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老蚂蝗、大草霓马、鲁日天,它们同时消失。

    鲁大神并不担心,打量着这方幻境,景物栩栩如真,有山有水,有草有花,还有草霓马在地上撒欢。

    枯老蚂蝗也在水中游弋,很是恬然。

    “鲁大神!”

    大草霓马忽然开口道。

    “你在叫洒家吗?”鲁尼妹指着自己问道。

    “你是日天般的存在。”大草霓马恭敬道。“也只有你才能做我的主人。我将枯老蚂蝗与你带入此间,正是为了向你表示衷心,愿奉你为主。”

    “可你有主人。”鲁尼妹道。

    “主人?他不是我的主人,既不霸气,也不爷们,擀面杖也不长,怎能做我的主人!”大草霓马气愤道。“当年,他算计我,迫使我成了他的契约兽。我虽不甘愿,也只得接受命运的安排。那老头待我不薄,不曾亏待我。”

    “那你为何还要背叛他。”鲁尼妹道。

    “不是背叛,是选择明主。我知鲁大神实力雄厚,而且品味超然,跟着你,我的小伙伴将不会干燥,很多人马娘都会成为我的女人。”大草霓马为自己描绘出光明的前景。

    只要跟着鲁日天,一切皆有可能。至于那画家老神,寿寝正中最好,如果不能,只能怨他时乖命蹇。大草霓马铁了心也与鲁尼妹缔结契约,成为写手界超级大神的契约兽,与他她一起共铸辉煌。

    “鲁大神,我们联手吧,与我缔结契约,你不吃亏。我亦然。”大草霓马道。

    河中游弋的“枯老蚂蝗”好似没听到大草霓马、鲁日天在讲什么,自顾自地游水,乐在其中,而不知所以然。

    这方幻境由大草霓马开辟而出,它才是主人。四方景物的切换全凭大草霓马的心情,而枯老蚂蝗中了幻术,忘乎所以。

    大草霓马对自己的幻境很有自信,并不担心枯老蚂蝗可以逃出去,所以它才放心地和鲁大神交谈。

    互惠才能互利,否则谈不上双赢。

    “大草霓马!”鲁大神冷冷道。

    “嗯?”

    大草霓马不悦。我尊你是鲁大神,只因你有日天之能,可你现在在我制造的小世界中,一切我说了算。不要给脸不要脸!大草霓马动了杀心。

    地形遽变。花草枯萎,山川崩塌,哪还有什么祥和之像。枯老蚂蝗也不能游动了,它长长的躯干盘踞在一起,并将脑袋埋在躯干之中。嘶嘶嘶,寒气骤生,温度陡降,枯老蚂蝗被冻成了冰雕。

    雪胜吴盐,从天洒落,很快将枯老蚂蝗的冰雕埋葬。冰雪茫茫,朔风凌厉,可写手界的超级大神鲁尼妹视若不见,映入她眼中的既非苍茫雪原,也非大草霓马,而是一人!

    那人遽地现身,形容枯槁,死相已生。然而,他那双眼睛却很年轻,清澈如潭,而又深不见底。

    即便是鲁尼妹,也被那双眼睛所吸引。

    大草霓马怒道:“鲁日天,在我的世界里,你也敢轻视我,甚至说是无视!”

    真当你无所不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大草霓马怒极,因为被它拉入幻境的人或者契约兽,从未有谁敢忽视草霓马!

    鲁尼妹的目光跃过大草霓马,投到它身后之人身上、眼中。

    那人抬起手,四指并拢,拇指横平。

    轰!

    一道劲霸无匹的掌印遽地拍了出去,向前推叠,碾过漫天风雪,扫平翻滚的铅云。纵然是此间的主人,也难承受那一掌。

    嘭!大草霓马被拍飞了,脊梁全碎,腹开肠淌,洒了一路。“怎回事啊!”大草霓马被那一掌拍懵比了,谁啊,是谁这么嚣张,咋能反客为主,掌扇主人。

    忍着剧痛,大草霓马收回自己的肠子,碎掉的骨头也自行痊愈。不过是弹指间,草霓马又是一匹好马,和它的远亲草消声马一般逍遥。

    “你是何人。”鲁尼妹问道。

    “他是何人!”大草霓马惊道。它可不记得在幻境里养了一只汉子,而且还不是小白脸之流的鲜肉。

    何况大草霓马喜欢的是人马娘,人类中的粗糙汉子不是它的菜,肉也不好吃,养了也没甚大用。

    “我是何人?我来自何方?”

    那人寂寞道。

    也不知是在问谁,或许是鲁日天,或许是大草霓马,或许是他自己。

    一掌之威,却拍退心比天高的大草霓马,那人也是狠辈。

    大草霓马不开心了,面子上挂不住。它主动向鲁日天示好,可对方无动于衷。更让它郁闷的是自家的幻境里有只汉子,讲不出去别人可能都不信。

    “我要给那汉子一个下马威。”大草霓马心道。

    “草!草!草!草!”

    大草霓马一口气喷出四个“草”字,字大如斗,烁烁生辉,第一个喷出的“草”字是绿色的,第二个“草”字是白色的,第三个是黑色的,第四个是蓝色的。

    哈哈哈,就问你怕不怕!大草霓马吐出四个“草”字,很是得意。它独修“草”字诀多年,深谙草道。绿、白、黑、蓝,四个草足以镇压不请自来的汉子。

    至少,大草霓马是这样想的。

    可让它大跌眼镜的事情发生了。面容憔悴的汉子右臂扬动,袖中送出一团热浪,正面袭中绿色的“草”字,一击之下,将其震碎。

    余下的三个“草”字,齐涌而来,降下道道光弧,劈向那团热浪。

    “破!”

    憔悴的汉子淡然道。

    他一声“破”,三个“草”字同时爆裂开来,化为三团碎光,同时消散。

    “纳尼!”

    大草霓马震惊了。

    没道理啊,不可能啊!四个“草”字还拿不下那只汉子?

    鲁尼妹暗觑了一眼大草霓马,对它的“草”字诀很感兴趣。“洒家不但是写手界的超级大神,同样是武道大家。草霓马一族,天赋异禀的马儿才可修草字诀,洒家虽然不是马,可骑过马啊!”

    很多姑娘愿意成为鲁大神的马,供她驱策。

    “草霓马一族没落了吗。”

    幻境中的汉子轻声道。

    “可恶。这人到底是谁,似乎和我们一族颇有渊源。”大草霓马忖道。它思量片刻,却寻不到关于那人的讯息。

    “我非人类,也非草霓马。”

    那人笑道。

    “洒家知道你是谁了。”

    鲁尼妹忽道。

    “鲁日天,你比草霓马聪明啊。果然肚里有墨水的人很腹黑。”那汉子笑道。

    “你出自人马娘一族!”鲁尼妹道。

    “人马娘……一族吗?”对面的汉子咀嚼人马娘三字,表情很古怪。“人马汉子已经不行了吗,成了姑娘们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小白脸?”

    在他生活的那个年代,人马汉子还是很给力的,人马娘根本不敢反抗他们。虽然人马娘中也有几位特别优秀的姑娘,可终究是少数,兴不起大浪来。

    时过境迁,人马汉子不努力变强,脸倒是越来越白,肌肉却没了,完全被姑娘们比下去了。

    在这个人马娘拥有绝世好肌的时代,人马汉子却在暗中较劲,他们比的是谁的脸白,谁更阴柔,谁更娘……

    “活该!”幻境中出现的汉子哼道。“如今,人马汉子成了笑话,被姑娘们圈养在马厩中,一个个小脸尖尖的,施粉又画眼影,我搞不懂他们的审美观。还是说我真的老了?”

    只要他们她们愿意,人马汉子、人马娘可以隐去半人马形态,以人形现身。

    “我早已归隐,这些年,我去过唐腊国,也拜访过英格鲁王国,也目睹过花兰西帝国的天骄之子。惊讶于人类的富足、贪婪、创造力,也难怪,这片大陆由人类统治,而非半人马。”

    叹了口气,他又道:“看看我们的同胞,男的娘的不像话,女的比真正的汉子还要生猛。每每想到这点,我心中就会有上千只草霓马狂奔而过。”

    “那汉子!你闭嘴。不要侮辱我们草霓马一族。”大草霓马吼道。

    嘴上这样说,大草霓马的身体却很老实,没有妄动,他被对面的人马汉子老前辈吓到了。此人不但躲藏在它的幻境之中,更是多它们一族了如指掌。

    “蝗老邪也来了呢。”

    人马汉子笑道。

    他左手翻动,顿时,冰川崩裂,雪涌如浪。被冰封的“枯老蚂蝗”醒了过来,盘踞的身躯陡地伸直,喀拉拉,顶碎了禁锢它的冰块。

    蓬!冰屑荡舞,大大小小的碎冰朝天抛卷,而“枯老蚂蝗”破冰而出。“大草霓马!”枯老蚂蝗吼道。

    小子,你死定了,也敢暗算我。枯老蚂蝗扭动着庞大的身躯,携盛怒而来。可当它看到人马汉子时,登时安静了下来。“是你!”枯老蚂蝗喜道。

    “是我。”人马汉子道。

    “我家主人见到你定会很开心!”枯老蚂蝗激动道。

    “不,蝗老邪会杀了我的。”人马汉子摇头道。

    他和年轻的蝗老邪姑娘有过一段交集,奈何,两人都很倔强,谁也不服谁,三天一小吵,四天一大吵,五天就动手撕比,撕比了好几年,他们也由人见人羡的情侣变成了仇人。

    仇人见面嘛,自然分外眼红。

    人马汉子也就和蝗老邪分开了,啊,不对,蚂蝗老邪年轻时还不是老邪,号称小东邪。

    人马汉子也不是别人,也曾在人马界掀起血雨消声风。人称“毒雷斯”,又唤作毒公子。

    想当年,小东邪,西毒公子,郎才女貌,一双佳人也。人人称羡,直道:“不羡鸳鸯不羡仙,只要拆散小东邪、毒公子就好!”

    因为两人整天秀恩爱,惹得人马界天怒人怨,尤其是单身青年、女青年。见别人天天撒狗粮,哪受得了啊。

    可是小东邪、毒雷斯,不但是情侣,身手也很俊俏。找他们撕比多半会被揍。

    终于有一天,第三人出现了,那人也是一方俊彦,出落得极是水灵,自号“补钙公子”。因为他有事没事嘴里总是衔着一根骨头,美其名曰补钙。

    年轻的蝗老邪,毒雷斯,补钙公子,三人相见恨晚,引以为知己。

    那个时候,蝗老邪、毒雷斯还是情侣关系,补钙公子也是单纯的人马汉子。哪知道毒雷斯酒后发消声,撷取了补钙公子的局部地区之花,至此,两人的关系变得扑朔迷离,旁人难以看清,当事人也是云里雾里。

    补钙公子嫉妒啊,嫉妒蝗老邪,她不但得到了毒雷斯的身体,还有他的芳心!因为补钙公子爱上了毒雷斯。

    人道是恋爱使人疯狂,补钙公子却是抓狂!他本纯洁,可蝗老邪、毒雷斯成天在他面前秀恩爱,补钙公子终于黑化了!

    由光明走向黑暗,补钙公子算计小东邪、毒雷斯,终于拆散了他们!

    蝗老邪、毒雷斯分手那天,人马界敲锣打鼓,到处是撒花的单身青年,无不拍手称快,每个人脸上挂着喜悦的笑容。可他们不知道的是,一切都是补钙公子在幕后推动。

    补钙公子才是最大的黑手。

    如今,小东邪变成了蝗老邪,毒雷斯也老了,补钙公子亦然。可他们之间的爱恨情仇还在燃烧。

    枯老蚂蝗见到了毒雷斯,咋能不喜。它用脑袋拱着毒雷斯,“走走走,去见主人!”

    毒雷斯不好意思道:“不、不要了吧,你家主人真的会拆了我这把老骨头的。”

    枯老蚂蝗笑道:“不会的不会的,我家主人至今单身,只因老爷你啊!”

    毒雷斯大喜:“此话当真!”

    枯老蚂蝗道:“然也。”

    毒雷斯道:“那还等什么!我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还未老去,还可出征,随我讨伐一生之敌!”

    “毒雷斯!”

    阴冷的声音陡地响起。

    “啊,是补钙公子!”

    毒雷斯笑道。

    “哼!”

    蝗老邪哼道。

    蝗老邪、补钙公子同时现身,而大草霓马的幻境破了!

    人马界的两大高手同时出手,纵是固若金汤的城池也会成为废墟,何况是大草霓马制造的幻境。

    写手界超级大神鲁尼妹反成了背景,大草霓马也无人问津,而且它的契主也死掉了。上官府之主亲手除去画界老神,并且拿下了鼠小妹。

    大草霓马并未因为主人的死去而难过,可它也开心不起来。因为……

    一只老头跑了过来,二话不说,直接拴了大草霓马,牵着就走。整个过程,草霓马的内心都是崩溃的,以至完全没反应就被老头牵走了。

    “哈哈哈,草霓马,我家首领要成亲了,你就是迎亲用的高头骏马。”老头道。老头是东路大爷中的一员,他的领导自然是上官霸,霸爷。

    上官霸也很满意他的属下,办事就是利索。

    东路大爷的首领抱起鼠小妹,把她放在大草霓马背上。“女人啊,不可乱动。我待会让你儿子、女儿、孙子、孙女来拜一拜你。”

    “”

    鼠小妹。

    呃,儿子都有了!孙女也会打酱油了!淑小妹泪流满面。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