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来者相杀之际,岳静布条山的土著基老们意见不统一,有些人抱着吃瓜子的想法高冷无比,有些人想要力挽狂澜,独当一面。

    布高基·久绘斯基再不能淡定,决定出山。他虽不是真正的“布高基”,可继承了基老贤者的全部。

    布夫·酒干将军喜道:“布高基终于要出来了吗,吾很意外呢。”

    之前,不管布夫将军如何叫骂,百般诋毁,布高基·久绘斯基坚决不出山。

    眉山七老、烟美人、赤道山人,九只基老的出现搅乱了布高基、布夫的布局,两只本土基老大咖既想出手,又迟迟不动。

    “他破铁蹄,唯我布高基!”

    声如春雷,打破这场闹剧。布高基·久绘斯基遽然现身,他以本体出现,而非化外体。

    出来就出来了吧,可是基老贤者戴着面纱,他道:“你们这些无用的基老啊,没资格看到我的真容。”

    “基贤,给力的代名词,基老界的贤者。每当岳静布条山出现重大变故之时,我总会现身,秉承大无畏之心,行雷霆手段,保我岳静布条山风调雨顺,基基安康。”

    布高基·久绘斯基绘声绘色道。试图引起群基的注意,他要用爱感化诸位基老,“不是我说,在场的基老都是垃圾!”基老贤者严肃道。

    这句话很有杀伤力,隐而不见的,已经现身的,凑热闹的,以及撕比中的基老,全都停了下来,齐齐望向基老贤者。目光中多有怨恨甚至仇恨。

    布夫·酒干将军心道:“嗯?基老贤者想作甚,为何公然挑起诸基的怒火?他要以一当十,以一敌百?”

    强悍如布夫将军,也不愿与岳静布条山生活的本土基老为敌。他们中有归隐的实力派基老,动辄掀天捣海,上太阳天,下草地。

    眉山七老,此番出手,并未达到目的,反而出了大丑。那丑比一样的存在“烟美人”,实力和外貌极不相符。原眉山之主,赤道山人,他也知耻而后勇,基别多年,已让七老刮目相看,甚至是大跌眼镜。

    如果不是基老贤者现身,眉山七老的脸都丢干净了,再难占山为主,眉山怕是要易主了,烟美人、赤道山人大有取代之势。

    无需言语,只要一个眼神,七老已知对方的想法。

    腾!腾!腾!

    眉山七老相约而来,纵驰而去,投靠基老贤者,布高基·久绘斯基。七老虽然看不起布高基,可他毕竟是贤者。

    布高基·久绘斯基欣然道:“识时务者,走到哪里运气都不会太差。”

    眉山七老异口同声道:“愿拜入贤者门下,听候差遣。”

    赤道山人怒道:“七个老不要脸的家伙,就你们这样,也算是眉山之主?当年,败在你们手上,枉将眉山让予尔等无耻之基,让我无颜面对岳静布条山的基友啊!”

    布夫·酒干赞道:“山人说得好。某愿为你取回眉山,还予山人。”

    言外之意,赤道山人,眉山七老选好了阵营,你也要下定决心,想要明哲保身,难矣,不存在中立选项。

    烟美人瞥向布夫·酒干将军,问他:“你想和基老贤者撕比,上啊,何苦拉上吾等小角色。我与山人都是大美人,而且清高,不愿与你们瞎搅合。”

    赤道山人笑道:“烟美人,你果然了解我。幸甚至哉,搞基不?”

    烟美人道:“都讲漂亮的人看到另外一只漂亮的人,他会变得很苛刻,挑出对方的毛病。可我看到山人,除了心生爱慕之情,再无阴暗心思。山人的心灵和身体一样美啊。”

    闻言,赤道山人大喜。“烟美人,恨不能与君早相逢三十载,在岳静布条山留下我等的基情与友谊。”

    烟美人道:“现在也不晚呐。”

    赤道山人道:“善。”

    于是,他们手拉手离开了……

    真的离开了。

    留下一脸脸懵比的基老们,浑然不知所措。尤其是布夫·酒干将军,忘了呵斥赤道山人、烟美人,丫的,赶紧麻利地滚回来,否则揍你们!

    布夫·酒干转念道:“算了,吾也不愿在其他基老面前斤斤计较,失了自己的咖味,吾乃大咖,怎能与小丑一般见识。”

    就此作罢。

    布夫·酒干不再理会赤道山人、烟美人。

    “伟哉!”

    岳静布条山某处,传来一声低沉的赞叹,其声渐渐扩大,宛若银马雪狮狂奔,最后在天空中咆哮叠荡。

    “汝等基老,看不透呐。”

    那人继续道。

    他的声音传到每一只基老的耳中,响彻不停,即便闭了耳识,也不能阻止那道声音。

    振聋发聩之声让每一个基老为之一振,有人则惊悚莫名。“是谁!”基老贤者布高基·久绘斯基暗道。

    布高基贤者把手按在额头上,一滴基油渗了出来,旋即散开,无色无味的基油啊。贤者不惜以体内的一滴基油为代价,也要找出暗中隐藏之人。

    “敢算计贤者,你不是大贤就是大愚。”布高基·久绘斯基冷笑道。

    贤者的那滴基油遽然蒸发,化为基气,融入气流之中,找寻隐藏之人的踪迹。布高基自信满满,出山就是为了干一番事业。壮志未酬,怎可半途而废。挡路之人,皆当除之。

    “恩?”

    布夫·酒干将军也是一惊。他的鬼王头杖张开了结界,却也难阻止那道声音,直接劈入他脑腔内,高低回荡。

    “痛啊!”布夫·酒干将军左手扣住自己的面庞,很想扯下一块肉来。可他忍住了。“不够光明磊落,有些手段,也是旁门。”布夫将军开口道。

    蓬嗤!鬼王头杖喷出一缕红烟,洒向布夫·酒干将军。

    布夫将军如同久旱,甫遇甘霖,全身每一处毛孔都在舒泰,迎接那缕红烟,纳入体内。哗哗哗,红烟无孔不入,灌入布夫·酒干将军体内。另有一道小指粗的基气陡地升起,在布夫将军的灵台处飘散开来,推出那道喧闹的声音。

    “将军,为何抗拒我。”难道声音幽然道。可也未作反抗,飘了出去。

    “出来!”

    布高基·久绘斯基怒道。

    他放出的那滴基油,倏化基气,泅散开来,却被隐藏之人拘走了,并且炼化,再次成为基油,而起抹去了基油内的那丝微不可见的贤者的意识。

    “贤者的基油,非同一般。我就收下了。”

    像是在回应布高基·久绘斯基,那人笑道。他的声音依旧钻入基老贤者的脑内,拂扫贤者的灵台。

    刷。

    基老贤者劈出一道念识,没入灵台上空,遽地化作一人,高丈余,手持念珠,一粒粒旋捏。开口道:“既知我是贤者,还敢收我的基油。”

    “贤者有大爱,吝啬一滴基油?”

    风旋骤起,绕着布高基的灵台舞动,风旋之中,有一人端坐局花台,手捏美人诀,笑道:“贤者,一滴基油太少了,再来几百滴方可。”

    布高基的念识体冷笑道:“还几百滴呢,你怎么不去死!我是贤者,也有大爱,然而我的爱和你无关。对于你,哼,我无半点仁慈之心。”

    飕飕飕!

    布高基的念识体劈手打出二十三颗念珠,颗颗晶莹剔透,宝光涌溢。

    二十三颗念珠破除掉局花台附近的风旋,手捏美人诀的基老的念识体终于现出了真容,他面如满月,眉弯似柳叶,是那唇红齿白的俊俏基老。

    贤者的念识体一看到对方,喜得不要不要的,叫道:“好基老,好基老,合该入我觳。”

    布高基·久绘斯基一改先前的想法,不再杀躲藏之基,而是收了他,纳为己用,好行那皆羞之事,岂不乐哉。

    “贤者,你也是凡人呐。”局花台上的基老道。

    “人无完人,贤者亦然。”布高基的念识体笑道。

    看到对方长得那么漂亮,基老贤者也就不计较那么多。刷脸在基老界也很盛行,谁不喜欢漂亮的东西还有大消声消声。

    “贤者,不可贪恋我的美色,小心吃亏。”那人道。

    “吃亏?怎会,我会温柔对待你的。”布高基·久绘斯基的念识体再道。

    二十三颗念珠收拢,并且串在一起,罩了下去,勒住局花台上的那道念识体。

    “哎,都说了不可沉迷于我的美色。”局花台上的念识体叹息道。

    他道了一声收,二十三颗念珠自行散开,并且落入他手中。

    “贤者,你的念珠我收下了。”

    “收了就收了吧,那是你我的定情之物。”布高基·久绘斯基的念识体笑道。就怕你不收,收了,你好,我好,大家都好。

    “贤者,你就算得到了我的身体,也得不到我的灵魂!”

    “我最喜欢玩心了。”布高基笑道。那样才有挑战嘛。

    “小乖乖,告诉我的本体所在之处,本贤者要去迎娶你,合基证道,同赴光明大道,了却此生遗憾。讲真,我一听到你的声音就有种特别的感觉,你就是我的命中之人啊,我的基友!”

    “贤者好自信。”

    “自信?不错,我是很自信。整座岳静布条山都是我的卧榻之所,群基尊我为贤,山呼海拜。你若从了我,也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可我只要贤者的基油。”

    “这都不是问题,你成为我的人之后,我的东西就是你的东西,我的基油自然就是你的基油啊,还分彼此吗?”

    太见外了。

    “我把你当外人。”

    基老贤者再道。

    布高基·久绘斯基分出念识,和盘亘在灵台上方的那道念识体交流,水到渠成之后,深层次的交流根本不是问题,汉子的擀面杖可以相互击打嘛。

    而布夫·酒干将军则没那么多耐心,他挥动鬼头王杖,“兄弟们,随吾出征,基神与我们同在!”

    刷刷刷,刷刷刷!

    上万道基光自岳静布条山上空劈落而下,贯入布夫·酒干还有他的属下体内。立时之间,他们精神百倍,基情荡舞。

    “睡千万人,吾往矣!”

    “发克!你肯定消声尽人亡。”

    “别打岔,我那时笼统的说法,谁的擀面杖那么铁啊,最后肯定被磨成绣花针。”

    “跟着将军走,我们才能喝最烈的酒,玩最美的基老!”

    “必须的啊!否则布夫将军怎能服众。”

    玩笑归玩笑,布夫·酒干将军的手下都是心狠手辣之基,也曾随布夫踏平过刀山,碾轧过火海。

    “将军,好气魄,好胆色。”

    一人巧笑嫣然道。

    银发如瀑,眸若寒星,身段风流,娉婷而行,此人正是先前隐藏起来的基老。

    生活在岳静布条山上的基老们,不乏俊雅之人,然而在这人面前,无地自容。“怎会如此,我也是十里八村人见人爱的基老……”一头基老栽倒在地。“可他出现了,颜值胜于我十倍,不,是百倍,千倍!”

    “天啊,他是第二只让我惊艳的基老,花容想是第一只!”

    “哼,花容想就在岳静布条山,你何不去找他,这位银发基友是我的了!”

    该出手时就出手。一言不合就要搞基。

    时间不等人啊!

    主要是基老多,小鲜肉少……

    腾。

    罡风拂荡,一头基老越众而出,大手劈了出去,他要敲晕银发基老,拖走,行那不可描述之事。

    “干!前面的基老,等等我,不可啊。”

    马上有基老怪叫道。他也出手了,驾起剑光,电掣云卷,呼啸而过。

    “哼,你们有我跑的快?笑话啊,我可是闪电消声手,号称不过五秒。”

    腾嗤,第三只基老冲了出去,身后黄沙旋天而起,宛若龙卷风过境。

    “哥哥们,小鲜肉基老就在前面,额,也许他看上去像是小鲜肉,也许内在很苍老,可也没关系啦,我就喜欢看脸。大家冲冲冲,不可落后于人。”

    “言之有理,冲啊!”

    “妈妈,我变成了基老紫。”

    “我也是耶。”

    “上面的等等我,我也变了!”

    紫气滔天,一群基老浑身上下透着紫光,风驰般掠出。气势相当惊人。

    即便是布夫·酒干的手下,也蠢蠢要动,只是惧于布夫将军的威严,不至妄动。“将军,你缺少一位夫人,那鲜肉的颜是极好的,与你般配,我愿将他抢来,献于将军!”

    “草,你咋那么冲动了,怕是想对那位小鲜肉生了不该有的想法。”

    “将军,请允许我等出击。”

    “将军!”

    “不可再等了,将军啊!”

    布夫·酒干将军的手下纷纷进言道。跪倒了一片,可他们却眼巴巴望向将军身后的银发基老。

    仿佛,世间只有他一人……

    而他却不属于此间,遥可不及,却又近在眼前。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