。

    剑尘的年龄要比无名小,两人亦师亦友,情到深处,顺其自然也就搞基了。

    无名以指击案,咚,咚,咚。不理会剑尘的发问。

    其间,客栈人来人往,多是伪娘、基老,往来之人皆是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的妖艳鲜肉。剑尘自命不凡,颜也是极好的,可在这间客栈,总有陌生的鲜肉用颜值碾压剑尘。

    剑尘坐不住了。看到那么多优秀的小鲜肉,自信心难免受创,谁会给自己添堵呢。腾,剑尘站了起来,右手按住无名的肩膀。“无名,你什么意思!带我来这里是什么意思?”

    咚。无名最后一次敲击桌案。他阖上的眼皮也翻开了,有点失望地瞄向剑尘,“剑尘啊剑尘,耐心些。不可毛躁,唐突了此间的佳人。”

    “佳人是在说我吗?”

    一连串的笑声响起。一只伪娘娉婷而来,削肩细腰,面如银盘,水汪汪的杏眼,剑尘看到来人之后,惊叹:“噫,这里还有这等伪娘。可搞基哉!”

    弱柳扶风也似,伪娘来到无名、剑尘桌前,他道:“无名,你来了。”言语中多有喜悦之意。他还是很欣赏无名的,尽管对方只是一头基老。可无名不像是一般的基老,他的叽叽不但够大,本事也很大,伪娘动心了!

    这间客栈就是销金窟,一掷千金者随处都是。来此间的客人都多是大基老,高雅的伪娘。除了寻朋访友,对酒当歌外,自然是为了散出汉子的消声液啊。

    有一点必须说明,即便你有钱,在这里也不一定能寻到伪娘、基老,除非你用真才实学打动他们,方可同赴巫之山。

    剑尘一看到这只伪娘,魂也丢了,人也傻了。呆然而立。伪娘掩嘴道:“无名,他就是你说额那个呆鹅吗?今日一见,当真若此。”

    伪娘坐在无名旁边,为他倒酒。并将杯中的美酒喂到无名口中。

    剑尘忽生嫉妒之心,恨不能踹开无名,让伪娘坐在他腿上。

    无名道:“剑尘,何不坐下,我为你介绍一人,他是雪梨姑娘。这间客栈的五大花魁之一。剑尘,剑尘?”

    剑尘调整好呼吸,坐了下来,这才道:“剑尘见过雪梨姑娘。”

    雪梨的目光多集中在无名身上,只是用眼角余光瞥了一下剑尘,“嗯”了一声,敷衍了事。他对剑尘毫无兴趣。

    剑尘很是尴尬,心道:“我的擀面杖要比无名的长,脸蛋也比无名的漂亮。为何雪梨姑娘对我爱理不理?”

    无名也不知道讲了什么,都得雪梨伪娘吃吃发笑,另一旁坐着的剑尘更加恼火。自己给自己斟了一杯酒,灌了下去。毫无滋味,剑尘品不出酒的味道,权当喝水。

    坐听无名与雪梨谈笑风生,基老哈哈大笑,伪娘巧笑倩兮。剑尘几乎要发狂了。“怎会这样,怎会这样!”剑尘一遍又一遍地问自己。“无名,你带我来这里,就是为了向我炫耀吗?你不但本事比我大,还深受伪娘的欢迎。而我,我剑尘只能做你的陪衬!”剑尘的生命之海不住翻滚,浊浪滔天而起。

    呛!君子剑出鞘,跃出海面,并在上空飞驰。镇守剑尘的生命之海。

    剑尘把他的佩剑放在生命之海中蕴养,以生命之水冲洗剑身。哪只他今日见到雪梨伪娘,一颗基老心大乱,失了方寸。生命之海也躁动不安。

    无名、雪梨同时注意到剑尘的异样。

    “基友啊!”

    无名推开雪梨姑娘,一掌按在剑尘的心口。“基友,你无恙乎。”无名担忧道。

    雪梨眼中闪过妒恨之色,只有一瞬,被他掩去。可却被剑尘捕捉到了。“哦,雪梨姑娘很在意无名。可无名更在意我这个基友……”剑尘忖道。

    剑尘是使剑高手,无名虽不用剑,可他剑上的造诣更胜剑尘。这才是让人生气的地方,有些人不管如何努力,却比不上那些漫不经心不思进取的人……

    哧,哧,哧。无名向剑尘的生命之海打入数股剑气,相助君子剑,震慑他的生命之海。

    数息之后,剑尘的生命之海再度平寂,君子剑也已入鞘,沉入海底。

    可无名的手还按在剑尘的心窝上。满眼焦急,他道:“我之基友,你好些了吗。讲真,你刚才吓到我了。”此刻,无名心里只有剑尘,哪有什么雪梨,酸枣。

    雪梨静静地坐在那里,看着无名、剑尘秀恩爱,尤其是剑尘,他别有用心,刻意配合无名,狂撒狗粮。

    狗血滔滔的剧情就在雪梨身前上演。

    雪梨贵为这间客栈的五大花魁之首,心机还是很深的,他已排下三十几种计策,无一不置剑尘于死地。可怜剑尘,还在想着如何得到雪梨的芳心,也是没谁了。

    “草,你们就在我面前作死,我不弄死你们,还能安静的做个心机表吗。”雪梨伪娘暗道。他面色如常,自斟自饮,笑看无名、剑尘炫耀恩爱与激情。

    “无名,够了,把你的谁拿开!”剑尘忽道。这老小子太不自觉了,总想占我便宜,剑尘心道。

    “基友,走走走,我们离开此地。我要仔细检查你的身体,以防万一。你可不能有事,你如果有个三长两短,还让我怎么活下去?”

    “无名,你闭嘴!当着雪梨姑娘的面,瞎将什么大实话!”剑尘怒道。

    “”

    雪梨也是无语。

    哼,你们的爱还真深。越是如此,雪梨越想拆散无名、剑尘。“我拆散的基老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很好,你们被我盯上了。不拆散你们,我就不是雪梨!”

    雪梨将手中的酒杯放了下来,道:“无名,来,到我身边来。”

    无名摆手,道:“不可啊,剑尘的身体还很虚弱,他离不开我。我要用爱与大手温暖他的心窝。”说完,无名的手使劲向剑尘身上蹭。

    剑尘恼极,向后躲开。

    无名急道:“看呐,剑尘躲避我的速度明显迟钝了,这就是他受了内伤的表现!”

    雪梨伪娘:“”

    剑尘基老:“”

    你怎么不去死啊,无名基老。他们均想道。

    雪梨的视线忽然集中在剑尘身上,这让后者心花怒放,狂喜不已。“哎呀呀,雪梨姑娘终于注意到我了吗。看我看我,看我啊!我的脸比无名俊俏多了。”剑尘四十五度仰望上空,留给雪梨伪娘最美的侧身。

    “这厮从一开始就奇奇怪怪的,难道有病?”雪梨奇怪想道。他对剑尘的第一印象不好,连带着瞧不起他。要不是因为剑尘是无名的基友,最好的基友,雪梨才不会出来见他。

    哧!

    一道剑气透窗而入,射向无名的左脸。

    “哼,是你吗,第二贱皇!”无名不动声色道。

    第二贱皇,使剑的贱人。他好胜心极强,非要与无名一较高下,争那基老界第一人。可是无名不慕虚名,随遇而安,不与第二贱皇一般见识。

    然而,第二贱皇阴影不散,无名出现在哪里,他就出现在哪里。

    无名吃饭时,第二贱皇会从桌子底下爬出来。

    无名休息时,第二贱皇会躺在无名的床下。

    无名和剑尘消声基时,第二贱皇会咬着手绢,在一旁跺脚。

    久而久之,无名、剑尘也就习惯了随处可见的第二贱皇,他若不在身边,还觉不舒服呢。

    嘭!

    第二贱皇马上破窗而入,用他庞大的体积震慑在场的基老、伪娘。

    “哈哈哈,我是第二贱皇。想和我比贱,你们都不够格啊。”第二贱皇大笑道。他双臂抱剑,放在身前。那双铜铃大的眼睛扫视全场,无有人敢于他对视。

    “无名,剑尘,我来了!”第二贱皇怒道。“你们怎么能抛下我,好狠的心肠。都是因为这个伪娘吗。”

    第二贱皇觑定雪梨姑娘。“因为他吗,是他让你们魂不守舍,废寝忘食。”

    无名道:“不是不是。”

    剑尘却道:“是!”

    听到无名否认说“不是”的时候,雪梨的眼睛中满是诧异与怒火,而听到剑尘说“是”时,他又略显得意,还有些鄙夷。雪梨看不起剑尘,认为他配不上无名。“这等下贱之基,无名为何相中他了?”雪梨心疑道。

    剑尘在未遇到无名时,也是光明磊落的好基老,可他人生最大的幸运与不幸,皆是碰到了无名。无名容颜一般,谈不上多俊美,可他身上偏偏散发着一种无人能及的魅力,任何基老、伪娘都会被他吸引,甘愿陪着他,守候他。

    除了颜值与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剑尘处处受到无名的压制,虽然无名感觉不到,可心思极细的剑尘更感委屈。

    一个基老待在比他更优秀的基老身边,他付出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与汗水以及基油,可他还是比不上那个基老……这种苦涩的挫败感,剑尘刻骨铭心,很难忘记。

    雪梨、无名、剑尘,他们之间的爱恨情仇也因此埋下了黑暗的种子,等待着发芽,直至后来的决裂,剑尘与雪梨待在一起,共同算计无名。无名更是舍弃过往还有基老身份,以葵花真人的身份行走世间。这是后话了。

    第二贱皇的出现,同样引起雪梨的关注,以及另外一只伪娘的注意力。他是鸭梨,和雪梨同为花魁。另外三人分别是,冻梨,大梨,小梨。

    雪梨,鸭梨。冻梨,大梨,小梨,五只伪娘各有特色。然而,论心机,谈美貌,听谈吐,雪梨技压群芳,独此一人。

    鸭梨伪娘一看到第二贱皇,马上被他吸引了。“好个相貌堂堂的汉子,四肢强壮,头脑简单,是我稀罕的类型。”

    “这位人客官,小女鸭梨有礼了。”莲步轻挪,鸭梨伪娘走了过来,接近第二贱皇。

    “嗯?这个伪娘怎回事?两眼放光,看我像是狼看到了肉!”第二贱皇心惊道。他也是基老界的一号人物,面对鸭梨伪娘,却有些胆怯。

    “人客官,来这里。”鸭梨牵着第二贱皇的手,把他带走了。

    全程,第二贱皇像是失了神的傀儡,任由鸭梨伪娘施为。剑尘、无名纳闷道:“天了噜,第二贱皇怎会那么老实,被别人像是牵了条小狗似的拉走了……”

    两大基老同感不可思议。无名、剑尘为了摆脱第二贱皇,费了不少心思,使了很多手段,可第二贱皇就是那打不死的小强,踹也踹不出去。

    鸭梨伪娘离开时,不忘向雪梨伪娘眨了眨眼睛,挑衅的意思多于问好。都是上等伪娘,姐妹之间当然有竞争,有竞争就有撕比,有撕比就有间隙。

    可雪梨姑娘根本不把鸭梨伪娘放在眼里,在他看来,鸭梨、冻梨、大梨、小梨都是配角,他才是客栈的主角,花魁什么的,只要他一人就足够了。然花再好看,也许绿叶点缀。雪梨还是明白这个道理的。

    眼界的高低能让你看清前路,然即便有路了,你不去走,偏要打滚,或者原地踏步,怪得了谁来。

    基老剑尘并指如剑,啪,打开无名热情的大手。“你他消声的够了,别再我的奶大肌上抓来抓去。”剑尘气道。好歹注意一下场合,看一下气氛。懂不懂什么是情调。

    雪梨转身就走,而且他也知道剑尘会追上来。因为雪梨伪娘吃定基老剑尘了。“能利用则利用,用完之后弃掉。”雪梨冷酷道。

    正如雪梨所想的,剑尘避开他的好基友无名,去追伪娘了。

    “基友,我的基友啊!”无名在背后殷声呼唤。“跑慢些,你受伤了,不可加重伤势。伤在你身,痛在我心。心好疼。”

    “”

    “”

    剑尘、雪梨均很无语。选择无视身后的基老。

    “鱼儿上钩了。”雪梨轻声道。

    “伪娘,我来了。无名用过的东西,我也要用!”剑尘心道。

    伪娘、基老各怀心思,一起离去。

    无名既没去追赶他们,也未离开,他右臂舒卷,五指半张,好似钢爪。“过来吧。”无名喝道。

    凭空摄来一人,啪,五指扣住那人的脖颈。“你又是谁,跟踪我多日,换了十几张面皮,它们的做功精细,剑尘没有发现其中的端倪,你却瞒不过我。”

    呼。无名对着被抓之人吹了一口气,那人脸上覆盖的面皮皲裂,现出下面的真容。

    “无名,你还记得我吗!”那人冷冷道。

    “啊,是你!”无名愕然。手也松开了。

    “不错,是我。”那人扯掉脸上的人皮面具。“你没想到我还活着吧。无名!”

    “你本该死了的!”无名道。

    “本该死了?”那人大笑。“该死的为什么是我?”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