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岳静布条山的土著基老们,他们迎来了撰写山海淑仪志的基老,妙蛙上人。

    妙蛙上人孤身而来,既没乘鹤,也未随身携带他的契约兽,名为“妙蛙种子”的神奇异兽。历年来,山海淑仪志被广大人民群众,不,是被广大基老所追崇,奉之为搞基地图。

    在山海淑仪志中出现的洞府明川,或壮阔绝伦,或秀丽婉约,不一而论,可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适合搞基。

    妙蛙上人身体力行,走遍无数国家,偶尔,上人的好友太基居士也会不请自来,与妙蛙上人结伴而行。

    太基居士一身修为超凡入圣,更是基老界达人,品味高雅,喜好华服。他与妙蛙上人能够成为朋友,也是误打误撞。

    那年,太基居士还是小鲜肉,尚未踏入基老界。可他情场得意,不管多漂亮的女人,总能被他拿下。

    没有女人能躲过太基居士的一颦一笑,但凡被其俘获,各种姿势总能唤出。

    一开始时,太基居士还是很满意,很开心的。然,日复一日,又一日,再一日,还是他消声的一日。太基居士的擀面杖终于疲惫不堪,难以承受姑娘们的连次“取经”之旅。

    终于有一天,太基居士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崩溃了,和小伙伴一起崩溃的还有居士那颗芳心。

    太基居士哀声道:“喔特热发克!见鬼了。为咩我的大消声不能像以前那样精神百倍,这么萎靡,可不像我。美人离开之前的眼神深深地刺痛了我,她好像再说,喂喂,太基,你的那玩意不中用了,好好保养啊,小心会成为金针菇。”

    哀嚎片刻,太基居士满地打滚,可还是没用。小伙伴颓废若厮,再难振兴。

    “自己约的姑娘,一定要让她们满意!”

    太基居士自地上爬了起来,拍拍身上的泥土,对着天空的小鸟笑了。“太阳当空照,鸟儿起得早。也许,大概,应该,似乎,我也该溜溜自己的雀儿。不,在下的那玩意可不是雀儿,而是雄鹰。”

    天空才是它的极限!太基居士心道。

    鹰击长空,自当展翅三千里。

    呼!

    一只白鹤俯冲而下,极是突然。那鹤双翅展开超过三丈,鹤腿乌青似铁,爪喙锋利。

    太基居士早已惊呆,和他一起惊呆的还有自家的小伙伴。“本想让我的擀面杖晒太阳,天上突然掉下来一只白鹤,把我的雄鹰都吓得懵比而不知所以然。”太基居士怒从中来,裤子都没提好,冲上前去。

    “那厮,你哪个啊!此山是我开,此路是我踩,此树是我栽,此鹰……”

    太基居士沮丧无比。

    自那白鹤上跳下一人来,英姿不俗,俊朗脱尘。一头银发尤是飘逸,来人正是妙蛙上人,他乘鹤而来,途经此地,心生异样的情愫,久久不散。

    妙蛙上人忖道:“噫吁戏,此山灵秀,林木葱茏,花香四放,适合搞基啊!”

    言罢,妙蛙上人驱鹤而下,诗情大发,还要吟诵之际,却被一只小鲜肉打断了。小鲜肉却是太基居士。

    人道是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换来今生的搞基。

    姻缘前定。

    妙蛙上人、太基居士正式相见了。

    他们目光相接,噼啪,噼啪,空气中有电火交迸,另有基老的香味飘扬十里而不散。

    太基居士吓了一跳,喔特?世间竟有这等美人,虽然是汉子,可他长得太漂亮了!噗通噗通噗通,太基居士的芳心不住跳动,暗藏的基情就这么萌生了……

    妙蛙上人也是震撼莫名,讲不上话来。上人遇到的基老不计其数,外貌上上等者亦有,可妙蛙上人还没见过像太基居士这等可爱可口的鲜肉。

    可食用啊!妙蛙上人心道。眼前的鲜肉不吃,简直对不起自己。

    呱。

    妙蛙上人捧着的“妙蛙种子”忽地开口鸣叫。

    上人的契约兽唤作妙蛙种子,是一种神奇的契约兽。而上人也因和它缔结契约,故而更名为妙蛙上人。

    “纳尼!”

    太基居士忽然有感觉了,久久不愿振奋涂墙的擀面杖也直立而起,再绽王者之风!太基居士喜的不要不要的。

    “太好了!太棒了!我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终于再次回到巅峰状态。”太基居士激动之余,洒泪千行,汇成小溪,汩汩流淌。

    妙蛙上人大喜,道:“这鲜肉的水分好足,比注水肉还强上几分!”

    甚好,甚好!肾也很好。

    总之,妙蛙上人很满意太基居士。而上人的契约兽也是,妙蛙种子跳了下去,在小溪中游来游去。溪水由太基居士的泪水凝聚而成,而且酸甜适度,妙蛙种子已经得到了印证。

    哭了半晌,太基居士这才想起旁边还有美人,不可唐突了佳人。于是他整理衣冠,并将自己的雄鹰放回笼内裤子内。这才道:“不知美女哪位啊,路过此地所为何事?”

    妙蛙上人左手一摇,摄来一杆白布幡,噗的一下,刺入地下。他道:“此幡又名挖基幡,所立之处,方圆百里自成一界,此界中的汉子不管是不是基老,都会成为基老,也许是短暂的,也许是永久的!”

    “美人,听我说!”太基居士惊呆了!那个时候,他还是纯洁的正常汉子,喜欢的是姑娘。虽然他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是因为妙蛙上人才复苏的,可他的基油还未蕴出,尚是萌基,很懵懂就是了。

    妙蛙上人笑道:“鲜肉汉子,你以美人呼我,我不讨厌。罕有人敢在我面前开玩笑,涮我面皮。你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可现在,我想和你困觉!”

    大咖就是大咖,就是那么直接,就喜欢玩心。

    太基居士的膝盖中箭了。他可是情场上的赢家,撩妹的高手,今日却被调戏。

    “哈哈哈,美人,你很有意思。”太基居士笑道。

    “鲜肉,你也很符合我的口味。”妙蛙上人笑道。

    两人相视而笑。妙蛙种子还在泪溪里游玩,好水,好水,妙蛙种子赞道。它的主人要搞基,妙蛙种子视而不见,见多了也就习惯了呗。

    可是真人的另外一只契约兽,白鹤,它老大不乐意了。厉鸣数声,提醒真人快快离开,不可误了大事。

    “白鹤,安静些。”妙蛙上人不耐烦道。它是不是忘了自己的身份,明明是坐骑,却那么嚣张。

    太基居士道:“美人,你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基老。”

    妙蛙上人道:“不是大概,而是事实。上人有一杆长枪,可翻江,也可蹈海。任何基老的局部地区之花都敌不过我的长枪,包括你!”

    太基居士道:“你错了,我不是基老!盖因你长得漂亮,我才以美人呼你。可仅限于此,在下喜欢的是姑娘,而非汉子。”

    妙蛙上人道:“哈哈哈,你错了!”

    太基居士道:“此话何意?”

    妙蛙上人道:“基老分为两种,天生的,后天的。天上的还好说,后天的基老比较复杂,他们原本取向正常,喜欢的是女孩子,可他们和女孩子交往以后,忽觉厌倦,某天大悟,洞悉宇宙哲理,知道自己原来是基老!至此遁入基老界,成就一番事业。”

    太基居士道:“你难道想说我是后天的基老?”

    妙蛙上人道:“不会错的。我有一双善于发现美与基老的眼睛。”

    太基居士凝视妙蛙上人那双清澈而又冷漠的眸子,不知不觉中被其吸引,脑袋空空的,什么都不想,也不愿去想。

    妙蛙上人道:“鲜肉哟,你可觉悟了?可愿成为我界之人,与我同证大道。”

    太基居士摇头,摇头,还是摇头。

    嗯?妙蛙上人奇道。他取出“挖基幡”之时,动了点小心思,指甲内藏着的一撮粉末弹了出去,更因基老的香味而被掩埋,不被太基居士发觉,使他搞基的念头愈发强烈。

    还能反抗。这鲜肉更让我感兴趣了!妙蛙上人欣喜之余,更想拉拢太基居士入驻基老界,成为真正的基老!

    白鹤又开始叫唤了,吵得妙蛙上人不胜恼火,他左手一翻一抬,两团基光融为一团,旋即爆散,半亩方圆,向前滚去,覆没了吵闹的白鹤,让它安静些,等主人得到了基友再说。

    妙蛙种子也没有同门之谊,白鹤遭罪,它既相帮,也不劝说主人。

    这也是上人喜欢妙蛙种子胜于白鹤的缘故。

    又有谁喜欢在自己耳边瞎比比的人呢,又不是自己的母亲。

    “够了,美人。你唤醒我的小伙伴,使它再度耀武扬威,此番功不可没。我本该好好谢谢你的,怎知,你不怀好意,要盗走我的局花,更要拉我进入基老界。用心之险,让人发指。”

    太基居士对妙蛙上人仅存的好感遽地消散一空。

    “水灵的鲜肉汉子啊。”

    妙蛙上人遗憾道。

    “我本意好言相劝,先摘走你之消声花,再引荐你进入基老界。成就功名伟业,紫袍玉带,流传千古。”

    妙蛙上人凝眸之际,基老的香味更炽烈了,更甚烈酒。而上人的契约兽也从泪溪里跳了出来,回到主人手上。呱,妙蛙种子叫道。像在嘲笑太基居士人傻不识时务。

    别人不知,妙蛙却是知道的,它主人钟意的汉子,还没失手过,都成了基老!

    “相杀吧!”

    太基居士遗憾道。

    “我们本来能成为朋友的。”他补充道。

    “你已做出选择,我尊重你就是了。”妙蛙上人笑道。他心情不好,笑的也很虚伪。真人只想速战速决,擒下小鲜肉,把他改造成基老。

    “取出我的武器。”妙蛙上人命令他的契约兽道。

    呱。妙蛙种子张口,吐出一物。大不过巴掌,通体剔透,像是匣子又像是砚台。

    “那是!”

    太基居士失口道。

    他认出了妙蛙种子吐出来的是什么。

    此物不凡,称作“歌姬刀匣”。名字中虽有歌姬二字,来由却和姑娘无关,而是和伪娘有关。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伪娘,天生丽质难自弃,更难能的是他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凭靠才华赢得声誉。

    那伪娘是歌手,虽然是半路出家,可很快就引起了巨大的轰动,享誉帝国。帝国的主人,无上的君王,他相中了伪娘,非要娶他为妻。

    伪娘当然不同意,他已经有男朋友了,而且男朋友很平凡,长相平淡无奇,丢到人群中很难找到的那种。

    “人间自有真情在,谁也不能分开我们。”伪娘对他的男朋友道。

    “我相信你。”对方感动的够呛。

    可是第二天伪娘就被君王接走了,再没回来,成了帝国之后!

    伪娘的男朋友听说后,两眼一黑,直接昏死过去。如此这般,他日渐憔悴,“我要复仇,我要夺回娘子!”伪娘的男朋友发誓道。

    他虽平凡,生活也给他带来太多的磨难,可他仍有一颗不屈的心。

    都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可那汉子十天后就死了……

    十年后,成为了帝国之后的伪娘来到故里,路径男朋友的坟头之时,咔嚓,荒坟裂开,里面飞出一只蜻蜓,绕着伪娘旋舞。

    伪娘心中一动,泪流满面,他道:“今天的风儿好喧嚣。”

    于是命人砸了裂开的荒坟,夷为平地。

    临走时,一块石头从天而降,击中伪娘的面庞,他当场殒命。而那块石头也因为吸收了伪娘的血液而变得通体鲜红。

    随从们吓懵了,抢了伪娘,赶回皇朝。然而伪娘的尸体早已腐烂,唯有那块石头鲜红若玉。

    帝国之主大怒,下令杀了陪同伪娘出行的侍从,并取来那块横飞而来的石头,恨恨不平,挥剑击之,当的一声嗤响,石头完好,王剑却崩折了。

    君王大奇,左右道:“王啊,这块石头不祥,当毁之!”

    君王道:“不可!”

    他取走石头,随身携带,片刻也不离手。终于,石头隐去血色,渐渐发白,继而通透。

    君王道:“你既然害死了我的美人,他生前又喜欢唱歌,我就以歌姬称为你正名。”

    他话语未落,石内旋出一道刀光,刷,枭去君王的脑袋。

    而此石再无踪迹。

    可它每次出现时都会引起血雨消声风。

    因为“歌姬”石能放出刀光,又被人呼作“歌姬刀匣”。

    歌姬刀匣易主数百次,最后成了妙蛙真人的持有物。真人取出“歌姬刀匣”,除了震慑太基居士外,还有炫耀的想法。

    意图再明显不过,小鲜肉哟,别再挣扎,你就跟了我吧,待在上人身边,在珍贵的宝物你也能得到,如同饮水,再简单不过。

    太基居士的眼睛再不能挪开,始终盯着“歌姬刀匣”。

    妙蛙真人道:“汉子,约莫,你也认出了此石。”

    太基居士道:“美人,你可愿将它高价卖与我。”

    妙蛙真人道:“歌姬刀匣,价值连城。你拿什么来换它。”

    太基居士道:“开个价吧。”

    妙蛙真人道:“鲜肉,你还不知我的想法?”

    太基居士道:“除了我的身体,你随意开口。”

    妙蛙真人道:“除了你的身体,我别无所求。”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