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堂大妈跳了起来,飞踹光头大爷“男无弥陀佛”。“去尼玛的光头,也敢在大妈面前嚣张。”

    南路大爷的领袖,男无弥陀佛大怒,“食堂大妈,好胆!”

    爆喝一声,男无弥陀佛要用实际行动告诉食堂大妈,你大爷就是你大爷,可不是面团,想捏就捏,想抓就抓。

    “喝!”

    男无弥陀佛右掌扬起,陡地拍向食堂大妈的铁腿。

    梆!

    大爷的手掌击中大妈强壮的右腿。两人各自退后,食堂大妈叫道:“老小子,不差嘛。值得你大妈出手。”

    男无弥陀佛不甘示弱,道:“老女人,你看似肥胖,却不是虚胖,而是实肉!好家伙,你是怎么锻炼出来的?难道天天跳广场舞?有时间,我也要去研究一下你们的套路。”

    食堂大妈轻飘飘落下,左臂向后一扫,呼,劲风鼓荡,吹飞身后靠上来的几只光头大爷,他们都是男无弥陀佛的属下,看到领袖被人撕逼,气愤不过,摩拳擦掌,上前要撕逼食堂大妈。

    怎知,食堂大妈不但腿上功夫好,手上的攻势也很凌厉。适才,大妈看似平淡的一掌,在外人看来,她不过是做了向后挥动手臂的动作,错!大妈那个动作浑然天成,而又一气呵成,毕集斗气与整条右臂,遽地发出,化为劲风,击飞一群大爷。

    扑通,扑通,扑通。一只只光头大爷倒地不起,大叫晦气。“出门就被大妈揍了!”

    “流年不利啊,俺也有被揍的一天。”

    “丫的,你这秃驴,长得就欠揍。我们的领袖食堂大妈揍你怎么了!”

    轰隆隆,轰隆隆!

    地面剧颤,尘土迸扬,食堂大妈的拥趸者们迈步而来,气宇轩昂,端的是巾帼不让须眉,要与大爷一较高下。

    “哈哈哈哈,痛快!来了一群大妈。”

    “必须和她们比划比划,让她们知道盛京还有大爷的存在。大爷们虽然低调,不如她们曝光度高,可我们是纯爷们,怎能被她们打压。”

    “你们南路大爷惹出来的岔子,自己去解决,别拉上我们。我是东路的大爷,和你们无关。”

    东路的一位大爷冷笑道。他双臂环抱在身前,面带鄙夷之色,瞧不起南路的大爷们。一群老年熊孩子,还是光头,难道胆气和头发一样没了?

    “我们西路大爷走的是高雅路线,文艺路线。哪像尔等粗鄙大爷,张口闭口问候别人的妈。”

    西路,走出一位大爷,他长相儒雅,一身蓝袍,黑底长靴,谈吐不凡,一看就是老流氓!

    “草,酸溜溜的。最讨厌西路大爷了。一群会装比的老头。”

    北路大爷不乐意了,“北鼻”的手下站了出来,大声呵斥西路的大爷们。

    西路大爷的领袖是鱼锅学园的园长,大学者,文化水平很高,培养了一批杰出的青年,为唐腊国输送新鲜的血液。

    而鱼锅学园的园长又是中年汉子,当初接下西路大爷们的首领一职,也是有私心的。以他中年汉子的身份成为大爷,肯定独领风骚,成为他们中鲜肉般的存在,中年鲜肉。

    “反了,反了!西路的大爷们竟敢对我们指手画脚,那群老小子吃错药了?”

    “哼,怕他们作甚。大家的宝刀都还没老,亮出来比划比划!”

    “喂喂,不好吧,光天之下,化日之下,开诚公布,亮出我等的擀面杖,实在是有伤大雅。何况大妈们也在……”

    “你这不正经的东西,在乱想什么。我刚才那是比喻,比喻懂不!没文化真他消声的可怕。不是我说,你真的要跟西路的腐儒们学学咬文嚼字。”

    北路的大爷们相互抱怨,咋咋呼呼,可那只是表面现象,大家的关系很铁。哪会因为几句嘴角上的争执而伤了和气。

    画界老神还有他的红颜知己“鼠小妹”,来得匆匆,声势也很大,尤其是老头子,要放大招,可是他遇到麻烦了,极招还未发出就被人拦下了。

    敢和老神抬杠的自然也是神,是写手界超级大神鲁尼妹。

    鲁大神蹬着日天神靴,乘风而起,手起掌落,拍下一道恢弘如山岳的掌气,日天干地太阳空气,轰压向下方的画界老神。

    画界老神毕竟老了,神位虽然还在,可是神格不稳。鲁尼妹为她妹妹木吉吉谋划,镇杀老神,剥取对方的神格,打入木吉吉体内,再铸神位,稳固神格,也许能晋升。

    “鲁日天!”

    画界老神吼道。

    小辈,你太嚣张了。就让老人家给你上两堂课,让你知道什么是老辣,什么是底蕴。画界老神三指向下,两指朝天,结霓马印。

    霓马印又曰“大草霓马印”。

    草霓马是一种神奇的契约兽,和另外一种神兽是远亲,看草霓马的体型更大,性子更烈。

    “出来吧,我的契约兽,大草霓马!”画界老神冷笑道。

    印记已成,霓虹喷涌,向天抛舞。即便是写手界超级大神鲁尼妹,也不不得谨慎起来。鲁大神抖开披风,刷刷刷,大神之光爆涌,向下扫去,横扫从下向上喷舞的霓虹。

    鲁大神可不愿对上大草霓马。据传,那种契约兽很难缠。

    “哈哈哈哈!”

    大草霓马仰天大笑,它的脑袋已经钻出,向下俯瞰。“老东西,你还没死咩。叫我做啥。”

    “”

    画界老神当场凝噎。

    消声的,老东西是你叫的?叫主人啊。

    大草霓马再一用力,跳了出来,登时,祥瑞纷呈,紫雾齐涌,地现百花,而大草霓马趾高气昂,刷刷,双目迸出两道神光,扫向人马娘们。

    “喔特热发克!”大草霓马喜道。

    好多人马娘!

    幸福来得好突然,马上就能过上消声消声都来不及干燥的消声生活了吗?

    大草霓马再不顾它的主人,俯冲而下,冲向人马娘的队伍之中。那么多人马娘,随便掳走几只就是了,行那不可描述之事。

    画界老神目瞪口呆,“草啊,我也是老糊涂了,忘了大草霓马的节操值低下……还有,它最喜欢人马娘,尤其是强壮的人马娘。”

    “大草霓马!”

    腾!

    鲁尼妹急掠而行,挡在大草霓马之前,因为它相中的人马娘是小笼包姑娘以及羊果果同学。羊果果就算了,大草霓马看上了,直接抓走。可小笼包姑娘不行,她是鲁大神的心仪对象。

    哗哗,哗哗!一道道水柱溺飙而上,喷向大草霓马。是蝗老邪的契约兽“枯老蚂蝗”动手了。

    “枯老蚂蝗”得到蝗老邪的授意,暗中保护羊果果同学,不可让人伤了她的小命。

    “出来吧!”

    大草霓马冷笑道。

    它前蹄高高抬起,随后扫下。呼哧,呼哧,呼哧。一道道虹光劈旋而下,斩向暗中隐藏的“枯老蚂蝗”。

    碍事者,扫除就是了。

    大草霓马可不愿扫兴而归。

    嘭嘭嘭!水花迸溅,崩裂开来。枯老蚂蝗现身了,它尾巴尖扫动,灰色的水雾弥漫开来,覆盖数百米方圆,掩去它和大草霓马、鲁大神的身影。

    一神,一草霓马,一蚂蝗,就此消失在众人面前。

    “木吉吉,去死吧。”

    画界老神残酷道。

    他突然出现在木吉吉身后,左手拈印,右手化刀,劈向木吉吉的侧颈。老神不但要宰了小神,还要抽取她的神格,打碎她的神位。

    喵呜!

    呜喵王斜里奔来,嘭的一声,撞中画界老神,解了木吉吉的围。呜喵王爱主心切,其实没必要的。因为……

    鲁大神有后招,她怎可能让自己的妹妹置于险地。

    杀姐姐、“好想去死”妹妹,画界的两尊大神齐齐杀来,并不顾及同僚之情。

    “够了!”

    另外一尊画界大神鼠小妹开口道。她和画界老神一前一后而来。

    鼠小妹双臂扬开,分别拦下杀姐姐、“好想去死”妹妹。

    “知不知道你们在做什么。”鼠小妹叱道。

    “当然。”杀姐姐回道。

    杀机不减,戾气再生。“我们不但要杀老神,连你也杀!”杀姐姐冷笑道。

    “您不该出现的。”

    “好想去死”妹妹惋惜道。

    是局啊,一切都是局,引来老神,痛下杀招,取其神格,裂其神位,败其名声。

    吱吱吱!鼠小妹的契约兽不住尖叫。银耳鼠的左耳被削去了,鲜血狂喷,洒了一地。“你很碍事啊。”上官霸道。

    东路大爷的首领,上官府的主人,上官霸!

    老爷子左手捏着银耳鼠的大半个左耳,方才,就是他放出刀气,削去银耳鼠的左耳,并且摄来,抓在手中。

    上官霸右手张开,陡地抓向银耳鼠的脖子,咔嚓,勒碎了它的颈骨。“像你这样的毛球,天天被美人抱着,让人嫉妒啊。”

    呼,上官霸左肩摇动,放出一团斗气,吞了银耳鼠的尸体,将其销蚀。

    “你是小红的朋友?”上官霸经过木吉吉身边时,忽道。

    “是。”

    木吉吉回道。

    “是吗。”上官霸走了过去。

    “上官府之主!”画界老神怒道。

    他忽觉不妙。

    似乎哪里出错了!

    上官霸瞥了一眼杀姐姐、“好想去死”妹妹,两尊画界大神没来由地生出一声冷汗,却不敢再对鼠小妹动手。

    “你,你杀了我的……”

    鼠小妹吃吃道。

    “你说那只耗子?”上官霸郁闷道。

    他最近很讨厌耗子!尤其是他孙子上官金,还在肚皮上纹了一只耗子,好像是叫皮卡丘来着。

    “鼠小妹,老夫相中你了。随老夫回上官府,你当感到荣幸,毕竟多了好多儿子、女儿,而且孙女、孙子也有一大群。”上官霸直接道。

    “”

    鼠小妹也是无语了。

    这都是什么人啊,老头,你怎么不去死。

    画界老神更是气得肝都疼了,因为鼠小妹不但是他的红颜知己,更是他的女神啊!从年轻时起就是了,一直都是,从未改变。

    “上官霸,老不死的魂淡!”画界老神厉声道。“你怎敢那样对待鼠小妹。”

    “我为何不敢?”上官霸奇怪道。“你又是哪个啊,在这里叫唤什么,难道你对鼠小妹也有意思?”

    “啊!”画界老神惊呼,却不知如何回答。他当然对鼠小妹有意思,想要和她困觉啊!只是从未开口过,也没告白,慢慢的就变老了。

    羞涩是一种病啊,而且很重,爱她就讲出来,你不说,别人怎知道。

    画界老神面对横刀夺爱的老头上官霸,怒火攻心,更因在女神面前出丑,失去理智。“上官霸,离鼠小妹远些!”

    “老夫拒绝。”上官霸回道。

    “你懂什么,老夫今晚就要和鼠小妹拉近距离。”

    “死吧!”

    画界老神再难忍受。上官霸的话像是毒刺,刺进画界老神的心中,唯有杀掉上官霸,才能拔出毒刺。

    “哼,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西撕大妈不悦道。之前,上官霸很迷恋西撕大妈,可鼠小妹来了,老爷子马上改换目标,转而追求淑小妹。

    “西撕,你难道对上官霸动心了?”南路大妈的领队,清心丸大妈嘲笑道。

    清心丸大妈既看不起西撕大妈,也讨厌鼠小妹,因为她们看上去比她更年轻。明明都是大妈,大妈就该有大妈的样子啊!

    “自古皆道,邪不胜正。”蝗老邪忽道。“谬论。”

    蝗老邪右掌缓缓抬起,掌心有一团冷电旋舞。“是正是邪,有谁来论?”

    “不要再躲藏了,老身知道你来了。”蝗老邪幽幽道。

    “哈哈哈,蝗老邪,果然瞒不过你。”有个半人马老头跳了出来。

    “是他!”

    “他怎么也现身了!”

    “怎回事,人马娘界的老怪物们一个接一个现身,难道有大事要发生?”

    “噤声。不可在他面前说人马娘界几个字,因为他生活的那个年代,只有人马界!人马汉子还是主宰……”

    “那又如何,时代已变,而他已老去。”

    人马娘们小声谈论着,纷纷退后,不敢靠近新出现的半人马老头。当他是煞星,是魔头。

    “小姑娘们好聒噪。”半人马老头笑道。“我的脾气好多了,放在以前,我早把你们先消声后消声。”

    半人马老头和蝗老邪生活在同一个时代,既是朋友,更是敌人!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