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吒三大子忽觉仇恨不够大,“我他妈的还要拉仇恨啊!”姬吒沉思道。

    仇恨拉得好,大家才能尽情地撕比,否则就不能愉快地玩耍。清了清嗓子,姬吒三大子朗朗道:“在场的伪娘们,不是我说,诸位都是垃圾!”

    哗!

    包括东方不败、肾总疼、白鹤娘在内的伪娘脸色哗变。皆想道,姬吒三大子这厮想作甚,想要群挑?想要被揍吗!

    白鹤娘毕竟是姬吒三大子的师兄,马上想通了其中的关节。他俏脸布满煞气,扭过头,狠狠瞪着师弟,希望他别再说下去了。

    可姬吒三大子一边照镜子,一边道:“尔等伪娘,既无姿色,哪像我和白鹤师兄这般靓丽无双,额,白鹤师兄的颜值还是略逊于我。不努力长得好看些也就罢了,你们的小伙伴也不够强壮啊。我等伪娘因为什么出名的?谁能告诉我?”

    无人回答姬吒三大子的问题,他继续道:“我等伪娘当然是因为大迪奥出名的。人称大迪奥美女。你们呢,你们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保养的好吗?还能正常工作吗?多少天没使用了?它们寂寞了吗?”

    大伪娘古云鹤的面色稍霁,心道,我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不但保养的好,而且经常来不及干燥……

    可古云鹤下一瞬就后悔了,只想出手灭了姬吒三大子,哪管他的师门。

    姬吒三大子秉着“仇恨拉得好,撕比好进行”的原则,以尖酸的语气挖苦道:“乃们这群不长进的伪娘啊,就是因为你们,我等大迪奥美女才会被基老们瞧不起。基老界菁英辈出,小鲜肉们一个比一个水灵,真个是我见犹怜,而你们呢,素面朝天,头发分叉,鼻毛不修。”

    话语刚落,姬吒三大子默诵口诀,他那号称和太阳肩并肩的呼啦圈腾空而起,呼呼旋动,蓦然间,呼啦圈变作一面镜子,长百丈,宽五十丈,高七十丈。这面巨大的镜子缓缓照过东方不败、肾总疼、古云鹤等人。

    镜子照到谁,谁的面色阴冷几分。愿意无它,这面镜子能照出任何人的缺陷,并加以放大。这些心气高傲的伪娘谁受得了啊,每个人都在内心酝酿怒火,只待出击,灭了姬吒三大子。

    站在姬吒三大子身旁的白鹤娘释放斗气,掩住他全身。他可不愿被那面镜子照住,显出种种丑态。

    而照到姬吒三大子自己的时候,他又动了手脚,此时,镜子不但找不出姬吒的缺陷,还具有美颜功能!

    姬吒三大子往镜子之前一战,不但形象高大,而且面白如玉,俊美不凡。在场的伪娘都被他比下去了,包括白鹤娘。

    三大子对镜自怜,他道:“天呐,上天为何赋予我无双的容颜,这张脸,这个身段,真是极好的。”

    呼。

    一颗金色的骷髅头腾啸而来,窜至镜子前方。镜面上的景象丕变,刷刷刷,刷刷刷!上万道镜华迸舞,四下扫荡。

    噗!一只伪娘被几十道镜华扫中,化为脓血,扬天抛撒。躲闪不及的基老被击中,也难逃一死。

    上官小红站在一块青石上,不急不缓,悠然而来。她手腕一抖,邪蝗剑轻颤,哧哧哧,剑气荡驰,扫开那些攒射而来的镜华。

    “极恶女仆,因何去照镜子?那面镜子由姬吒三大子的呼啦圈所化,有何妙用?”上官小红不解,向前一探究竟。

    “喂,极恶女仆,你想做什么!”姬吒三大子叱道。

    “滚!”

    金色的骷髅头不耐烦道。哗哗,哗哗!古燃灯内冲出数股焰流,拦腰撞向姬吒三大子。“这人好烦。”极恶女仆的金色骷髅头忖道。

    身为姬吒三大子的师兄,白鹤娘漠然以对,不加制止。人仍在斗气护罩之内。

    姬吒三大子怒道:“极恶女仆,你狂什么,叛出女仆界,只剩下脑袋了。小爷不稀罕你啊。”

    左手捏诀,右手作拳,姬吒三大子放手一搏,对抗撞向他的数股焰流。蓬!他右拳轰出,拳劲猛烈,直接轰爆那股最粗的焰流。与此同时,他左手朝天空一抹,嗡嗡,气流颤荡,扫碎另外三股焰流。

    “小爷怒了啊!”姬吒三大子吼道。

    双目绽放虚电,姬吒怒视极恶女仆。“啊!”三大子惊道。

    他在镜子中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镜中之人,哪里是什么金骷髅,赫然是一冷艳佳人,黑发如瀑,明眸闪烁着寒光,她身着黑色的女仆装,头戴兔耳,而且右手托着一灯,古燃灯!

    镜中之人分明是极恶女仆,叛出女仆界之后,被无数女仆嫉恨,呼之曰燃灯女仆。

    呼。

    上官小红轻掠而来,她的身体也映入镜面之内,和极恶女仆站在一起。

    “梨子姬?”极恶女仆开口道。

    镜中的上官小红极是诡异,整张脸除了眼睛就是眼睛,既无眉毛、鼻子,也无嘴、耳,皆是眼睛。

    镜中的上官小红,脸庞上下三排,长了九只眼睛,额头嵌了两只竖眼,面颊两侧分别生了四颗眼睛。“嗯?”上官小红伸手,以指尖戳了戳自己的脸。

    刷刷刷,镜中的十九只眼睛齐齐望向镜子外的上官小红。

    “你怎么变成这副鬼模样了!”极恶女仆道。

    “”

    上官小红还真不知如何回答。

    “收!”

    姬吒三大子急道。那面大镜遽地幌了幌,倏化呼啦圈,回到姬吒手中。

    “啊。”极恶女仆变成了金色的骷髅头,上官小红还是上官小红,脸上只有两颗眼睛,也有鼻子有耳朵。

    古燃灯绕着金色的美人颅、上官小红旋动,降下道道光焰,光怪陆离而又神秘莫测。

    “那就是你的真面目?”极恶女仆道。

    “美颜,是美颜过的样子!”姬吒三大子高声道,提醒极恶女仆她长得没那么好看,美颜过才那么漂亮。

    显然,极恶女仆没在听姬吒瞎比比,什么美颜过的样子,“我本来就长得好看,不说倾国倾城,也比在场的伪娘、基老、贫消声娘漂亮!”

    刷。

    伪娘界的羊剑同学怒驰而来,他蔑然道:“极恶女仆,还要逃吗?”

    “还有你,贫乃娘,你的沧井兽吃了我的哮天犬,你拿什么赔我?”羊剑冷笑道。“这样好了,你把沧井兽、灰机、狗霸斯基、哮地犬还有基莲灯都交予我,我们两清,如何?”

    上官小红爱理不理,无视羊剑同学。

    “呃,你聋了吗!”羊剑道。他是伪娘界的超新星,走到哪里都是众人关注的焦点,岂非一只贫乃娘所能相比的。毫无可比性嘛。

    姬吒三大子喜道:“师兄,师兄。白鹤娘师兄,羊剑那小表砸来了,我们揍他啊,一起揍他。只凭我一人,虽能和他斗得不相上下,擒下他却比较困难。可加上师兄,那就不同了。”

    白鹤娘没好气道:“师弟,忘了你之前说的话吗,我们不是来撕比的,是为了抓走王女仆的女儿,献给太二师尊,做他的夫人以及我们的师娘。”

    姬吒三大子道:“师兄,羊剑都欺负上门来了,你难道还要退缩?”

    白鹤娘还要反驳,刷,他背后旋来一道剑气,戾气很重。

    “死吧,伪娘!”地下城的原守护者雄基姬不悦道。

    伪娘,都是伪娘的错!雄基姬很是不满。东方不败是伪娘,他手里有小叽叽相功,羊剑也是伪娘,他手里有割基十三魔经,“太搞笑了!当年,葵花真人创出葵花宝录,基名不朽。是基老哎,葵花真人是基老啊,他毕生的心血怎能落在伪娘手上!”雄基姬义愤填膺。

    “我持有辟邪鸟经,是残卷。小叽叽相功、割基十三魔明明就在眼前,唾手可得。那些个伪娘却不让我遂心如意,简直该死。”雄基姬满脸戾气,手中拎着的那柄重剑也呜呜长鸣。

    白鹤娘双剑齐发,斩断雄基姬施放的那道剑气。“此子不凡!”白鹤娘暗道。“他之能为让我讶异了。”

    雄基姬的重剑,本体是叮叮鸟的首领,由鸟化剑,而雄基姬本人又修炼辟邪鸟经,两者相遇,可谓事半功倍。

    “梨子姬,”雄基姬望向上官小红。“羊剑对你不敬,我帮你宰了他。”

    “随意。”上官小红道。

    “就凭你。”羊剑嘲笑道。

    “一只名不见经传的基老。”羊剑拎起三尖两刃刀,斜指雄基姬。“你对我有所图,当我不知吗。”

    锵,锵!白鹤娘的两口剑相击,一蓬剑华洒下,宛如迸叠的雪浪。“羊剑,可否将那只基老交予我对付。”白鹤娘开口道。

    “哦。”羊剑笑了。“白鹤娘对他感兴趣,我怎敢不让。”将身旋起,羊剑同学挥动三尖两刃刀,劈向上官小红。

    金色的骷髅头马上调走古燃灯,且幸灾乐祸道:“梨子姬,伪娘要撕比你了,不关我事。”

    上官小红也未答话。她抬起右臂,迎向羊剑同学劈下来的三尖两刃刀。

    锵当!

    邪蝗剑、三尖两刃刀相击,剑光涌动,刀芒胜雪,刺得人睁不开眼睛。

    “我又不认识你,何苦与我捉杀。”上官小红道。她手腕用力,锵的一声,邪蝗剑劈开三尖两刃刀。

    “梁子结下了,你又何必装傻卖萌。”羊剑道。

    “就是就是。”金色的骷髅头从旁笑道。“梨子姬,羊剑,你们慢慢玩,我先走了。”说完,她跳进古燃灯之内,摧开灯焰,想要离开此地。

    “哪里去!”

    王女仆之女忽道。

    这位姐姐恨透了极恶女仆,“你欺骗了我,燃灯女仆!”王女仆之女愤怒道。“我敬你,尊你,爱你,你呢,你却耍我!”

    “这么大的人了,脑子却不好使。若不是因为你妈是女仆界之主,我懒得寻你晦气。”古燃灯内传出极恶女仆的戏谑之声。“你似乎忘了一件事,你妈都不敢拿我怎样,你又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谈交易?”

    哧的一声,古燃灯旋出一抹长炎流,瑰丽之极,打向王女仆之女的脑袋。她脑袋上有一个“恶”字,极恶女仆很是不爽。当对方是在侮辱她。

    女仆界之主降下的分身,早被大基老花容想毁去,抹除那道分身之后,花容想匆匆离开,很急的样子。基友召唤,他不得不去赴会,毕竟那人是妙蛙上人,花容想还以太基居士为名时的最爱。

    上官小红、羊剑同学厮杀在一处,雄基姬、白鹤娘、姬吒三大子相互撕比。

    “像姨妈一样散开吧。”

    遽然间,有道清冷的身影掠来,毒岛冴子来了。学姐左手斩基刀,右手姨妈刀,对着羊剑连劈数刀。

    蓬,蓬,蓬!一团团刀芒涌爆开来,血光滔天而起,飚射向羊剑同学。

    “小红,我来了。”毒岛冴子道。

    “嗯。”上官小红点头道。

    羊剑同学的三尖两刃刀不错,“挺适合冴子的。取来就是。”上官小红一旋身,脚下的契约方石荡开一蓬青焰,遽地高高窜起,形如青莲。

    羊剑同学也不再保留,运起割基十三魔经中的招式,应对毒岛冴子、上官小红。

    面罩魔气,头发散开,羊剑同学再无先前的俊朗模样,好似魔头。尤其是他中间的那只竖眼,狰狞可怖,向外溢出淡蓝色的魔焰。

    葵花真人,一代武道奇才,因被自己的伪娘消声伴欺骗,更让他心寒的是基友也是幕后黑手,至此弃了基老身份,醉心于武道,创出葵花宝录这本武学奇经。

    因恨基友,由爱生嗔,葵花真人所创的奇经,小叽叽相功、辟邪鸟经都需自断汉子的擀面杖,否则练不成经书上的无上武功。割基十三魔经更是可怕,若修此经,终其一生,再不能做基老!

    羊剑同学因为是伪娘,本不是什么劳什子的基老,毫无顾虑,修习割基十三魔经得心应手。

    “第一魔。”羊剑阴沉道。

    锵锵,锵锵!他的三尖两刃刀疾颤,刃口也镀上了一层蓝色的魔焰,望而让人心生敬畏。

    上官小红道:“这就是十三魔中的第一魔吗。”

    在青府,也有一卷孤本,葵花宝录的孤本,上官青收集来的,小红同学翻阅过。她对葵花真人的尊敬滔滔不绝,贤人虽逝,他的旷世才情却留下了。

    东方不败、雄基姬也忍不住向羊剑同学望来。心有所动。“葵花宝录的副本出现了!”

    “是什么让你分心了。”

    “肾总疼”伪娘冷声道。“东方宫主,莫要忘了,你还在与我撕比。”

    “哼!”东方不败哼道。“肾总疼,你怎么不去死,本宫不屑与你为伍。像你这样的伪娘不该存在。”

    伪娘界需要新鲜的血液了,再不改变,将会暮气沉沉,终将死去。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