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老贤者布高基·久绘斯基久久不能平静,原因无它,妙蛙上人来了。而且上人要取布高基的基油,凑成百数。

    妙蛙上人已经取走一滴,还差九十九滴基油。“他之能为通天,我如何才能护住自己的基油!”基老贤者不淡定道。

    他毕竟不是真正的贤者。

    布夫·酒干将军还有他的手下,站在原地,也未轻举妄动。在场的基老,谁人不知妙蛙上人的大名,他比贤者的名气还大,山海淑仪志一出,众基共同膜拜之。

    试问,手持搞基地图,还怕寻不到上等的基友吗。

    身在此间,妙蛙上人面色恬淡,他的契约兽们也未带在身边,白鹤、妙蛙种子都不在。即便如此,也无基老胆敢小觑上人。

    一块石头悬在妙蛙上人上空,华光流淌,朝外喷舞。此石唤作“歌姬刀匣”。有眼力的基老都知道。

    妙蛙上人除了身兼基老、野外旅行家等身份,还是武道上的奇才。否则,单凭他那张英俊的脸就会铸成祸事,早被基老们掳走了,成为他们的消声伴。

    凭恃“歌姬刀匣”,妙蛙上人不知斩落多少登徒子的脑袋。

    觊觎上人美色的基老,无一善终。除了一人,太基居士。

    妙蛙上人与太基居士是生死之交,情比金坚,而且俩基之间存在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他怎么来了!”布夫·酒干将军奇怪道。妙蛙上人的出现,足以打破众基的平衡。是拉拢,还是联手岳静布条山的土著基老除掉他!布夫·酒干将军心思转动,有了数种计策,计成计不成,他都要上人死在此地。

    不掩书生之气,妙蛙上人谈吐之间,光华照人。又因姣好的面容,让人望而生出好感。除了别有用心的基老,在场的基老还是挺喜欢妙蛙上人的。

    基气、基油是衡量基老身份与地位的不可交换品。但凡基老,皆有基气。基油则不然,唯有实力深厚者,才可产生基油。

    可笑的是布高基·久绘斯基枉为贤者,贪图妙蛙上人的基色,却不知上人要取他的基油,而且势在必得。

    在场的诸位基老,没有谁比贤者更加小心、谨慎。

    “妙蛙上人!”布高基·久绘斯基朗声道。

    “哦,贤者终于肯正视我的存在了。”妙蛙上人笑道。

    “放弃你的打算吧,我的基油不会交予你的!”基老贤者冷淡道。

    知道妙蛙上人的真实身份,布高基·久绘斯基怎敢放心交出九十九滴基油,有去无回啊!

    “贤者言而无信,我算是见识到了。”妙蛙上人不悦。他头顶悬着的“歌姬刀匣”绽放无量光芒,朝天怒卷,瑰丽至极。

    动怒了,妙蛙上人要亲取布高基·久绘斯基的基油,哪管对方同不同意。

    猎物没有选择的权力,等待宰割就是。

    而布高基·久绘斯基正是妙蛙上人的猎物。

    “既是危机,也是转机!”基老贤者暗道。当着一群基老的面,他若能拿下妙蛙上人,布高基的声望将会升到最高点,谁还敢不服他。

    布高基·久绘斯基还在勾画自己的蓝图,妙蛙上人已经动手。

    上人的持有物“歌姬刀匣”旋出十道刀光,刷刷刷刷,爆旋而出,斩向基老贤者。

    “哦哦哦,终于要动手了吗,上人要撕比贤者!”

    “天载难逢的机遇。想不到我生前也能看到这一幕,死而无憾也。”

    “虽说妙蛙上人活在传说中,我等不知他的底细与深浅,可山海淑仪志的撰写者,他的格局不是我等所能揣测的。”

    “吾等久居岳静布条山,犹如井中之蛙,自大久矣。唉,走出此间,才知天大地大,基友的阿姆斯特朗大!”

    “天哪,布高基接下了上人劈出的十道刀光,并且它们全都化销掉。”

    “贤者嘛,自有他的过人之处,不足为奇。”

    一群基老围观妙蛙上人、布高基·久绘斯基撕比,无不喜上眉梢,搬来小板凳,嗑着瓜子,喝着冷饮。

    妙蛙上人拿出“歌姬刀匣”,用来对付基老贤者。

    歌姬刀匣大放异彩,一道道光刀迸爆而出,狂如怒马,寻疾如电,杀得布高基·久绘斯基忙于应付,只守不攻。

    纵是如此,布高基也不敢大意,他知妙蛙上人还未动真,可他必取贤者的基油。

    “怒啊!”

    布高基·久绘斯基秀发飞扬,朝天迸舞,一根根头发拉长绷直,宛如金属丝。蓦然间,基老贤者的秀发甩了出去,织成一张网,当头罩下,网向妙蛙上人。

    “哼,你是上人又如何。既然成功引起我的注意,你就要负责到底,献上你的局部地区之花吧!”

    布高基·久绘斯基豪情顿生,也不管对方的身份。你丫编出山海淑仪志,被我等基老奉为真典,况且你长得又那么漂亮,擒下你,我的成就感更足啊。基老贤者铁了心,不摘上人的局花,绝不收手。

    “哈哈哈!贤者,你果然有大贤之能为。”布夫·酒干将军笑道。他也下定决心,联手贤者,一道撕比妙蛙上人。

    腾!基老将军拽步而来,烽烟弥漫处,将军的身躯遽地拔高,高逾十五丈,头大如芦棚,那对腿更是壮观,动辄犁开地皮,泥石迸荡,向天抛卷。“上人,你不在家待着,偏要到岳静布条山耍玩,此山由我们守护,你是闯入者,不受欢迎!妙蛙上人,若不是你撰写的山海淑仪志,怎有那么多讨人厌的侵入者,全是你的错。大错以铸,上人,你以死谢罪吧!”

    基老将军吼声如雷,烽烟迸滚,而他擎起鬼王头杖,疾诵真言,再次施展“鬼哭”术,“狼嚎”术。

    两术齐出,端的惊人。杀声四起,百鬼夜行,游荡风荒野之狼也向妙蛙上人攻去。

    嗷呜!嗷呜!嗷呜!三路荒狼齐奔而来,一路荒狼的头目是白眼狼,一路荒狼的头目是红眼狼,还有一路的头目是……灰机·鸟布斯。

    “汪草?”灰机·鸟布斯感觉自己蒙蒙哒,“我怎么就成了这些摩崖狼的头目了?”

    可由不得灰机多想,后面的摩崖狼拱着灰机圆滚滚的身体,向前推进,与另外两路荒狼奔向妙蛙上人。

    狗霸斯基、哮地犬也混在摩崖狼群之中,哮地犬激动道:“妈的,太刺激了!灰机欧巴果然有将帅之才,被一群摩崖狼尊敬着,爱戴着,何等的威风,何等的霸气!跟着灰机欧巴才有肉吃啊!还能装比!”

    狗霸斯基在摩崖狼上空奔跑,它只有一颗狗头,由黑烟凝聚而成。“灰机,喂喂,你能解释一下吗。”

    灰机欲哭无泪,“我咋知道捏,突然就被它们拱走了,临出发前,主人还说,去吧灰机,前面有你的大机缘。”

    狗霸斯基道:“我们要相信主人。”

    哮地犬不屑道:“灰机欧尼酱,你怎么屈服于人类,况且她还是贫乃娘,兄长,拿出你的男子汉气概,勇敢地反抗上官小红!”

    灰机气急败坏道:“你这蠢狗懂个篮子!我与狗霸斯基的共同主人,她魅力无边,人又风趣,长相也是极好的,家世更好。而且小红大人对我们很好!”

    狗霸斯基补充道:“还有女王,雨桐女王。女王更是和善,说话时也是细里细气的,人既温柔且漂亮,xiong也很大!”

    灰机道:“小声些,不可让主人知道了!她最讨厌xiong比她大的女人,所以召集一群志同道合的贫乃娘,成立贫奶联盟。共同对付巨消声部落。”

    哮地犬看到灰机、狗霸斯基小心谨慎的样子,更是不屑。心道:“两位哥哥是怎么回事,它们教训哮天犬时,何等的威风霸气,怎滴,说到它们的主人就蔫了!我要帮助它们摆脱女禽之兽的束缚,天空才是我们的极限。”

    刷!

    一只小怪物御风而来,她长着萝莉的脑袋、基老的身体,而且托着一条长长的尾巴。

    来人是小圆。

    小圆双臂抱在身前,追上了灰机带领的摩崖狼群。

    “这个想成为基老的萝莉怎么也来了!”灰机的狗头更大了,麻烦一个接一个,“我担心自己应付不来。”

    “小哥,你是摩崖狼门的新首领?”

    白眼狼的首领笑着问道,那是一头雌狼,包括眼睛在内都是白色的。

    “你又在消声春!”

    红眼狼的首领冷声道。这是一头公狼,黑毛红眼,尾巴少了一截,像是被烧掉的,有些影响它的美感。可红眼狼的首领并不在意,它是头狼,族群的雌狼都是属于它的,谁也不敢染指。

    红眼狼的首领觊觎白眼狼首领的位置,它不仅想拿下另外一个族群,更想支配它们的头领。

    至于摩崖狼门,红眼狼不屑去抢。“比狗狗还温顺,它们还算是狼?”

    此番,白眼狼一族,红眼狼一族,摩崖狼一族,听从基老将军的召唤而来。三个族群互看对方不顺眼,却也没撕破脸皮。

    基老将军布夫·酒干施放“狼嚎”术,引来三个狼群,为他所用。

    妙蛙上人怡然自得,笑着应付基老将军、基老贤者,“将军、贤者,你们还真是看得起我。”

    “上人不死,吾心难安。”布夫·酒干将军笑道。

    “在他死之前,我一定要攻下他之消声花。”布高基·久绘斯基冷笑道。

    嗤嗤嗤,嗤嗤嗤!

    歌姬刀匣释放的刀光,斩碎了基老贤者抛出去的网,那张网由布高基的头发丝织成。虽然坚固,却承受不住上千道光刀的密集轰砍。

    布高基·久绘斯基淡然道:“美人啊,你动了我的发型,这是天大的罪过,只有献上你的局部地区之花才能洗清罪孽。”

    “哇草!”

    小圆急掠而来,方甫见到数量可观的基老们,她喜不自胜。“基老,基老,基老,基老,还是基老!这里是基老的天堂吗!”小圆大笑。

    “让我加入你们吧。”小圆恳求道。她将真诚的目光投向在场的基老们。

    啊,对了,肌肉!我要向他们展示肌肉。小圆忽想道。据说,基老们一看脸,二看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三看肌肉!小圆还是知道的。

    “我已向他们展示脸蛋,我的巨消声还是留在裤子里比较好,怕吓到他们。那就不妙了。”小圆深思熟虑道。

    于是

    小圆向包括布高基、布夫将军在内的基老展示他的肱三头肌、背肌、颈肌……

    岳静布条山的土著基老们也是醉了。

    “草,这不是捣乱吗!”布夫·酒干将军的手下们怒了。

    “耻辱啊!萝莉竟然向基老展示肌肉。”一头基老吼道。他爆掉马甲、衬衣,回敬小圆,要和她比划比划,向群基证明他才是肌肉达人,岂是一只小萝莉所能媲美的。

    “外来者,又是外来者。就不能还我们一个安静的生活环境吗,岳静布条山的诅咒,这些人难道不怕?”

    “生活在岳静布条山中人,植物,动物,都受到了诅咒!而外来者依旧源源不绝,都不怕死,勇气可嘉。”

    “喂,谁去弄死那两人。他们怪辣眼的,我要吐了。你们知道的,我心理承受能力差,而且身板单薄,见不得别人的身材比我好。”一瘦弱的基老阴鸷道。他目光闪烁间,杀气外放。靠近他左右的基老们全都散开。

    “银燕生气了!”有基老笑道。

    “银燕,你行你上啊,何必鼓动别人。”另外一只基老嘲笑道。

    他们和唤作“银燕”的基老实力相近,互开玩笑,互相揶揄,也没什么,因为对等。不是一个圈子里的人,永远是外人。

    “两位,大家一起撕比他们。”银燕冷笑道。他把眼一斜,瞥向两位基老。谁不会点火,敢跳进火坑才是好汉,不,是好基老!

    “怎可夺了银燕的锋芒,我还是站在这里就好了。”

    “我与世无争,不喜撕比,你们懂的。”

    “你们两个渣比!”银燕不屑道。

    “是啊,我很渣。”

    “我也渣,而且是战五渣。”

    “我是战六渣。”

    “”

    两只基老的脸皮很厚,银燕也没辙了。人不要脸近乎无敌。

    锵!

    刀吟破天。“歌姬刀匣”内飞出一柄小刀,算上刀柄,也不过尺。妙蛙上人右手一招,攫来那柄小刀,握在手中。“我辈之中,曾有一位先贤,名曰豹丁,善解基老的衣服。”

    豹丁,基老界的奇人也。使得一手好刀,刀法精湛而又诡谲。

    先人已去,而他的小刀……

    传到了妙蛙上人手中!

    “美人,难道你要用那把小刀剖解我?”布高基·久绘斯基笑道。脸上虽然挂着笑容,基老贤者一点也不想笑,他自然识得妙蛙上人手中的那柄小刀。豹丁曾经用过的刀子,岂非凡物!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