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年,基老界人杰辈出。然而,有一基老冠压群基,大放异彩,其名曰豹丁。

    豹丁擅长使刀,更善于揭开基友们的衣服。豹丁之刀,锋利异常,其薄若纸裁,似金非金。

    再闪耀的基老,他也会死去,豹丁亦然。

    豹丁之死,众说纷纭,有人说他死于好基友之手,也有人说他饮酒过量,醉死在水沟之中。还有一种说法,他被自己的小刀杀了。

    越传越玄乎,却不影响后世的基老崇拜豹丁,因为那位前辈号称坐拥基友八千八。豹丁死后,他的成名小刀也消失了。

    后来,基老界出现了另外一位基老,也擅使刀,基号“笑丁”,自称是豹丁的传人。而他手中所握的刀子正是豹丁之刀,劫牛刀。

    当年,基老界出现了一头凶兽,曰劫牛。有诗为证,劫牛出,天地劫,桑田变沧海。豹丁携手好基友,与那凶兽劫牛撕比三万回合,最终将其斩之。

    除掉劫牛之后,豹丁的刀子也有了名字,劫牛刀。

    “笑丁”持有劫牛刀,踏平基老界的数方势力,并让群基尊他为王。

    然而,天不遂人愿,“笑丁”因为杀心太盛,天降百十五道火柱,燃烧十三天,最终将“笑丁”烧成灰灰,轮回去了。

    后来,有人说那一百一十五道火柱是基老之神降下的,因为“笑丁”触怒了基神的花颜,故而降下火罚,灭了笑丁。

    笑丁死后,劫牛刀化光而去,向西北方向投去。引得各方基老争相抢夺,撕比在所难免。经此一役,死了很多基老大咖,一些老牌势力因此瓦解,新兴的势力渐渐走向时代的舞台,焕发出耀目的神采。

    然而有些亘古长存的基老净土,并未消失,像是听雨楼,古道人家,涵道馆,基云轩……

    如今,劫牛刀再现。而且出现在妙蛙上人手中。

    妙蛙上人携两桩重宝而来,一者,歌姬刀匣,一者,劫牛刀。

    基老贤者的压力更大了。

    “这天杀的妙蛙上人,难道真要取走我的百滴基油不可!”布高基·久绘斯基生恨道。

    没得选择,他必须和基老将军联手,一齐拿下妙蛙上人,“我不仅要他的局部地区之花绽放,还有他的命!”布高基面色阴沉。

    “北基之光!”遽闻基老贤者喝道。

    刷!刷!刷!刷!

    一道道基光迸舞,自基老贤者脑后升起,逆旋而上,光华夺目。布高基·久绘斯基要以“北基之光”擒下妙蛙上人。

    腾!腾!两道人影飞驰而来,切入基老贤者、妙蛙上人之间。

    他们赫然是赤道山人、烟美人。两位基老去而复返,只因妙蛙上人在他们离去时赞叹道:“伟哉。人生短暂,能搞基时就去吧!”

    故而,赤道山人、烟美人对妙蛙上人心存感激,下定决心和基老贤者作对。

    赤道山人右臂挥动,一道火流爆飙,砰砰砰!击碎了布高基放出的三束基光。“布高基,你空有贤者之名,何不退位让贤。”

    烟美人张口喷出几圈蓝色的烟圈,遽地散开,如同浪涛向前推涌,扫爆礁石,一往无前。

    “贤者啊,你长得没我漂亮,气量也没我大。何不将贤者之位让予我。”烟美人悠然道。这是一位对自己长相十二分满意的基老,他的审美观也因自己的那副尊容而扭曲了,简而言之,以丑为美,越是丑陋的东西,烟美人越觉得漂亮。

    比如说,那长得比较寒碜的赤道山人就深得烟美人的芳心,惊之为天人,可搞基哉。在来之前,烟美人已经与赤道山人交换了基油……

    两人之间的关系得到了升华,不管是身体上还是感情上,亦或灵魂上。

    比起赤道山人、烟美人,投靠基老贤者的眉山七老,见势不妙,溜达的比谁都快,早就没了踪影。他们才不会陪布高基共进退,无利可取,眉山七老自然不会参与其中。

    布高基·久绘斯基虽有贤者的头衔,可当他真的遇到麻烦,站出来的朋友不多,追随者更是寥寥无几,他这个贤者做的也挺失败的。蛰伏在岳静布条山的沉闷岁月中,布高基除了装深沉玩高冷,从不与人交流。

    “退下!两只丑比!”

    布夫·酒干将军不悦道,“你们严重影响岳静布条山的市容,早该被驱逐出山。”

    基老将军把眼一斜,目光如电,扫向三群荒野之狼,白眼狼、红眼狼、摩崖狼,三群荒狼得到授意,扑跃而起,抓向烟美人、赤道山人。可它们都避开了妙蛙上人,野兽的本能。

    灰机·鸟布斯成了摩崖狼的首领,可它的主人是上官小红,不是基老将军。所以它不遵布夫将军的命令。摩崖狼群躁动不安,可没头狼的首肯,它们不敢轻涉雷池。

    红眼狼的头目冲在最前头,它太自信了,也太想表现自己。

    吼!红眼狼王冲向赤道山人。那红脸膛基老让它心生不爽,“我要挖出你的心脏!”红眼狼王大大声道。

    赤道山人道:“但愿你的实力和你的声音一样浑厚。”

    话语甫落,赤道山人右臂扬起,五指戟张,掌心有一团跳动的火苗,越来越大,蓬嗤,那团火苗迸荡开来,热浪横扫。

    因为红眼狼王冲在最前头,它的部下们只得跟随首领向前奔进。赤道山人攥爆一团火焰,热浪扫荡而出,破面而来,几十只红眼狼当场化为灰烬,惨嚎也来得及发出。

    “杀我手下!”

    红眼狼王吼道。它直立而起,挡在红眼狼群前方。嗡的一声颤响,红眼狼王身前旋起一堵气墙,砰砰砰,承接住冲扫而来的热浪。

    布夫·酒干将军扫量了一眼白眼狼王,“你在等什么,难道想违背我的命令?”

    白眼狼王低高贵的头颅,以示尊敬。它向身后的群狼低呜数声,上千只白眼狼同时响应狼王。

    “看我作甚。”灰机·鸟布斯直翻白眼,它还是不理会基老将军,也不管身后的摩崖狼群。

    身为犬中的霸王,狗霸斯基表现的也够淡定。可灰机、狗霸斯基的小弟哮地犬不乐意了。哮地犬急道:“两位欧巴,不能再等了,我们上吧,是时候装比了!此时不装更待何时。”

    哮地犬压抑的时间太久了,需要释放。

    灰机道:“哮地犬,我给你机会,去吧,向群狼展示你的勇气与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也许有雌狼看中你呢。”

    狗霸斯基也道:“我之小弟,不是哥哥们不动手,而是时机未到。”

    看到灰机、狗霸斯基都没动手的意思,哮地犬在原地干嚎也很没劲,它很快就乏了,腻歪了。“两位没用的欧尼酱啊,不但惧怕自己的主人,还没骨气。”哮地犬心道。

    “我需用些手段,激一激它们。”哮地犬狗眼转动,思考对策。

    啊,有了!哮地犬福至心灵,想到了一好点子。可它还未开口,撕比战场的形势发生了惊人的转变。

    妙蛙上人口念咒诀,右手食指一点,咻,一道基光窜出,击中“歌姬刀匣”。那块石头浮沉不定,大绽光芒,祥瑞抽舞,紫雾缤纷,骤然间,“歌姬刀匣”掩去原形,倏化一朵局花台。

    刷。妙蛙上人纵身而上,盘膝坐在局花台之上。“这场闹剧该结束了。”上人冷笑道。

    他为取基老贤者的基油而来,本不想生事,怎奈麻烦总是找上他。

    “让你们这些愚蠢的基老见识一下劫牛刀的真正威力。”妙蛙上人道。

    锵!

    劫牛刀长吟,刀光横冲天际,直贯云霄。倏地,天地骤然亮起,比雪原还要光亮,刷刷刷,刷刷刷!数不清的光刀如同倾盆暴雨,凌空劈下,打向岳静布条山的土著基老们。

    而盘膝坐在局花台上的妙蛙上人无喜无悲,他以劫牛刀引来刀劫,清扫在场的基老们。

    噗!噗!噗……

    血花迸起,一只只基老死在光刀之下,无力回天。

    白眼狼群、红眼狼群、摩崖狼群也不例外,它们也在刀劫的领域内。红眼狼王瞅着自己带来的族人一只只死去,早已怒极,可它又不能妄动,以它为中心,红眼狼十二少族长撑开球形光罩,护住绝大多数红眼狼。

    腾!腾!腾!一只只白眼狼趁乱而入,冲进红眼狼们撑开的球形光罩内。

    “动手!”

    一只独眼白狼兴奋道。

    三十只白眼狼同时散开,开始攻击红眼狼十二少族长。

    红眼狼群乱哄哄的,光罩外的狼想要进来,却不得其门,光罩内的空间有限,而红眼狼又是等级森严的族群,身处上位的红眼狼决不允许下位者侵入它们的领地,即便是很小的一块。

    乘势而入的白眼狼们抱着必死的决心,已无回头路。呜呜!呜呜!三只白眼狼死死咬住一头红眼狼的少族长,直至它不再动弹,彻底死绝。

    死了一只少族长之后,红眼狼们张开的光罩登时暗淡稍许,外面的红眼狼们早已绝望,砰!砰!砰!前仆后继,撞向光罩风外壁。待在外面必死,还不如放手一搏,也许能冲进光罩内……

    红眼狼王眼看着十二少族长死了三狼,光罩的覆盖范围逐渐收缩,里面的红眼狼们还在相杀。和人相仿,下位红眼狼长期受到上位狼的压迫,觅得机会,积攒多年的仇恨一齐爆发,双方拼得是你不死我就亡。

    白眼狼群痛恨红眼狼群由来已久,它们甚至忘了最大的敌人是妙蛙上人,是他抹除掉众多基老、白眼狼、红眼狼、摩崖狼的生命。

    小圆的脑袋上长出一株小桂树,枝叶摇舞,拂去从天而降的刀光,她丝毫不受影响。“悲剧啊。”小圆叹道。“那么多基老死了,他们的身体都是我的备胎啊,全毁了,被妙蛙上人毁了。”

    抬头,小圆望向局花台上坐着的妙蛙上人。“这头基老的身体比超级腮牙人的更完美。还有,他的劫牛刀也很拉风,不逊于毒岛冴子的斩基刀、姨妈刀。我虽然喜欢姨妈刀,可不好出手抢夺。那就取走妙蛙上人的劫牛刀就是了。”小圆目光热忱,盯紧上人的基老躯体以及劫牛刀。

    “歌姬刀匣我也要。”小圆又道。“基老的象征就是局部地区之花,妙蛙上人的歌姬刀匣可变成局花台,甚合我意。”

    小圆越看,越觉得妙蛙上人全身都是宝,“不知道上人穿没穿裤叉?”小圆低声道。

    “小沧沧!”小圆笑道。

    沧井兽来了,并用脑袋拱小圆的后背。

    “小沧沧,快模仿雨桐那个泼妇的声音,叫我小圆女王!”

    “不要。”沧井兽当即拒绝道。“我的天赋才不会浪费在这上面。不久前,我吃了一只哮天犬,并把两条修长的狗腿转让给了灰机哥哥。”

    “草,你做的漂亮啊!”小圆赞道。“我相信哮天犬的狗腿可供灰机、狗霸斯基玩好几年。”

    “灰机哥哥,我在这里,这里。”沧井兽左右摆晃水蛇一样的身躯。

    “就是她!”哮地犬怒道。“是她吃了哮天犬,吃了我的女神啊。”

    按理说,哮天犬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欺压哮地犬,它和哮地犬之间应该恨大且仇深才是,然而哮地犬是个受…

    哮地犬不会给沧井兽好脸色,灰机·鸟布斯、狗霸斯基也是。它们都抱怨沧井兽不懂事,像哮天犬那样高贵的消声狗,怎能吃掉,应该好好开发,解锁几百种姿势。

    妙蛙上人初绽锋芒,夺取数千只基老的生命,岳静布条山的土著基老们无不愤怒,暗藏不出的基老大咖们也纷纷现身。他们当中,有很多人布高基、布夫将军都不敢招惹。

    局花台上,妙蛙上人银发倒悬如瀑,双眸绽放冷光,觑定来人。“你们都出来了。我之好友,太基居士,你还在等什么!”妙蛙上人冷冷道。

    无人回应。

    在场的基老有些人面色遽变,只因太基居士的名头太响了,他和妙蛙上人是一对好基友。

    “不出来吗。”妙蛙上人不悦道。

    “他在哗众取宠!”一只基老怒道。

    “就是就是!什么狗屁太基居士,他怎可能出现在岳静布条山!”有基老大声道。

    “妙蛙上人,交出劫牛刀、歌姬刀匣,我们会让你死得痛快些。”

    “岳静布条山是你撒泼的地方吗?前辈们都出来了,看你如何逃过此劫。”

    “是基老谷的四大基老!”

    “噢噢噢,是真的,是基老谷的前辈们!”

    残存的基老们再次燃起好胜之心,岳静布条山隐居的基老大咖,招惹他们就是给自己挖坑!方便别人掩埋。

    妙蛙上人不闻不问,他和好友太基居士分开的时间太久了。而且上人知道好基友已经来了,只是没来见他而已。

    叮。

    妙蛙上人以指叩击劫牛刀的刀柄,其声清远,传遍岳静布条山。

    吵吵嚷嚷的基老们随之安静下来,包括哪些隐藏的基老大咖。这时,妙蛙上人道:“我的好友啊,我是该叫你太基居士还是……”

    “花容想!”

    妙蛙上人扬声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